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火烧
火小火2018-03-16 01:063,179

  可是她能走到哪儿呢?若是她走,她又能扔下两位师太吗?若是带上两位师太,那么她的身份将永远无法隐藏,若她真想走,那么就必然有人的帮助,到时候连累的又岂是两位师太,会有更多的人受到牵连。

  所以她不能走,她只有坦然的面对,当然如果那个男人已经彻底的把她遗忘了,那么是最庆幸不过的了,若是不然,她也只有坦然面对。

  现在她面前也是一条未知的道路,而她也没有逃避的机会。

  人生在世,就是会有那么多的无奈的身不由己,有时候有得选择觉得痛苦,可是有些时候,连选择的机会都不给你,剩下的只有无奈。

  “三妹,喝粥吧”西门无痕一进门看到的就是梅檀雅神游四方的状态,而苏云秀却喃喃不休的说着。

  “大哥,你送苏姑娘去禅房休息吧”回过神来的梅檀雅接过热粥,轻柔的说道,或许她该提前想办法了。

  “我还不困”苏云秀茫然的说到,怎么说的好好的,就要赶她走啊?

  “好好休息,明天你还要帮我洗被子呢”梅檀雅莞尔一笑,真是个直白的姑娘。

  “你不困,三妹困了,你走不走?”西门无痕从未见过如此的梅檀雅,虽然她的神态没变,虽然她的语气没变,但是他却敏感的感知到她有话对自己说,并且还是很重要的话。看着苏云秀这榆木脑袋,他真恨不得敲开看看,里面装的是什么,怎么听话都不会听,懊恼之余语气也有点恶声恶气的。

  “那我先回房休息了,你好好休息”苏云秀委屈的站起身,朝着梅檀雅说道,人也不情愿的随着西门无痕走了。

  而梅檀雅却利用这点时间在思索着该怎么和西门无痕说,她即将进行的举动会不会让他们太过吃惊。

  缓缓起身,走下床铺,活动活动许久未动的四肢,坐在桌旁喝粥,虽说她来到这里,没什么牵挂,但是两位师太多年来的精心呵护,让她能够平静安逸的过了十四年,还有两位义兄的倾情相待,她又怎么能连累他们呢。

  有些事,她总得防患于未然,就算她的举动看来很是怪异,她也只能提前准备了。

  “三妹,怎么起来了也不披件衣服?”一进门就看见梅檀雅坐在桌边沉思,虽说这天也还不到冬时腊月,但是梅檀雅可是久病初愈,不能在受凉了。

  “大哥,三妹有事拜托你”梅檀雅看着为她披上衣服坐在身边的西门无痕,如此杰出的男子居然成为了她的义兄,她真是何德何能,老天是否是在补偿她,补偿那曾经一同背叛了自己的哥哥和男友。

  “说吧,什么事?”西门无痕早就知道梅檀雅有事要说,当下也明快的问道。

  “大哥,帮我把素心师太和素青师太带走吧,带到一个没人认识她们的地方,更改法号,梅檀雅三个字她们不能再提”梅檀雅很想拜别两位师太,可是她知道,两位师太根本就不知道她的身世,若是她多此一举,她们知道的反而更多了,那么她们的安全也就更没有保障了。

  “三妹,究竟发生了什么事,难道不能和我说吗?”西门无痕看着此刻的梅檀雅,她就像在交代后事一样,所有的一切都没有了后顾之忧,她也好上路了。

  而这感觉他真的不喜欢,非常的不喜欢。

  “大哥,你能答应我一件事吗?”梅檀雅看着眼前这个真心关心自己的男子,虽然他们之间没有半点男女之情,但是他对她的关爱真的就像当初的哥哥一样,无微不至。

  “说吧”西门无痕知道梅檀雅不想说的事情,他是怎么也撬不开她的嘴的,而现在他能做的就是为她做好她交代的事情。

  “从离开青竹庵后,你们再也没有一个叫怜生,也叫梅檀雅的三妹,若是有那么一天,我需要大哥帮忙的时候,大哥能否帮我?”梅檀雅的话可以说有些无理,更有些无情,可是他却知道这并不是梅檀雅的本意,她肯定是有什么事情瞒着他们,却又不能言明。

  “三妹的事就是大哥的事,不管上刀山下火海,只要小妹一声令下,大哥鞍前马后绝不含糊。”西门无痕看着梅檀雅算是给出了承诺,但是他却不知道,当他履行承诺的时候,却是梅檀雅生死存亡的时候。

  “三妹谢谢大哥,二哥那里还请大哥转达一声”梅檀雅心中本来还存有一丝侥幸,但是不知为什么,她心中的不安却越来越浓。

  “到时候你真有什么事要找我们,你上哪儿找我们去?”西门无痕看着梅檀雅那淡然的神情,眉宇紧皱,虽然梅檀雅没有明说,但是他能感到事态的严重性,他现在只想知道梅檀雅在担心什么?

