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的起始
余墨君2019-08-03 16:552,768

  甩了甩在酒精里泡的发白的手指,易周仔细用无菌毛巾将手到手肘上残留的盥洗水擦得干干净净。

  她套上浅绿的无菌手术服,摆弄了一会脖颈后的带子,用力过大,扯成了死扣。

  华康德撩开她散在颈子后面的碎发,手指灵活地穿梭,帮她打了个漂亮的蝴蝶结。

  “放手。”察觉到华康德动作的停滞,易周冷冷地对他道。

  华康德一手绕过去从后面扣住她的下颚,再不迟疑地对着她雪白的后颈吻了下去。

  “哐啷”一声,三秒后易周从盥洗室出来,面部表情抽搐。过了一会儿华康德捂着肚子痛苦地皱着眉头也走了出来。

  华康德是中美混血,有着外国粗犷男人一切令人艳羡的外貌特征,犹无论放在那里都是很扎眼的,外放的性格自然也是扎人的狠了:“易医生,接着。”

  易周接着他扔过来的围裙,系在腰间,平心而论她很不喜欢系这种防水布料的围裙,这叫她觉得自己是个屠夫,不过要真的到了手术台碰见大出血的患者,衣服都会被血染透。

  这台手术进行了六个小时,易周主刀,外聘的高职人员华康德居然亲自请缨只当了个助手,总有些故意成分,手术里面其实只有主刀一直处于高度的劳作状态。

  迈出手术室的大门,易周脚上像栓了铁块,步子都是沉甸甸的,所幸餐厅是十分人性化的,这个点还开着门,她点了一碗梅菜扣肉,一碗尖椒鸡嗉,油亮的水光浅浅浮在肉质纤维上,易周颤颤伸出筷子。

  “刚给人切除了一摊内脏,你还真的吃得下,好食欲。”华康德端着餐盘在她眼前坐下。

  她又送进嘴里一块焦黄的鸡嗉子,咬得嚓嚓响。

  华康德露出一个明显被恶心到的表情,拾起筷子对付眼前的清汤寡水,他使筷子的手法周正,一张英俊帅气的外国脸筷子到他手里总能被用出几分刀叉银具的高雅味道。

  周围的小护士开始不由自主地侧目窥看。

  易周的手机屏幕上显示了五条未接电话,都是来自一个人,她用手指划掉,不做理会,华康德饶有兴趣地看着那个号码显示的名字——“时琛”。

  确是个顶有名的人。

  来电再一次连接过来,易周几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接了:“喂——”

  电话那头是个男人低沉的嗓音:“你现在在哪,什么时候回来,妈妈在等你吃饭。”

  易周从善如流地回答:“我在手术室外面,医院忽然安排我加班,很忙。”

  时琛听起来很不开心,他极少对易周掩饰自己的愤怒:“哦,我怎么看你吃得挺好,闲的要死的样子。”

  易周抬头看到那人正朝她走过来,纯手工的黑色西服,领带打得一丝不苟。

  无聊,易周心想,又塞了一口鸡嗉到嘴里。

  时琛的脸色沉沉:“每次请你都要三费波折,兴师动众,下次我就没有这种好脾气了。“他的目光若有似无地从对面坐着的华康德脸上走过,落在易周没吃完的餐盘上:“你又乱吃东西。”

  “我就喜欢这种东西,吃不惯你家的饭——”

  “你——”时琛压着火气,调整自我心态,又恢复正常语调:“你还想吃这些,叫刘妈弄,今天你必须回去吃晚饭,你知道今天是妈妈的生日。”

  那是你妈妈,哪里是我妈妈?

