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重生,你不能死
火小火2018-03-21 02:073,391

  十月的天山,依然冰寒刺骨,两道厚重的身影正缓慢的往天山之巅爬去,前一个的步伐明显的减慢,正耐心的等待着后者的跟上。

  “三妹,大哥背你吧?”看着那瘦弱的脸蛋,此刻已是香汗淋漓,西门无痕不知第几次提出了请求。

  “不用,我能行”浅然的笑容,未见唇瓣微启,却只见两只手在空中比划着,因为运动,而显得潮红的脸蛋多了几分生气,那恬静的眸子里也多了几分生趣,然而右脸颊那凸凹不平的丑陋的疤痕却让人感到惊悚,一看就知道是大火焚烧后的痕迹,西门无痕每次看到这疤痕,就恨不得冲进那个黑暗的地方,杀了那些人面兽心的败类,可是每一次,都被一个笑容阻止了。

  “我现在很好”果不其然,对面的梅檀雅已经比划着,眼中还有着一丝丝的祈求,她很满意现在的平静时光,她不想让这生活打破,虽然她毁容了,虽然她失声了,虽然她……但是能这样无拘无束的陪着义兄走遍这大好河山,她已经很满足了。

  “江湖中传闻,这天山雪莲可以治百病,我们只要找到天山雪莲,你的嗓子就会好了,到时候,大哥又可以听你唱歌了”西门无痕按耐住心中的恨意,鼓励到。

  “不可以唱歌,我可以跳舞给大哥看啊”清冷的眸子出现了难得的戏谑,果然眼前的男子脸一红,狠狠的瞪了她一眼。

  无声的笑顿时满溢,还记得当他看到她跳的舞蹈的时候,下巴都差点吓掉了,虽说他西门无痕见多识广,什么样的女人,什么样的场合没见过,但是当他看到梅檀雅跳舞的时候,确实吓了一跳,他实在想不明白,像梅檀雅这等清冷内秀的女孩子,怎么会跳出那么火辣诱惑的舞蹈来,看得他瞠目结舌不说,从此以后,凡是提到跳舞,他到成了第一个脸红的人了。

  梅檀雅看着他恼怒的涌上暗潮的俊脸,不想也知道他在想什么,话说回来,这钢管舞在这个年代确实是劲爆了些,不过他也太不识货了,别人想看,可都还没有机会看呢。

  “好啊,敢笑大哥,你是不是皮子痒了?”西门无痕恼羞成怒的眯眼威胁到,没有看到预期的效果,却看到了那了然的笑容,浑身的怒意全然消失,面对这么一个心思剔透的女人,他确实是没辙了。

  “快走吧,要不我们就要在这雪地里过夜了”西门无痕看了一眼明亮的天空,不出两个时辰,这里就会昼夜交替,温度也将急速下降,他倒是无所谓,可是梅檀雅是绝对承受不了的,要是痼疾复发,那就是雪上加霜了。

  没有听到回答,梅檀雅已经继续艰难的跋涉,一脚一个深深的脚印,继续往山头攀爬。

  风声越来越凌厉,视线也越来越暗,随着雪地的反光,这眼睛都很难睁开了,他们逐渐接近山头,可是这传说中的雪莲却毫无踪迹,梅檀雅看着前面不懂得何为放弃的西门无痕,无奈的摇摇头,都几年了,为了给她找寻良医,神药,西门无痕带着她已经走遍了这北昭国的各个角落,沙漠、深谷、悬崖、现在是雪山,虽然每一次都是失望而归,但是西门无痕却是不懂放弃怎么写,而她也在这游历中,抚平了心中的伤痛,埋藏了过往,平静而充实,刺激而愉悦的生活中,尝试了多种之前没有机会尝试的潜水没有潜水服,爬雪山没有保暖服,过沙漠没有防尘暴的装备,攀悬崖没有登山服,更没有保险绳,下深谷,唯一的保护神就是他,她的身体变得健康了,心情开朗了,可是他的初衷却依旧没有改变,而她也跟着西门无痕继续找寻,只不过他们的目的不同,他找的是神医和良药,而她找的是自由和生活。

  脚步越来越沉重,眼睛越来越难以睁开,雪地的反射让她的眼睛疼得流泪,身上的裘皮也抵挡不住这冰寒的侵袭,梅檀雅站住了,大口的喘息。

  “三妹,坚持一下,我们很快就到了”听到身后没有了脚步声,西门无痕转身鼓励,俊逸的脸庞却是充满了失望,虽然他想极力掩饰,但是还是让梅檀雅看出来了,他肯定是因为没有见到传闻中的雪莲而失望呢,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梅檀雅想安慰他,微微抬起的双手却无力的放下了。

  “拉我一把”梅檀雅自然的比划着,她好累,不过她已经对自己的成绩满意了,登雪山对于她来说,可是想都未曾想过的壮举啊,今天总算是完成了。

  “小心”西门无痕没有动身,只是递出了右手,俯身等着梅檀雅。

  许是站立时间长了点,梅檀雅的脚已经麻木了,想提起,用尽全身力气,却也只是艰难的拔出一只脚,艰难的踩下,却不想失力,双腿一软,整个人倾倒,一刹那,梅檀雅整个人顺着坡只往下滚,梅檀雅想出口,可是她却口不能言,只能闭着眼睛,任由身子滚动。

