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墨君2016-11-06 08:494,030

  天快暗了,街上开始点灯了,她骑车转了一圈也没有找到租房的广告,身上的泥水板结了,黏得难受,她想要是再找不到住酒店算了。<p>  她现在只想洗澡换衣服。<p>  车灯照亮的地方有个女人晃晃悠悠走过去,蓬头垢面,攥着个本子。<p>  是那个疯女人,她晚上竟然也是要回家的么?<p>  易周凭感觉跟那个女人走在后面,穿过三条街,道路乍然开阔,一侧矗立着一栋白墙蓝顶的房子。<p>  疯女人不知道钻到哪个角落了,房子是没有门的,大喇喇开着,她进去看了看,里面是六合对立的独房,中间一个小院,竟是与时家的宅子一个构造,只不过没有那么有气势,破败很多。<p>  正对大门的黑洞洞的屋子突然传来一个嘶哑暗沉的声音:“你是……”<p>  易周背上一股冷气飙升。<p>  那声音时断时续,从黑暗里传来,“咳……你是……哎站住!”<p>  一声尖锐爆吼,她真的神使鬼差地站住脚了。<p>  这么诡异任谁都要撒腿跑,易周却腿软了,她天不怕地不怕。<p>  就怕鬼。<p>  嗒嗒嗒几声后,一只干枯的手爪子搭上了她的肩膀:“哎……你是不……要租房子……”<p>  扭头看到一个瘦得过分的男人,手脚都很细长,脸白得像死人,盯着易周的眼睛时时难以聚焦,说话也一顿一顿,似乎要花很大力气才能说完一句话。<p>  易周嗓子哽着,一时间忘了要干什么。<p>  死人一样的男人接着说:“我……这房租便宜……就住了我……和……一个小子跟他女人……对院有个照应……”<p>  他说着话舌头就不受控制地吐出来了,口水沿着嘴角嗒嗒拉拉淌。<p>  易周简直毛骨悚然。<p>  “哈哈……白粉打多了……那个量没打死你个老不死的真是运气好……”一个女人突然从旁近一间屋子里探出头来笑着说了一句。<p>  站的远易周只能看清女人像涂了血的红唇。<p>  “滚……死婊子……当心我跟蒋小子说你背着他抽4号。”瘦男人瞪了她一眼,女人哼了一声不说话,瘦男人又问易周:“你要挑……哪间……”<p>  好像已经定好了她要住这。<p>  那女人突然掐着嗓子高声说:“哎呦,老甘,你就别费心思了,快叫人家小姑娘走吧!”<p>  易周顿了一下,忽然抬头看到了一个高大的人从偏门进来。<p>  她嘴角抽出一个僵硬的笑,玩味地盯着那个刚进来的人:“我住下了。”<p>  女人心有不甘地咋了一下舌头,老甘不住抽搐着点头:“哪……间……?”。<p>  她指着男人旁边的空屋子:“就要那间。”<p>  那个高大的男人淡淡看着易周。<p>  正是被叫做越哥的男人。<p>  人生何处不相逢。<p>  ――――――――――――dadadadada――――――――<p>  租住的屋子里面很干净,干净到只有一盏灯泡,还是钨丝的,一圈一圈散着黯淡的光,只够照亮丁点的地方。<p>  原来这宅子阴森森的,灯泡也有一定功劳。<p>  她扫干净一块地面,钢钉还硬实,她挂上睡袋。<p>  里面有几个小独间,洗漱池和浴室竟然是分开的。<p>  扭开喷头按钮,扑簌簌掉了一层铁锈,门坏了,阖不死,看把手的损坏程度,应该是硬物一次性撞击毁坏的,几乎所有的门都这样。<p>  看起来这里曾经发生过不小的动乱。<p>  她疑心自己是不是住进了死人间。<p>  有脚步声响起,每一步都断得干净利落,像军人喊着号子走步。<p>  隔着一扇虚掩的门,突然停步:“今天的事,对不起,是我弄错了。”