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出城门
火小火2018-03-16 01:063,312

  “在下还没死,不牢小姐费心。”而唐志泽怎么会听不出这话中的嘲讽意味呢?抬起头,看向说话的女子,却不是他想象当中的那种盛气凌人、身着绫罗绸缎的官家小姐,而是一个衣着朴素,神情清冷的女子。

  “我只是怕你死了污了这荷花池,让我们少了一个消遣的地方。”梅檀雅的话不止让唐志泽目瞪口呆就连梅松明也是瞠目结舌,这梅檀雅大小姐的反应越来越让他吃惊,越来越让他意外,他更摸不透了。

  “在下明白了,不劳小姐担心。”唐志泽真是不知道怎么回应了,虽然他也没有见过什么小姐,但是听说过一些,也没有听说过这么莫名其妙,还加冷酷无情的人。

  沉默,无边无际的沉默笼罩了亭子,梅檀雅依旧喝着荷叶茶,看着亭外的风景,无视各个亭里那探头探脑的身影,就像在青竹庵里一样,静得让人感受不到她的存在。

  慢慢的疏离冷漠的气息渐渐退去,逐渐浮上的是一种祥和的气息,一股让人平心静气的魔力。

  而平静了的唐志泽终于感受到一股寒意,看着那无视他存在的女子,有了一种想倾诉的冲动。

  “在下唐志泽多谢小姐的救命之恩。”恢复神智冷静过后的唐志泽明白怎么回事了,有礼的朝着梅檀雅鞠躬行礼,他知道,要不是这小姐的这一刺激,他或许被人救了,还想死呢。

  “一个人真想死,是没人救得了的。”梅檀雅头也没回,依旧看着亭外的景色,从唐志泽的口气听来,他已经放弃了自杀的愚昧行为,也知道自己做了一件多么可悲的事情。

  “在下也是走投无路之下,才有了这可笑之极的举动,惭愧啊惭愧”唐志泽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对一个只有一面之缘的女子敞开心扉,说出自己的无奈。

  “公子不是这北昭都城人士?”梅檀雅听他的口音,淡淡的问道,猜测他或许是来寻亲或者赶考之类的吧,不是在古代都有科举考试吗?

  “在下苦读诗书十八载,有幸能参加今年的殿试,可是却因为家境贫困,还是乡亲们凑上盘缠送在下前来,却不想刚到都城,盘缠就被洗劫一空,这才有了轻生的念头。现下想来,要是在下就这么死了,就是黄泉地下也无颜面对乡亲父老,面对早已逝世的爹娘。”唐志泽黯然的语气中虽然有着无奈和困窘,但是却没有了寻死的念头,这让梅檀雅转头看向他,能参加殿试的人,怎么说来也应该有几分学识,怎么会落得个如此落魄的下场,不过一想到古代文人的那种清高和迂腐,梅檀雅对他现在的处境也就没有了疑虑。

  “殿试?公子的学识不错啊!”梅檀雅就事论事的称赞到,但是也仅只是淡淡的一赞,并没有寻常人那样的羡慕和仰视的角度,这让已经习惯了别人眼中那种眼神的唐志泽还真有点不适应。

  “小姐过奖了,在下也就区区一儒生。”唐志泽文质彬彬的自谦到,不知不觉间,他已经把梅檀雅当成了一个可以畅所欲言的知己了。

  “生命无价,公子以后还是珍惜的好。”梅檀雅没有对他的遭遇或者身世发表感叹,只是淡淡的提醒道,这世间不幸的人千千万,但是不是所有遭遇不幸的人都过着悲惨的日子,那也只不过是取决于一个人的心态而已。

  “小姐放心吧,小生以后定不忘小姐的教诲,珍惜生命,奋发上进,为家乡父老争光,为皇上效力。”唐志泽看着眼前的女子,铿锵有力的许下了誓言,此时的他把梅檀雅当成了他的一个奋斗目标,一个让他奋进的动力,等他殿试高中,他一定会上门提亲,以诚佳话。

  “小姐,时候不早了,是不是该回去了?”静静的站在亭口看着听着的梅松明却敏感的感受到了唐志泽那心思,眉头一皱,沉声提醒道,他是不是该让这儒生知道,大小姐可不是他能肖想的对象。

  “走吧。”梅檀雅翩然起身,径自走向了亭外,没有在看向唐志泽一眼,他的心思她又怎么会不明了,但是现在的她却什么都不想知道,也不愿知道,再说,这种事情,管家一定会处理妥当的。

