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质问
火小火2018-04-07 03:293,226

  “夫人,霜儿快来见见……”梅思源想介绍梅檀雅,可是话到嘴边却才发现他根本不知道梅檀雅的名字,而自己也从来没有为她取过名字,沉稳的神情也有了一丝尴尬。

  “梅檀雅”梅檀雅看着夫人那潋滟目光中的深沉审视,在看看那小姐好奇之下的冷意,淡淡一笑扯开嘴角,自己报上姓名。

  “雅儿”夫人这才扬起柔和的笑意,缓缓走向梅檀雅。

  “姐姐,我是霜儿”就在夫人的手要伸向梅檀雅的脸庞的时候,梅惜霜挽住了夫人的手臂,娇俏的看着梅檀雅,就像一个等着糖吃的小孩,那么的可爱,那么的无辜。

  “还有事吗?”梅檀雅看着站到自己面前的母女,淡淡一笑,看着她们那隐忍的不满以及那不得不伪装出来的友善,她就想笑,不过她还真不喜欢这种感觉。

  “我可以走了吗?”梅檀雅缓缓起身,走到桌上的“雅”身边,随意的抚摸着那滑腻的琴身。

  “傻孩子,这里就是你的家,你要走到哪儿去?”夫人终于从怔愣中反应过来,转身拥住了梅檀雅,动情的语气听起来真有点感人。

  “我的家在青竹庵,夫人”梅檀雅轻轻的离开夫人的拥抱,走到了另外的一边,她给她的第一印象太差,和她走近都能感受到她从内心发出的那种冷酷无情,毕竟亲眼看着自己的表姐死了而无动于衷的女人,心肠又会好到哪儿去呢?

  “姐姐”尖锐的呆着哭音和不满的称呼,让梅檀雅心中好笑,但是还是抬起头看向一边已经是泪眼朦胧的霜儿,她在为母亲抱不平吗?

  “我不认识你”梅檀雅的话成功的让梅惜霜的眼泪狂泻而下,也让梅惜霜的讨巧形象成功演绎。

  “夫人,霜儿,雅儿刚回家,有些事情还不知道,也不能接受,你们先回去吧,等她接受了自己的身份之后,她会接受你们的。”梅思源看着眼前一双被冷漠推开的母女,出言圆场。

  “老爷,放心吧,妾身能理解雅儿的心情。”夫人很是善解人意的说道,但是还是拉着泪眼涟涟的女儿离开了。

  “雅儿,既然你回到这里就收到了你娘的托梦,你就应该知道,这里就是你的家,而我就是你的父亲,你也是梅府的大小姐。”梅思源找不到任何证明梅檀雅身份的证据,只好根据这个荒谬的论调来证实他们之间的血缘关系。

  虽然从容貌,从年龄,从梅檀雅所出现的地方,说出的话,就能够让他相信梅檀雅就是他的女儿,可是他相信了,并不代表梅檀雅自己相信了。

  “我是梅府的大小姐,那么我想请问,我为何会在青竹庵生活了十四年?为何要把我送到青竹庵?十四年,我没有听到关于一点梅家的信息,我还以为我是被人扔到了荒山野岭的弃婴呢?却不想我不仅有家,还有爹,并且还是当朝的最有权势的家庭,这变化也太快,太不可思议了,我还真无法相信。”梅檀雅随意的拨弄着琴弦,任由琴弦发出不成调的单音,冷淡的话语让人看不出她的情绪,虽然话中有着不解和抱怨,可是从她的脸上却看不出来。

  “这事说来话长,我想你是不是先去看看你娘的墓地,给你娘上柱香,告诉她你回来了。”梅思源当然不会说是因为她的死而复生让人生畏,更不会说她的出生并不被期待,他聪明的转移了话题,只要梅檀雅承认了是他的女儿,那么以后的事情再说。

  “有劳了”梅檀雅只是淡淡的额首以谢,一直没有承认梅思源是父亲,反正她对于他也只不过是利用关系而已。

  “那你休息,我先去吩咐下人准备”梅思源一听,赶紧起身走人,对于这个陌生的女儿,他有种无力感,但是一想到之后的计划,他又不得不慎重处理和她的关系。

  端庄大气的马车缓缓从梅府驶出,马夫居然是梅府的管家梅松明亲自担任,马车旁还跟着两个严谨以待的年轻侍卫,这仗势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梅家老爷亲自出门了。

  不过梅府虽然权大势大,但是如此慎重的出行还是很少见的,不由的也引起了街上行人的关注。

  对出行人的身份的猜测声已经在各个角落响起。

  而当马车停在了一家冥器店前的时候,所有的人都屏住了呼吸等着看究竟是梅家的哪位主子前来?

