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神力止血
桃夭2017-08-23 20:562,162

  穆寻勾起唇角,出其不意的出现,打算点住这婢女的穴道,却不想这婢女反应十分快,竟让她躲了过去。

  “你是何人?竟敢在青天华日之下擅闯紫阳宫,不要命了吗?”那婢女言辞锐利,招式比之穆寻看到的更加凌厉。

  穆寻忽然意识到,恐怕这婢女早就发现他了,之前是故意隐藏实力,之前的八分胜算瞬间变成不足六分。

  穆寻不自觉的分心看向紧闭的房门,打斗的声音怕是会将神女吵醒。

  虽然他戴了面具,但万一神女真是那女子,定然会察觉出他的身份,想办法瞒过他去,如果那女子不是神女,定会出手擒住他,甚至是将他送到官府。

  穆寻想到这,忽然觉得他突发奇想来神女宫来探究那女子是不是神女的决定过于莽撞。

  现在要不要抽身离去呢?穆寻一边集中精力对付绿衣,一边思考着。

  绿衣对穆寻丝毫不留情,剑剑杀招。

  不行,还是抽身离开吧,穆寻蹙眉决定离开,却抽身不得,这个婢女实在是缠人,正在穆寻想办法抽身离去的时候,紫阳宫的房门突然吱哑一声打开了。

  “绿衣,大早上的你在做什么,还让不让本神女睡觉了?”桃夭睡眼朦胧的扶着们,一副还没谁醒的样子。

  “神女大人,快来帮绿衣将这刺客抓住。”绿衣一看桃夭行了,十分欣喜的请求支援,神女大人出手的话,这人必定会被拿下。

  桃夭闻言,将睡得乱七八糟连脸都遮住的长黑发撂倒脑后,去看那看那此刻的模样,戴着面具,看不清容貌。

  “你自己处理,本神女现在乏的狠,没体力陪你们折腾。”说着桃夭就要关门,转身,继续去睡觉。

  而自门开后便一直分身注意房门前自称神女的女子,在桃夭将头发撩起,露出脸时,他的心突然一停,他感觉时间似乎在那一刻静止了,真的是她。

  虽然他怀疑,但真正确认时的震惊更甚。

  “呲。”利剑划开衣衫,刺破皮肤的声音,伴随着鲜红血液的喷洒而出的事穆寻的声音:“你是神女。”。

  桃夭关门的动作徒然一僵,这个声音是……穆寻。

  快速抬眼向那刺客望去,目光触及穆寻手臂上汨汨流出的鲜血,大惊喝到:“绿衣,快住手。”

  绿衣不解,但还是遵循桃夭的话收手,推到离穆寻五步外的位置,并时刻戒备着穆寻。

  穆寻瞥了绿衣一眼,而后看了一眼手臂上的伤,兀自笑起来,他真是和着紫阳宫的人相冲,每次看到紫阳宫的人都会见血,上一次是神女,这一次是神女的婢女。

  “不帮本公子止血吗?”穆寻将脸上的面具拿下,抬着受伤的手臂,望着站在房门前一直未动的神女。

  桃夭真的有些蒙,她还没清醒便看到穆寻闯到了她的紫阳宫,还被她的婢女伤了手臂,并且被穆寻发现了她的身份,一系列的事让一向反应极快的她也不知所措起来。

  听到穆寻的话,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急忙向穆寻身前跑去,打算用神力亲自为穆寻治疗,她现在可不想得罪穆寻,她还要靠穆寻让陛下取消了她和君玄的婚约呢。

  “神女,他是刺客。”绿衣将奔向穆寻身前的桃夭拦在半路,神色紧张,神女大人在做什么,那个人可是刺客,万一神女大人有任何不测,要她如何对永乐候交代?

  “绿衣,这位是慕少将军,是本神女的好友。”桃夭径直绕过绿衣,丝毫没有停滞的来到穆寻面前,经过绿衣身边的时候,极快的对不解的绿衣做了解释。

  “刺啦。”衣衫紧裂的声音,桃夭动作麻利的将穆寻的衣衫撕开。

  穆寻一惊,“你这是做什么?”虽然他答应做她的挡箭牌,但毕竟是假的,这样有些过头了。

  “你在想什么?本神女这是在为你疗伤。”桃夭的两手交叠,从两手交叠处源源不断的发出白光照射着穆寻手臂处的伤口。

  穆寻脸色一白,话顿时噎在喉间,什么也说不出,眼神移到桃夭神奇的动作上,和神奇的白光上,桃夭说这是在为他疗伤,这是哪门子的疗伤方法,他从未见过,疗伤不都是用药粉和纱布的吗?

  不过伤口处传来的痒痒的,如同受伤的伤口处生长新肉一般的感觉,让穆寻确信桃夭真的在为他疗伤,真的很神奇,穆寻从未见过这种疗伤的方法。

  穆寻徒然真正的意识到,现在这个为他疗伤的女子是神女,神女有神力,能用这么神奇的办法疗伤是很正常的事,之前神女这两个字在他脑中心中仅仅是一个官职名而已,和将军城乡尚书之类的并没有什么区别,但此刻他深深的意识到了不同。

  能拥有神力的人都是被上天眷顾的人,和他们这些芸芸众生有着本质上的差别,那是靠努力的得不来的东西。

  “好了。”桃夭收回手,十分满意的看着完全看不出曾经受过伤的穆寻的手臂。

  穆寻顺着桃夭的目光看手臂,手臂上什么伤口都没有,就像从来没有受过伤一般,神奇到不可思议。

  穆寻张张口想要说些什么却被桃夭打断了,“本神女知道慕少将军有很多疑问,但站在这里想慕少将军解释不太合适,我们去大厅里说吧。”桃夭说着便转身,当先向大厅走去。

  穆寻看着桃夭的身影,跟了上去,疑问太多,站着问,确实不太方便。

  “坐。”桃夭青丝未梳,任由其自然顺滑的披散在身后,十分自然地招呼着穆寻。

  倒是穆寻有些拘谨,他还是第一次进女子的房间,虽说是大厅,但其实就是桃夭的外屋,只不过大点而已。

  穆寻坐在了右侧手客人的座位上,桃夭坐于主位,桃夭并没有马上开口解释,而是细细的打量了一番穆寻此时的打扮,又瞥了一眼一直被穆寻拿在手中的面具,之后才开口问:“如何猜到的?”

  穆寻对于桃夭毫不掩饰的打量十分不习惯,偏着头,尽量无视,听到桃夭的话才转过头来。

继续阅读:第二十章打马虎眼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太子嫁到,腹黑太子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