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谁要找你们
火小火2018-04-07 03:293,428

  夜景崎的衣服被脱下一半,不凌不落的挂着,梅檀雅轻轻一叹,放下手中的锦缎,帮忙退去夜景崎的衣服。

  精壮的上身布满了细碎的伤口,血已经干涸,颜色暗红,没有异样,看来没有什么毒之类的。

  “扶好”梅檀嫣审视以后,吩咐夜冥正面支撑住夜景崎的身体,她努力的看向夜景崎的背后,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狰狞的笑着,鲜血还在不停的往外浸出。

  “扶好了”梅檀雅找到了小心的找出最长条的锦缎,在把有着草药的锦缎敷上伤口处,小心的用长条锦缎包扎起来,先把血止住了,希望能让他有生还的希望。

  包扎的时候,不可避免的接触到了夜景崎那滚烫的肌肤,紧致而有弹性,手感不错,梅檀雅忙碌之余还有心在内心调侃一下。

  “你去把完整的布块弄湿了给我”空间本来就狭窄,又有夜冥的存在,梅檀雅包扎的动作不是很利索,索性让夜冥出去弄湿布条,让他给夜景崎擦擦身子,也好降温啊。

  要不真这么烧下去,不死也成傻子。

  “你要干什么?”夜冥双拳紧握的沉声问道,先不说她凭什么命令他,再说他凭什么信任她,要是她想对皇叔不利,他该怎么办?想是这么想,他却忘了,他已经把自己和皇叔的性命交给了她。

  “生死由命,你太紧张了,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梅檀雅看着侧面的夜冥,浅然叹息,现在才来怀疑她,是不是太晚了。

  “乖,赶紧去弄水去,要不,他要烧死了”轻轻的拍打了一下夜冥的脸蛋,像长辈一样,安慰道。

  心里年龄已经三十出头的梅檀雅却忘了,现在的她也不过是七八岁年纪,这么对一个同龄的少年说话,会不会太过怪异,更何况,她好想还忽略了一个问题,那就是面前少年的身份,好似不是那么简单。

  而夜冥却一改怒意,颜色深沉的看着转身专注为夜景崎包扎的梅檀雅,看着她吃力的支撑着夜景崎的身子,下巴搭在夜景崎的肩上,瘦削的双肩低着夜景崎的胸部,不让他倒下,靠着双手摸索着为夜景崎包扎,一个女孩子抱着一个裸着上身的成年男子,也不见她脸红,夜冥的心理有了一丝怪异的鄙视。

  看着夜景崎那越来越红的脸颊,夜冥抱着被撕裂成布块的衣服,小心的走向溪流,全部浸湿,走回山洞。

  “好了,过来帮忙,把他的伤口都包扎好”终于把夜景崎背上那最深最长的伤口包扎好,梅檀雅已是香汗淋漓,看到夜冥钻了进来,赶紧说道。

  这男人真重,在夜冥的帮扶下让夜景崎靠到了夜冥的身上,梅檀雅小心的把夜景崎身上的其他伤口包扎好,还合力为夜景崎穿上衣服,梅檀雅这才用湿布为夜景崎擦拭额头,这才发现手下的男人是多么的英俊,虽然双目紧闭,但是那刚毅的鼻梁,浓密的眉毛,薄薄的嘴唇,无不显示这个男子的英岸威武。

  “他真帅!你们是亲人吧,你长大了一定也会不错的”梅檀雅淡淡的看了一眼夜冥,赞叹说道,纯属欣赏的话语在夜冥听来却是轻浮放荡。

  “天快黑了,我得回去了,你来照顾他吧,血应该已经止住了,发热这事,我也没有办法,你只要像我这样,一直不停的为他擦拭,希望他能降温,要不,他会变成傻子的”梅檀雅把手中的已经变成了热布的不快递给夜冥,她得回去了,要不师太她们会担心的。

  “你不能走,我怎么知道你不会去告密,出卖我们”夜冥一听说她要走了,心中一凝,他不想被扔下,一个人留在这里,更何况皇叔还需要人照顾,他什么时候照顾过别人啊,所以她必须流下来。

  “谁要找你们,你告诉我,我去告密去”听到这么孩子气的话语,梅檀雅莞尔,但是看到那故作坚强的脸蛋下的隐隐惶恐,她只能暗叹一声,重新拿起了布条,为夜景崎擦拭。

  “你……”没想到梅檀雅如此回答的夜冥又一次的说不出话来了,一腔的怒意憋在胸口,不得宣泄。

  “真是小孩子,累的话,靠着睡会吧,我守着你们,别害怕”梅檀雅幽然一叹之后,转身温和的说道,今天的她不知道这事做的对不对?但是她却多管闲事了,还这么的不予余力。

  她都不像她了,要是师太她们知道了,不知该庆幸还是该感叹?

