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
余墨君2016-11-18 22:584,671

  冯媛坐在炕头上,往窗外一看,顺子押那俩人上车,跟蒋越交代话,就准备走了,她看了看,收回目光,恋恋不舍的。

  易周抽了一口烟:“不去送送你顺子哥?”

  冯媛脸一红:“不去。”

  易周笑:“不去可没得看喽。”

  冯媛说:“你还不是喜欢越哥,还故意惹他上火?”

  易周挑了挑眉,冯媛突然发觉自己说错话了。

  易周捏灭了烟头,她惹他上火?怎么不是他先惹的她?顺子说他跟自己有意思的时候,他一句“你想哪去了。”就撇的一干二净,我易周是你说能撇干净就撇干净的?

  易周嘴角勾了勾,若有似无地笑了笑,有点冷。

  冯媛接着捏玉米粒子。

  冯三在外屋围着冯家妈妈说话,笑得特别孩子气。

  易周说:“你们家有个老二?”

  冯媛:“没有啦,就我俩个,我爹在冯三出生时候带着他跟老瞎子算了一卦,说他做家里老二到了二十二会有大劫,我爹就给他起名叫冯三。”

  “你爹呢?”

  冯媛说:“早没了,我爹还跟顺子哥他们是前辈,一次缉毒执行任务时候没有的。”

  易周没接话,烟头的残灰被吹起一圈沫子,散到细小的灰尘里消失不见。

  冯三跟妈妈拉了一会话,探过个脑袋来:“大姐,我也要走啦。”

  他跟冯媛一笑,偏头对易周说:“易周,走了!”

  冯媛轻弹了他脑门一下:“没大没小的,叫易周姐!”

  冯三不情不愿地掉头就走,蒋越就是我顶头老大哥,惹了我大哥生气,我怎么能给你好脸看!

  冯媛假装发怒地拧了冯三胳膊一下,冯家妈妈乐呵呵看着俩孩子,眼里噙着泪,不舍得。

  易周悄悄自己走到车后座坐下了,车窗玻璃半开着,外头冯家妈妈拉着冯三嘱咐什么,一只手紧紧攥着冯三的手。

  易周仍然记得,她还是喜欢抱着那只奶兔娃娃的年纪,也有那么一个女人,曾经攥着她的手,那么紧。

  她一度以为她会永远牵着她走完那一条遥远到没有尽头的路。

  她窝在后座软靠背里闭上了眼。

  蒋越跟冯家妈妈道别完了,拉开车门,看见易周没心没肺地睡着了。

  冯三坐进副驾驶,小声嘟囔了一句:“她能一直闭着眼不睁开就好了。”

  蒋越开车,傍晚风冷了,他把易周靠着睡觉的那扇车窗升了上来。

  道路颠簸没弄醒她,车窗上升的履带嗡嗡声一下把她神经刺过来了。

  但是她一动没动。

  车倒入车库,冯三下车,打了个呵欠:“越哥我先去睡了。”

  走路的沙沙声渐远。

  然后车门被拉开,冷风呼啦灌了进来,她紧了紧衣服,依旧闭着眼。

  “出来,回屋睡。”蒋越的声音。

  她不睁眼,嘴里发出一串不清明的梦呓,转了转身子。

  蒋越一手抄到她脑后,一手横起她腿弯,抱了出来。

  她动了动,在他怀里调整到压不到她受伤右手的姿势。

  蒋越目光一低,一扫,分明看到怀里的人上下眼睑眯了一条缝,两把小蒲扇似的长睫毛下有一对精亮的珠子滚动。

  蒋越装作没注意,把她扔回自己屋的睡袋上。

  高度挺高,这么一摔绝对疼,易周也不装睡了,直起身来狠瞪了蒋越一眼。

  多说多上火,蒋越在她张嘴之前就大跨步掉头了。

  郝清扬在赌场当荷官,少不了上夜场子,经常凌晨三点才换班,她回来小心放轻了步子,不过蒋越还是起来了。

  郝清扬心疼:“你再睡会,我去做饭。”

  冯三躺在另一张床上也惊醒了:“嗯?清扬姐!”

  在基地拉练时候经常半夜打铃把人叫起来出操,蒋越和冯三都养成了睡深了也非常容易醒的神经。

  郝清扬冲冯三笑笑:“吵你了,再睡会。”

  “不睡了,我出去跑圈去!”冯三翻身就跑,他这人就是识时务。

  郝清扬放下手包擦了擦手:“我把米粥闷着吧,你……”

  “不用,”蒋越站起身:“你休息吧,一直没合眼,我出去买饭给你带回来。”

  郝清扬:“冯三来了……又有任务?”

