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琴,命中注定
火小火2018-03-21 02:073,518

  “这个?”西门无痕这回可是看向冷青峰等着冷青峰的决定了,他们两年级轻轻的被叫师傅,感觉怎么那么别扭!

  “师太,怜生不是没有哥哥吗?如果两位公子不嫌弃的话,我们就结为异性兄妹吧,好吗?”梅檀雅突然开口了,虽然哥哥这两个字代表了背叛和伤害,可是同时也代表了深深的爱。

  “好啊,好啊,我最大,冷兄次之,怜生最小,今后我就是大哥了,冷兄就是二弟,怜生就是三妹了”西门无痕可得意了,看着无缘无故就要比他小了一截,要叫他一声大哥的冷青峰,心中更是爽啊。

  “大哥”梅檀雅冲着西门无痕就叫到,转身看向冷青峰也叫道:“二哥”。

  “三妹,真乖”西门无痕看着这半路冒出来的妹子,高兴得真有点不知如何是好了,只知道嘴一直咧着,何不拢了。

  “嗯”冷青峰狠狠瞪了一眼西门无痕,这才给出了一个恩算是回应,看到这里的素心师太这下算是放心了。

  “师太,那我们就先告辞了,等我们准备好了,就上来叨扰师太了”冷青峰恭敬的向师太辞行,看都懒得看一脸傻样的西门无痕,他这次前来真是上了贼当了,但是看着一脸笑意的梅檀雅,他也为有这么个妹子而感到高兴,当然不能让西门无痕知道了,又要炫耀半天。

  “嗯,两位公子慢走”看着夜色已浓,但是又不好留客的师太只能看着他们离开。

  “大哥,二哥一路小心”梅檀雅乖巧的嘱咐道,同时向他们挥挥手,目送他们的离开。

  “怜生,你开心吗?”看着远去的背影,素心师太转身看着身侧的梅檀雅,关怀的问到,今晚的怜生,让她看到了从未见过的一面,有羞怯,有调皮,还有活力。

  “怜生一直都很开心啊,师太,你不喜欢他们来吗?如果师太不喜欢的话,那等他们来了,我就让他们不要来了,好不好?”梅檀雅看着师太那欣慰中又有着担忧的眼神,知道她在担心什么,可是害怕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隔绝也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她只有尝试着接触外界,了解外界,她才能更好的却适应外界。

  但是如果师太担心的话,那她可以放弃的,反正她想学也是为了让师太少些内疚。

  “傻孩子,他们愿意来教你,是你的福气,更何况,他们现在也算是你的义兄了,我还有什么好担心的,但是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怜生,要好好的保护自己,知道吗?”师太看着眼前的孩子,转眼,已经从襁褓中的婴儿成了一个大姑娘了,也不知道她还能在她们身边呆上多长时间,但是不管如何,她只希望怜生能有个幸福的人生。

  忙碌的日子是充实而飞快的,西门无痕第一次为一个女孩子认真准备生日礼物,他不懂这琴的好坏,那么他就挑选别的礼物给梅檀雅作为生日礼物,而却不想他的每到之处,又惹得各女儿家芳心突突,而罪魁祸首却是认真的挑选着他打算为梅檀雅带去的衣服和首饰。

  而冷青峰却在为这个半路杀出来的义妹准备着学习所需要的古琴,想到那翻得破旧不堪的经书,也随意的为梅檀雅准备了几本书籍,而他的精心准备也让手下一干姑娘揣测纷纷,只为猜测那个能得到爷如此厚爱的女子是谁?

  京城最热闹的街道上,一个十分不协调的带着一丝萧条的大门前走来了两位公子。

  “你说这就是那个住着妙音公子的宅院?”西门无痕看着这萧条的大门,怎么想也想不通,这里会住着一个日进万金的,以制作乐器出名的师傅。

  “稍安勿躁”冷青峰皱眉,这会他才发现,让女人趋之若鹜的西门无痕如此的鴰噪。

  沉重的门扣在大门上发出不太清脆的声响,谁叫这大门都快陈旧得腐朽了,也难怪西门无痕会发出如此疑问了,要是他第一次来,也会质疑的。

  可是就是这么一个破门,有多少人却想进步能进,进去了又空手而回的。

  “劳烦通报妙音公子,冷青峰求见”没有门童的回应,冷青峰开口了,要是等到门童回应,可能等到老死的那一天也不行啊。

  “原来是冷公子啊,请进”随着一声哈欠,门缓缓打开了,一个半眯着眼的少年懒懒的打开了大门,侧身让冷青峰和西门无痕跨进了大门,随即啪的关上了,又回到大门旁的小房里,继续补眠,如此门童,西门无痕可谓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今天他总算是开了眼界了,连一个门童都这么特殊,那主人家还不怪诞无比。

  在放眼看去,杂草丛生,都看不清路在哪儿了,再看那屋子也接近残垣断壁的境地了,西门无痕真怀疑这里是不是人住的地方?

