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发烧
火小火2018-03-16 01:033,275

  “王爷,请尝尝这点心,这是上好的桂花酿,喝点暖暖身子。”眼看没话可说了,梅鹤轩赶紧开口,指着桌上的点心。

  “是啊,这么冷的天,喝点酒去去寒。”梅檀雅真的有点受不了了,只觉得手脚僵硬,她快冻死了。

  偏偏那船舱的窗户还大开着,真是要命。

  “鹤轩敬王爷”梅鹤轩率先一干为敬,随后有一搭没一搭的闲扯开始了。

  梅檀雅只知道随着酒液的下肚,她的身体是慢慢的感到暖和了,可是脑袋却开始晕乎乎的了,最后不知不觉中,就梦周公去了,而不自知。

  看着依偎在梅鹤轩怀里沉沉睡去的梅檀雅,夜景崎突然有把她拉到自己怀里的冲动,那无邪的,没有丝毫防备的睡颜,居然是他最为怀念的。

  然而想到她即将成为他的侄媳妇,未来的皇后,他就只能把这分悸动深深的埋藏在心中,不动声色。

  “家姐失礼了,还请王爷见谅。”这句话已经是第二次出自梅鹤轩之口了,看着靠在自己腿上睡得舒服的梅檀雅,他觉得很是尴尬,但是却没有一点叫醒她的意思。

  “无妨”夜景崎看着那睡颜,脑海中浮现的却是一张困顿的却依旧不忘查看他体温的小脸蛋,那个胆敢跟皇上自称姐姐的小丫头。

  而梅惜霜则是垂眼不语,紧握的双拳显示了她的愤怒,梅家的脸都给梅檀雅丢光了,她怎么能在平南王面前失态呢?而更该死的是,他们居然都没有有什么不悦的神情,就不明白梅檀雅凭什么能得到他们那么多的宽容。

  “王爷,皇上来了”夜景崎的贴身侍从突然走到夜景崎身后,附耳禀报。

  他果真知道她就是她。夜景崎深深的看向梅檀雅,她居然能够让皇上丢下朝政跑出皇宫,皇上是害怕他对她有意想吗?

  “接驾吧”丢下一句,夜景崎已经率先起身躬身站立,梅惜霜惊愣之后,也赶紧起身,唯独梅鹤轩看着怀中的大姐,真有点不知所措的感觉。

  现在叫醒梅檀雅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可是不叫醒她,这她和皇上的第一次见面,就让皇上留下一个不好的印象,她以后该怎么办啊?

  梅鹤轩这一刻真恨自己,要是他不提游湖,也就不会有这些事情发生了,现在好了,大姐的将来算是给他毁了。

  眼看人就要进入船舱了,梅鹤轩只有一咬牙让梅檀雅匍匐在桌上,自己起身迎驾。

  “臣恭迎圣驾,万岁万岁万万岁”随着一个身影的进入,船舱内的所有人全都跪下了,唯独那睡梦中的人儿依然趴在桌上,不知所云。

  “皇叔快快请起,鹤轩,梅小姐请起。”首先映入夜冥眼里的当然是那睡得香甜的身影,恨得牙痒痒的,都快大婚的人了,难道她就不能安分守己点吗?一下逛夜街,一下游湖,她下一步还要搞出什么名堂来?

  扶起夜景崎,夜冥坐到了梅檀雅旁边的位子上,夜景崎知趣的坐到了夜冥的另一边,而梅鹤轩为了照看梅檀雅也坐到了梅檀雅身边,这样梅惜霜就只有坐到夜景崎和梅鹤轩的中间,这让她已经紧绷的神经更加紧绷了。

  “皇叔好兴致,今儿个怎么想起游湖来了?”夜冥看着桌上重新摆放好的点心和酒,终于知道为何梅檀雅会睡着了?她居然喝酒,梅檀雅的罪名又多了一条。

  “闲来无事,四处走走”夜景崎四两拨千斤的说道,其实原因大家都心知肚明。

  “这位是?”夜冥终于把目光集中到了一个人的头顶,疑惑中带着丝丝不悦。

  “回皇上,家姐梅檀雅,不善饮酒,不小心喝多了,未能恭迎圣驾,还望皇上恕罪,等家姐醒了,臣一定陪同家姐给皇上请罪。”梅鹤轩和梅惜霜一同跪在了地上,叩头请罪,言辞间却句句维护,这不禁让夜冥更加的气恼,他何时见梅鹤轩这么维护过一个人,虽然这人是他姐姐,但是却也是他未来的妻子,这北昭王朝的皇后。

  此时的他仿佛已经忘记了,梅檀雅不过是他掌控实权的一颗棋子,一颗用过必毁的棋子。

  “梅檀雅,朕钦定的皇后。”夜冥一字字的吐出,让梅鹤轩姐弟的心忐忑不安,不明白皇上有何打算。

  “家姐是被臣带出来的,还请皇上明察。”梅鹤轩看着夜冥那汇测不明的神情,只有一肩拦下罪过,只希望皇上不要降罪于梅檀雅,虽然知道梅檀雅以后的日子不会太好过,但是他曾经承诺过,只要有他在,他必然会保全梅檀雅。