  易周只能叹气:“好,我回去。”

  时琛嘴角露出一丝胜利的笑意,真的是很难得,从时琛出现到现在的气场很难想象他居然会笑,华康德蓝色的眼睛捕捉到这一丝笑,心道这个人还真是有点能叫人神魂颠倒的能力,长得好的名气倒也不虚。

  这么一想他就抓住了易周的手腕,说:“你吃完饭,我去接你。”

  这话说得极其暧昧,时琛刹那间把目光游移到华康德的脸上,易周却不咸不淡说道:“不用。”

  Rolls-Royce在流通得四平八稳的路段上行驶,华康德给她发了一条短信:等你。

  她意味到今晚又不会太愉快,迅速回复了一条空白信息。

  驾驶座上的时琛看到了她手机滑动的动作漫不经心地讽刺道:“你真有本事,总有些瞎了眼的能跟你滚上——”

  易周眼睛看着窗外高架桥上的迷离灯火:“你是在说你自己吗?”她轻描淡写道:“你这种愤恨的语调是在吃醋?”

  时琛紧盯着后视镜里易周的脸,像豹子盯着猎物,下一秒就能把她撕扯殆尽,他一字一咬牙:“你、想、得、美。”

  同时车刺啦一声轮胎死命摩擦着地面的声响,易周因为惯性险些撞倒到前座上。

  他是故意的,易周在心里嗤之以鼻。

  时琛从小就有良好的教养习惯,但是人内心的腐败是在表面看不出来的,而他总能把表面功夫做到面面俱到,他下车后转到后面,亲手拉开了后车门,做了一个标准的动作:“你就是心情不好也请微笑着赶紧下车,易小姐。”

  面前这栋青色草地围绕的白色的大宅子,她从前生活过许多年,至今看见它心里还是会有一种油然而生的深深的陌生与疏离感。

  换了鞋子刚进了玄关,一个女子就匆匆过来,那人穿着白色的真丝衣裙。不胖不瘦,刚是很美好的体态,若不说真的不知这会是已经生养了一个二十二岁的时琛的母亲。

  “易周……你回来了,我很想你……”她低着头飘飘地笑,有些神经质地揉搓着衣角。

  真的是很奇怪地一件事情,总听说大门地的后母对后继女狠毒,但在时家反而是后母怕她到不行。

  明明她什么也没做。

  “妈妈,我也真的很想你”她拉着母亲的手解释道:“只是最近因为大学的考试和医院的工作实习都很忙。”

  她拥抱了母亲,面上一派依依母慈子孝的微笑表情。一家之主的父亲时贺站在身后,一惯威严的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

  只有时琛知道她的装模作样,对她的这种道貌岸然十分嘲讽,走过她身边时用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听得到的声音道:“你不去当演员真是可惜。”

  她挂着人畜无害的笑在心里回敬了一句:明明是你叫我装模作样。

  时琛就是个矛盾的集合体,偏偏自己不觉。

  客厅里还坐着一位衣着华贵的中年女人,女人右手边携了一名可爱的少女,那女人正用不太友好的微笑看着易周。

  这位是名义上易周的舅母和舅母的女儿沈未,关系远到了四代血亲外,这种日子在这,不得而知,是为了和时琛未来联姻打好底子。据说这位舅母是仓颉制药的主夫人。

  “易周啊,一阵不见越来越漂亮了啊。”舅母说。

  母亲的脸绷紧了,她知道易周与这位舅母见了几次都没有什么愉快回忆。

  “小未也越来越像大姑娘了。”易周接了话,没有母亲不喜欢别人听着称赞自己女儿的,舅母脸色几分缓和,母亲也松了一口气。

  易周淡淡笑着,无论如何她还是不愿意惹母亲不高兴的,毕竟今天也是她的生日。

  沈未规规矩矩坐在沙发上握着PSP,一旁窝着的时琛手指在屏幕上滑着,不知道说了什么,闹得沈未恼红了一张俏脸,沈未很可爱,十九岁的女孩子有着花一样粉嫩嫩的脸蛋和水汪汪的眼睛,叫她总看上去像十五六岁的孩子。

  舅母说:“小琛人很优秀,是个有才干的青年,小未的父亲和我都很看好他,你看两个孩子,模样也般配,就是不知道两个孩子怎么想的,不过在一起一定很合适,你觉得对不对?”

  易周脸上的笑容淡淡的,但是很诚挚自然的样子:“我也觉得应该好好商量这件事了。”

继续阅读:故事的起始2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