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天意
火小火2019-05-27 16:273,268

  “小心”随着一声惊恐的尖叫,马车突然刹住了,梅檀雅微微皱起了眉头,因为听那声音应该是一个女人。

  “夫人,孩子没事吧?”梅松明的询问声传进了梅檀雅的耳中,梅檀雅大概已经知道怎么回事了?可能是马车撞到了不小心走路的孩子了。

  本不想下车的梅檀雅相信梅松明会处理好的,但是一想到今天是为亡灵祭奠的日子,她不希望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所以最后还是决定下车看看。

  “怎么回事?”梅檀雅掀起车帘,探出身子,在一个侍卫的搀扶下,下了马车。

  “属下失职,让小姐受惊了。”梅松明看梅檀雅下车了,赶紧抱拳请罪,而他身边站着的是,惊惶不定的年轻少妇以及被她牢牢的抱在怀中的一个四五岁的小孩子。

  “夫人,孩子没事吧?”梅檀雅走向少妇,轻声的询问道,看着眼前那颤颤巍巍的女子,她不由的放柔了语调,就怕自己会吓到她。

  “孩子不懂事,惊扰到了小姐,还请小姐见谅。”出乎意料,眼前的少妇居然是一个知书达理的女子,而梅檀雅这才好好的打量少妇。

  年轻却布满了沧桑的清丽容颜,陈旧而洁净的衣服,还有缝补精细的补丁,这不仅让梅檀雅心中猜想,她怎么会沦落到此地,毕竟能够有学识的女子必然非一般农家女子。

  “夫人多礼了,孩子没事吧?”梅檀雅把注意力集中到了少妇怀中的孩子身上,那个小身子,从她见到的第一眼起,就深深的埋在了他娘亲的怀中,没有离开过。

  “没事,只是吓着了,多谢小姐关心。”少妇吃力的抱起孩子,低垂着眉眼,让开了道,那孩子乖巧的把头搁在少妇的肩上。

  “小姐,既然没事了,我们走吧。”梅松明看着对方已经没事了,悬着的心也放下了,幸好没有什么大事,要不耽误了小姐祭奠亡母的时辰,他可是担当不起。

  “拿锭银子来。”梅檀雅伸出手向梅松明索要,看到那母子二人的境况,她做不到视若无睹,但是她却也知道自己改变不了他们的人生,也不想改变他们的人生,因为是非祸福谁也说不准的。

  “这点银两你拿去给孩子买点药吧,怕是吓坏了。”梅檀雅把从梅松明那拿来的一定银子塞进了少妇的手中,少妇怀中的孩子突然转身,定定的看向梅檀雅,那平凡无奇的小脸蛋上却有着一双深不见底的墨黑眸子。

  “异世凤凰”稚嫩的嗓音吐出的字却让少妇再一次的失去了血色,想拦住孩子的口却已经来不及了,只能惊恐不已的看着梅檀雅。

  凤凰,那不就表示梅檀雅就是将来的皇后,她的脸色更白了,抱住孩子的手紧紧的揪住孩子的衣服有些变型,可是她却一点感觉都没有,只是惊恐的看着梅檀雅,那眸子中的绝望让梅檀雅震惊。

  “呵呵,小鬼头,看看我,一个鼻子,两只眼睛,两只耳朵,一张嘴,可没比你多哦。”详装无事人一样的梅檀雅轻轻的捏了捏孩子的鼻子,满意的看着他皱起了眉头,心中却因异世二字心中一颤,以为已经忘了,以为那些都是前尘往事了,可是刹那间却涌上心头,记忆犹新。

  而她也知道,为何少妇总会不自觉的露出惊恐神态了,或许就是因为孩子的这天赋异禀吧!

  而孩子却只是奇怪的看着梅檀雅,他居然没有看到那已经习惯了的那种喜出望外又极力压抑的扭曲神态,那种对他又惧又恨的眼神。

  “听娘亲的话,好好读书,努力挣钱,成家立业,孝敬爹娘,那才是一个孩子该做的事情。”梅檀雅清冷的眼神难得的露出了柔情,定定的注视着男孩,直到他那墨黑的眸子出现了裂缝,轻轻的点了点头,重新把头转回到了少妇的肩头,一切都回复平静,少妇却只能难以置信的看着梅檀雅走回马车,翩然离去。

  素来听不进任何人说话的绝竟然听进去了,还顺从了,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天意吗?少妇只有紧紧的抱住怀中的孩子,朝着马车远去的方向普通跪下,泣不成声。

  多年来所经受的委屈、恐惧全都化为泪水宣泄而出。

  “小姐,要不要休息一会?”梅松明看着已经快到半空的烈日,低声询问道,谁叫小姐也不要个丫鬟什么的,所以这些事情也就只有他这个管家来照看了。

  “嗯”还是简单的一个字,却让梅松明松了口气,慢慢的刹住马车,随行的侍卫已经快捷的在草皮上铺上了大块的毡子,好让梅檀雅坐于上面休息,毕竟这荒山野外的地方,也没有什么好落座的。

  迎着骄阳,梅檀雅懒懒的伸了个懒腰,随意的坐到了毡子上,环视着四周的环境。

  难道这什么寺庙什么庵堂之类的都在荒山吗?眼下的就是这么个感官,狭窄的通道两边全是茂密的树林,若是闲暇时光,这地方无疑是一个很好的露营之地。

  “小姐,请喝水”梅松明送上了水袋,别说小姐了,就是他这三尺汉子,走了这么办天的路也是有点饥渴的感觉了,可是小姐却一直没有吭声,反而让他不知道怎么伺候?

