第8章:少爷
元小楼2016-10-21 13:221,751

  这个浓眉大眼,有些憨呆的青年正是庄不同的少爷。您问他平日有什么爱好?抽烟,喝酒,打牌——统统不会,应该说是不屑。他专以修身为平生最大乐趣,自认除此之外,全是浪费时间,毫无意义。

  这真是一位大好青年啊!可为什么也要来凑热闹,垂涎人家大小姐呢?说得好听——圣人云,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说不好听——是被他爸爸逼着来的,实在是到了结婚年龄了,怎能坐等黄花大青年枯萎凋谢呢?于心何忍,于心何忍!

  庄不同把主人请进屋来,屋里光线充足,打在小和尚光头上,甚至有些耀眼。青年吓了一跳,这么大一光亮头,实在罕见。

  忙问庄不同:“这是什么怪物?好大的脑袋。”

  庄不同嘻笑道:“别大惊小怪,他是个高僧,您没看到他的戒疤吗?大脑袋里有大智慧,这都是修炼得来的。”

  青年作揖道:“原来是高僧啊,失敬失敬。在下雷同,打雷的雷,相同的同。我定力不够,还需刻苦修身,冲撞高僧,惭愧惭愧。”

  庄不同收起嬉笑,一本正经:“高僧休息,不喜欢打扰。咱们还是出去参观参观吧。”

  他们一面参观景致,一面走到靠水的亭子边,二人坐下。

  雷同急切地问道:“庄不同,你怎么遇见这位高僧的呢?”

  庄不同道:“这位高僧,是我在市井之中遇见的。当时他正在被一帮地痞流氓围着,仍然讲经论法,超度那些流氓,面无惧色,我真为高僧称奇。后来见他身长不足五尺,头硕大如斗,更是称奇。心想此人以后肯定有大用处,所以就把他领来了。”

  雷同不信,说道:“你又胡说,他怎么会听你的呢?”

  庄不同赞成,说道:“少爷说的是,他那日有求于我。昨天,正巧是他饕餮的日子。我问他什么是饕餮的日子?他说,平时他是以雨露为食物的。每月都有那么几天,称为“饕餮日”。所谓“饕餮日”,就是荤腥不计的日子,敞开了吃的意思。然后他又跟我讲了很多,我听不懂,大概是一些修身的法子。”

  雷同高兴道:“快快想,他都讲了些什么修身的法子。你总能记起一点来吧?”

  庄不同抓耳挠腮:“可是我昨天有事在身,也真的是不感兴趣,这都是你天天在我身边叨叨的缘故,我一听是修身的玩意,我的耳朵自动就关门歇业了。我当时还想,要是你在这儿就好了,也许你喜欢。”

  雷同央求道:“好不同,你就告诉我一点点吧。你也知道我平时就这么点爱好,你不能把我的‘虫儿’勾起来,再把我的‘虫儿’摔下去吧,那样我会携‘虫儿’俱亡的。你那样做心就太狠了吧。好歹,我也是你主子。我再也不跟你唠叨了,行吗?”

  庄不同说道:“什么虫儿?”

  雷同有点生气:“别装,虫儿是什么,你知道的。”

  庄不同不饶:“听不懂?”

  雷同无奈:“好吧,我承认那是欲望。虫儿就是欲望。”

  庄不同哈哈笑道:“大少爷,你终于承认你有欲望了。前几天可是因为我馋酒,被你劈头盖脸一顿数落,您还记得吗?现在您怎么说。欲望就是欲望吧,还虫儿,哈哈,笑死我了。”

  看着少爷出糗脸红,庄不同很是得意,自己这套与众不同的把戏又奏效了。

  庄不同继续说道:“当日,我说我有事要先走。高僧突然板起面孔,说我好不开窍,跟你讲了这么多,一点都不体谅。高僧指指包子说道,我也不挑食,就这个包子,先来五斤吧。我说,那是肉包子,不合适。高僧大怒,捶胸顿足,教训道,今天是老僧的饕餮日,不跟你计较。”

  雷同问道:“后来呢?”

  庄不同道:“后来,我就给高僧扒蒜瓣,高僧就着蒜瓣吃了五斤肉包子,撑死过去了。好在这高僧不重,我就把他扛回这山庄来了。”

  雷同嘉许道:“好,帮人帮到底。大凡是修身的人都是不怎么重的,你看我,不也是很轻松吗?只不过这高僧怎么能吃肉呢?他到现在都不醒,不会有什么事吧?”

  庄不同道:“不会,今天是他的饕餮日,他应该昏睡一天的。”

  雷同道:“他这么说?”

  庄不同道:“正是这么说。”

  雷同思索道:“高僧的话,都是有道理的。难得,难得,我得感谢你,庄不同。看来我也应该喝点露水,每月来个饕餮日了。”

  庄不同道:“少爷,不可以,它是高僧,我们不是。我看您还是吃您的素吧。至于饕餮日,我看还是每周一次比较好。”

  雷同反驳道:“不可以,既然不喝露水,就不应该有饕餮日。为人要中庸一些比较好。我看你遇到的这个高僧,有点极端,很有可能是个骗吃骗喝的。等会他醒来,我试试他就知道了。”

继续阅读:第9章:才子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小和尚奇遇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