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接你回府
火小火2018-04-07 03:293,354

  因为那容貌,那轮廓和逝去的夫人那么的相似,几乎可以说是从同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人儿,唯一不同是,夫人眼神里流露出的是一种江南女子特有的温婉和柔顺,而梅檀雅眼里流露出的却是一种平静之中让人不敢亵渎的震慑力。

  “有事?”梅檀雅缓缓把目光集中到了眼前的男子脸上,这张脸虽然不可避免的有了岁月的痕迹,但是这个曾经把她亲手送到这里的男人,她怎么会不记得呢,虽然她的记性不是那么的好,但是那张脸,却牢牢的印在了她的脑海中,同时还有那个给了她肉身的爹爹,当今的右相大人兼摄政王梅思源,还有那个没有一点悲伤难过之意,却夺走了自己的姐夫的女人。

  “属下梅府总管,特奉老爷之命前来迎接小姐回府,这是老爷的亲笔书信,请小姐过目。”一个素白的信封呈现在了梅檀雅面前,上面的“长女”亲启,长女二字让梅檀雅冷冷的扯动了嘴角,不知道梅思源大人写这几个字的时候,是什么感受,一个已经年满十四岁的女儿,他只见过一面,并且到现在还不知道名字,他会不会感到可悲!

  “我不认识你,更不认识你所说的梅老爷,你们找错人了。”梅檀雅语气淡然的说道,人也缓缓站起,看着眼前的一片废墟,明显的不想多说什么。

  “小姐息怒,请小姐先看看老爷的信。”梅松明把梅檀雅的冷漠疏离理解成了对父亲的一种怨恨,依旧坚持让梅檀雅手下手中的信笺。

  “小尼怜生,施主”梅檀雅冷然的背对着梅松明,淡漠的语气让梅松明清醒的意识到,他这一次的任务不像心中所预期的那样轻松简单。

  原本他以为当他们来接小姐的时候,小姐会有惊讶,会有怨恨,但是更多的会是高兴,毕竟身为丞相之女,这分荣耀不是谁都能有的。

  却没有想到,让他看到的只是大火纵横留下的惨状,还有一个把情绪深深埋藏的少女,没有两位师太的证明,他无从拿出有力的证明,让梅檀雅相信,他所说的是真的,也无法证实小姐的身份。

  “素心师太和素青师太,小姐应该不陌生吧?”梅松明只有说出这两个名字,希望能获得梅檀雅的一点认同。

  “不陌生,是你们派人杀了她们是吗?”随着转身,冷冽而隐忍的目光让梅松明全身的神经瞬间紧绷,一股寒意从脚底滋生,刹那间传遍全身上下。

  “杀了她们,还想烧死我,是吗?”梅檀雅冷冽的双眸定定的盯着梅松明,没有一刻放松,而这恨意浓浓的问话让梅松明一时间找不到辩白以及解释的机会。

  只能愣愣的看着梅檀雅,这个从他手中送出,又要接回去的女孩。

  “小姐,总管从接到老爷的命令就带着属下们马不停蹄的赶来了,没有想到会看到小姐发生这样的事情,可是,小姐,我们真的什么都没做,两位师太除了总管认识外,其余的人,没一个见过的,还请小姐明鉴。”一个年轻侍卫看着总管不言不语的任由小姐质问,不由得为总管抱不平,最主要的是,他们确实没有做过,就容不得别人冤枉。

  更何况这事情一旦被小姐认定了,那么老爷也脱不了干系。

  想来想去,这也是有心人故意挑拨小姐父女的关系。

  “你们来的可真是时候!”淡淡的言语中有着意味深长的嘲弄意味,让一干人等百口莫辩。

  “小姐,请恕属下失礼冒犯。”梅松明看着眼前倔强而暗含恨意的小姐,知道现在就算他把天叫应了,小姐也不会相信他讲的任何话语的,更何况最有力的两个证人已经没了,他是很想问问素心师太和素青师太是怎么死的?但是又怕惹起小姐更深的恨意和愤怒,他只能把疑惑放在心底,想着怎么把小姐接回去。

  一个手刀,梅檀雅后脑一黑,身躯软软的滑下,梅松明小心的扶住,抱起梅檀雅,就往他们的马走去。

  而之前替梅松明解释的那个年轻人却小心的拿起了梅檀雅的琴,跟随着梅松明的步伐,往回走去。

  平地一声惊雷,北昭王朝的都城随着一张告示的贴出,整个京城都沸腾了,皇上果然选中了梅丞相家的女儿为皇后人选,毅然下诏,择日完婚。

  而没有了皇后之位的各位官家小姐,也并没有因此而泄气,毕竟皇上的女人可不止是皇后一个,如果得到了皇上的宠爱,当上了贵妃,那么距离皇后的位子不也不远了吗?

