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墨君2016-11-06 08:502,438

  易周沿着国道飙车到深夜,路旁掉漆的蓝色标识牌指示着楚大高速,不远处有一个收费站,易周从小通行道开过去,收费站的工作人在她背后大喊大叫。<p>  她一扭手柄,加大油门。<p>  怒骂声被甩在身后。<p>  一连闯了两个收费站,在大保高速遇到第三个的时候,易周只能感叹一句世风日下。<p>  收费亭的男人睡得死沉,易周几乎没发出声响驶过了升降杆。<p>  然后摩托车发动机突然咔哒发出一声闷响。<p>  熄火了。<p>  被惊醒的男人迷迷糊糊抬头看着堪堪停在他眼前的易周:“姑娘,你真的是我见过最遵纪守法的好人。”<p>  易周望着男人真诚到傻乎乎的表情,默默停下了准备重新启动的手,交了过路费。<p>  又开了一段路,摩托车提不起速,又一次熄火,再也重新启动不起来,没油了。<p>  易周把摩托车停下,蹲在路边,此时天快明朗了,远天呈现出一种半通透的灰蓝,稀疏几颗星子也黯淡下去。<p>  偶尔一辆车在她眼前驶过,只留下一个淡漠的光点,然后消失不见。<p>  人情冷暖。<p>  她索性把摩托车甩进路边,自己也倒在路边的草丛里,鼻息之间是雨后湿润的泥土气和清晨草叶上的露水味。<p>  她睡过去了,竟然格外安心。直到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把她吵醒。<p>  一个看起来不过二十五岁的年轻男人对她尴尬地笑了笑:“我的车在路上报废了,我从北边往这走了三个小时了……”<p>  易周面无表情地看着他,男人竟然有些紧张起来:“姑娘你的摩托车是不是没油了,上航瑞高速到最近的保山市还要三十公里,我把我车里的油抽出来了,或许我们可以互相帮忙,你带我到保山市……”<p>  真是蹩脚的借口,易周眼睛在男人拎着的油桶和沾满汽油的手指上扫过,她从贴身衣兜里拎出了钥匙,扔在男人脚边。<p>  男人眼皮跳了一下,飞快捡起钥匙:“谢谢,谢谢。”<p>  易周点了一根烟,清晨草地的露水完全打湿了她的头发,叫她看起来整个人像从水里捞出来的,湿发贴在脸上,看不出表情:“谢什么,互帮互助。”<p>  年轻男人嘿嘿笑了两声,汽油逐渐灌满油箱。<p>  易周皮笑肉不笑地掸了掸烟灰:“你是个细心的人。”<p>  男人眼皮又跳了一下,干笑:“怎么说?”<p>  易周淡淡道:“随时兜里都揣着软皮橡胶管子,看起来随时防备车报废、用着转移汽油吧?”<p>  男人脸一黑,扔掉油桶,飞快翻身跳上摩托车,右手把油门扭到底――摩托没有发动,他整个人被踢了出去。<p>  一系列变化就在短短的几秒钟,那个男人有些发懵,他行骗生涯可能还从来没那么挫败过。<p>  但多年的经验使他一瞬间理清了思路,那个女人扔给他的必定不是摩托车的钥匙,而且从踢他的精准度来看女人必是个练家子。<p>  眼睛余光瞥见有交警车开过来。<p>  男人立刻滚到摩托车下面,抱着脑袋大声呻吟起来。<p>  穿着警服的男人过来察看情况,男人死死抱住他的大腿,痛哭流涕:“啊……你说没有王法了……我被她的摩托撞了脑袋还要挨打……”<p>  痛苦的神情活像受了一万点暴击。<p>  易周两根手指夹着烟,对着交警绽开淡淡的笑,交警愣是被她这暧昧不明的一笑闹成了大红脸,这交警竟恰是易周在收费站遇见的那个。<p>  而这交警竟也恰好是认识抱着他大腿的这个男人的:“唉!你……你不是有过两次前科的那个偷油偷车贼吗?”<p>  世事有时就是这么无常。<p>  偷鸡不成蚀把米的贼被极富有正义感的憨厚交警带上车,那小贼恨恨对易周说:“你会有报应的。”<p>  蹩脚的普通话,一板一眼的诅咒,易周险些笑出声。<p>  憨实的交警捏着扁平的帽沿低着头笑:“姑娘你抓到了坏人,你是好人。”<p>  这话都说了两遍,这小交警夸人也不新鲜,易周的眼睛赤裸裸地看着男人,易周不会看错,那薄薄的交警制服下面应当是副不错的男人躯体。<p>  “要不要我载你一程?”<p>  “不必了,谢谢。”易周拒绝了,男人太过单纯的性格不适合当一夜情的对象。<p>  易周戴上头盔准备离开,却看那小交警又把车倒了回来,他红着脸拦下易周,用一板一眼的语气红着脸问:“不好意思,姑娘,请出示你的驾照。”<p>  后座上偷车贼阴险地看着易周。<p>  那小交警一直用“你是好人吧”的目光殷切传达给她,易周终于叹了一口气,放弃了一瞬间准备揍人跑路的念头。<p>  然后她因无证驾驶机动车被开了罚单,交了罚款。<p>  果真是世事无常。<p>  ――――――――dadada――――――――<p>  易周到了保山市已经是早晨,刚是饭点,她坐在一家面馆外面油腻的桌椅上翻看数码相机。<p>  她给那小交警拍了一张照片,照片里的男人不善面对镜头,笑得腼腆又纯真,板正的制服却穿得比那些她从前采访过任何自带威严的警长还要合身。<p>  她有些说不出的喜欢。<p>  包里的钱交了罚款所剩无几。她点了最便宜的素面静静坐着等,眼睛找寻最近的中行取款机,她并不是在很繁华的地段,一溜平行矮店门都是自家开的店铺,犹可见不远处大片的农田。<p>  一个男人在街口杀猪。<p>  尖刀整根捅进猪的颈子,漂亮地反手旋转九十度,鲜血因为压力喷射了一地。<p>  几乎没有给猪嚎叫的余地,干净利落,易周的手指开始怀念手术刀切进皮肤的质感,肠线穿透皮肤的美好画面。<p>  一台大手术对易周来说,就是完成一件艺术品的盛宴。<p>  店里的伙计看见易周盯着开膛破肚的猪诡笑,浑身发毛,扔下素面就折了回去。<p>  店里帮忙的伙计是个不过十六七的女孩子,圆脸肉肉的,看上去有些憨实。<p>  明明是该上学的年纪。<p>  “你说给一千五哩!傻逼!混蛋!不要脸!”<p>  那女孩一甩抹布,指着店主破口大骂:“傻逼!混蛋!不要脸!”兴许女孩会骂的也就那么几句,店主被骂火了一把揪住女孩的头发扯到跟前:“你个小崽子,告诉你、老子就是不给你钱她妈的也行,少在这得了便宜卖乖!”<p>  女孩张口朝揪她头发的手咬下去,那五大三粗的店主甩手一巴掌,女孩子直接摔在易周的桌脚,面条洒了一地。<p>  易周的脸和肚子同时抽搐了一下。<p>  之后易周三两下拆了一张桌子,踩上了摩托车,那女孩抽着鼻子从钱柜子里数够了钱,踹进兜里才坐在易周后面。<p>  飞来横祸,店主眼睁睁看着两个人揣着钱扬长而去。

继续阅读:五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