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墨君2016-11-14 10:373,568

  易周摁了个二,阿龙好奇:“姐你也会赌?”

  易周说:“知道怎么玩。”

  她以前做时琛女伴去澳门开会,陪着客户去过澳门赌场,有时看着时琛跟客户玩两把。

  易周走过前台,保安脾气有点冲:“不准带相机,禁止拍照。”

  阿龙拉着保安:“这是开大叫着我带着玩的妹子,不要紧。”

  保安为难:“开大也不行啊,上头直接吩咐,赌场里面不准拍照。”

  阿龙还想争辩,易周把相机锁箱子放下了:“我出来再拿。”

  阿龙愣了愣,跟着易周进去了。

  赌场里面窗帘紧阖,灯火通明。

  绿缎子面铺桌台,上是甘一点、轮盘、百家乐,跟澳门赌场差不多,易周注意到有几张小桌子还开了骰宝。

  铺缎通道一侧摆了一排角子老虎机,一个青年坐着离易周很近,老虎机界面跳跃滚动的红蓝指示灯的光打在他脸上,像是他的脸在诡异变换颜色。

  筹码撞击机器内壁的哐当阵响,青年抓回一把,直接摁了赌大,加注了三个筹码,拉动拉杆。

  滚轴转动,指示灯急剧变色,青年的眼跟着一秒忽闪绿下一秒变蓝。

  滚轴停了两只橘子一个草莓,机器开始吐钱,青年嘴角往上大大咧开了,抓筹码,又投进去。

  易周站在边上看,青年抬起头,跟易周搭话:“我估摸着这次是这个花色,第一个卷草莓轮完了就是橘子。”

  易周说:“你玩了多久了?”

  青年边拉杆边说:“不知道。”

  易周说:“我进过不少赌场,都是这样不透光的玻璃,拉着帘子,开着白灯,里面一直透明。”

  青年没分神去跟易周闲聊,他脸上难抑的兴奋:“我这回要赢够本了。”

  机子又哗啦响。

  易周淡看了青年一眼,走开了。

  阿龙说:“角子老虎机这种,一卷设定好的东西,玩个百八十轮是能摸出个大概规律。”

  “老虎机的回返率也就是百分之八十上下。”易周说。

  阿龙不说话了。

  老虎机来回输赢只是给你一种你抓得住规律就赢得了的错觉。

  而那个青年为了这个模糊的规律不知道尝试了多少次。赌场灯火通明,刻意与外室隔绝,早已叫青年不知尝试到了今夕何夕。

  他不明白,易周再提醒也叫不醒。

  易周突然看到一台赌桌上扎着头发,穿戴黑白领衬的女人。

  阿龙顺着易周的视线看过去:“嫂子是我们这的荷官,今天她值班。”

  阿龙说的嫂子,自然是郝清扬。

  易周摸兜,什么也没摸出来,她说:“阿龙,借我点钱。”

  阿龙掏钱包,半天也就拿出总共不到五十块钱,他有点窘。

  易周数了三十,转去柜台,换了两个十块两个五块的筹码。

  阿龙苦笑:“易周姐,这点钱上不了桌,大部分最低押注五十。”

  易周说:“我们先去小桌玩,玩够五十上大桌。”

  “就这么几个筹码,哪能赢钱,真得到了赢钱的份,不先压相当数额不行。”阿龙说。

  他在开大手下干了小三年,相对也就能摸清一点底,而且这赌场能开这么长久……暗箱操作少不了,真想赢钱,难。

  阿龙开始琢磨从哪给易周多借点钱,开大安排他照顾易周,怎么处处被易周迁就了,保安那也是,他知道易周是为了给他一个台阶下……

  阿龙跑去借钱,易周已经在玩骰宝这看了一会了。

  骰宝还是中国传下来的一种赌博游戏,古代是开单双,现在要复杂一些,有小大、三军、围骰、全围乃至点数可以压。

  易周以前去过的澳门赌场,骰宝的桌,安了圆底骰盅透明玻璃罩,按钮一按,很机械化。

  这里由荷官摇盅,荷官统一穿着黑白领衬,撸袖子露了大半手臂,前胸纽扣开了一颗,摇盅的手势漂亮,胸前的肉跟着一动一耸,赏心悦目,自然围了一圈男人。

  桌面少有人压点数,点数最高一赔五十,但几率小。

  这桌荷官坐庄,周围人都很少有押的,都看一个坐台一个男人跟荷官压大小,男人压了不少,却输一把大的,周围人都跟着起哄。

  他看上去镇定,实际上很不镇定地把其余的筹码全压在大上,有人陆陆续续压在男人对面的小。

  荷官开局,是大,男人赢了。

  接下开了两局男人竟然都连赢。

  周围人哄闹着跟着男人这次把余码全压在大上。

  易周放了两枚十块的筹码在小上。

  旁边一个人呲笑一声:“美女第一次玩吧,赌场转运,有三有四,这把你应该跟闲。”

  易周笑而不语。

  开盅三三二,开八,小。

  易周赢回双倍筹码抽身走了,余桌一阵叫骂声。

  阿龙借钱回来,看着易周手里多了一把面值很小的筹码,但是加起来竟然也有两三百了。

  阿龙吃惊:“易周姐你怎么赢的啊?”