  “嗯。”

  郝清扬手指绞着衣带:“跟易周那妮子有关系?”

  蒋越一点头,郝清扬快把衣带绞成结了,她不满意地咂了一下嘴,低头说:“那我睡了啊。”

  郝清扬不管跟外人多尖酸刻薄、多挑刺、她心里多不舒服,也绝对不会跟蒋越说一个不字。

  她沾卸妆油把脸上妆擦了,胡乱拿水一抹脸,爬床上睡觉。

  蒋越轻手把她的化妆品归置好,郝清扬的胸膛平稳地起伏,头发粘着没干的水沾在枕头上。

  顺子说:“清扬等了你六年。”

  一个女人,为他保留过了自己最美好的年纪,为他守过了六年岁月。

  蒋越怎么可能不心软,但是他怜惜清扬,更不能跟她在一块耽误了她。

  那边冯三围着街跑了五圈又转悠半天回来,将近五点了,刚到院,尖鼻子闻着一股葱油饼的香味,韭菜馅的。

  院东头,老甘扎马扎坐着,易周慢悠悠伸了个懒腰,也晃荡过去坐下了。

  蒋越手提着袋子,给了老甘,又顺手给易周一袋,易周从善如流地接了,扒拉开纸包,一口一口啃。

  冯三纳闷蒋越和易周昨天闹成那样,怎么见面还能这么不尴不尬的。

  老甘精神头很好,都不用吃东西,他咬了一口就放下了,眼睛很有神,一看就是刚打了针。

  易周问他:“你以前是记者?”

  老甘笑了:“我长这样能上摄影机子么?别吓着人了!”

  蒋越:“你以前不是还专门来做过采访。”

  老甘木了一会:“我那时候从广州偷渡过来,把身上一点钱都给人骗了抢干净了,当时遇着个外地记者,雇着我给他在妓街拍照片,我跟她们也不熟啊!可是没法那时候我实在想弄点钱。”

  “我真的想要钱,”老甘的目光仿佛陷入了一段久远的时光里:“我当时甚至想过偷抢。”

  “你说谁能愿意让我拍她们的隐私,这些做皮肉生意的女人,真的也不容易,”老甘脸上的笑容慢慢扩大:“可真的当时很多人都愿意叫我照她们。”

  易周捻了捻沾了油的手指。

  冯三好奇:“怎么回事?”

  老甘哈哈大笑:“她们觉得我可怜!”

  冯三和易周都愣住了。

  那些女人靠出卖身体赚钱,老甘靠拍摄她们能赚到钱,那些女人这样能养活自己,老甘也能靠这个吃上一口饭。

  所以那些女人愿意帮他。

  在立场上,她们与老甘是对等的,或者她们觉得自己比老甘好一点,愿意帮他一点。

  易周想起那个在佛堂外焚香的胆小女孩,挺起自己的胸膛,说:“别看不起我。”

  尊严有时候就是这么无聊。

  但就是有尊严才能被称作“人”。

  但是这对易周来说太棘手了难道真的为了几张照片先把自己弄到山穷水尽的地步?她可不愿意。

  但是放弃这部记录稿也绝对不行。

  她挎了装相机的小皮箱,推出摩托车扭开发动,机车闷得呜呜响。

  冯三跳过去:“你去哪?”

  易周眼皮动了一下:“怎么?”

  冯三结结巴巴:“我、跟你一块。”

  她立马觉得不对:“蒋越呢?”转头一看、蒋越早没了,那辆小本田也开走了。

  易周把嘴里的薄荷糖嚼烂了,把手一扭开到最大,从冯三边上轧过去。

  “你别……”冯三急眼了,想都没想撑着车后座的铁杠翻身坐在后面。

  易周车速彪得快,冯三翻上后座就没坐稳,这么一晃差点甩出去,易周抽手拉了他一把:“抓好。”

  冯三被她一拉身子贴在她后背上,冯三比她高半个头,下巴撞在她后脑勺,胳膊一下蹭在她腰上。

  她长得像白棉花糖,腰细,也跟一把棉花糖一样软。

  冯三惊得抽回胳膊来,又险些掉下去。

  易周眼尾一弯:“没摸过女人?”

