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洁癖
桃夭2017-08-23 20:562,239

  “你都不来看人家,人家都寂寞了。”……

  他们七嘴八舌表达着她们对桃夭的喜欢,欢喜的拥抱着桃夭。

  桃夭本来失落的心情一下子就消失了,她被这些温暖,治愈了。

  “我也好想你们。”桃夭闭着眼,享受着左拥右抱的福利。

  “你们快放开小主吧,某人可是一直在吃醋呦。”月娘盈盈的走过来,笑得极其愉快。

  风月楼的女子们听到月娘的话,如被人触到了机关似的,刷的,一下子全部放开了桃夭。

  桃夭没反应过来,身体不稳,眼看就要摔到地上。

  “小主。”众人齐齐惊呼,花容失色。

  最近是触到霉运了吗?怎么总是出现这样的状况,不要呀,桃夭内心哀号。

  “真是的,在做什么?”耳边传来无奈的叹息,身体被稳稳拖住。

  桃夭慢动作的转头,看向星河,讪讪的笑着,借着星河的托力,站直身体,带着劫后重生的庆幸,很豪气的猛了一下星河的肩膀,十分感慨道:“星河,幸好有你,否则我一定会摔得很惨的。”

  星河转过头,看着被桃夭拍的肩膀,如星河般的眸子忽亮忽暗。

  忽然星河转过头,伸手拉住桃夭的手往二楼天字一号房走去。

  桃夭一惊,来风月楼的时候她便准备好迎接星河的怒气了,但真正要面对的时候,她却胆怯了。

  “月娘,快跟上来,我有事要找你商量。”桃夭惊慌的向后转头对月娘喊道,声音竟隐隐带上了颤意。

  月娘抬头望向桃夭,对桃夭缓缓地摇了摇头,小主,这一次我不能再帮你了,那样对星河太残忍了。

  桃夭一见月娘对她摇头,心知这一次定是躲不过了,是呀,不能再拖了,不能再逃避了,不能再那么自私的赖着星河了。

  桃夭放弃了抵抗,任由星河将她拉进天字一号房。

  门嘭的一声被关上,桃夭乖乖的坐到桌子前,等待着被质问。

  星河转过头,轻靠在门前,如星河般的眸子遥遥望着桃夭。

  桃夭在星河的目光下,心跳持续加快。

  “你……。”“我……。”两人异口同声的开口。

  对视一眼,星河深深的呼出一口气,无奈道:“你不必紧张,我不会逼你做你不喜欢的事情,你先说。”

  听到星河的保证,桃夭放下心来,问:“我来这,就是想问问你们有没有什么办法,让君皇帝收回赐婚的圣旨。”说完快速拿起茶壶,为自己倒了杯水,一饮而尽。

  星河一愣,而后快步走到桃夭面前,扶住桃夭的双肩,睁着如星河般的眼睛,不可置信的问:“你不愿意君国太子成为你的正夫。”

  桃夭被星河的动作吓了一跳,皱着眉,将星河放在双肩上的手拨开,随口回了一句:“我又不喜欢他,干嘛要他成为我的夫君。”

  这样啊,星河脸上是释然的表情,身体一下子放松下来,你不喜欢君太子,真是太好了。

  这样我便有理由继续陪着你身边了,星河的唇角勾起,露出笑意。

  桃夭猛地抬起头,正巧看到了星河唇角的笑意,一惊,抬起手指着星河,“你……你刚刚笑了吧,真的笑了吧。”

  桃夭一说,星河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尴尬的转过头,吞吞吐吐:“没……,你看错了,我怎么会笑?”

  星河转过的脸上渐渐浮现出一抹霞红。

  君玄很快就追上了绿衣,见绿衣站在一座楼宇上踟蹰着,周围没有桃夭的影子,眉微微皱起,上前一步,问“神女呢?”

  绿衣一惊,慌乱的转过头去望向君玄,心道:太子殿下怎么追来了?

  “不知道。”绿衣垂着头,神情恭敬,条件反射般的回道。

  因为她太过蠢笨,总是说出不该说的话,神女大人曾专门叮嘱过她,遇到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的问题,只需回答不知道便可。

  君玄无悲无喜的盯着绿衣,威压无形的向绿衣袭去,绿衣咬紧下唇,抵抗着心中源源不断的惧意。

  “她进了风月楼。”君玄突然冒出一句,目光紧盯着绿衣,观察绿衣的反应。

  绿衣下意识的抬起头,愤慨反驳:“神女大人才不会进风月楼这种污秽的场所呢。”

  反应越大,心虚的越厉害,看来桃夭极有可能在风月楼。

  “进没进,去看看便知。”君玄无悲无喜的目光扫过绿衣,唇角似乎带着一抹极浅的笑意。

  君玄轻松一跃,从楼顶飞跃而下,笔直站在风月楼门口,望向风月楼内。

  感到绿衣也随着他下了楼顶,跟在他身后,君玄眸中有一丝笑意一闪而过。

  风月楼的门半掩着,里面没什么声音。

  君玄抬头望了望天,快正午了,风月楼是晚上的营生,现在人少很正常。

  推开门,一股脂粉味扑面而来,君玄厌恶的皱起眉头,身体本能的想离开这里,但理智控制君玄,君玄压下心底强烈的厌恶,进入风月楼。

  绿衣跟在君玄身后,掩着口鼻好奇的四处打量着,风月楼地上铺着色彩斑斓柔软异常的毯子,中间的木柱子用艳丽的彩绸包裹着,彩绸像一件完美切合的衣衫穿在了木柱子身上,有很多娇艳的花摆放在风月楼各处,为风月楼增添了生动的生命力。

  整个风月楼呈圆形,周围有很多房间,房间的窗和门上都雕镂着很多繁复的花纹,所有的门此刻都紧闭着。

  真的好漂亮呀,美中不足的就是脂粉味太重,绿衣公正客观的得出结论。

  一个风姿绰约的女子咯咯笑着,殷勤的迎上来,声音轻扬:“这位公子,现在姑娘们都在休息,请晚上再来,到时候月娘我定会安排几个上等的姑娘侍候您的。”说着就很轻佻的扬起手中丝帕往君玄的胸膛打去。

  君玄眸子猛地一缩,身体提前于大脑,做出了反应,快速后退了三大步。

  一只强而有力的手毫无征兆的握住了月娘的手腕,“不要随便碰公子。”墨沉着脸,声音铿锵有力,斩钉截铁,似乎月娘只要碰到君玄,月娘的手便会被他直接了当的捏碎。

  月娘一愣,她知道有些人有洁癖,不过这反应也太大了点吧。

  莫非,君氏王朝太子殿下有严重的洁癖症!

继续阅读:第六章 脂粉太臭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太子嫁到,腹黑太子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