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千年情缘
桃夭2017-08-23 20:572,167

  “太子殿下是什么人,位于权利漩涡的人,每天暗杀,阴谋阳谋不断的,我一个小小的神女还想安生度日,每日逍遥快活呢,无论如何都不想和那种麻烦有所牵连。”桃夭一边说着一便走进紫阳真人,话落,人也到了紫阳真人面前。

  “师父,徒儿从未请求过你什么,这一次你就帮帮徒儿吧,以后师父有什么需要徒儿的,徒儿定当二话不说赴汤蹈火的帮师傅做到。”桃夭隔着桌子,贴近紫阳真人,语气真诚,态度诚恳。

  紫阳真人悠悠的睁开眼睛,懒懒的看着眼前离他极近的大徒儿,如桃夭所说,这是她第一次对他有所求,桃夭是骨子里极其好强的小姑娘。

  之前的十年,无论他如何为难她,她都咬着牙,逞着强全部挺了过去,这一次真是走投无路了才来求他的吧。

  紫阳真人抬起头,大手一把捂住桃夭的脸,将桃夭放大的脸的,推离自己,这小丫头,她以为他是青春正茂的少年,会为美色所动吗?

  虽然脸没变,但年龄和经历都练就了金刚不坏之身,想用美色让他答应,是不可能的。

  “臭丫头,这样的小手段不要用在为师身上。”紫阳真人抬眼狠狠地瞪了桃夭一眼算是警告。

  好吧,被师傅看穿了,桃夭垂着脑袋,蔫蔫的,祈祷着师父不要因为这点小事返回不答应帮她。

  “君子一诺,驷马难追,更何况是帝王呢,这件事为师帮不了你。”

  紫阳真人刚一说完,桃夭就炸了,怒道:“不要用这种冠冕堂皇的话来糊弄我,说实话,老头儿你知道的我的,如果不是百分百不可逆转的理由,我是不会接受的。”

  桃夭撑在桌上的手弯曲着,手指甲深深陷入桌中,压制这怒气,师父明明知道的,她最讨厌别人拿这些冠冕堂皇的话敷衍她,为什么还要这样说,故意让她失去理智吗?

  桃夭抬着头,看着紫阳真人,眸中染上点点红色,脸上也带着怒气,但却并没有如往常一般失控。

  对了,他肩上的那个深深的无论用什么药都去不掉的牙印就是臭丫头在失控的时候咬的,紫阳真人看着即使他说了那种话却依旧没有失控的桃夭,眉眼间很让人诧异的染上了笑意,臭丫头有进步嘛。

  “好,为师告诉实话,为师在得知太子殿下亲自向陛下请求将自己赐婚与你时,便马上开天眼去月老祠偷偷查看了你和太子殿下的姻缘,结果是……。”

  紫阳真人从来不是含糊拖沓之人,这一次却在最关键的时候停了下来,望向桃夭,眼神犹豫。

  桃夭很认真的听着,正听到关键地方,却见老头子停了下来,不由得半眯起眼睛望着紫阳真人,这老头儿绝对是故意的,故意吊她胃口。

  她深深的呼出一口气,脸上挤出难看的笑容,态度极好的对紫阳真人道:“师父,您说吧,无论是什么,徒儿都做好了充分的心理准备。”

  紫阳真人难得伸出手轻放在桃夭头上,神色极尽温柔,桃夭看着那温柔的笑容,冷汗不由得爬上脊背,心里胆寒。

  十年间,每一次师父对她笑之后便是更加惨无人道的折磨她,十年间,她从未看到过师父如此温柔的笑容,这次过分温柔的背后定是恐惧到让她无法接受的事实。

  桃夭不由地屏住呼吸,握紧拳头,全身穿上防备抵抗的盔甲,尽量做到百毒不侵,万剑不穿的程度。

  “千年情缘。”四个字吐出,明明紫阳真人说的极轻,桃夭却觉得他说得极重,如千斤巨石在一瞬间压上她脆弱的一碰即碎的心脏,碎成了灰。

  即使成灰,桃夭仍旧不甘心,兀自的挣扎,怀抱着微小到肉眼都觉察不到的希望十分艰涩的问:“挣不脱?”

  “挣不脱。”紫阳真人或许觉得这对于桃夭这个追求潇洒自由快活的小姑娘过于残忍,用从未有过的怜爱轻抚着桃夭的发,回答的声音也十分轻,生怕再伤到桃夭一分。

  但无论声音在轻,动作都温柔,行为都怜爱,事实都无法改变,事实如同锋利的兵刃一般穿透早已成灰的心。

  “怎样都不行?”被冰凝固住的灰仍旧没有消失,她用尽最后一点力气,最后一点勇气,怀抱着最后看不见的却仍相信还存在的希望问,字字都是从牙缝中挤出来的。

  这丫头怎么就这么犟呢,和其他人一样乖乖接受命运的安排不就好了,为什么要做这无劳的挣扎呢?多痛苦,简直是自我折磨!

  紫阳真人看着桃夭坚忍倔强的模样,真的不忍心告诉桃夭这残忍的现实,这句话将会是如同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一样给予桃夭最后一击,彻底将桃夭的希望掐灭,从此黑夜永存。

  但不行的,不打破这丫头最后的希望,这丫头一定不会老老实实的接受这既成的命运。

  月老的姻缘是不能被打破的,打破会受到上天的责罚,那责罚绝对不是一个小小的神女或是一个小小的真人能承担的起的。

  “怎样都不行!”紫阳真人回答的坚定,没有一点可以商量的余地。

  “哦,这样呀。”桃夭伸手随意的将紫阳真人的手抚开,淡淡地回道,神色淡漠。

  咦,怎么这种反应,哪里出差错了吗?紫阳真人疑惑,按照他的猜测臭丫头一怒之下将他这钦天寺毁了都是有可能的,这和他想象中差太多了。

  “臭丫头,你没事吧?”紫阳真人对桃夭不正常的反应十分在意,担忧的问。

  桃夭无力的抬眼,虚弱的对紫阳真人笑了笑,不在意的抬手,摇着,“没事没事,怎么会有事呢,老头儿你用担心。不就是要娶个男人吗?本神女有何俱之。”说完,跌跌撞撞的往门外走去。

  这哪里是没事的样子,他怎么可能不担心呢,紫阳真人叹了一声,跟在桃夭的身后。

  “师姐,她没事吧。”初悟跟在紫阳真人身边,担忧的问,师姐的状态就像没了魂的行尸走肉一般,结婚是这么恐怖的事吗?这是初悟对结婚的初印象。

继续阅读:第十五章 女贼子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太子嫁到,腹黑太子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