<p>  “哦?”易周伸手试水温,冷水的按钮坏了,喷头喷出的水微微有些烫。<p>  “我们抓到那个两人了……后来打开箱子……箱子里的东西……已经不见了。”<p>  “你什么意思,是来兴师问罪的?”易周背对着他,脱下脏兮兮的外套:“你的意思是我拿了?”。<p>  “是。”<p>  铿锵有力。<p>  “不是。”易周哂了一下,语气同样毋庸置疑。<p>  沉默。<p>  空间里耳闻的只有浴室喷头哗哗的水声。<p>  两人在进行一场无声的角逐。<p>  虚里不管是真掖着什么还是唱一出空城计,台面摆出来了,先却步的那个就是死路一条。<p>  男人声音愈发低沉:“把东西给我。”<p>  易周脱了最后一件衣服,热气腾腾的水打在身上,白皮肤上很快浮起一层红晕似的颜色。<p>  “你叫什么?”<p>  她忽然问了个不相干的问题。<p>  男人又说:“箱子里的东西你是不是看过了。”<p>  “你叫什么?”<p>  执着得异常的女人,男人顿了一下,说:“蒋越。”<p>  “嗯……蒋越……”她低声呢喃着这两个字,似乎能从里面咀嚼出什么味道来。<p>  “东西……”<p>  “蒋越,我叫易周。”<p>  男人突然发现这个女人根本不能沟通。<p>  虚掩的门突然被拉开,白色的宽大衬衣裹着一个纤细的女人,女人浑身散发着蒙蒙的水汽,连眼睛也像是被水润了一样,湿漉漉的:“蒋越,我易周看上你了。”<p>  这是宣战。<p>  蒋越深深看了她一眼,这目光太沉,像压了千斤的东西,然后他转身就走。<p>  就算这是宣战,他也没有接受的必要。<p>  ―――――――――――dadadadada――――――――<p>  易周把箱子锁在了摩托车后面的置物箱,里面的东西没看,那玩意是个密码箱。<p>  箱子她不是打不开,只是一直没有时间,记得以前单元楼下面时常摆摊的钥匙匠曾经告诉她密码锁转轮的缝隙有个凹槽,卡到十二点方向,顺时针转三或五七就能打开。<p>  已经快深夜了,她还没睡,尽管这卑鄙了点,她得趁着蒋越睡着后出去把外面的摩托里的箱子拖进来。<p>  她肯定隔壁也是醒着的。<p>  因为这墙隔音效果太差了。<p>  “赌场新来的那个女的,叫刘丽,人长得不怎么样倒是挺骚的,你见过,上次来的烫大卷发的那个。”是个女人的声音,带着一点娇媚的沙哑。<p>  易周脑中对女人的模样只堪留住了那一点红唇。<p>  “记不太清了。”是蒋越在说话。<p>  易周拾起丢落在地上一只布满灰尘的玻璃杯,倒扣在墙面,侧耳过去。<p>  女人声音瞬间清晰了几分:“她哥扎了个外企工作的男的,进了局子,刘丽说给他哥挣保钱,说得一套套的,把开大都虎了。呵。”<p>  紧接着窸窸窣窣的,像质地不纯的绸布衣服剥落的声音。<p>  “越哥。”女人的声音带着几分嘶哑,在这沉夜里更显得媚。<p>  蒋越:“你今天又领着开大那帮人来家了吧。”<p>  “陈晓菲那贼妮子还惦记着你,拐弯抹角问你在不在,四个人磕药嗑多了,晓菲拉着阿龙滚上床了……哈,你真应该看看那贼妮子清醒过来那张脸什么表情……”<p>  “郝清扬!”蒋越声音低低沉沉的,压了一丝怒火。<p>  女人像是更兴奋了些:“我看着他们滚,没跟着混,我不想呢……”<p>  床板下压的闷声。<p>  蒋越说:“你磕药了。”<p>  郝清扬低笑:“我忍不住,看着他们难受,怕受不了啦,吞了两片迷幻片,脑子里你的脸老是在眼前晃……越哥……多久了……我想你多久了……”<p>  女人的声音带着勾子,又带了几分说不尽的缱绻。