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皇叔,把你的衣服给我
火小火2018-03-16 01:053,426

  正领命为夫人,小姐,碧珠料理后事的张嬷嬷,正为这三人的命运感叹呢,却不想看到了一双漆黑的眼眸,正凝眉看向她。

  “鬼啊”一声尖叫,梅檀雅只感到自己被扔回到了床上,幸好是床上,否则她可能又要死一次了,正在忙前忙后的人们全都惊恐的看向自己,梅檀雅顿时明白了,究竟怎么一回事了,她穿越了,不,应该是借尸还魂了,她在一个新生婴儿的身上重生了。

  看着眼前惊惧的人们,她该怎么做呢?微笑示意,还是视若无睹,好像不管做什么,都会是惊世骇俗的吧,她只希望自己不会真被当成鬼给火烧或者是什么别的办法给在弄死。

  “怎么回事?”冷酷无情的声音传来,随即梅檀雅看到了一个陌生而又无情的脸孔,大眼对小眼,谁也不闪躲。

  “回老爷的话,小姐她突然活了”被吓得不轻的张嬷嬷颤抖的回答道,已经死了快一个时辰的孩子突然活了,这不吓人也不可能啊。

  “老爷,这死婴复活,怕是不吉利吧”随着一声呢喃响起,梅檀雅的视线里出现了一个柔的似水的女人,看那融容光焕发的姿态,想来应该很受宠爱,看着她的眸子里竟然有着浓浓的畏惧。

  “速速为夫人收殓,此女送往尼姑庵吧,请师太代为抚养,送上十万两白银”梅思源的话语一落,之前说话的女子眼中的畏惧迅速退去。

  而这个初生的小生命的命运就因为一句话而给决定了。

  “蓉儿,这地方以后不要来了,你现在身怀有孕,要好好保重身子,我知道你舍不得你表姐,但是生死有命,你也不必太过忧伤,再说霜儿还需要你来照顾呢。”听着梅思源的话语,梅檀雅不由诧愣,这男人是不是脑子有问题,他那只眼睛看到这个女人有难过的表情了,还有她和这死了的人是表姐妹,那么她们不就是姐妹共侍一夫,大体怎么一回事,仿佛已经有了轮廓。

  因为行动不能自主,梅檀雅始终没有得看到另外死了的人,但是却奇怪的知道她们是什么样子的,一路颠簸,她已经被送到了一个慈祥有着怜悯之心的老尼姑手里了,不知道他们是怎么交接的,只记得,她以后就将在这个地方生长。

  不过话说回来,幸好她是重生的灵魂,否则按照这孩子的身体,又是难产,又是死亡,又是长途颠簸,也真够可怜的,那些人其实是想把她饿死在路上吧,只可惜,她没有死,真是让他们失望了。

  就这么,梅檀雅在青竹庵落脚了,不哭不叫,不吵不闹,静得让人以为她有问题,一碗碗稀粥就把她哺育成长。

  “怜生,过来,师太教你认字”当梅檀雅两岁的时候,素心师太开始教她识字,其实这字只不过都是繁体的罢了,梅檀雅认识,但是也不能表现得太过,她的出生已经让人惊悚了,要是现在在冒出天生识字的“天分”来,不知道还会惹出什么麻烦来呢。

  梅檀雅选择了顺其自然,跟随着素心师太的教导,慢慢的认字,直到能够看青竹庵里的经书。

  转眼间,梅檀雅已经七岁了,少女的雏形已经形成,本该天真烂漫的年纪,却有着比素心师太还静默的心态,这青竹庵里,上上下下都知道,怜生,素心师太给取的名可以一天到晚不说一句话,看书可以看一天,发呆也可以一天到晚。

  “怜生,这是李斗娘的药,你能送去给他们吗?”素心师太本不想让梅檀雅单独出去的,但是梅檀雅已经快半年没有踏出藏经阁了,她怕她这么闷下去,会出问题,所以找点事情给她做做,散散心,这李斗一家的距离也不远,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素心师太这才放心让梅檀雅前去。

  “好”梅檀雅放下手中的经书,欣然接过药包,翩然走出青竹庵。

  顺着师太指点的道路,梅檀雅缓缓的走着,看着满目的苍绿,欢快的鸟鸣声,梅檀雅淡淡的泛起一抹笑容,幸福如此简单。

  不一会,梅檀雅已经看到了一间简陋的茅草屋,想来就应该是李斗家了。

  走近,一个壮年男子正在劈柴,锋利的斧头,应声而裂的柴火,李斗具备了一个猎户应有的特质。

  “姑娘?”李斗抬头看到翩然走近的梅檀雅,很是疑惑,他在这里也住了多年了,除了青竹庵的尼姑,好像没听说过哪里还有住人的?

