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她的身世
火小火2018-03-16 01:043,183

  而就在梅檀雅大病初愈的时候,远在千里之外的北昭国的皇城里,太子也高烧不停,久病初愈,清瘦的小脸蛋肃穆的登上了皇位,为薨逝的先皇送行。

  北昭国先帝薨逝,文武百官身着缟素,在新皇的带领下为先皇送葬,而北昭国的一切国事全落在了之前的皇后,现在的皇太后手里,右相梅思源为辅政大臣,而原为兵部侍郎的王浩轩被提为左相,仅次于右相职权,大有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趋势,而北昭国的皇权落入了王氏一门。

  葬礼过后,上书房内。

  “皇上,臣要赶赴边疆镇守,还请皇上保重”身体已经痊愈的夜景崎提出了辞呈,现今天下,新皇登基,朝中派系混乱,他若是滞留京中,必然会引起恐慌,毕竟他手握重兵,他不想让本就飘摇的北昭国陷入皇位之争的混乱中,所以他想到了走。

  “皇叔保重”看着这个曾经以命相救的皇叔,夜冥有着千言万语也无从说起,这个特殊的时刻,走,对于他们来说都是唯一的最佳的解决办法。

  而生死相依的两人从今天各一方,身上负担的却是常人难以理解的沉重。

  而北昭国,从此开始了左右二相势力割据的局面,新皇例行公事的上朝下朝,而最终裁决都是由太后决策。

  一切似乎是那么的平静。

  而远在千里之外的青竹庵,却依然是青烟袅袅,木鱼声声,当年的小女孩已经成长成了一个少女,青竹庵的经书都被梅檀雅翻读过,而梅檀雅却再也没有走出过青竹庵,就这么平静的生活在青竹庵里。

  像往常一样,梅檀雅用过晚膳,早早的就回到了禅房,翻看着已经能倒背如流的经书,再一次的认真阅读,子云:“温故而知新”,她可是奉行到底。

  突然一道身影从侧窗一跃而入,在看到静静的看着他的梅檀雅的时候,也是一愣,但是随即作出了拜托的手势,人也利索的钻进了床底。

  “西门无痕,你给本姑娘出来”气急败坏的娇嗔声已经在青竹庵内响起,顿时青竹庵内的所有僧尼全都集中到了院里,看着正站在院落中的火红女子。

  “姑娘,贫尼素心,不知姑娘光临青竹庵,所为何事?”素心师太看着女子四处张望的娇俏模样,在听她那呵斥声,就知道她是来找人的,可是这青竹庵里,除了不时走动的李斗一家之外,再无其他人的光临,不知道这红衣女子找的是何许人也?

  “素心师太,对不起打扰你了,我叫苏云秀,我是追着西门无痕来此的,我刚刚还看到他的,可一转眼他就不再了,所以我才会进庵里来的”红衣女子虽然很是着急,但是还是很有礼貌的解释道,可那着急的眼神却恨不得把青竹庵翻个遍。

  “苏施主,请稍候”素心师太安抚的看着苏云秀,转身看向一干弟子。

  “素青,你们有见到什么客人到来吗?”素心师太认真的询问道,她们这青竹庵一直以来平安无事的存在着,也没有必要因为一些不必要的因素,沾惹上江湖中事。

  再说看苏云秀的样子,也不是那种蛮不讲理的女孩子,素心师太心中的担忧也就少了些。

  “回师姐,素青没有见过什么人到来”素青也看向纷纷摇头的一干弟子,最后大家都得出了一致的结果,没有见到。

  “师太,对不起了,但是今天我一定要把西门无痕揪出来,他可是我看上的夫君呢”随着苏云秀大胆的告白后,苏云秀火红的身影已经一间接一间的进禅房查看了。

  “师姐”素青看着苏云秀这么查,询问的看着素心,虽然说这青竹庵没有什么,但是也不能让一个女子这么为所欲为啊。

  摇了摇头,素心师太双手合十的站在院中,看着苏云秀查看。

  “西门无痕,你给我出来,你别以为你躲着我就找不着你了,你要是不出来,我就到你家去,我就不信,你一辈子不回去”苏云秀一边找,一边放话要挟,可是明亮的话声里却有了丝丝梗咽。