<p>  衣服布料的摩擦声、年久的木床板受不住压力的吱呀声,女人嘴里唔噎不清的喟叹。<p>  欲火从下腹往上一路窜到了盛满血的心脏,大力挤压着全身淌着液体的管脉,几乎要叫易周失了冷静。<p>  她后退两步,哐一脚踢在墙面上。<p>  脚震得发麻,墙那边的人置若罔闻地动作愈发响了,女人媚叫得像发春的野猫。<p>  她倚着墙面,听着那边声音,抽完了一根烟。<p>  然后轻手轻脚走到外面,打开摩托车的后置箱。<p>  借着手机荧幕那点光开锁,密码箱上的锁比她想的要复杂,铝合金的轴轮,看上去不是劣质玩意。<p>  或许是那女人叫床的声音太过叫人血脉喷张还是别的什么,她现在有点烦躁,密码箱嘣了几声,没有要开的迹象。<p>  果然要是开锁这么容易钥匙匠都失业就算了。<p>  她拖着箱子走远了一点,扔到草堆里,搬了一块石头狠砸下去。<p>  掀开盖子,里面是整齐码放的玻璃瓶,拿出一个玻璃瓶,接着手机光看清瓶身上贴着的小标签:甲基苯丙胺。<p>  另一瓶装着透明粉末的瓶子上写着二乙酰吗啡。<p>  整一箱子纯度极高的毒品,易周脑子卡了几秒钟,丝毫没有留意到身后有人接近。<p>  刀子反射的微光进入她视线的时候,已经有点晚了。<p>  她只能调转身子,刀子擦过她左胸膛,整捅进肩膀。<p>  易周不躲刀子,手肘后击捣在那人胳膊上,顺势一扭,那人发出一声痛呼。<p>  易周刚要大声求救,一只手捂住了她的嘴。<p>  “你怎么回事,一个妞都搞不定。”捂住她嘴巴的人压住了她受伤的胳膊,她能感觉到刀子又往深里扎了几寸。<p>  “妈的,这女的有两下子。”一开始袭击那人抱着手臂甩了甩,压不住火吼了起来:“草!脱臼了!”<p>  “你给我把枪收回去!脑子犯抽了?”<p>  恼羞成怒的男人突然抽出手枪,黑洞洞的枪口正对着她鼻尖。<p>  这情况简直不能再坏了。<p>  “我就吓吓她,老侯,刀子给我。”<p>  男人收回手枪,扯住易周的一只胳膊,用脚在关节处大力一踩。<p>  她睁大眼睛,呜咽声全被一只手堵在嗓子里。<p>  “哟,老侯,你摸摸,这女的身上真嫩。”男人留恋着手掌抓住她胳膊的触感,俯身去仔细看易周。<p>  “你俩弄死个人都不痛快!赶死啊?”原野后方传开一个人压抑的吼声。<p>  “玩女人你也看个时候!”被叫做老侯的人也训他。<p>  “我知道了……男人不满地嘟囔着:“哪能碰上这种好货色……哎呦!”<p>  易周趁男人分心的一刹那踢在他腿弯,一个挺身双腿反剪住捂她嘴巴那人的脑袋。<p>  “草!弄死你个小婊子!”男人恼羞成怒。<p>  一把手枪抵住她后背,同时一声清脆的枪响。<p>  她几乎以为自己已经死了,而枪响声接二连三在耳边回荡。<p>  身后的人直挺挺倒下了。<p>  她匍匐着身子,黑暗中五六个人沿着刚收割的堆积起来的稻谷线往前围拢追逐另一些人。<p>  拿枪冲在最前面的人,即使看不清脸,易周也不会认错他的身形。<p>  她那一瞬间脑子充血,气红了眼,顶着接连不断的枪响,发动了摩托车,不管不顾朝着那人就撞过去。<p>  摩托车开了大灯,咫尺的距离叫每个人看起来都那么刺目。<p>  下面是个很深的碎石坡。<p>  她突然被一股大力提起来扔了出去,摩托车嗡一声狠狠甩下坡去,大灯的光跟着晃了一下,仿佛碎了满天。<p>  易周的视野在强光中印下远近六个人脸,不一样表情的,其中一张恨不得把她捏碎成粉末的脸。<p>  是蒋越。

继续阅读:七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