  可是心中的疑惑却没有问出来,因为就怕自己的一个失误,让今天的求琴之路毁了,先不说冷青峰会劈了他,就是想到不能给义妹送上一把好琴,他也会遗憾终生的。

  “妙音公子,冷青峰能进来吗?”走到那头上的瓦砾险险欲坠的房源下,冷青峰礼貌的询问道,而西门无痕则是小心的盯着头顶的那一片瓦砾,就怕它掉下了砸到自己的脑袋上。

  “冷公子来了,请进吧”同样是刚睡醒的状态,果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主子和仆人一个样,随着冷青峰推开门的动作,头顶上的瓦砾真的掉了下来,西门无痕,伸手往头上一接,轻轻的放到了门边。

  “冷青峰冒昧来访,还请妙音公子见谅”进入了屋内,只见到处摆放着制作所需要的工具,几乎没有落脚的地方,西门无痕只能小心翼翼的站在冷青峰身后,就怕踩到不该踩的东西,鼻中却蹿进股股清香,清爽宜人。

  “冷公子这次来,想要什么?这半年来,我可就做了一把琴,昨天刚完工,好累”一个披头散发,衣衫不整的清瘦男子困顿的走到了他们的面前,看着他快睁不开的眼睛,真怀疑现在他一倒头就能睡着,而他的脚下那些障碍物却好似自己会让开似的,没给他形成阻碍。

  “哦,能让妙音公子花半年的时间才打造而成的琴,冷某能否见上一眼?”冷青峰心头暗喜,真是来得早不如来得巧,没想到给他们碰上了。

  “当然,请看吧”随着一块破布的拉开,一把散发着幽幽檀香的绿檀琴出现在了他们的眼中。

  这绿檀可是极为少见的檀木,即使宫中也只有少数的供皇上妃子佩戴的饰物,而这里却有这么完整的绿檀,难怪花费了妙音公子半年的功夫,这琴可算是无价之宝了。

  “不知这琴命名为何?”冷青峰看着这绿檀,心中有种怪异的念头,他的义妹不是叫梅檀雅吗?名字中不是有个檀字吗?而这绿檀琴却是昨日刚好完工,这难道是名命中注定的缘分?

  “雅”妙音公子突然想到昨天了空大师为之命名的名字,脱口而出。

  虽然不明白了空大师为何会为这琴取这么个名字,可是想来想去,确实也只有雅能衬托这琴的意境,能体现这琴的品格。

  不过大师还说,今天会有人来求琴,还说这琴可不能收取分文,因为用琴之人……

  “这琴不知妙音公子能否割爱?”义妹的名字叫檀雅,而这琴,由绿檀而成,名为雅,居然和义妹的名字如此契合,西门无痕不等冷青峰开口了,急迫的想知道这琴妙音公子是否能割爱。

  一旁的冷青峰虽然惊诧于这琴和义妹的缘分,但是也没敢随意张口索要,毕竟这琴的价值不菲,不是说他出不起这个价钱,而是不知道妙音公子是否有意出让啊,却不想西门无痕已经开口了,想阻止依然来不及,只希望妙音公子不会翻脸撵人。

  “想要就拿去吧”随意而又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西门无痕和冷青峰,妙音公子居然大方的赠送,这不禁让西门无痕吃惊,就连冷青峰也是没有想到的。

  “这怎么能行,公子辛辛苦苦做了半年,怎么能说给就给啊。再说了这琴我们是要来送给义妹的,要是她知道我们是这样拿到的琴,她不会接受的”西门无痕首先就不同意了,无功不受禄,他还是知道的,再说了,这无缘无故拿人家的东西,并且还是这么价值连城的东西,他有点心虚。

  本来对了空大师的话还有所质疑的妙音师太听西门无痕说出这琴即将的归属之后,脸色变得沉重了,看着眼前的两人,虽然他不出门,但是这两人的底细他还是知道的,他们的义妹是谁?居然让他们同时来求琴?

  再说了,他和冷青峰也打过不少次交道,从未听说过他有个义妹,而这次却突然冒出了一个义妹,并且是让他亲自来求琴的人,并且还是验证了了空大师所断言的那个人,难道那个人之后真的会是这北昭国的一国之母吗?

  “妙音公子,我义兄说的是,公子辛辛苦苦半年才做出的琴,我们怎么能随意取走,还请公子三思,只不过这琴我们确实有心相求,且不说这琴的价值,只是这名,我们就愿舍弃所有,只得这一琴”冷青峰的话就不像西门无痕那么直白了,但是却把他们想要这琴的决心表露无余。

  “哦,这琴的名字有何奇特之处?”妙音公子此时可是睡意全无,有意无意的刺探着可能泄露天机的秘密。

  可是好奇之心人皆有之,就算是为此折寿十年,他也心甘情愿。

  “呵呵,这琴是绿檀做成,名为雅,我们家义妹的名字就叫檀雅,下个月就到她的生辰了,我们来此是为给她准备古琴的,因为她想学,没想到公子昨天刚刚把这琴做好,这真是太巧了,好像天意注定为我们的三妹所定制的”西门无痕越想越觉得是天意,看着眼前发出淡淡幽香的古琴,就想到梅檀雅在这上面弹奏的样子,真是美啊。

继续阅读:第9章 大哥的男人味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狂后:踹了皇帝追王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