  “嗯”梅檀雅接过水袋,就着袋嘴喝了一口,随着那甘甜的液体从口腔流下,她的喉咙甚至全身都感到精神一振,不过也仅仅一口,她可不想因为喝多了,一会到处找方便的地方,那可不好。

  不过不想还好,一想,反而真有点想方便的感觉了,毕竟坐马车坐了半天了,环视四周,看来只有这露天厕所可以使用了。

  但是一看到把她团团护在中央的四个侍卫已经像个丫鬟一样陪侍在她身侧的管家,秀美一皱。

  “别跟着我,我上那边走走。”梅檀雅缓缓起身,淡淡的命令道,不用明说,他们也该知道她想干什么。

  “是”梅松明虽然觉得为难,但是却也明白小姐想做什么,只能忐忑的呆在原地,看着梅檀雅缓缓的走进树林,只希望不要发生什么意外的好。

  而独自步入树林的梅檀雅却发觉这寂静的山林好熟悉,让她想起了之前生活的地方,那也是一个如此寂静的地方,因为熟悉的心灵触动,梅檀雅的心情忽然间晴朗了好多,不知不觉间就走深了。

  突然一阵急促的呼吸声传进了她的耳里,梅檀雅愉悦的微笑瞬间收敛,循着声源,梅檀雅看到了一个狼狈的靠在一棵大树下的年轻少年。

  潮红的脸颊,干涸的嘴唇,炙热的呼吸,吴不显示出这少年正发高烧,而那华贵而又有着几道利器划破的渗透出淡淡血丝的衣服也正好说明了少年发烧的原因,是因为伤口感染而引起的。

  虽然梅檀雅不怎么热心,但是也不至于见死不救的地步,为今之计,她也只有叫梅松明带人来把他带走了,免得他曝尸荒野。

  转身去叫人的她却没有发现转身后,原本气息奄奄的少年却睁开了双眸,幽暗的目光没有一点病态中该有的迷糊,反而是一种极度清醒的甚至是若有所思的满意眼神。

  虽然不明白梅檀雅怎么会遇到这么一个麻烦,但是既然梅檀雅都发令了,梅松明等人也只好把少年抬进了梅檀雅的马车,和他们一起上路,赶往普达寺。

  “加快速度。”梅檀雅看着车上平躺的少年,那脸颊越来越红,温度也越来越高,在这么烧下去,说不定还不能撑到普达寺呢。

  原本平缓行进的马车瞬间提快了速度,梅檀雅只有牢牢的抓住马车上可以抓牢的地方,防止自己甩出去,而本该躺着的少年却被甩下了马车内的卧榻,眼看着他浑浑噩噩的在颠簸中四处碰撞,梅檀雅微微一叹,吃力的把的他的头扶起,让他的头枕在她的腿上,一只手抓着马车的支架,另一只手牢牢的扶着少年的头颅,就怕他没烧死,就被撞死了。

  简单的想法和吃力的举动,让枕在梅檀雅腿上的少年心中念想变了又变,在挣扎徘徊中静静的躺在梅檀雅的腿上,感受那肌肤下温热的温度,心也慢慢的平静下来。

  当梅檀雅感觉自己的手快僵硬了的时候,马车终于停下了,梅檀雅的心也放下了,轻轻的放下了少年,让他躺在马车的车底,自己也活动活动双手。

  “小姐,到了,请下马车”梅松明终于看到那庄严雄伟的普达寺院门,就想早点把那少年拉走,就怕因为那少年毁坏了大小姐的名誉,那么这罪过可就大了,他就是死一百次也不够啊。

  “小姐,老衲慧通,是普达寺的住持,听闻小姐前来祭奠亡母,老衲特在此等候,恭迎小姐大驾光临。”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和尚出现在了梅檀雅的视线内,身上披着只有得道高僧才能有的袈裟,身后站着两位眉清目秀的小和尚。

  “梅檀雅参见大师”梅檀雅恭敬的向老和尚额首行礼,对于真正的出家人她是敬重的。

  “请小姐先行沐浴更衣,休息一夜之后,在行祭拜。”慧通祥和的语气中有着几不可查的恭敬,毕竟这梅大小姐的身份他是知道的,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所面对的人即将成为这北昭王朝的一国之母。

继续阅读:第22章 婚期将近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狂后:踹了皇帝追王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