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墨君2016-11-13 09:373,178

  “我们这边情况不好,过境了就跟丢了那批货,明还是那辆车,抓住那司机,也是一问三不知,线索又断了。”

  信号不太好加上蒋越的那只手机实在太旧,电话那头顺子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奇怪:“那女人说什么了?”

  蒋越说:“她看见前面人的脸了但记不起来。”

  电话那头的顺子默了一会:“人不是真的忘记了东西,只要一点刺激,还是能辨析那块记忆,”顺子的声音掺杂着电话的呲呲声:“蒋越,其实就算她记不得了,也不要紧……你知道该怎么办……”

  “嗯,我知道。”

  ――――――

  易周带了一台数码相机和一台只有婴儿拳头大的摄像机。

  她犹豫了一会,还是把数码相机挂到脖子上。

  冯三走了,老甘蹲在屋门口晒太阳,眯着眼睛看着明晃晃的天,想着今天一般不会下雨,他想着想着脑子就空了,然后看到一个皮肤精白的女孩脖子挂着相机,站在他眼前。

  他神思慢慢聚拢起来:“嘿,易周儿,坐。”

  易周说:“跟你聊聊?”

  老甘晃着脑袋:“行,”他想了想说:“不拍照。”

  易周说:“好。”

  老甘叫易周自己进屋拿凳子,易周环顾了一下屋内,一张木板床,两只很长的桌子,桌子和地下堆满了各种小玩意,什么都有,墙上挂着去年的挂历和各种油墨印画。

  易周拾起一只挂铃:“这些碎玩意都从哪弄的?”

  老甘背对着她坐着,一动不动:“打仗时候,从别人家里拿回来的。”

  老甘说:“也没什么用,就是瞅着稀罕。”

  易周拿凳子坐下:“打仗那会,你怎么不跑?”

  老甘咧嘴笑:“跑,我跑不了了,一辈子困在这了。”

  “毒瘾太大,人都打废了,哼。”郝清扬从中院经过,说了一句。她站在门口拢了拢自己的头发,提溜着小包转身出去了。

  蒋越斜倚着门框往易周那边看,没有要走的意思。

  老甘瘆瘆笑了两声,闭上眼:“我记得我那年才二十三,捞着爹妈攒下来的三万块钱偷渡过来,想着开饭馆发财,前几年是挣着不少钱,揣着金子口袋,人模狗样的,”他仰着头,凹瘪的脸颊迎着光,脸上焕发出一种奇妙的光彩:“然后遇着赵富春,她也是江南来的姑娘,那时候她皮肤白啊,嫩啊,笑起来和你一样……”

  易周想起那个蓬头垢面,抱着本子蹲在赌场外面的疯女人。

  现在的赵富春。

  “啊啊啊……啊……我……富春……”老甘突然嘴里发出含糊不清的叫嚷声。

  那声音混杂着痛苦和愉悦,他顺着墙根满满滑了下去,睁大双眼,喉咙里发出干呕的咕噜声,口水和汗水一齐淌了下来。

  易周眼皮突跳了一下,蒋越走过来扛起他薄得纸一样的身子,扔到床上,老甘像是恢复了一点神智,轻轻拍了拍蒋越的胳膊,哼哼叽叽在盖着一层床单的床板上妞动着身子。

  他是彻底沉迷在毁灭性快感世界的一只可怜的小虫。

  老甘胳膊上的袖子被蹭上去,皮包骨的手臂上大大小小,全是针眼。

  恶心,可怖,叫人胆寒。

  “他老是凌晨打,这阵劲缓过来了就这样。”蒋越扭头对易周说:“我们出去吧。”

  蒋越觉得易周会问什么,她果然问了:“你会修车么?”

  他看了看易周,易周的脸上淡淡的,没有多余的表情。

  看不透,猜不透。

  部队给他们配了一辆二手本田,果敢这边路簸,老坏,自己动手修,工具都齐全。

  蒋越检查了一遍易周的摩托车,这一摔倒是没太大毛病,外壳有点损,估计换不了,不过也不打紧,就是前胎磨损重,需要补,开发动机排气管的烟量异常,火花塞也不行了。

  确认之后蒋越着手开始修,易周盯着他看。

  他手指沾了机油,指端的螺纹反而更加突显,指节掌心有一块块茧,五指握着扳手,手掌宽大有力。

  她想像这样一双粗糙砥砺的手磨砂在全身会是一种怎么样粗重的刺感。

  他的手掌连着一双腕子,腕侧尺骨突起,很好看,很性感。

  易周是思绪钻过覆盖在他手臂上的袖子,陷入意淫。

  “让开。”蒋越说话的声音也是低低沉沉的,含着磁性。

  易周站在摩托车边上不动,眼里赤裸裸的情欲。

  蒋越危险地眯起眼睛,扔下扳手,扳手砸在一堆工具里发出哐一声闷响。

  “往边上让一让,”蒋越试图叫自己口气听起来能好一点:“你碍着我换零件了。”

