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夜探太子府
桃夭2017-08-23 20:562,232

  穆寻点头答应,刚要转身会自己的院子去,忽然想到一事,急急喊道:“母亲,请留步,孩儿有一事相求。”

  将军夫人诧异的停下脚步,这孩子自打生下来,便十分省心,从未主动要过什么,“寻儿,有何事,尽管说,无论何事,母亲都为你办好,绝不会任何差错。”将军夫人对于儿子相求之事反应强烈。

  穆寻到没想到母亲会是这般反应,好是一愣,才反应过来,轻松地笑了笑,“不是什么特别大的事,就是想让母亲让人整理一份帝都个个世家的资料,要详细的,包括他们的子女的年纪,样貌,性格,越详细越好。”

  将军夫人听后莞尔一笑,“寻儿,说的这个,母亲已经让人准备好,放到你房间了,寻儿一直和你父亲住在边境,对帝都情况不清楚,母后在你刚离开的时候便着人准备了,希望对寻儿以后回帝都生活有所帮助,这下正好用到了。”

  将军夫人说的十分轻松,简单,但穆寻却这其中感受到了母亲对他浓浓的关心和爱护。

  “母亲,让寻儿送你回房吧。”穆寻走上前去,对将军夫人轻声道,脸上是难得的温情。

  将军夫人这下眉眼中的笑意更甚,如老太太一般感叹,“儿子长大了,会体贴母亲了。”

  穆寻被夸奖的羞红了脸,强自镇定的送将军夫人回了房。

  穆寻回到房里,果然看到母亲派人放到房间的足足有一本书的资料,他马上坐下,翻阅起来。

  清晨,阳光从窗棂射进来,带着金色的光晕,穆寻动了动发涩的眼睛,这些资料他全部看完了。

  看完了对整个帝都有了一个整体的把握,但此刻他却十分沮丧,因为他并没有找到之前在花满楼见到的那名女子。

  唯一一个有些想像的就是君氏王朝的神女桃夭,母亲这本资料里并没有神女桃夭的画像,但此刻这位神女桃夭的情况却和花满楼里那位女子的情况有些相同。

  神女桃夭被赐婚,虽然是将太子殿下赐婚与其做正夫,但如果神女桃夭不喜欢太子殿下的话,便与花满楼那名女子说的一样,相当于被逼婚,还是那种绝对反抗不了的赐婚,更何况之前钦天监说了“太子献身神女,灾祸自解”的话,而现在灾祸已解,说完神女桃夭和太子殿下已经有了夫妻之实。

  虽然那是为了天下百姓,迫不得已而为之,但事实就是事实,不容更改。

  穆寻想假如花满楼的那个女子真的是神女桃夭他会如何做?

  结果就是他不知道该如何做,他太累了,躺在软榻上沉沉的睡了过去,将烦人的所有事抛之脑后。

  桃夭并没有直接回紫阳宫,而是夜探太子府,俗话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君氏王朝这位太子殿下藏得极深,桃夭对他几乎一无所知,只知道他的容貌真的是她所见过的人中最有魅力的,性格十分冷淡,眸子经常是无悲无喜的平静无波。

  令人意外的是他的动作十分温柔,那一夜桃夭几乎什么都记不得了,但君玄的手碰到她的脸时的触感到现在桃夭都记得十分清楚,酥麻微痒,让人一瞬间全身无力,丢盔弃甲,简直可以比得上最毒的毒药了。

  桃夭十分熟练的溜进了太子府,太子府的防备并不如她想象中的严密,但比平常的官府自然是十分严密的。

  君玄在哪呢?桃夭藏于一座假山后,看着众多豪无差异的房间一时间有些晕头转向。

  怪不得防守不是很严密呢,原来是自信就算刺客进了太子府也不知道太子在哪,就这一点,桃夭对君玄的赞赏就上升了一个台阶,她喜欢聪明的人。

  “踏踏。”轻微的脚步声响起,桃夭由假山的小口往外看去,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小丫头,正端着茶,应该是要到哪去送茶。

  大好的机会送上门来,岂有不抓住之礼,桃夭毫不客气地无声无息的将小丫头点了穴,拖进假山里。

  小丫头惊恐的大睁着眼睛,害怕极了。

  桃夭小声在她耳边请问,“君玄在哪个房间?”

  小丫头惊恐的摇头。

  “不说杀了你呦。”威胁恐吓的话从讨要口中吐出,带着森然让人胆寒的阴冷,闪着寒光的锋利匕首在小丫头细嫩的肌肤上上下比试着,仿佛下一刻便会突然划开小丫头娇嫩如花的容颜。

  “不……。”被点了哑穴的小丫头发出含糊不清的不字。

  桃夭撇了撇嘴,看来是真的不知道呢。

  三下五除二的剥了小丫头身上的丫头服关在自己身上,稍稍改了一下发饰,给了小丫头一个手刀,小丫头不出意外的晕了过去,桃夭端起托着茶杯的托盘,像模像样的出了假山,向假山右侧的房间走去。

  一个一个找,她就不信找不到,桃夭眼里是不达目的就不罢休,不到黄河不死心的执着,就这样,桃夭端着托盘,找了一个有一个房间,凭借着卓越的轻功愣是没让一个人发现。

  这个房间里有人,桃夭弯腰贴门凝神倾听,房间里是两个男子的声音,似乎就是之前听到的君玄的声音,那另一个定是他那个形影不离的侍卫,似乎叫墨。

  看来找对了地方,桃夭勾起唇角,脸上是胜利的得意。

  突然房门被打开,桃夭一个不平衡,侧着身直直倒了下去,连同手里端着的茶壶。

  每次遇到君玄都没好事,第一次……,算了第一次就不说了,第二次从桃花树上硬生生摔下来,轻功卓绝的她竟没反应过来,第三次,就这一次,更惨,连人带杯带水一起的。

  桃夭在那一刻只觉得,她和君玄八字相冲。

  “墨,你现在就去办。”头顶有声音不冷不热的响起,身体被一只大手牢牢的托住,茶水也没有如她想象一般,摔到地上,狼狈不堪。

  随着关门声的响起。

  桃夭腾的一下子立直,端好手中的托盘,如真正的丫头一般弯腰行李,“太子,请喝茶。”

  君玄深深地看了桃夭一眼,将桃夭手上的托盘接过,转身,缓步走到桌前,放下,转身坐在桌旁边的椅子上,神色不变,淡淡的抬起眼,看向桃夭。

  桃夭心中一惊,那一眼,桃夭总觉得君玄看出什么了。

继续阅读:第十八章 情商废柴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太子嫁到,腹黑太子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