  “好吵啊!”就在这凝重的气氛当口,沉睡中的人儿痉嗦了一下,不满的抱怨到,直起身子,就往记忆中的右边倒去,却在一阵抽气声中倒入了夜冥的怀中,脸蛋贴着夜冥的胸口再度睡去。

  “请皇上恕罪,臣马上命人送家姐回府。”梅鹤轩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一个箭步冲到了皇上的跟前,就想抱走梅檀雅,却被夜冥身后的侍卫挡住了。

  而夜冥则是沉着脸看着在他怀里睡得香甜的,不时往他怀里钻的女人,刚才那一股子无名火一下子没了,感到整个人都很充实,可是念头一转,她怎么能这么随便的睡在别的男人的怀里,真是恬不知耻,更大的怒火烧了起来,脸更阴沉了,眼神也更寒了。

  “皇上息怒”梅鹤轩看着不知死活的梅檀雅,只有沉声请罪,谁都看得出来,皇上现在的脸色那不是一个不悦所能形容的,那简直就是暴怒,而这对于从小就是皇上的陪读的梅鹤轩来说,也是见所未见的。

  “皇上息怒”看着皇上的神情,梅鹤轩的请罪声,船舱里所有的人除了夜景崎之外,全都齐声跪求,只为平息天子怒气。

  而睡梦中感到寒意阵阵的梅檀雅被这祈求声吵醒了,缓缓抬起头来,一张陌生的阴云密布的俊脸就出现了视线内,难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梅檀雅揉着已经有些疼痛感觉的脑袋,暗叹,这回回去又是药不离口了,懊恼的神情没过,却看见了匍匐一地的人们。

  以及门口那站着的没有长毛的男子,一个激灵,总算明白怎么回事了?

  “轩第,你怎么跪着啊?我们回家吧,我头好痛,赶紧请大夫,要不,我一发热就会把你们给忘了的。”无辜的眼神,加上调皮的语气,让梅鹤轩很是不放心,果然,话说完,梅檀雅的身子已经软软的倒向了他,这次不是睡着了,而是直接晕厥了,而脸上也浮上了红潮。

  有些时候,难得糊涂。

  不知者无罪,不是吗?昏迷前的梅檀雅暗自笑叹,这药又摆脱不了了。

  质问也好,怒气也罢,全随着梅檀雅的昏厥而烟消云散,剩下的就是惊慌失措的大伙,夜冥只能收回紧张的双手,摆驾回宫,而夜景崎却沉默不语的跟着夜冥走了,虽然他心中也很担忧梅檀雅;但是现在他想着的是梅檀雅昏厥前说的那话,她从始至终都没有认出他们来,难道就是因为发烧的关系吗?犹记得当初回宫后,夜冥可是病了好久,而她,一个纤弱的小女孩,在潮湿的山洞中睡着了,也该是受寒了吧。

  这么一想,那么所有的一切不合理似乎就合理了。

  梅府一夜通明,皇宫内,皇上和平南王却是相对无语,坐了整整一夜,直到公公带来关于梅檀雅的信息。

  “禀皇上,梅大小姐已经退烧了,但是因为梅大小姐天生体寒,易染风寒,因此,大夫叮嘱,梅大小姐切忌生冷。还有就是梅大小姐以前也应该高烧不退过,因此对记忆有些影响,其他的就没有大碍了。”太监的禀报让在座的两人都放下了高悬的心。

  “不管皇上有什么打算,在能对她好一点的情况下,请对她好一点吧,毕竟她于你我不同。”夜景崎单刀直入的话语,让夜冥桌下的双拳紧握,他还是知道了,他就说他怎么会无聊到去游湖。

  “如果朕对她不好呢,皇叔打算如何?”夜冥对此很想知道,如果没有他们之间的身份界限,皇叔或许会下手的吧。

  “臣会谨记自己的身份,但是也不会知恩不报。”夜景崎的话无疑是一种宣言也是一种警告,再怎么说,梅檀雅是无辜的。

  “皇叔何不拭目以待!”夜冥看着今夜的夜景崎,他不想在继续这个话题,他明明知道,七年前的女孩对于皇叔来说,是一个永难磨灭的记忆;而长大后的她,则会是皇叔迟来的情劫。

  “无论如何,臣都会是皇上最忠心的臣子。”夜景崎看着坐在皇位上的夜冥,上方的少年天子,虽然年少,但是却不是一个胸无点墨的蠢材,能够在多方势力中周旋而显得游刃有余,这又怎么能是什么人都能做到的,虽然他的兵权是皇上最有力的保障,但是他也不会小看了这位天子的权威。

  “朕一直都相信皇叔,如果没有皇叔,也就没有今天的夜冥。”两个男人眼中传递的是一种男人之间的信任和誓言。

  “快凌晨了,皇上该歇息了,臣告退。”夜景崎起身告退,听到梅檀雅没有危险,他也算放心了。

  而看着夜景崎离去的背影,夜冥的眼中却有着一种从未有过的斗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狂后:踹了皇帝追王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狂后:踹了皇帝追王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