  “这是素心师太让我拿来的”梅檀雅送上手中的药包,淡淡的说道。

  “多谢姑娘,快请里边坐”李斗仓促的起身,感激的邀请到。

  “不了,你忙吧”梅檀雅淡淡拒绝,转身顺着回去的路走去。

  一路走去,梅檀雅隐约听到清泉流淌的声音,一时兴起,寻着声音走去。

  一条小溪渐渐的出现在了梅檀雅的视线内,清澈的溪流,欢快的流淌着,梅檀雅伸手捧起清凉的溪水,看着它从指缝中滴落,很是愉悦。

  顺着水滴,一个个灵动的小鱼随着溪流在游动着,欢畅而快乐。

  抬头看去,太阳还没有落山,梅檀雅小心的脱去了鞋袜,卷起裤腿,露出两截凝脂般的小腿,小心的走进溪水里,挽起衣袖,看着游动的小鱼,开始了她的捉鱼冒险。

  小心翼翼的前进,视线紧紧的盯着手中的小鱼,笨拙的扑了下去,前襟被水溅得潮湿,但是手中的小鱼却跐溜滑了,因为她的突然来袭,溪流中的小鱼慌乱逃窜,然而随着她的数度无功而返,溪流中的小鱼也大了胆子,和她玩起捉猫猫的游戏来了。

  静止在溪流中,梅檀雅一行动,小鱼们就开始动了,一捉,一躲,一人,一群小鱼玩得不亦乐乎。

  开心欢快的笑声也在林间传开,玩得热闹的梅檀雅却没有注意到树林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大一小两个男子,华丽的衣裳尽显狼狈,成年男子的身上还有着几道血痕,步履踉跄,脸色苍白,看来是受了伤,此刻正全身戒备的看着浑身潮湿,一脸狼狈却依然毫不气馁的梅檀雅。

  “杀了她?”一个看起来和梅檀雅差不多年岁的少年,冷冷的询问道,虽然是询问,但是却有着一种命令的口吻,眼中有着与他年纪不相符合的阴狠。

  “不用”同样酷着一张脸的成年男子看着欢快的小女孩,第一次对男孩的决定给予了否定,也是第一次打破了自己的行事原则。

  “我休息一会,你们别跑哦”玩得有些疲惫的梅檀雅气喘吁吁的站直身子,对着水里又停止了的鱼影调皮的吩咐道,一抬头却看到了凭空出现的两个男子,诧然过后,恢复平静,缓缓走出溪流,小心的坐到草皮上,任由两只纤纤玉足在草皮上风干,仰头享受夕阳的照耀,当他们透明人。

  成年男子终于支撑不住了,踉跄的走向溪边,俯首狂饮清凉的溪水,希望能获得更多的力量,短暂的清醒之后,成年男子环视四周,找寻着可以藏身的地方,终于在一些灌木丛背后找到了一个狭小的山洞。

  “在这里暂时呆上一晚,午夜,他们就该找到我们了”成年男子吃力的坐好,看着眼前的侄儿,也是即将被立为储君的夜冥,没想到那些人胆子那么大,皇上驾崩在即,她们还敢下手对付夜冥。

  “皇叔好生歇息吧”夜冥看着负伤在身却还要安慰他的夜景崎,沉重的说到,他早该想到的,要不是皇叔及时赶到,他夜冥的命早就在了黄泉路上,今天算是给自己的天真一个警告,他发誓,从此以后,他不会在轻易相信任何人,即使那个人是生他养他的亲娘。

  随着时间的流逝,夜景崎的呼吸逐渐急促,温度也渐渐升高,然而此时的他们却无能为力,从未有过此经历的夜冥只能深沉的看着夜景崎发热面色潮红,心中暗恨。

  而双脚风干后的梅檀雅穿上鞋袜,正打算返回,却听到了一声压抑的惊呼:“皇叔”,这声惊呼让她的脚步停下了。

  刚才一看就知道他们二人在躲避什么人,而那个成年男子一看就知道是受了伤,失血过多加上那躲避的山洞本就潮湿,就是正常人也会受不了的寒气,那个人不发热才是怪事。

  看来是撑不住了吧?哎!

  放眼看去,丛生的灌木里摘下些许山油麻叶子,用石头捣碎,看了看自己的衣服,最后决定,向山洞走去。

  “把你的衣服给我”梅檀雅站在山洞口,朝着里边正睁大了眼睛,像一只受惊的小狼一样的夜冥说道。

  “你想干什么?”夜冥警戒的看着洞外的女孩,他以为她已经走了,没想到她还找上门来了。

  “他在不止血,会死的”梅檀雅淡淡的瞥了一眼夜景崎,给不给随夜冥决定。

  “你要是敢出卖我,我一定杀了你”夜冥看着梅檀雅冷森森的威胁到,快速的脱下身上的锦裳丢出山洞。

  “真是小孩子”梅檀雅看着眼前比她还高了半个头的少年,不由哑然失笑,这个朝代的人,怎么动不动就是要人命啊!

  他才多大,真是难以理解,再说了,现在的他好像没有叫嚣的资格吧?

  “你……”夜冥被梅檀雅的话噎得说不出话来了,他长这么大,还没有被谁这么轻视过呢?要不是看她有办法帮皇叔止血,否则他真的想杀了她。

  “你把他的衣服脱了,一会我好给他包扎”丢下一句,梅檀雅抱着夜冥的衣服走向捣碎的药前,拆开线头,使劲的把上好的锦缎撕裂,把药均匀的敷到锦缎上,这才拿着有药草的锦缎走进山洞。

  本就狭小的山洞因为她的进入更狭窄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狂后:踹了皇帝追王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狂后:踹了皇帝追王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