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混乱
naizha2018-11-12 23:044,354

  42、大街(时代背景:1975年)日外

  画外音:人是要脸的,跪在自家门口,被自家孩子扇耳光;当着孩子的面儿被街坊邻居、所有人打骂欺负,被路过上学的孩子会口水,还怎么活?有人可以在床头上上吊,是多么大的痛苦和决心才可以承受的?十几岁的女孩子可以打破校长的头?人们充满了怨恨和暴力的思维方式;扣帽子,有一点瑕疵就会成为众人攻击的对象,会万劫不复。

  43、郁汉学家日内

  郁汉学被打成了黑五类,门口、窗外好多人在骂,丢东西。

  他的家已经被弄得面目全非,让人一看就胆战心惊。

  一伙人闯进来,到处搜罗证据,还把郁汉学绑了去。

  十多岁的儿子郁子为在哭泣的母亲怀里颤抖不已。

  44、大会夜内

  郁汉学在台上被斗,好多人在下面谩骂、指责。人声沸腾,郁汉学的脑子里嗡嗡作响。下面好多人是以前要好的同事、邻里,怎么一转眼就对他如此苦大仇深了?

  一个仇恨郁汉学的人扔了一个东西,把他砸的满头满脸是血,昏了过去。

  恍惚中,他仿佛看到了妻子看着他哭泣的身影。

  45、郁汉学家日内

  第二天清晨,郁汉学终于拖着满身的伤痛和疲惫回到家中。

  郁汉学(进门,看到妻子不在外屋,就叫道):芳盈,芳盈……

  没人回应,他的声音提高了好几分,却怎么都不见妻子出来,

  郁汉学进里屋去一看,妻子已含恨而终,就躺在他们的床上……

  郁汉学已经悲痛得哭不出来了,他倚着床沿,浑身颤抖着瘫坐到地上。

  郁汉学惊厥地喊到:芳盈,芳盈,你这是怎么了?你这是怎么了?你可不能这样啊……

  儿子郁子为听到声响,穿着睡衣、光脚跑到了门口。他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一步一步踱到父母跟前。

  看到郁汉学开始痛哭,郁子为才确定这是真的!

  郁子为推开爸爸,抱着妈妈:你骗人,我妈不会有事的,妈,妈,妈妈——你不要吓唬我,妈,快起来……

  空荡荡的屋子里,只剩下父子俩绝望的哭泣声……

  46、坟地(阴雨天)日外

  只有郁汉学郁子为父子两个人。他们两个人在荒山中,草草地掩埋了他们至亲的人。

  他们已经哭不出声了。儿子郁子为趴在妈妈没有墓碑的坟头上,抱着那一堆黄土,哽咽着。郁汉学孤苦地瘫坐在那个埋着他妻子的坟头前,呆滞地望着趴在坟堆上的儿子,眼中布满血丝……

  47、郁汉学家夜内

  家里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做祭司,也没有了照片。他们的相册早已被人焚烧殆尽。

  儿子郁子为整天都坐在门槛上,呆呆地望着母亲曾住过的屋,躺过的床,仿佛母亲还躺在那里。

  48、学校日外

  郁子为被迫辍学了。老师同学的脸色也是那么的冷漠;也有老师非常怜惜他,可那眼神让郁子为觉得自己更像一个可怜虫,虽然他知道自己就是可怜虫。

  他还没走出校门,就被知道他事情的大大小小的淘气学生欺负,被他们打,被丢东西。

  学校的那群孩子还模仿着大人给他戴纸帽子,写了大字挂脖子上……郁子为被玩闹般驱赶着在学校游走,被斗争……

  49、郁汉学家日内

  郁汉学又被斗了一晚,日头很高了才被放回家。

  郁汉学一进门,看到儿子还在家里。

  郁汉学(无力地问):怎么不去上学?

  儿子为背对着他坐在饭桌前,不理他。

  郁汉学(有些郁愤,吼道):给老子说话!