  “哦。”易周后知后觉地往边上挪开了一点,还是紧挨着蒋越。

  蒋越低着头,装零件,他集中一件事的时候,暗红的嘴唇轻轻抿着,眼尾和眉毛都很直,像绷着一张弦。

  真的一点点也没把她放在眼里,易周想。

  门口沙沙的脚步声,有人进来了。

  易周侧身,看到一个男人,国字脸,胖乎乎的,眼睛很有神。

  进来先高高兴兴叫了一句:“越哥!”男人笑起来很讨喜。

  然后男人看到站在一边瓷娃娃似的易周,吐了吐舌头:“呀,美妞儿,真漂亮,不是果敢人吧?”

  易周不怎么讨厌这个男的脸上夸张的表情,毕竟谁被人夸漂亮也气不起来。

  她指了指自己:“易周。”

  男人呲牙笑:“我叫吴开,朗明夜场的小领班,他们都叫我开大。”

  开大朝易周伸出右手,看见易周吊着三角巾又换了左手,蒋越站起身:“什么事。”

  “啊!”开大恍然,放下刚才想和易周握手动作手势,说:“晚上有个酒席,越哥你上次帮我摆平那帮人,我还没好好谢谢你,昨天来找你,你娘们说你不在,今天务必要赏光。”

  “我上头的人想见见你”开大两只小眼一挤:“店里新来两个不错的姑娘。”

  蒋越还没说话,易周上前一步,握住了开大左手:“我可以和越哥一起去么?”

  开大一愣,回握了易周的手:“当然,当然可以,我领着你,大家一起玩。”

  易周说:“我可以带着相机么?”

  这才是目标。

  易周微微仰着头,脸上挂着笑,人是剔透的,笑容也剔透。

  开大心头突一下:“行,”他痛快:“在外厅照照不要紧,以前老板给夜场宣传时候也请电视广告记者来过。”

  易周得到准许不着痕迹地放开手,开大还乐呢,易周把手别到后面,在衣服上擦了擦。

  吴开这人身上,有邪味,不是个善茬。

  “谢谢哥。”易周还在笑,如沐春风的。

  这一声哥叫得开大心里发痒,乐乐呵呵把蒋越忘一边了。

  蒋越认识到易周这女人,不仅装腔作势拿手,装模作样也有一套。

  也就没那么一会,有车来接,开的黑色保时捷,在这算相当有钱了。

  易周换了一件到小腿肚的白色连衣裙,七分袖,扎腰,裙摆坠了一圈蓝色碎花。

  露在外面一截小腿,形状优美,笔直、修长。

  她把头发一甩,转头问蒋越:“好看么?”

  “好看。”蒋越说:“你快点。”

  易周撇了撇嘴。

  外面汽车喇叭响了两下。

  开大豪不吝啬溢美之词:“妹子也就你穿白的压得住啊!”

  开车的是另一个男人,看着二十出头,头发留得半长,几乎要盖着眼睛。

  开大给易周介绍:“这是我哥们阿龙。”说完他顺手在阿龙身上一拍,阿龙的背反射性地弓起一个弧度:“越哥,易周姐。”

  笑得恭恭敬敬的,这算认识了。

  朗明夜场地上三层,在老街算是上档次的建筑。

  缅甸赌博合法化,大小赌场遍地,越是这种大型娱乐城,越不怕惹事。

  进前玻璃门,保安跟开大一点头,过了前厅就听见轰隆的音乐声。

  开大说:“一楼迪厅,二楼赌场,三楼有小隔间,一会我们上去吃饭。”

  四人坐电梯,易周看着那标了1的按钮下面还有一个。

  “地下还有一层?”

  开大说:“放杂物的,没啥,员工进。”

  “哦。”

  电梯在三层停下,三楼的地面是大理石的,比一层瓷砖地面要高级得多。

  开大手机这时候响了,他走到一边接了个电话,易周打量了一会,开大挂了电话,拧着眉说:“哎,越哥,老板提前来了,我们先去看看。”他歉意地对易周说:“妹子不好意思,叫阿龙先陪你下楼逛逛。”

  “好啊。”易周干脆地转身就走。

  “易周。”蒋越突然叫她。

  她顿步,转头。

  蒋越说:“别作事。”

  易周脸上的笑格外灿烂。

  ――――――――――dadadadadada――――――

继续阅读:十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