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墨君2016-11-13 08:503,213

  易周静静看了他三秒,冷着声音说:“放开我。”

  蒋越有一秒的迟疑。

  易周说:“你压着我伤口了。”她脸色惨白。

  蒋越松开手,仍是留了一分心防备她袭击。

  易周躺下去,微微蹙着眉头。

  蒋越说:“你不闹了?”

  易周说:“现在没必要了。”

  “一句对不起就够了?”

  易周不耐烦地皱着眉头:“足够了。”

  足够了。

  蒋越突然觉得自己有点混蛋。

  这可不是个好兆头。

  冯三嚷嚷:“越哥,我忘了给你留饭……”他提溜着一包油腻腻的塑料袋进来,看到病床上那个苍白的女人已经坐起来了,极淡的瞳仁偏过来看着他。

  他咽了口唾沫,呲溜转身出去了。

  易周说:“进错了?”

  蒋越:“他是冯三,老毛病了,见着女人就害怕。”

  走廊上,蒋越抓着了冯三:“正好你还没走,问完易周话我开车咱三个一起回去行了。”

  冯三苦着脸:“越哥,你问,我在外面等着行不?”

  蒋越大力拍了他肩膀一下:“男人,以后还要娶媳妇,总不能以后连自己媳妇都不敢碰吧?”

  冯三低头:“不是,越哥,我喜欢温温柔柔的女人,虽然那个长得像白兔子,可我不敢看她,眼神跟狐狸一样,忒吓人。”

  蒋越要笑不笑地勾了一下嘴角,从冯三手里接过塑料袋。

  他端着粥和油饼小心走到置物柜旁边放下,易周缓缓转回头看他。

  眼睛扫过来,蒋越习惯性交接了一下。

  她的眼睛瞳仁颜色非常浅淡,剔透,盈亮,大部分时间看上去,不像是人应该有的物件。

  冯三说像狐狸的眼睛。

  却不贴切,蒋越一时想不出来到底是什么。

  蒋越把粥摆在她眼前,她看了看,晃了晃自己带着夹板的右手,对他说:“你喂我。”

  蒋越一言不发地把汤匙塞到她左手里。

  她眼珠在他脸上转了一圈落到汤碗里,不吱声,拿左手把粥一勺勺送到嘴里。

  只是不时汤匙落到搪瓷汤碗底部,故意敲得叮当响。

  宣泄她的不满。

  等易周吃了一半粥,蒋越从贴身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张深墨绿色的证件本递给她。

  蒋越的手杵在易周前面,易周低头不抬,搅着碗底。

  这女人刚才一直打量越哥,这会儿当做没看见了。从门外往里窥看的冯三心道,这女的真能作事。

  蒋越把证件本摊开,念:“中华人民共和国,特别缉毒队,第三队队长蒋越。”

  易周抬起眼,证件本右下角钢印凿凿。

  “我们这三年一直在追查一个犯罪团伙的中间商,他代号乌鸦,负责中转,把毒品偷渡到中国境内。”蒋越的语气变得严肃:“我们一队人卧底在老街,昨天第一批货中转,差一点就能抓到他。”

  蒋越说到这语调有些压抑,要说他真的对易周没有一点芥蒂,是不可能的。

  虽说是他算计她在先,而且他们到现在也没调查出乌鸦是谁,昨晚他快追到的也未必就是那人。

  但是蒋越现在,必须把事情尽可能在语间推错在她身上:“我现在问你几个问题,你必须配合调查。”

  “包子。”易周下巴冲塑料袋子扬了扬。

  蒋越站着不动。

  “包子。”易周又说了一遍。

  不管说什么,这女人真的一点愧疚心也刺激不起来。

  蒋越不说话,一手抓起包子递给她。

  包子刚递到她眼前,易周俯下身子,稳而准地凑到他手边用嘴咬下一口。

  蒋越的脸彻底绷起来了:“你不达到目的不算完是吧?”

  易周舔了舔嘴角:“皮儿厚了。”舌头一润,嘴唇舔上一层油,微微泛着润亮的光泽。

  蒋越不跟她在这话上缠:“昨晚灯光亮那一瞬间,你正对着那面,有没有看到人?”

  易周想了想:“前面六个人,我都看到了。”

  蒋越手抓紧了袋子:“那些人都有什么特征?”