  郁子为(不看父亲,代答不理又气愤地说):没得上了。

  郁汉学走到子为面前,看到儿子也是满身满脸的伤痕,难过得不敢再多看他一眼。郁汉学拖着疲惫的身躯,去洗了洗手,开始张罗着做饭。

  他们已经没什么东西可以吃了。只有那些黑黢黢的土豆和地瓜没有被人当回事,留了下来。

  被折磨得伤痕累累、身心俱伤的父子二人坐在饭桌旁,沉默无语。

  父亲几乎倾尽所有家里所剩的东西给儿子张罗了一顿还算像样的饭,可他们谁也吃不下去。

  他们都没有心情吃饭,受的苦也只有自己来承担,不敢让对方知道。但是却一眼就能被彼此看出来。他们谁也没哭,但心里苦得都在流血。

  郁汉学(无力地命令儿子,让儿子吃饭):吃饭!

  儿子怎么都吃不下,板着一张就要哭出来的小脸,什么也不说。

  父亲和颜劝儿子,一改往日威严,就如子为母亲在世时对儿子说话那般模样。

  郁汉学:吃点吧,怎么都得活下去呀!

  可子为还是不肯吃。

  郁子为不想当着父亲的面哭,实在忍不住了,就起身跑回他自己的屋里,关上门。

  屋里传来子为痛哭的声音,郁汉学难过得要命,心里很不是滋味,他不知道还有什么办法能安慰一下儿子。他来到儿子门口,却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可又不得不劝一劝痛哭的儿子。敲了几次门,没有反应。

  郁汉学:儿子,你出来,有什么事你说啊。

  敲了半天门,门仍旧没有开,郁汉学站不动了,又蹒跚着回到饭桌前呆呆地望着那扇门坐下。

  仿佛父子俩就这样被分隔在了两个时空。

  子为(突然打开屋门,哭泣着冲呆坐在那里,无力支撑着的父亲大声喊):给我恢复名誉!

  说完,郁子为又重重地关上了门,继续哭泣。

  坐在那里的郁汉学仿佛听到雷声在耳畔响起,被这句话惊得脑袋里又开始嗡嗡作响……

  郁汉学(像傻子一样低着头,喃喃自语):我也多希望可以呀——我哪还有这样的能力……

  晚上,郁汉学辗转反侧,怎么都睡不着,脑子里有一大堆像乱麻一样的东西和事情……

  50、大会日内

  郁汉学又被揪出来一些事情,继续被斗,要求其坦白交代。

  这次大会上,郁汉学忽然一反往日里的理直气壮,自己主动说要坦白、要交代。

  郁汉学:我交代……

  主任:早点像这样了少受多少苦头呀,真是死鸭子嘴犟!

  郁汉学:我有事情要交代!我儿子不是我们亲生的,是从我妻子农村穷亲戚那里买来的,没花两个钱……

  主任:我们怎么知道你说的是实话呢?

  郁汉学:我们夫妻俩根本不能生育,要不结婚这么多年,怎么才只有这么一个孩子呢——儿子长得也不像我呀……

  主任:那个亲戚住在什么地方?

  郁汉学:那个亲戚不好找了,早年间他们村子里发生霍乱,一个村儿的人差不多都没了……

  场下一片愕然……

  51、郁汉学家夜内

  夜里,一伙人押着郁汉学一起进来,又把他们家翻得底朝天,这次连地砖也都起开了。他们把能带走的,可能藏有哪怕一丁点小纸条的东西都带走了。

  郁汉学又添了新伤,子为心疼地扯下一块布单,去帮父亲包扎止血。郁汉学含着眼泪看着儿子点头微笑,子为却一扭头又跑出了人群。

  然后郁汉学又被他们带走了。郁子为看着一群人闹哄哄地进来,把家里的东西都搬走,还把爸爸又带走了,急得心神不宁。晚上,他蜷缩在那个父母的被众人拖拽得歪斜、快散架的空床板上,脸色苍白、欲哭无泪。

  郁子为看到父亲被人架起来的那个样子,其实很担心父亲。

  52、郁汉学家日内

  早晨,郁子为的一个同学来到他们家。

  同学:郁子为,老师让我过来叫你去上学!

