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蔷薇
元小楼2016-10-30 19:502,475

  一天,少年拍着高个儿的肩膀说道:“高个儿,我们幸亏有你啊。”

  雷同和小和尚随声附和:“高个儿,我们幸亏有你啊。”

  庄不同说道:“你老婆真疼你啊,给你炒了那么多豆子。”

  高个儿憨憨地说道:“我也幸亏有你们啊。不过,我现在想说我看见了——”

  众人奇道:“你看见了什么?”

  高个儿说道:“我看见了一双白白的手——”

  众人都齐刷刷地聚集到窗口边,拉长脖子左右观望。在他们黑屋子右边的隔壁窗口的确有一双白白的细手——此刻正沐浴在耀眼的阳光里——正在摘窗口前面火红的柿子。

  这是谁的手?众人纳闷。管他谁的手,能摘到柿子才是他们真正关心的。

  庄不同推推高个儿说道:“你先发现的。你问她是谁?”

  高个儿冲白手喊道:“你是谁?”

  那双白手突然颤抖了一下,像是受了惊吓的小白兔,猛地缩了回去。白手上一个新摘的柿子“吧唧”一声摔在了地上,摔成了一堆红色的泥。

  小和尚朝着红泥舔了舔舌头,说道:“好可惜啊。”

  众人也都舔舔舌头,咽口唾沫,说道:“真可惜,多肥的柿子。”

  隔壁窗口传来声音:“你是谁?”

  这些天听惯了五个人沉闷的声音频率,空气中突然传来决然不同的陌生频率,而且音色清脆悦耳,他们个个兴奋起来。

  高个儿说道:“我是高个儿,还有——”

  少年说道:“我是小鱼儿,水里游来游去的小鱼儿。”

  雷同说道:“我是雷同。打雷的雷,相同的同。”

  庄不同说道:“我是庄不同。庄子的庄,与众不同的不同。”

  小和尚说道:“我是明山小和尚。”

  众人一一介绍,最后同声问道:“你是谁?”

  ——“我是海英。大海的海,英姿飒爽的英。”

  小鱼儿说道:“海姑娘,你能帮我们摘柿子吗?”

  雷同说道:“海姑娘,我们这里有炒豆子。”

  小和尚说道:“我们口渴。”

  庄不同说道:“天天吃炒豆,能不渴吗?”

  海姑娘说道:“好啊。我怎么给你们呢?”

  雷同说道:“是啊,怎么给我们呢?”

  庄不同说道:“高个儿胳膊长,让高个儿接。让她把柿子扔过来。”

  众人都说好主意。

  高个儿说道:“你把柿子扔过来。”

  海姑娘麻利地摘下一个柿子,朝他们扔过来。柿子绕过了高个儿的手在空中划了一条漂亮的抛物线,“吧唧”一声摔到了地上,摔成了一堆红泥。

  众人的眼光也随着柿子在空中划了一条抛物线,“砰砰”五个脑袋应声撞在了一起。众人舔了舔舌头,好像舌头被拉长了,穿过铁棍的空隙,真的尝到了地上的柿子泥一样,然后满足地咽了一口唾沫。他们突然意识到不对头,纷纷责备高个儿,怎么没接住?高个儿很不好意思,红着脖子说道:“我从小反应慢,从来接不住扔来的东西。”

  众人都瞧着自己刚好能伸出铁棍间隙的短小胳膊,又比划比划高个儿的大长胳膊,都摇摇头,似乎是在说纵使自己反应敏捷,也无济于事。人们重又陷入苦恼之中。

  小和尚灵光乍现,说道:“让海姑娘折一大串枝叶连同柿子一块扔过来,这样纵使高个儿反应慢,也可以抓住一串枝叶的尾巴。就算抓不住,以高个儿的大长胳膊也能将整串柿子都提进来。再说,柿子有了叶子做翅膀就是掉到地上也不至于摔成烂泥。”

  众人纷纷称赞小和尚大光头里装的都是智慧,得道高僧名不虚传。

  海姑娘按照他们说的做了。

  高个儿向空中奋力一抓,这次像是渔夫网到了一网大鱼,连拖带拽乐开了花。众人齐声说道:“高个儿我们幸亏有你啊。”高个儿从来没有抓住过别人扔来的东西,这次一下抓住了那么多,又听到他们称赞,真是比吃了炒豆子都高兴,流着眼泪说道:“我也幸亏有你们啊。”

  狼吞虎咽,风卷残云一顿柿子宴后,众人来了个大大的饱嗝,声音大得像老牛放屁。众人不再谈起炒豆子。

  “做人不能食言。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答应了人家要拿炒豆换得。”雷同难得有主见,此刻正义愤填膺,瞪着大眼睛扫射众人。

  庄不同委屈道:“少爷,你是君子,我们也不是小人。只是苦于没有办法。空中接豆子可是比接柿子难上百倍。”

  雷同转而求助于高僧。

  人们都望着高僧。

  小和尚眉头紧锁。

  他突然咽了口唾沫,说道:“豆沙包很好吃。不知道是怎么做的?”

  雷同瞧着地上肥大的柿子叶,说道:“高僧的意思是用叶子包豆子。”

  众人都称妙。

  他们用这种方法彼此交流着,一直过了很多天。一双纤细的素手再也没有出现。众人聚集在窗口,焦急地伸长脖子,像是等待饲养人灌食的一群鸭子。

  众人焦急地喊道:“海姑娘,海姑娘……”没有回音。众人悻悻而散。

  高个儿忽然兴奋地喊道:“海姑娘来了。”

  庄不同拍着高个儿的肩膀说道:“你看清楚,这是一双干枯的手,怎么会是海姑娘。”

  众人向那一双干枯的手喊道:“你是谁?”

  干枯的手扔来一大串柿子,喊道:“闭嘴,不许喊。”

  “这人八成是海庄主。”

  “九成是海庄主。”

  “十成海庄主。”

  “说话还这么牛哄哄。”

  “真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众人议论纷纷。

  一双干枯的手喊道:“都给我闭嘴,闭嘴。一群没良心的东西,吃柿子还堵不上嘴。”

  海庄主脾气暴躁,心脏剧烈疼痛,使他痛不欲生。

  海姑娘倚着墙,垂着一双纤细的素手。这就是隔壁窗口焦急等待的那双素手。

  阴冷潮湿的空气侵入了她娇弱的肌肤,使她冷彻肌骨。窗前的柿子树虽然可以为她遮风挡雨,但也挡住了大部分的阳光。

  海姑娘嘴唇煞白,眼皮沉重,奄奄一息,像极了雨夜那只小燕子。

  一声惨淡的哀鸣,一只小燕子出现在窗台上。小燕子羽毛上沾染着鲜血,嘴里叼着一支鲜红的长满刺的蔷薇。蔷薇像一抹鲜血,鲜红欲滴。小燕子一跃,到了海姑娘的怀里,蔷薇放在了海姑娘的胸前。海姑娘竭力想睁开眼睛,看一眼这支蔷薇,可是眼皮太过沉重,终于一颗晶莹的泪珠顺着眼角滑落。

  泪珠滴落到血一样鲜红的蔷薇花瓣上,摔成了四瓣,散落开来。像是清晨的露水,滋润了蔷薇的花瓣。海姑娘煞白的嘴角露出一丝笑意,没了呼吸。

  小燕子绕着海姑娘飞了一圈,唱了一嗓子,朝着太阳飞走了。

  海庄主一声狂啸,囚在樊笼里的心终于破壳儿而出。

继续阅读:第18章:金子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小和尚奇遇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