  而在昏沉中北带回了梅府的梅檀雅在一阵窒息的气氛中醒来,冷清的眼神看到的就是那个双鬓有了岁月痕迹的男人,也就是那个曾经无情的命人把她送走的爹爹,这梅府的男主人。

  “你醒了”从沉思中感到一束目光注视的梅思源看到床上的梅檀雅已经醒来,正目不转睛的看着他,让经历过无数尖峰对决的他也感到一丝无措和紧张,或许是因为她的容颜太过相似于那早逝的夫人,也或许是因为血脉相连的关系,他竟然有了歉疚。

  “我看到了两个女人,一个和我有点像,睡在床上一动也不动,一个趴在她的床边,也是一动也不动,她们多穿着新衣服,天很冷,她们的脸有些青紫,她们死了。”梅檀雅看着梅思源,没有回应他的话,可是这平淡而又突兀的叙述却让梅思源的脸色剧变,欲言又止的看着已经坐起身懒懒坐在床边上的梅檀雅。

  “她们是什么人?是在这里死的吗?是不是我占据了她们的地方?”梅檀雅没有一点害怕的神情,有的只是让人看不清情绪的平静和冷漠。

  “她们你真的看见她们了?”梅思源看着眼前的少女,猜不透她的心思,但是对她所说的梦境却有着一种畏惧和内疚,毕竟那一幕在当时并不那么鲜明,可是随着时光的流逝,在他的脑海中却逐渐清晰,他对逝去的夫人的印象也更加鲜明。

  “没见过,不是说了吗?梦到了”梅檀雅抬起手轻柔的揉捏了一下现在还有些酸痛的后脑勺,眼神涣散,管家下手可真够狠的。

  要不她也不可能没有意识的就被带回到了这里来。

  “如果你真见到了,那么你就应该相信,你就是我梅思源的女儿,那两个女人,躺在床上的那个和你很相像的那个就是你的生身母亲,而一旁的那个是她的侍女碧珠,她们一定是知道你回来了,才托梦给你的。”梅思源现在不用去证明什么了,因为如果不是他的女儿的话,又怎么会见到死去多年的人呢,再说了,那场景也只有梅府里的人见过,没有他的命令,谁也不敢向她透露一点信息的,更何况,她才出娘胎就被送走了,就是有人想说,她也不可能知道,而唯一知道她去了哪里的人只有梅松明,而梅松明是他最最信任的人,所以他不会怀疑自己的手下,当然剩下的就只有血脉相连的解释了,由此可以肯定她就是他梅思源的女儿,之前存留的一点点怀疑也迎刃而解。

  “你是谁?”梅檀雅抬起头,清冷的目光看向梅思源,冷冷的问道。

  “我是梅思源,是你的亲生父亲,这次是我派人去接你回来的,这么多年,我没有派人去看你,是想给你一个安静的生活,不想打扰你,却不想让你有了误会,我听说两位师太出事了,究竟发生了什么?你能告诉我吗?”梅思源当然不会相信,两位师太早不出事,晚不出事,偏偏这个时候出事。

  “你真是我父亲,那你就是一个身家很大的商人了,是吗?”梅檀雅同样的试探着他,按照常理来说,梅思源不会那么的轻易相信这一切的,包括自己。

  “不,我不是商人,我是朝廷命官,现在是这北昭王朝的摄政王,也就是辅佐朝政的大臣,两位师太并不知道我的身份。”梅思源有点后悔自己当年的草率以及疏忽,但是却又为自己的滴水不漏的作风感到暗自满意。

  “哦”梅檀雅对此只是微微皱起了眉头,却再也没有言语,相信也不知,不信也不表示,让揣测过多少人心意的梅思源也有些拿捏不准,梅檀雅现在的心理。

  沉默,逐渐蔓延,梅思源看着眼前的少女,细细打量,果不愧是他的女儿,一醒来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环境下,居然能处变不惊,如此的冷静自持。

  赞赏之余却又多了几分担忧,如此冷静的女子,又怎么会惟命是从,任凭摆布呢?

  “娘,你说姐姐会喜欢我吗?”阮浓的话音伴随着让人心怜的担忧渐渐走近,梅檀雅不动声色的坐在床榻上,等着贵客的临门。

  “会啊,怎么会不喜欢呢”一道温柔而又稳沉的女性嗓音随之而起,这一问一答间,人已经出现在了门口。

  “老爷”风韵犹存的妇人展颜一笑,让梅思源的脸部肌肉顿时柔和了许多,亲自迎到门前,眼神中的爱意显露无遗。

  “爹爹”娇滴滴的称谓看来一如往常,却没有人知道,在梅檀雅的眼里却成了一种示威,不管她回来与否,不管她即将要走的路如何,在这个家里,她才是梅家真正的大小姐。

  “霜儿身体不是还没好吗?怎么出来了?”梅思源看着这个打小就捧在手心里长大的女儿,心中可是很是疼惜,但是突然想到这屋里的另外一个女儿,心中不免暗叹,都是他的女儿,这生活却是天壤之别啊。

继续阅读:第17章 质问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狂后:踹了皇帝追王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