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的起始2
余墨君2016-11-02 13:112,835

  餐桌上,舅母用小勺子优雅地舀了一勺浓稠的番茄鳕鱼汤,尝了一口用手帕捂住嘴将一小块皮吐了出来:“番茄的果汤打得不干净,”她看了一眼基本没动筷子的易周,抬高了几分声调说道:“你大学还没毕业吧,听你妈妈说你已经在莱顿医院实习了?我是不太赞成一个姑娘家当外科医师,每天刀子拿着手里的,不过莱顿是私立顶尖医院,想必赚钱不会太少了。”

  易周知道这些人都不会把她那点工资放到眼里,含糊地应了一声。

  舅母又说:“那你没什么必要在大学进行学业了吧,实习期不是也要结束了,可以直接工作了吧……”

  一般来说临床医学五年,易周却在第三年就得到实习机会,实习的结果很好,华康德甚至一直安排她主刀,院方已经商量要直接留下她,可是她最近一直在忙记者证的考试,这件事也迟迟没定下。

  “你们那的主任华康德,是院长的儿子吧,跟你关系是不是挺好的……”

  舅母旁敲侧击终于引到点子上了,仓颉制药一直想跟莱顿这种跨国顶尖医院合作,交往关系却一直处于一种很暧昧的状态,没有突破口。

  易周慢条斯理撕下一条面包,当做没有听见舅母的话把面包塞到口里自顾自认真咀嚼。

  舅母被易周的态度噎了一下,眉毛几乎竖起来,刚要出口呛人,一碗冰糖莲子汤端到她面前,时琛笑着转移她注意说:“舅母,你尝尝,刘妈的莲子汤熬得越来越好了。”

  舅母轻哼了一声:“小琛还是你懂尊敬长辈不像有些人……装聋作哑……”

  易周当没听见她指桑骂槐,慢慢把眼睛往上移,看了时琛一眼,时琛毫不客气地回看过去。那碗冰糖莲子汤本来是时琛吩咐刘妈给易周单独熬的,易周刚才什么也不吃就是等这碗。

  可是谁叫你自己惹祸呢?时琛回瞪回去的眼睛里写满了这句话,他觉得自己没什么好心虚的。

  然后易周时不时地给他送过去的平平白白的眼神几乎叫他炸毛。

  一顿饭就在这么古怪的氛围里结束了,舅母离开时黑着脸,沈未显然还想和时琛再玩一会游戏,可是舅母拽着她上了车。

  时琛对易周说:“舅母是长辈,说话就要听着,哪怕先应承顺了,真的以后做不做又是另一回事。”

  易周嘲讽道:“我学不会你那一套左右逢源。”

  时琛也烦躁了,用一种命令的口气说道:“去送送舅母。”

  易周冷着脸,再挂不住笑,却还是走到舅母的私家车旁边。

  舅母坐在车上,忽然说道:“你不要真以为自己能傍上莱顿家,别忘了你姓易,连时家人都不是,你以为你实习晋升的名额是谁背后安排的?”

  阿斯顿马丁扬长而去,易周在那一刹那煞白了脸。

  “易周……”时琛试图去拽她的胳膊。

  易周猛地甩开了他,大步走出了这栋白色大宅子的大门。

  路灯昏黄,宽阔的公路两旁生着荒草,茂草深处,不知名的夏虫歇斯底里地鸣叫,仿佛要呐喊尽了自己在这夏末死亡前最后一点生命的光亮。

  艳红色的帕加尼zond上斜倚着一个棕卷发的型男朝易周慵懒地挥了挥手,摘下墨镜,露出一双轮廓分明的灰蓝眼睛:“我等了你三个小时,要奖励。”

  易周回复了他的短信,就算是空白的,华康德也知道今晚有戏了,只是看易周的脸色苍白得不自然,脸色也冷得吓人。

  易周抬起十公分的高跟鞋在车上重重踹了一脚:“我晋升的名额又是抢了谁的?”她又狠狠踹了一脚:“我是走后门塞进来的嗯?你安排我手术也是,要签任也是?”