  躲在床下的西门无痕本可在苏云秀说话的瞬间,从窗外走人的,可是想到这禅房里还有个人呢,所以就只有静静的呆在床下,要是这女子一叫,他麻烦可就大了。

  就在他担心的当口,门已经被推开了,火红的身影已经进入了梅檀雅的禅房。

  两双眸子,一双惊讶,一双清冷,就这么对视着。

  “对不起”苏云秀看着眼前朴素却不减丝毫灵秀的梅檀雅,愧然的道歉,悄悄地退出梅檀雅的禅房,并带上了门。

  而看着重新关上的门,梅檀雅又重新把注意力集中到了手中的经书上,方才的一幕好似没有发生过一样,平静不起波澜。

  “怜生,没事吧?”素心师太关怀的询问声在门外响起,想来那位女子已经走了。

  “没事,师太不用担心”梅檀雅放下了手中的书,打开门,一抹浅笑浮上脸颊。

  “嗯,你休息吧”素心师太看到梅檀雅那一如往日的神情,放心的走了。

  “师太也早点歇息”梅檀雅看着师太离开的背影,也暖暖的嘱咐,虽然言语不多,但是却让彼此的心都感受到温暖的关怀。

  禅房中的烛火在晚风的微拂下,闪烁的发出光芒,晦暗不明的光线却没有影响梅檀雅看书的专注,手中的经书一篇又一篇的翻过,本就感情平淡的梅檀雅在常年的礼佛中,更加的显得淡定释然。

  而在床下快趴到睡着了的西门无痕终于受不了了,虽然这禅房很清洁,虽然那床底下也没有多少灰尘味,可是这么呆着也不是办法啊。

  “多谢姑娘救命之恩”西门无痕钻出床下,感激的看着眼前的少女,虽说他也算是见多识广的人了,可是如此女子,他却是见所未见,一个陌生的男子贸然的钻进了她的禅房,她居然无动于衷,不,应该说是视若无睹,她是镇定从容还是脑子有问题?

  而在烛光下,一样穿着僧衣的她此时却犹如那莲花圣母般纯洁而又高远,整个人都被一种淡漠的光圈笼罩着,让人不敢直视。

  尼姑不是应该祥和的吗?可是眼前的少女怎么给人的感觉好疏理啊?西门无痕的感觉就是这么一个,不由得对梅檀雅又是一番审视。

  而对于他的直视,梅檀雅没有素平女子的娇羞和造作,有的只是从容大方,仿佛他看的不是她一样。

  “慢走,不送”清冷的言语让西门无痕有种自尊心受挫的感觉,天下间的女儿家,谁见到他不是面红耳赤,娇羞欲滴,不敢看他,却又不时的关注着他,就怕他跑了,被一个女子这么无视,他还是第一次呢。

  “在下西门无痕,为了感谢姑娘的相救之恩,不知姑娘想要什么,在下一定竭尽所能,为姑娘办到”西门无痕看着注意力又集中到了经书上的女子,赶紧说道,每多呆一会,他的自信心就丧失几分,要不是刚刚他就是被一个女人追着跑进来的,他真怀疑自己是不是不堪入目的那种,要不这面前的女子怎么看都懒看他一眼啊。

  “嗯,知道了”梅檀雅抬起头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随意的说道,又把注意力放回到了书本上,这一次,西门无痕彻底无语了,再不走,他自己都无颜了。

  “西门无痕告辞了”从哪来,就从哪儿走,西门无痕从窗口跃出,人刚出窗口,本想回望一眼那女子有没有什么目光给他,却还没来得及转身,窗户已经关上了,他现在知道那窗户为何开到现在了,就是为了给他离开的,这么一想,更气馁了。

  从未有过的沮丧占据了西门无痕的整个心间,提气纵飞,他需要找回自信。

  而遥遥消失的朦胧烛光却一直亮到半夜才吹灭,梅檀雅安静的躺在床上,安然入睡。

  而隔壁的禅房,素心师太却是整夜无眠,看着手中厚厚的银票,再三叹息。

  想来梅檀雅已经在这里住了十四年了,本该是锦衣玉食的千金小姐却生活在这偏僻的青竹庵,除了能教她识字,熟读经书外,她什么也不能为她做,而她从小到大一直安安静静的在青竹庵里呆着,对于自己身世她也没有问过,她是不是该告诉她关于她的身世了。

  这个问题已经纠结了素心师太十几年了,先前因为梅檀雅还小,想到她还不会对自己的身世好奇追问,她也就没有那么多的顾虑,可是随着年纪的增大,梅檀雅一天天的成长,梅檀雅对于自己的身世却是只字未提,是该感叹她的懂事,还是怜惜她的认命?

  可是不管怎么说,她的身世不简单啊,能够一口气拿出十万两白银的人家又岂是等闲之辈呢,虽然她可能已经被遗忘,但是她们毕竟知道她的身世啊,想到怜生那无欲无求的心态,素心师太不觉得轻松,反而更多的是沉重,一个正直豆蔻年华的少女,有这样的心态,不知是好还是坏?

继续阅读:第5章 你不想回去吗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狂后:踹了皇帝追王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