  “三妹”西门无痕心神俱裂,足尖轻点,只往滚动中的梅檀雅的身子扑去,滚动的速度超出了他的想象,他扑了个空,转眼梅檀雅的身子已经远离,无奈之下,西门无痕不假思索,一个纵跃,抱住了梅檀雅的身子,一起往山下滚去,他把梅檀雅整个人都抱在了怀里,极力的不让梅檀雅受到冰柱的撞击。

  头晕目眩间,梅檀雅恍惚间看到了一个胖乎乎的婴儿向她伸出了双手,等待着她的拥抱。

  孩子,那是她的孩子吗?意念疑惑间,她已经伸出了手,似乎抱到了那暖暖的嫩嫩的孩子,那可人的小孩子在她的怀中朝她露出了甜甜的笑容。

  可是怀中的孩子却渐渐的透明,漂浮在空中,带着她走到了一个熟悉的大门前。

  她曾经的家,曾经风光无限的右相府,褪色的朱红慢慢的鲜红起来,门丁也慢慢的多了起来,不知何时,她已经来到了一个了无生息的房间里。

  “夫人,你不能死啊,你还有孩子呢,你加把劲,把孩子生下来啊”

  “夫人,没有人关心你,可你不能带着孩子走啊,夫人,你就忍心让小姐少爷成了短命鬼,下十八层地狱吗?”

  “夫人,碧珠求求你了,夫人”一声声凄惨的哀求声,一个穿着丫鬟服侍的女子正跪在窗前,床上躺着的是一个已经气息奄奄的少妇,脸色乌青,浸着汗水的凌乱头发,显得那么的凄凉,身上凌乱的被褥血迹斑斑,微微凸起的肚子已经没有了起伏。

  “帮我,救救孩子”几不可闻的话语让哭泣中的碧珠看到了希望,看着自己一生服侍的小姐,她的心如刀割。

  “夫人,用力”碧珠二话不说,镇定的说道。

  “小主子,碧珠求你了,你赶快出来吧,少让小姐受点罪”碧珠祈求的看着夫人的肚子,说道,她不能让小姐没有了希望,不管怎么样,也要让小姐把孩子生下来。

  “孩子”少妇死寂的目光中突然涌现了一种强大的力量,全身的力量都重新凝聚,随着碧珠一声声的吩咐,使劲。

  随着一阵撕心裂肺的剧痛,身下一阵洪流,孩子出来了,却没有预期中的哭声,少妇心头一颤,眼中的光彩来不及退下,蠕动的嘴唇没来得及吐出一个字,无声的停止了呼吸,眼睛却还睁得大大的,只为没有看上自己的孩子一眼。

  不用看,碧珠眼中的泪水如潮涌出,没有放声的哀痛,有的只是小心利落的包裹。

  小心的为新生孩子擦去血迹,小心的剪掉脐带,小心的涂上药膏,小心的用准备好的小被子包裹上婴儿,似乎没有察觉这个婴儿已经没有了气息,那初生的稚嫩脸蛋已经如同少妇一样乌青。

  料理好了孩子,碧珠又吃力的为少妇换上崭新的衣服,为她疏理头发,擦上脂粉,直到没有了死亡的气息,碧珠这才把孩子放到了少妇的身边,让她们娘俩紧紧的依偎在一起。

  碧珠随即清理了房里所有的污秽,这才认真的为自己梳妆打扮,焕然一新的坐到了床边,再一次小心的为小姐和小小姐拉好被子,吞下了一片碎金,静静的匐倒在了少妇的床边。

  无声的夜里,寒风刮开了房门,三条鲜活的生命,无声的走了,而门外隐隐约约却传来了觥筹交错的喧嚣。

  梅檀雅飘到了窗前,看着那三个人,感觉好熟悉,好熟悉,突然嘈杂的脚步声传来,一个衣着华丽的青年男子率先进入了房门,当他看到这凄凉的一幕时,眼神一暗,刚踏进房门的脚步,一个转身离开,只留下一干下人悲凉的看着屋里的三条人命。

  梅思源,她重生后的爹爹,原来是那么的无情啊!梅檀雅淡淡的扯动嘴角,一切的记忆涌上心头。

  “喝汤后,上路吧”听着这和蔼的声音,梅檀雅端着送上的孟婆汤,正要往嘴里送去,记忆,不要也罢,想到那惶惶不安中带有歉疚的眼神,心中一阵黯然,其实他们大可不必如此的,如果他们真的相爱了,那么可以直接和她说明的,不必如此的。

  一个是她的男友,一个是她的哥哥,她不会嘲笑他们的,可是他们却选择了最愚蠢的办法,欺骗她,隐瞒她,让她直面了最难堪也最丑陋的一幕,有着心脏病的她当场病发,来不及说一声祝福,来不及……什么都来不及,她就已经到了这里了。

  “别挤”随着一声暴喝,梅檀雅手中的汤还没来得及喝下,就被一个撞击,撞下了投生崖,只感到浑身寒冷,睁开眼睛,看到的却是惊恐万分的一双眼睛。

继续阅读:第2章 皇叔,把你的衣服给我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狂后:踹了皇帝追王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