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再入现场
神思者2017-09-16 17:082,382

  此时的王大咖在屋里无所事事,四处闲看着,没多会儿,高智仁开门进来了。

  高智仁:“呦!大师没在修炼啊!”

  王大咖:“咳!昨天法力用尽了,现在恢复点元气,待晚上再战!”

  高智仁笑了笑说:“行啦!什么情况我也知道,您差不多就行了!这女人啊!胆子小,都是精神上的问题,安抚安抚她就行了!”

  王大咖满脸堆笑地说:“是的!是的!您说的对!”

  高智仁冲了两杯咖啡,两个人一起坐到沙发上聊了起来。

  王大咖:“您这家里家外也是够操心的啦!”

  高智仁:“是啊!没法子啊!一家之主嘛,我不管谁管呢!”

  王大咖:“您弟弟瘫痪多久啦?”

  高智仁想了想说:“大概有两年多了吧!”

  王大咖:“那一直没去治疗下吗?”

  高智仁:“去了不少家医院,都说只能这样了,除非有奇迹出现!”

  此时,王大咖又开始眯缝起眼睛,竖起耳朵听。

  高智仁看王大咖总是闭眼。

  高智仁:“王大师!要是困了就上楼去休息下。”

  王大咖睁开眼,笑了笑说:“没有!没有!我这是怪癖,喜欢只用耳朵听!”

  高智仁:“噢!这样说话,总感觉怪怪的!”

  王大咖不好意思地笑着说:“好!好!我尽力睁着眼睛!”

  王大咖:“这么在一起生活了两年多,也真是给你们两个口子添了不少麻烦啊!”

  高智仁:“怎么会!”

  高智仁想了想继续说:“这也是应该的啊!也是由于我的疏忽,把弟弟害成这样,我把他接来一起住,也是对我的过错的一种弥补吧!”

  “我看高太太对您弟弟的态度,似乎跟您不太一样啊。”王大咖问。

  高智仁:“这个你也看得出?”

  王大咖:“是啊!按说家里的亲人去世了,表现得更多的应该是悲伤、怀念,但我看高太太似乎很是恐惧和厌恶!”

  高智仁:“恩!大师还真是个明眼人。女人嘛!一是爱钱,二是贪图享受。家里长时间有这么一份负担,她肯定是怨言多一些了。说句实在话,您也是个过来的男人,如果我和我弟弟换个位置,我弟弟有钱,身体健康,我是残废,也许早就把我踹了,跟我弟弟了。哈哈!”

  王大咖也随着高智仁一起大笑起来。

  王大咖:“您就不认为高太太会一心地爱您?”

  高智仁:“我开个玩笑,当然也有一定的道理。如果真爱我的话,那有应该帮我照顾好我的亲人是吧!”

  王大咖闭着眼睛说:“”恩!恩!高先生果然是做大事的人,看问题就是透彻!”

  两个人一起笑着,高智仁的两双手,时而在自己身边的沙发上来回蹭着。

  王大咖:“噢!那您弟弟死前的那个晚上,都发生了什么,您还记得吗?”

  高智仁:“您这样问,不像是个大师,倒真像个侦探。”

  王大咖笑了笑说:“什么侦探啊!天天也就帮人找找丢猫丢狗的事。啊!当然驱魔降妖这个还是我的主业。”

  高智仁:“既然现在也没事,多聊聊也无妨!”

  高智仁想了想。

  高智仁:“我记得那天晚上我从公司回来,看到这对冤家正在大吵大闹,我老婆的情绪比较激动,手里拿着把菜刀,指着我弟弟不停地骂着。”

  王大咖:“那你也没问问她们因为什么吵架啊?”

  高智仁:“咳!天天为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就闹起来,我已经都懒得问了。我也经常嘱咐我太太,智隽是个残疾人,有什么事多让着点他,别跟他太认真,但女人嘛,都是小心眼,根本也听不进去。”

  王大咖:“噢!”

  高智仁:“我怕闹出什么事,把她们劝开了,我把我弟弟推回了房间,安慰安慰了他。当时,看他情绪也没什么问题了,我就出来吃了点东西,到外面散步去了。”

  王大咖:“出去了多长时间?”

  高智仁:“大概三十多分钟吧。”

  王大咖:“那你回来以后,也没在去看看你弟弟。”

  高智仁:“恩!我没去看,我问了下我太太,她说她刚去看过,智隽这么没心没肺的,一个人好着呢。由于她们经常吵闹,我也没太在意,心想两个人都冷静冷静,明天就好。唉!真没想到,这次怎么就发生了这种事。”

  王大咖:“也许是什么意外呢?”

  高智仁:“恩!也有这种可能,但总归,我的心里特别难过。”

  王大咖:“看得出,你们兄弟之间的感情还是很好的。”

  高智仁:“是啊!”

  高智仁坐在沙发上,低着头,有些很伤心的样子,沉默了起来。

  王大咖看着高智仁情绪低落的状态,想了想。

  王大咖:“现在反正也没事。要不咱一起去智隽的卧室看看,一起缅怀下。”

  高智仁:“好的!”

  高智仁带着王大咖一起来到高智隽的卧室。

  高智仁拿着一些高智隽生前的物品,伤心地看着。

  王大咖又看了看屋内的环境和物品,眉头微微一皱。

  王大咖:“呦!”

  高智仁:“怎么啦?”

  王大咖:“没事儿!”

  王大咖看到床边放着的一条白色丝巾。

  王大咖:“智隽就是用它……?”

  高智仁:“恩!这条丝巾,是我们一家去韩国旅游的时候买的,我和弟弟一人一条。”

  王大咖拿起丝巾看了看。

  王大咖:“看来,在您的照顾下,智隽的生活还是很丰富多彩的啊!”

  高智仁:“恩!还行吧!”

  王大咖带起丝巾,坐到了轮椅上,由于常年手摩的结果,轮椅转柄很是光亮。王大咖亲自试了试,怎样用丝巾和轮椅的轮胎将自己勒死。试了几种方式,都感觉不太可能,最后,王大咖一手拉着丝巾的一端,又将丝巾的另一端缠进轮椅的轮轴上,试着向前推了下轮椅,果然有些被拉紧的感觉。

  王大咖自言自语着说:“也是挺费劲的,需要些勇气!”

  高智仁在一旁看了会儿。

  高智仁:“大师啊!您还是别在这重复这种另人伤心的场景了!”

  王大咖马上站起身,放回丝巾,又把轮椅放好。

  王大咖:“恩!您也不要太过伤心了,保重自己的身体。”

  两个人一起走出智隽的卧室。

  刚走出卧室的大门,海伦迎了上来。

  海伦:“原来你们在这啦!走吧!一起去客厅。菜都买完了,你们陪我去做饭,我一个人害怕。”

  三个人一起走向客厅。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非常大笨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