  郁子为知道可以接着去上学了,诧异得一下子蹦下了床。

  他来到门口向大路上看了看,父亲郁汉学还没有回来。

  53、学校日内

  郁子为的日子忽然好过了许多。他可以回学校读书了,没有人再来折磨他了,同学和老师不时地还会问候他一下。郁子为面对这些宽厚的待遇,总是觉得战战兢兢。

  老师(过来跟在做题的郁子为说话,同学们还亲切地围住了他):郁子为,生活上有什么困难就跟老师说,大家都会帮助你的!

  同学:是呀,是呀。

  54、郁汉学家日内

  郁汉学隔了一天才回到家,子为放心了些。但他还是躲着父亲,不跟父亲说话——他怕因为父亲,自己再受牵累。

  他偷偷地看着父亲的一举一动,并悄悄地把老师和同学们给他的吃的东西放在父亲跟前。

  没想到,那是他们父子的最后一面了。他们连一句话都没有说上。

  55、学校日外

  子为早晨去学校,低着头走在路上。

  子为的同学(跑过来,对子为说):你那个假爸爸,不知又因为什么历史问题被罪加一等,关了起来。

  子为的心一下子被吊了起来,一整天心不在焉,担心着爸爸。他一听到有什么动静就赶紧看看窗外,也不管这里是不是可以看到外面街上。

  中午放学,子为不顾一切地往家跑去。

  56、郁汉学家夜内

  赶回家中,父亲不在。子为坐在空荡荡的家中,坐立不安。

  子为跑到窗口看了看,没人。坐了一会儿,他又打开院门看了看,没人。

  有人走过来,郁子为躲起来。等那人走远,他再出来看看……

  他等着父亲回来,手里拿着父亲的那只钢笔。

  子为打开父母房间的门帘,看着今天才被送回来的被拆开又粗乱缝合的父母亲的铺盖,看着空空的屋子,巨大的孤独和失落感压在了心头……

  子为平生第一次做了饭,用老师同学接济来的粮食,等着爸爸回来……

  57、学校日外

  又过了两天,父亲都没有回家,子为已经担心得不行了。可是他还是没有勇气去关押父亲的地方。

  每天一放学,子为就急忙往家赶。

  人们看到一个瘦弱的男孩低着头焦急地走在路上,总是议论纷纷。

  一个同学(跑过来,说):郁子为,我听到有人说,你的假爸爸逃出了临时关押他的地方!

  58、郁汉学以前的家(有些模糊)日内

  子为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家的。

  推开屋门,郁子为仿佛觉得父母还在屋里,有说有笑。

  去年生日时,郁子为磨着父亲要来了父亲那宝贵的奖品钢笔,作为他两个一百分的奖励。

  59、郁汉学家日内

  父母的东西基本都被查封了,家里留有父母痕迹的东西,只有那只钢笔和母亲生前最常用的一把梳子。

  梳子是在他的书包里找到的,闻一闻,还带着母亲的味道——

  是郁汉学怕被人搜走了,偷偷用窗纸包着放在儿子书包里的。

  子为抱着这两个物件默默落泪:爸——你快回来呀……

  60、街道日外

  过了很长时间,天气凉了,快临近冬天了。

  有人喊:郁汉学尸体找到了……

  街上很多人都跑去看,不论男女老少。

  子为的一个同学拉住什么也不知道的郁子为。

  同学:你那个假爸爸跳湖自杀了!

  子为愕然,他不敢哭,怕被人看到。

  同学:走,我带你去看!

  61、湖边日外

  子为浑浑噩噩地被同学带去那个湖边。人们在看到湖面不远处飘着一具浮尸——比较符合郁汉学的体征。

  大家站在湖边议论着。湖水不深,连年干旱,湖水还不到成人的肩膀高呢。

  几个人把那个已经无法辨认的尸体捞出来。

  只看了一眼,子为就不敢再看,紧紧地闭上眼睛。他好几次想转头回去,他不相信那个人是父亲郁汉学。他记得父亲是像山一样高大的,不是那么渺小、无力的。

  郁子为(转过头往回走,嘴里默默念叨):不是,那不是爸爸……这样的衣服到处都是……

  看到浮尸的那一刻的情境,深深刺痛了郁子为年幼的神经——那个漂浮着的尸体,深深地烙印在了他的脑海……留在了他的梦里……成了他一生的梦魇……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