  “庄家杀多赔少,跟着赌注少的一方压注,一次压一点点,看准时候就能翻。”易周把借的那三十还给阿龙。

  阿龙半懵半醒点头:“人要知道这么回事还怕输么?”

  易周点了一支烟:“可是人贪。”

  贪心不足,一把把抛出去想着一次赢发,谁能赢够一点点就收手?

  易周手指晃了阿龙一下:“怎么,没见过抽烟的?你不抽?”

  阿龙回过神,不好意思地揉着头发:“我抽,”他腼着脸笑:“就觉得易周姐你抽烟时候挺帅的。”

  易周挑了挑眉毛。

  她准备上郝清扬那桌赌,转一圈发现那边换人了,现在站着的荷官是别个女人。

  阿龙率先一步冲上去了:“丽丽姐,你轮班啦?”

  被叫做丽丽姐的荷官笑着说:“刚才开大来人叫清扬一起上去吃饭了。”

  “不……不是……”阿龙眼神有点飘:“不应该晓菲轮班了么……她呢?”

  丽丽说:“在一楼,她哥哥的一帮哥们来找她。”

  “啊?”阿龙急冲冲往下跑。

  易周觉得蛮有意思就跟着他下楼。易周有点印象,刚来那天晚上,她偷听蒋越和郝清扬说话,记得郝清扬提过陈晓菲这个人。

  说是她哥哥捅了人在局子里,而阿龙又跟陈晓菲有个什么……关系……

  一楼迪厅五颜六色的灯光扫射在每一个人脸上,音乐轰鸣,青年男女在每一个角落随着节拍甩来甩去。

  每个人看起来都很疯魔。

  人太多,阿龙找了一阵才发现易周还跟着他,他拉着易周到了个安静点的地方:“易周姐,你先上三楼,03间,我去找找晓菲。”

  “你不去?”

  阿龙攥着拳头:“我不放心她,你不知道她哥哥都交了些什么混蛋朋友。”

  易周勾了勾嘴角:“不放心?”

  阿龙支支吾吾:“我……有天我们一起玩……开大给了我一板迷幻片,我磕了两片就晕乎了……跟晓菲发生关系了……”

  阿龙脸红了,即使在镁光灯下也看得出来:“我得对她负责。”

  易周忍不住笑了笑。

  开大挑小跟班,确实精明,阿龙这种实心眼的性格绝对会对他死心塌地的。

  阿龙说着话突然推开了前面两个人,一把拉住了一个女孩。

  “晓菲!”

  那女孩被拉住的一瞬间身子颤抖了一下,转头看到拉住她的人,当场眉毛就竖起来了:“阿龙。”

  陈晓菲想甩开他:“阿龙你别拽着我,我有事。”

  “你那天后一直躲着我,”阿龙结结巴巴不肯放手:“我想跟你说清楚……”

  易周手里的烟到头了,落了一簌烟灰,陈晓菲和阿龙还在拉扯不清,这时她手机突然响了。

  陌生号码,她手指划到红色键,结果手机又一次锲而不舍地响起来,她走到走廊接听,电话那头的声音唰冲进耳膜:“易周!”

  她把手机拎得远了一点,电话那头男人的吼声还是那么清晰入耳。

  “你以为你电话换了,自己的东西卷走扔了跑到缅甸去就真的一切都完了吗?!”

  易周能想像他现在的样子,他说话越狠面上越冷静,就像他越是撒谎眼珠越不转的伪装毛病。

  “易周!”他慢慢恢复了正常语调:“你回来。”

  她平静地说:“时琛,你管不了我,以前是,现在更是。”

  迪厅的音乐猛得更大了,像是贝斯手猛敲错了架子鼓,一时不可名状的喧哗。

  时琛的声音很闷,压着一丝火:“你那边什么声音,你又在跟谁鬼混?”

  “嘘,”易周倚着墙,半闭着眼:“你听。”

  舞厅断断续续传来的是一首陈淑桦唱的老歌:

  “醒时对人笑。

  梦中全忘掉。

  叹天黑得太早。

  来生难料。

  爱恨一笔勾销。”

  时琛更觉得莫名其妙地烦躁:“易周,你胡闹够了没有……”

  易周没说话,侧耳凝神听着那音乐,陈淑桦的歌声仿佛穿透了一百年虚无缥缈的光阴――

  “红尘多可笑。

  痴情最无聊。

  目空一切也好。

  此生未了。

  心却已无所扰。

  只想换得半世逍遥。”

  “易周,”时琛咬牙切齿:“你逍遥不了,你的逍遥是疯魔,它是一种病。”

  疯魔是一种病。

  她啪一声把手机拽在地上。

  顺着墙根慢慢蹲了下去,深呼吸,她浑身都在抖,像被扔到深不见底的冰窖,冷,冷得发麻。

  她紧紧抱住双臂,紧一点,再紧一点。

  “易周。”蒋越推了她一把。

  易周猛抬起头,蒋越怔了一下,他骂:“在这蹲着,你是不是有病。”

  “我是有病。”

  刚刚蒋越在她脸上看到的满目惶恐仿佛都是错觉,她眼睛还是一惯的疏离又剔透,嘴角挂着薄凉的笑。

  她说:“我是真的有病。”

  ――――――――――――――

继续阅读:十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