  “小姐慢走”看着梅檀雅翩然离去的背影,唐志泽诧愣过后,赶紧恭送,对于梅檀雅的不辞而别,他不但不觉得无礼,反而觉得梅檀雅更像一支幽兰一样,清幽而满室余香。

  “给他五十两银子,管家知道该怎么做吧。”梅檀雅坐上马车前丢下的一句话,让梅松明停下了脚步,目送梅檀雅的马车走后,转身走向了之前梅檀雅的亭子。

  “唐公子,这是小姐吩咐小的赠予公子的资费,还望公子一举夺魁,不负众望。”梅松明递上了装有五十两白银的钱袋,不冷不热的说道,对唐志泽眼中忽然乍现的热切感到不悦。

  “多谢小姐,能否告诉小生,贵小姐贵姓芳名,改日金榜题名时就是我唐某登门拜谢之日。”唐志泽神情复杂的接过钱袋,坚定的目光看向梅松明。

  “公子多虑了,小姐这么做也是为皇上珍惜人才,小的告退。”梅松明淡淡的说道,随即退出了亭子,他知道,虽然他没说明,但是唐志泽不是一个傻瓜,一打听必然会知道小姐的身份,他也就明白了,小姐不是他能想的人。

  徒留唐志泽抱着钱袋,站在亭中,傻傻发呆,久久没有移动身子。

  晕黄的烛光笼罩了整个皇宫,御书房内,年轻俊朗的当朝天子正对探子发回的信息沉思着。

  “皇上,这梅思源太胆大包天了,居然敢以假乱真,即使那小姐也是他的女儿,但是却不是梅惜霜啊。”愤愤不平的生意出自一个英俊少年口中,那浓眉下的大眼闪射的是对皇上的不平和梅思源的不忠。

  “亦寒,弄清楚梅家大小姐祭奠夫人的日子了吗?”夜冥看着为自己抱不平的属下,很是感慨,不过对于梅思源的举动,他也感到意外,当初下旨也没有想到他会有这么一手,这北昭王朝谁人不知谁人不晓梅家就一儿一女,这女儿梅惜霜更是艳绝京都的第一美人啊。虽然他对这美人没有什么好奇之心,更没有什么掠夺之意,但是只怪她身为梅家的女子,她就必然要走上这条不归路。

  却不想梅思源到先下手为强了,把人给换了,还名正言顺;这对于他来说虽然不影响大局,但是这颜面上多少还是有些难堪,毕竟梅思源的这一手不明摆着是无视他的天威吗?当他是三岁的小儿般戏耍。

  “三天后,一早从梅府出发,直接抵达普达寺。”名叫亦寒的少年早把这个给摸得一清二楚了,不过就不知道皇上要知道这个干么?

  “嗯,你先退下吧。”夜冥悠然起身,他已经知道该怎么做了?梅思源不是无视他吗?他倒要看看他还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而正在梅府里沉睡的梅檀雅却突然被噩梦惊醒了,恍然间却不知道自己被什么惊吓到了,这对于已经许久没有做过噩梦的她来说,太过异常。

  难道最近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吗?就算她不信鬼神,就算她不信迷信,可是因为有了自身的亲身体验,她也开始有了这种不详的预感一说。

  醒后就无法入睡的他,索性起身翻出一本经书一看就是一个晚上,等她把一本经书看完的时候,天也快亮了,而她的情绪也平复了。

  因为一夜无眠,梅檀雅也没了外出的兴致,独自留在府中练习着那半生不熟的曲调,虽然枯燥,但是也不会过于无聊。

  而梅府也出奇的没人来打扰她,让她拥有了难得的静怡空间。

  平静的日子漫长而又飞速,转眼就到了出门祭奠的时间了,临睡前,管家已经协助着让人准备好了她所需要的所有行囊,以及祭奠所需物品,而她只要好好的睡上一觉,保持第二天的精神就行了。

  一夜无梦,之前的噩梦也仿佛在梅檀雅的脑海中消失了,朦胧晨色中,梅檀雅被丫头叫起了床,衣着整齐,整装出发了。

  “小姐,要是累的话,可以在车里稍事休息。”临走前,梅松明忍不住的提醒道,自打这大小姐回来,他就成了她专门的陪侍了。

  “嗯”梅檀雅淡淡的语气让梅松明知道,谈话就此结束了,轻轻跃上了马车,做起了称职的车夫。

  而马车后还有四个骑着马匹的侍卫,对于她的出行,梅思源可是慎之又慎。

  随着马车的驶过,原本零星的行人也都对此投以了关注的目光,毕竟能让梅松明亲自驾车的人必然就是最近在京城中传的沸沸扬扬的梅家大小姐,也就是未来的皇后娘娘的梅檀雅了。

  而就在马车经过一个宅院时,熟悉的琴声悠扬传出,梅檀雅清冷的唇角微微翘起,为二哥的关切,更为这兄妹情谊感到倍感欣慰。

  没有冲动的拉开马车的窗幔,更没有好奇的查看琴声的来源,只要知道他们很好,而她也很好,就已经足够了。

  “小姐,我们快出城门了。”梅松明驾着马车驶出城门时,轻声的对车里的梅檀雅提醒,不管梅檀雅是否还清醒,还是已经熟睡。

  马车在城门守卫的注视下渐渐的远离了都城,而天空也逐渐明朗,路上的行人也逐渐多了起来。

继续阅读:第20章 天意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狂后:踹了皇帝追王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