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新生
元小楼2016-10-28 03:192,406

  鬼一样的海庄主抵受不住黑屋子里侵袭来的阵阵潮湿发霉的气味,引来剧烈咳嗽。他胡乱躺在屋子一角,目光呆滞空洞,好像一夜间耗尽了所有精力。海姑娘直勾勾地盯着眼前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人,就这样过了很久,心里说不出的滋味。

  海庄主没有了屏风,感觉自己就像蜗牛没有了壳,光屁股暴露在阳光里。他尽力蜷缩起身体,把自己弯成了一个小虾米。

  海姑娘望着外面的阳光,突然兴奋地喊道:“柿子树,好多的柿子,爸爸您看。”

  海庄主丝毫没有爬起来的意思。

  海姑娘沉浸在回忆里,喃喃说道:“还记得小时候我一个人总爱到后院里玩,这株柿子树大概就是那时候种下的,没想到长得这么壮大了。”

  柿子在阳光里显得格外油亮,格外诱惑。海姑娘不自觉得伸手摘了两个柿子。两个柿子沉甸甸的,特别坠手,而且皮薄肉厚,红透晶莹。

  海姑娘说道:“爸爸,您吃一个润润嗓子吧。”

  海庄主狼吞虎咽,完全没有怜香惜玉的意思。

  海庄主渐渐有了精神,无力地说道:“你善良,善有善报,很好。就像这株柿子树,是你亲自洒下生命的种子,最后自己得到善果,还能救人一命。不像我到处做恶,罪有应得,自己建的黑屋子还要自己来受,自食苦果。”

  海庄主感觉自己的心口一阵剧痛,心脏好像就要冲破皮肉跳出来一样。他痛苦地说道:“我的日子不多了,本来想为你办一件好事,没想到终究成了坏事。人呀千万不可以做坏事,一旦做了坏事,想做一件好事就难了。

  我这辈子有过很多钱。它成就了我,买下了那么大一片山庄。但是它也毁了我,我发现我只是拥有山庄的外壳,却从没有占有过它的内里。要不然,我应该天天高兴才是。可是那时候,我认为是我占有的还不够多。于是我就疯狂地占有每一寸土地,可是占有的越多,我内心就越空虚。

  有时候我会厌恶,我会想都抛弃它们,带你妈妈和你到一个陌生的地方,自食其力去过最简单的生活。但是你知道,我那时就像一头狂奔的野牛,很难停下来。而且那时候我认为这种想法很危险,是一种没有志气的懦夫的想法。

  我就像一头疲惫的老牛一直被生活牵着鼻子走,我实在太累了。我甚至能想到我一定是这样累死的。拥有的东西越多,就越耗费我的精力,而我却只有一个心脏,一个头脑。有时候我想,既然我们是灵长类,号称最聪明的动物,为什么老天爷不给我们多造几个心脏和头脑呢?看来,我们也没有多么神奇,老天爷比我们人类还要了解我们自己。多造几个头脑,多造几个心脏,无非是多几份算计,多几份烦恼,与自己无益,与他人何幸。

  我越来越发现我失去的东西太多了,而且都很珍贵,比如亲情和天伦之乐。这些我都没有,我有的只是山庄的空架子,只是猜疑和算计,这些不能交流的笨蛋,这些没有灵魂的傻瓜。

  我甚至都不如一个农夫幸福。农夫耕着我的土地,洒下种子,流下汗水,最后收获果实。他们虽然没有自己的土地,但是他们却实在拥有土地的内里,拥有土地的灵魂,而我却只是拥有一大片沙土而已,荒凉,寂寞。而且,这些空壳最后还得属于别人,我实在是一无所有。管家说得好,我实在是一个穷光蛋。

  农夫都有孩子,还不止一个,他们可以恣情地享受天伦之乐。而我,虽然拥有一个可爱的女儿,却时时刻刻都要跟那些无聊的算计虫和势利鬼纠缠。我实在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怜,最愚蠢的老头儿。我不甘心,我要把山庄烧毁,和它一起埋在地下。我不得不承认我那时犯了一个愚蠢透顶的错误,我听说很多有权势的人都犯过这种错误。我听说盗墓贼会挖出很多陪葬品,无非是些金银玉器。这些墓主人实在是些冢中枯骨,活着不曾拥有灵魂,死了却又不甘心,依然攥着这些毁掉他们的金银财宝不肯撒手。只因不肯撒手金银,活着要跟算计虫纠缠,死了还要受盗墓贼的侵扰,不得安宁,这实在是一群最愚蠢的可怜虫!”

  海姑娘倚着爸爸,认真听着他说得每一句话。这并不是因为他说得每一句她都能听得懂,实在是爸爸从未像现在这样同她讲过那么多的话,爸爸也从未像现在这样同她靠得那样近。虽然这样的场景她幻想过不止一次,有时在繁星闪耀的夜空下,有时在灯火辉煌的宫殿里,但绝不会是在这阴暗腐臭的黑屋子里。

  人类永远都会幻想在美好的场景里发生美妙的故事,讲着动听的话语。比如,美妙的爱情故事经常光顾某某伯爵的城堡,或者某某国王的晚宴。男女主人往往会盛装出席,彬彬有礼地献上美妙动人的诗歌。

  可惜,往往天不遂人愿。在美好的场景里,人们听到更多的是一些假话,套话,空话。在奢华的环境里,人们见到更多的是卑鄙和龌龊的勾当。但是在老鼠穿街的过道里,在臭水横流的弄堂里却往往能听到最朴实的话语,见到最真实动人的故事。老天总是进行着这样的设计和谋划,并且乐此不疲。

  是夜,风雨大作。柿子树在风雨里颤抖。风雨卷进来一只小燕,被雨水打湿,无力挣扎,奄奄一息。海姑娘捧起尚在滴水的小燕,它眼皮沉重,无力地哀鸣着。海姑娘小心地用手绢把它的羽毛擦干,用衣服把它层层包裹起来。小燕渐渐睁开双眼,只是哀鸣着,让人痛彻心扉。

  海庄主两指掐死一只蟑螂,说道:“别让它再叫,快用这个喂它。”

  一大早,阳光穿过滴水的窗口,照在裹着衣服的小燕身上。小燕渐渐活转过来,在黑屋子里高兴地跳来跳去,偶尔扑棱一下翅膀,它还无力飞行。

  海庄主愤愤地说道:“我那干儿子就是在一个雨夜被我捡到,一直把他喂养长大。哼,忘恩负义的畜生。”

  海姑娘说道:“你那干儿子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畜生。燕子可是有信有义的好鸟。”

  小燕好像听懂了海姑娘的话,一跃到了她的胳膊上。海姑娘慢慢抬起胳膊指着爸爸说道:“还不感谢海庄主的救命之恩。”

  海庄主说道:“快拿开,我现在最讨厌会飞的东西。”

  小燕再一跃,到了海庄主垂着几绺白毛的倒葫芦头上拉了一泡屎。然后又一跃,到了窗口,欢快地唱了一嗓子,心满意足地朝着太阳飞去了。

  海庄主摸了一下头上又湿又热的东西,叫骂道:“畜生,你们都是一样的畜生。”

  海姑娘笑岔了气,捂着肚子直流眼泪。

继续阅读:第17章:蔷薇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小和尚奇遇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