  她又说他是小孩子,她知不知道她训斥的人是谁?是当今的太子,是马上就要继承皇位的北昭国未来的国君。

  心中虽然气愤,但是却在听到她说愿意留下,她会守着他们时,平静了下来,依言靠着墙壁,看着她小心的为皇叔擦拭,看着她一趟又一趟的去浸湿布条,每一次都想着走出去的她不会回来了,可是却一次又一次的见到她进入的身影。

  神经缓缓放松,模模糊糊的进入梦乡。

  而就在梅檀雅感觉手臂快抬不起来的时候,夜景崎的温度终于降下来了,而外面依然漆黑,现在走的话,还来得及,但是一看这睡着的小男孩,还有这昏迷不醒的男子,她又不得不打消了念头,难得做一回好人,她就送佛送上西吧。

  小心的坐到男子的身边,打了个哈欠,困顿的闭上了双眼,睡梦中还不时的惊醒,查看身边男子的温度。

  当她迷糊中伸出手探上夜景崎的额头的时候,没有发现一双眼正冷冽的看着她的小手,一直看着她测试了温度后,缩回去,继续沉睡,还不自觉的朝着身边的体温靠拢,直到整个人倒进了身边人的怀里。

  夜景崎看着完全倒进自己怀里的女孩子,摸着到处被包扎好的伤口,还有那叠放整齐的湿布巾,深邃的眸子有着沉思。

  一个七八岁的女孩子,她的冷静,她的大胆,超出了一般的同龄孩子,在看向正睡得不安稳的夜冥,同样是孩子,他们却走着不同的道路。

  “不要”随着一声惨厉的惊呼,夜冥从噩梦中惊醒,夜景崎正要安慰,却不想怀中原本熟睡的梅檀雅却醒了,自然的转身面对夜冥:“乖,不怕,不怕,姐姐把坏人打跑了,好好睡,姐姐守着你们呢”一把揽过夜冥,轻声安慰道,那话语间的迷蒙,让夜景崎莞尔,而随即垂下的脑袋却让夜景崎扯动了嘴角。

  而被梅檀雅揽入怀中的夜冥,惊慌的神情得到了安抚,这才发现自己被梅檀雅抱着呢,还有她刚才说什么来着:“姐姐”,她好大的胆子,她是谁的姐姐啊?本想斥责一通的,可是听着肩头上的均匀呼吸声,感受那温热的气息,他忍住了。

  抬头却看见了一双漆黑的眸子。

  “皇叔,你好些了吗?”夜冥看着夜景崎醒了,高兴的低声问道,同时有点难堪的把怀中的梅檀雅推开,睡梦中的梅檀雅恰好被推回到了夜景崎的怀里,累及的梅檀雅没有醒来,只是活动了下身子,继续沉睡。

  “没事了,在休息一会吧”夜景崎小心的挪动麻木的双腿,让梅檀雅靠的舒服些,再怎么说,她也是个孩子,还是她救了他呢。

  “嗯”夜冥看着夜景崎那眼神中一闪而逝的温柔,不由温怒,暗恨自己怎么会把这个死丫头推向皇叔,可是看着闭上了眼睛休息的皇叔,他想拉起梅檀雅,却不想打扰皇叔的休息,只能狠狠的看着那熟睡的天昏地暗的梅檀雅,咬牙切齿。

  “王爷”寂静的夜里突然传来低沉的呼唤,昏昏睡去的夜景崎暗自惊叹,幸好是自己人到了,要是那些人到了,他们岂会有命在。

  “等着”夜景崎听到是亲信的声音,低声命令道,同时小心的把睡在他腿上的梅檀雅放到地上,微微思量,又把她扶起,靠着山洞,这样,就算湿气可能小些。

  “冥儿,走”轻轻叫醒睡着的夜冥,这才发现夜冥的脑袋有些发烫,许是受凉了,夜景崎不顾自身伤体,一把抱起夜冥走出了山洞,在一群属下的护卫下狂奔离开。

  而梅檀雅就这么被遗忘在了山洞里,等她醒来的时候,已是凌晨时分,头脑发晕,眼神朦胧,鼻子阻塞,她知道自己受凉了,转眼,身边的一大一小两个男人都不见了,看来是走了,这才摇摇晃晃的起身,走出山洞,循着路走回青竹庵。

  “怜生,你去哪儿了?”找寻了一宿没能入睡的素心师太听到梅檀雅回来的消息后,焦急的问道。

  “师太,对不起,我回来的时候,贪玩,在草皮上就睡着了,等我醒来就都早上了”梅檀雅忍着晕眩的感觉,歉然的解释。

  “快回房,素青,快给怜生熬姜汤去,她受凉了”摸着梅檀雅那冰凉的双手,素心师太回头对师妹吩咐道,人却拉着梅檀雅走回禅房,为梅檀雅盖上厚厚的被子。

  “师太对不起,我好困”梅檀雅看着为自己担忧的素心师太,很是抱歉,但是现在的她真的没有力气,好想睡觉啊。

  “睡吧”素心师太没有苛责梅檀雅,只是感到怜惜,现在她才意识到,只要怜生好好的,她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她不会在让她出去了。

  而梅檀雅的这一睡,就睡了将近两个月,本来只是受凉,却不想因为这青竹庵里没有足够的药草,一拖在拖,却染上了风寒,最后是李斗帮忙去了百里之外的镇上买了药,这才留住了梅檀雅的小命。

  长期的高烧,差点没把她的脑子烧坏了,也让她留下了不算太明显的后遗症,醒来后的她居然忘了病前发生的事情,连带李斗她都不知道是谁?

  而青竹庵和庵里的素心和素青师太,她却依然熟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狂后:踹了皇帝追王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狂后:踹了皇帝追王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