  难道她真的是梅丞相的家人,难道她真的会有什么不平常的人生?

  “我自然会有办法,大哥,我虽然从未下过山,但是并不代表我什么都不知道。”梅檀雅淡淡笑语,也让西门无痕知道,有些东西她能说的她会说,她不能说的,无论如何她也不会说的。

  “三妹!”西门无痕只能惊呼,梅檀雅既然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他也就不好追问了。

  “大哥,没有两位师太也就没有我梅檀雅,是两位师太把我从死亡线上拉回来的,也是两位师太给了我安定无忧的生活;而大哥和二哥却让我有了许久未有的快乐和亲情,所以我不能让我所挂念的人,我想守护的人为我而出现一点意外,你明白吗?大哥”梅檀雅说这话的时候却是握紧了拳头,一想到要是他们中有人受伤或者发生意外,那都是她所不想见到更不能承受的。

  浓郁的葱翠,温和而又带着丝丝凉意的威风轻轻拂过树梢,隐约间能听到树叶响动的沙沙声,不时传来的鸟鸣声,显得这个山林是那么的和谐静怡。

  青竹庵一如既往的平静,静静的躺卧在这熟悉的大自然的怀抱中。

  一只白色的信鸽掠过树梢,踩着晨光落到了青竹庵的院落里的石坎上,静静的等着守信人的到来。

  一只素白的手掌,轻轻的抓起了白鸽,从脚下捆绑的竹管中抽出信纸,淡雅清冷的容颜看着缓缓打开的纸条:“梅出庵。”三个字,已经让梅檀雅知道,梅家尽然真的派人前来了,这么说来,她之前的担心也将成为现实。

  双手捧住白鸽往天空重重一抛,白鸽展翅循着来的方向飞走了,而纸条却被梅檀雅撕成碎末随风吹散。

  抬头看着万里无云的蔚蓝天空,双眸舒展,就那么静静的伫立着,抬头看着天空。

  今天真是一个好天气啊。

  要是有点风就好了。

  脖颈开始疲惫,双眼逐渐酸痛,修长的身躯下渐渐有了光影,洗得泛白的僧衣也开始随风舞动。

  梅檀雅转身缓缓巡视过这生活了十四年的地方,一切都那么熟悉,那么的亲切,而今,这里将化为灰烬,不复存在。

  但是为了斩断这里的一切线索,她必须得做,她不能留下任何的踪迹,为自己留下摆不脱的尾巴,更不想因此而成为一个傀儡,一颗没有自主权的棋子。

  浓烟缓缓的浮上天空,不一会熊熊燃烧的火苗就从房顶蹿出,就像一个狂舞的魔鬼正张牙舞爪的发挥自己最大的能力去毁坏脚下的一切。

  青竹庵的房子在渐渐崩塌,眼看即将化为灰烬的那一刻,一道纤细的身影才抱着沉重的琴跨出了禅房,走到火苗烧不到的地方,转身看着,看着熟悉的庵院在顷刻间被火焰吞噬,化为乌有。

  抱紧手中琴,闭上双眼,两行清泪顺流而下,在满是灰烬的脸颊上划下两道泪痕。

  熊熊燃烧的火焰在一阵狂啸之后,慢慢的收敛了,渐渐的从火蛇变成火苗,直至火星。

  而空气中到处弥漫着一股烟火的味道,远远扩散开来,直至山外。

  快马加鞭赶到的一行人对这突来的烟火味道感到惊异,也感到不妙,难道小姐被其他人先找到了?

  不详的预感让他们加快了速度,骑着马往茂密的树林而去。

  当他们最终留下马匹,改成跑步前进赶往那个几乎在记忆中模糊的地点,一个孱弱的浑身狼狈的少女正紧紧的抱着一架琴跌坐在一块草皮上,而她面前的是仍然冒着浓烟的被烧焦的木头,不时还有木头炸裂的声响传出。

  少女似乎没有发现他们的到来,只是呆呆的木然的看着眼前的已经化为灰烬的废墟,没有大声的哀嚎,更没有异常的绝望,有的只是木然的注视。

  而她脸颊上那清晰的显然未干的泪痕却告诉他们,现在的她很悲伤,很无助。

  “姑娘,请问这里是青竹庵吗?”为首的中年男子也就是当年的梅思源的近身侍卫梅松明,一眨也不眨的看着眼前脸上有着炭灰的梅檀雅,虽然没有经过认定,但是他完全可以肯定眼前的女子就是他们特意前来迎接的梅家小姐。

继续阅读:第16章 接你回府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狂后:踹了皇帝追王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