  而当梅松明拉开帘子,一个淡蓝色的身影出现在了大家的视线范围内。

  乌黑及腰的秀发随意的束于身后,淡蓝色的衣裙没有一点华丽的点缀,全然的素净,让人一眼看去就是不染世俗的高洁。

  那漠然的眼神随意环视,却让人感到一种君临天下的窒息感,在场的人都紧张得不敢呼吸,直到看着那人影步入了冥器店,这才纷纷深呼吸。

  “她是谁?”

  “她是梅大人的千金吗?”

  “梅府不是只有梅大小姐一个女儿吗?什么时候又多出来一个?”

  “不过她的容貌好像去世的夫人啊!”

  “她是谁啊?”

  窃窃私语声不时响起,伴随着那闪躲的注视,梅檀雅悠然自得的在冥器店中挑选着该用到的东西。

  “梅总管,不知需要小的准备什么?只要让人来支会一会,小的就给府上送去,何必总管大人亲自跑一趟呢。”店掌柜的是一个中年男子,此时正卑微的跟着梅檀雅和梅松明身后,谦卑的说道。

  “吴掌柜的,大小姐要祭奠夫人,你把该准备的都准备妥当了,让大小姐过目。”梅松明可以加重了大小姐的口吻,而这也让掌柜的知道,这位衣着朴素的女子居然就是皇上亲自命定的皇后人选,也就是北昭王朝,他们未来的皇后。

  当下腿一软,掌柜的为自己的盲目举止后悔死,噗通腿一软,就跪在了梅檀雅的跟前:“大小姐开恩,小的有眼无珠,怠慢大小姐,请大小姐赎罪。”噌噌几下,头已经重重的叩在了地上,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

  “还有别的地方吗?”梅檀雅转身看着掌柜的这副样子,大体猜到了些大概,心中暗哼,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依旧是冷冷清清的。

  “大小姐?”梅松明对于梅檀雅的问话有些疑惑不解,难道大小姐真的生气了,还是对这里的东西不满意。

  “求大小姐喜怒,求大小姐喜怒。”掌柜的听力可谓是三魂六魄全飞了,一个劲的求饶。

  “梅大小姐骄横跋扈的名声这回可是响彻京城了。”梅檀雅看着依旧磕着头的掌柜,莞尔一笑到,就不知道这掌柜的无意之举会不会让皇上改变了选梅家小姐为后的决定。

  不过君无戏言,想来也不过是给自己抹黑罢了。

  “小姐教训的是”梅松明心一颤,他怎么会疏忽了,今天虽然是想让大小姐现身证明,但是却不是想毁坏大小姐的名声啊。

  “吴掌柜的,快快请起,你这不是让我们大小姐成了恶人吗?”梅松明一把扶起吴掌柜,稳沉的话语中有着浓浓的不悦。

  “我要的东西如果贵店没有的话,我们就去别的地方买吧。”梅檀雅淡淡的开口了,如果她不说话,这掌柜的都不知道该怎么做事了?

  她一个梅大小姐至于把他吓成那样吗?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她还不知道的隐情?或者正如她所猜想的那样。

  “大小姐稍候,小的马上给大小姐准备妥当。”掌柜的顾不上去擦额头上的斑斑血迹,慌张的去准备了,而梅松明却只能陪着梅檀雅站在店中。

  “梅家的势力看来不小啊,一个大小姐居然能让一个掌柜的跪地求饶,是不是,总管大人?”梅檀雅看着店中琳琅满目的香蜡纸张,还有用各种纸做成的寿衣,钱币。

  “大小姐教训的是,但这掌柜的敬畏不是梅府,而是大小姐现在的身份”梅松明趁机把信息传递给梅檀雅,在这大庭广众之下,梅檀雅就算是无法接受,她也不好拒绝反抗,等回府也算是有个缓冲的机会了。

  “身份?我还有什么身份?还请管家大人赐教?”梅檀雅清冷的眼神有意无意的看向梅松明,却让梅松明想起了之前在青竹庵前面看到的那个眼神,那其中的冷冽绝对不比老爷差。

  “大小姐有所不知,大小姐是皇上钦定的皇后人选。”梅松明提着一口气把这话说出来,幸好他带了两个人来,外面应该没有人能听到他们的谈话。

  就算小姐要发飙,他也能让场面控制好一点。

  “大小姐,管家弄错了吧,这梅家的大小姐不是惜霜小姐吗?她可比我大啊!”梅檀雅想到那一声声的姐姐称谓,虚伪得让人倒胃口,这种明摆着糊弄别人的手段也玩上了。

  “大小姐别误会,就算惜霜小姐比小姐大,也不可能是梅府的大小姐。”梅松明说这话可谓是把梅惜霜给得罪了,但是为了达到老爷的计划和目的,他也只有如此了。

  “呵呵,这样啊。”梅檀雅看着梅松明,嘲弄的意味很浓,没有伪装和掩饰,直接的暴露在了眼底。

继续阅读:第18章 他没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狂后:踹了皇帝追王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