  易周狠狠发泄着自己的怒火,那双名贵的高跟鞋被生生踹断了底跟,然后易周把高跟鞋当成废物跩了出去。

  华康德知道现在易周已经听不进去任何解释了,他干脆地探出身子去,钳制住了她的脖子,低头去追寻她的嘴唇。

  易周学过几年自由搏击,发疯了力道更是不小,华康德颇费了点力气才控制住了他,嘴下才死命啃咬起来,直到易周不再挣扎,他直接把舌头探进她口里,那条小舌头灵活得跟一条小蛇一样与他死死交缠。

  时琛从来不知道别人一个吻也能激烈到崩毁他理智的程度,他反应过来时,已经一手拉开了易周,一手捏成拳头砸到了华康德的脸上。

  华康德又岂是那种被动挨打的人,也是毫不留情一拳,时琛的嘴角立刻乌青一片。

  看着这场闹剧,易周没脸没皮蹲在地上咯咯笑了起来。

  时琛盯着易周,气愤不已,她的嘴还因为方才激烈的吻微微泛着糜烂的红肿,那张艳红的嘴里吐着笑声,时琛暴躁地一把拽起她来:“跟我回家!!”

  易周疯疯癫癫笑着:“我不回,你是谁啊你?”

  时琛暴怒:“我是你哥哥!”

  “哦,哥哥,”易周扔掉左脚另一只还好的高跟鞋:“哥哥,谢谢你帮我打点好了工作,帮我把未来铺了路,你是不是还要管管我跟谁结了婚,上了床?”

  时琛的眸子暗沉得像一滩深不见底的黑水,大手紧紧捏着易周的肩膀,力道大到疼得叫易周蹙起眉头。

  她推开了时琛,上了华康德的车,车子飞驰出去,易周看着后视镜里越来越远的那个男人,孤零零站在黑夜里,忽然觉得这时候下个雨应当会挺应景的,狗血剧。她露出一个带着嘲讽意味的笑。

  “你说那小子会不会追过来?”

  “不会,”易周靠在皮质车椅上,喃喃地说了一句没头没脑的话:“那个人永远不会属于一个人,他是属于家族的,大义得很。”

  “呵,”华康德擦擦眼角:“下手真重。”

  ——————————dadada——————————————

  两人几乎是从玄关地板一路滚上那张海蓝色的床单的。

  易周已经模糊的意识依稀浮现起,第一次他们两个人在这张床上做,她曾经说过自己喜欢海蓝色,高/潮的癫狂余韵把整个人都从头到尾麻痹时,她会觉得自己像一尾溺死在海底的鱼。

  察觉到易周的走神,男人十分不满地加重力道,下体死命往易周身上一顶。

  易周闷哼一声,双手在男人窄劲的腰间游走,再往下,交合处一片黏腻的湿滑,她手指灵活的探索动作叫男人呼吸加重了几分。

  他去勾她的下巴,热汗粘湿黑发丝丝缕缕贴在她的脸上,那眼眸涣散,不是沉溺的失焦。而是平静的空茫。

  取代男人挫败感的是一种不可遏制的愤怒与毁灭身下女人的欲望,他撕咬着她胸前两团雪白的软肉,齿痕斑斑,巨物疯狂挺进。

  她的小脸完全被灭顶的痛苦覆灭,男人也抽动了最后几下,失神地压在她身上。

  易周从床上爬起来,随手用衣物擦干净了腿间的粘液,有条不紊地一件件穿上衣服。

  华康德看着她冷酷的行动恨恨地想还是做得不狠。

  “厨房有莲子。”

  “不用了。”

  大门哐一声被甩上,真无情,华康德菲薄。

  第一次看见易周这两个字是在父亲的私信上,未成年被扔到国外自赚学费,凭一己之力混到现在这个位置的他讨厌极了一切投机取巧的人。

  见到本人是在实习生的见面会上,那个雪白的女孩子有着太过冷艳的五官,偏偏脸上装出一副人畜无害的笑,叫人看了就有撕碎的欲望。

  后来不知是谁把谁滚上了床,一来二去……易周极高傲,她有着叫人惊叹的手术力,令人侧目,完全有资格脱颖进入莱顿。

  也许明天……明天他一见到她就得告诉她,她很优秀,真的很优秀。

  可是第二天只有一纸辞职信,工工整整的落款“易周”。

  电话打不通,人找不到。

  她真的过于高傲。

继续阅读:三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