  “想起不来。”易周说:“光注意你了。”

  她眼神直勾勾的,毫不避讳眼底的欲望,这么坦坦然然地表露在面上。

  蒋越和她对峙着,冯三扒着门,忍无可忍地跳出来怒吼一声:“谁谁谁!谁也不准抢!越越越哥是……”

  冷不丁对上易周的眸子,戛然而止,剩下的话憋在肚子里怎么也出不来,冯三又想拔腿跑。

  车上,蒋越开车,后座坐着易周和冯三,冯三的屁股捻了一路座子,针扎似的,易周歪头看着窗外。

  易周和蒋越闲适得很,各想各的,冯三要被沉闷的空气压死了,车一停就先跳了下去。

  易周要下车,习惯性用右手去拉,手上带了板子没使上力,门却开了。

  蒋越拉开门就转身进去了,易周没来得及嘲他两句。她看着蒋越挺拔的背影,哐一脚踹上车门。

  “越哥……”一个女人带着哭腔的婉柔嗓音。

  易周心下比了比,这女人在床上叫这两个字要更加动听些。

  郝清扬从屋里哒哒跑了过去:“我昨晚听见乱枪响了,真害怕,顺子打电话说你没事,可我总是见不到你人不放心。”

  “我没事,”蒋越说:“别哭了。”

  蒋越背对着易周,易周看到他微微低着头,听声音比平时说话还要轻了几分。

  易周的视线往下走,落在女人握住他的手里,女人握他握得紧紧的,用力到指节泛白。

  蒋越没有挣开。

  她去摸口袋,却没有在一惯的右裤子口袋摸到烟盒。

  “抽烟?”一只干枯干枯的手拍了她一下,她知道这人不是鬼还是吓了一跳。

  房东老甘瘦得在大白天更扎眼:“你抽?”

  易周从他手里抽了一根,竟然是一盒中华,她平时都不抽这么好的,而老甘看起来也不像有余钱的样子。

  老甘慎慎笑着:“我抽白粉以后这东西就搁置不动了,还是以前我女人……”他怔了一下,改口说:“赵富春买的一条。”

  易周半捂着手,老甘湊打火机给她点上,她问:“赵富春是谁?”

  一旁的冯三心思这女的是没眼见还是就喜欢戳人痛处?

  老甘哈哈笑了一声,也不避讳:“就是那满大街拿本子在赌场门口转悠的疯子。”

  易周抽了一口:“怎么疯的?”

  冯三心道,绝对是喜欢戳人痛处,没准了。

  老甘拖凳子坐在门口:“还能怎么地,赌钱赌输了,本来也是个富婆,在场子玩那一牌百家乐,输得干干净净,就那么疯了呗。”

  老甘说话,眼睛直瞅着地面,可瞳孔是涣散的。

  易周还想问什么,冯三气不过腼着脸上前一步:“你有完没完?”

  易周看着冯三那张带着几分稚气的脸,朝他走了一步。

  冯三退了半步。

  易周又朝他走了一步,冯三后脚才向后迈出去,瞅着易周那张似笑非笑的脸,瞬间涨成了气球,不能被个女的看不起是不!他不动了,抬眼回瞪易周:“你一个娘们,成天咄咄逼人的比爷还爷,女人就应该……”

  “你还是个处。”易周突然说。

  她两指夹着烟,眯着清透的眼,眼里都是戏谑。

  老甘哈哈大笑。

  冯三一张干净清气的脸涨成猪肝色,怎么能有这么无耻的女人。

  蒋越跟郝清扬进屋之前,回头看了一眼,冯三正气愤得跳脚,老甘哈哈笑着,易周嘴角也勾了一个浅浅的弧度,清晨的微光笼在她身上,那一丝淡笑也沾染了一点阳光的味道。

  他刚才那一丝以为易周和别人处不好的担心是多余的,他想。

  他转身同时,易周才转头看他。

  那叫郝清扬的女人有保养得不错的蜜色肌肤,脸上的妆很浓,却也很精致,难估计这人的年龄。

  易周在老甘边上的门槛坐下:“那女的”她指了指:“郝清扬跟蒋越什么关系?”

  老甘嘶一声笑了:“怎么,看上蒋小子啦?”

  “嗯。”易周说。

  冯三和老甘都愣了,老甘先笑了出来:“真有意思,真实诚!”

  老甘说:“郝清扬在这一带混不少年了吧,本来就是果敢人,反正我后来来的,没五六年,赵富春疯了之前盘的房子,她就租进来了,蒋小子后来过来,说是她和蒋小子以前就认识,在一起早就有小五年了。”

  老甘知道的肯定是半真半假,不过结合蒋越说的,两人住一块少说有三年了。

  冯三说:“清扬姐和越哥在一起好着呢!你别想!”

  易周吐了一口烟:“在一起可以分,就算结婚了也可以离。”

  冯三噔站起来:“你开什么玩笑?!”

  “你看我像是在开玩笑?”

  易周眼神很冷,很静。

  她不开玩笑,她问了自己一遍又一遍,她很确定。自从她从上海精神疗养院出来,她从未有过如此空前强烈的欲望。

  她想要他。

继续阅读:九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