  冯三脸要红炸了,他靠都不敢靠着,哪摸过,他更没遇见过易周这种不要脸的女人。

  不过冯三现在更愁的是易周这明显奔着找越哥去了,越哥叫他好好看住了易周,看出事了越哥不得弄他!

  老街古玩市场,在一条沿山的路上,本来缅甸就是多深山老林的地方,路不好修,截至二三十年钱往中国那边走东西,全都是托马帮。

  果敢在明朝时候还是中国的地域,属于西南少数民族的一支,瓷器流通了小千年了,果敢古玩市场有名气,少不了来捡漏的行家。

  现在路修宽了不少,汽车并排也能开进来。

  山上有个小佛塔,山脚汽车停满了,人挺多,不容易找着人,冯三能稍微放下心。

  别人都在看摊上摆的东西,易周眼睛看人,挨个扫着看。

  “人老了就爱养个东西,家了猫抱窝了生了六个养不了了拿出来卖,”一个老头手里捋着猫毛:“一只五十!”

  老头说话声大,不少人往那边看,易周瞅那小奶猫,街上就能检着,张口五十谁能要?

  那老头也卖古玩,防水布上搁了一堆东西。

  一个戴副细眼镜儿的男人跟老头说话:“小猫长的不错。”

  老头说:“可不是!我仔细喂的!小猫难缠死了,吃个饭还挑盘子,非这个小盘不吃!”

  小猫低着小脑袋,粉红色的小舌头一下一下舔着一只小瓷碗里的水。

  易周捏了一下猫脑袋:“这猫挺喜欢喝水的啊。”

  老头看易周的眼神凝了一瞬,笑着说:“今早吃咸鱼吃多了。”

  那戴眼镜的斯文男人掏了五十:“我买只回家给小侄子玩。”

  男人一手托起小猫,小猫忽然挣扎着喵喵叫,舍不得那小碗一样往前拱,男人说:“大爷,要不你那小碗送我吧,你看这猫……”

  “不行,”老头把水一泼,小碗揣小包里了:“我家那五只猫崽子也喜欢着呢,不能给。”

  老头耿着脖子,把头一转,翻脸不认人。

  易周忍不住笑了一声,那斯文男人的表情五颜六色,冯三也看出来这老头把这男的骗了。

  可这个男的真是还发不出火,这就是个闷亏。

  易周跟冯三接着往上走大路,易周注意了山下停的车没有本田,蒋越应该是把车开上去了,大路一直通到佛塔再转下来,是条两头通的路,返程不用掉头,想找人就更难了。

  冯三到底还有小孩子性,拖拖拉拉沿摊摸摸瓷器珠子和许多叫不出名的东西,易周举着相机缓慢调动焦距,佛塔,焚烟,茂树,安静匿藏在一堆仿制古玩里的珍宝……

  她翻了翻照片,边上湊过来一个人,歪头看:“照得真好。”

  易周抬眼:“谢谢。”

  “真有缘,遇着两次了。”又是那个戴细眼镜的男人,手里还抱着猫。

  易周说:“猫卖给我吧。”

  “送你了送你了,我压根没想要,”男的苦笑:“我看好那个老头给猫喝水的那个小盘了,心思花五十买个小盘赚大发了,结果让人家给坑了。”

  小猫在易周手里扭来扭去,显然不喜欢她,她轻轻捏了捏它的爪子,眉梢眼尾露出一点点笑意来,很漂亮,像初冬的白梅花乍然初开,不用全然绽放,就足够惊艳,男人觉得。

  “那只小盘子打眼一看就是明朝的东西,花鸟纹,偏暗黑的瓷色,应该是明初洪武时期的东西,”喜欢漂亮人就是本性,男人想跟易周卖弄,表情也生动起来:“我拿出去转手,少说能赚个三四万的。这小猫也是,扒着盘子不撒手,老头说得也像那么回事,我以为真能买下猫坑个盘子来。”

  易周不说话,性质缺缺地乱看,男人想吸引她注意:“你是不也是行家?我看你是老手啊,边上看那小盘都不中套。”

  “不是,我看不懂瓷器,”易周眼睛还在扫着旁边的人:“那碟子里的水有薄荷味。”

  男人恍然大悟,怪不得小猫抱着瓷器不撒爪,水里放了叫猫兴奋的猫薄荷!

  老头算计好了,骗的就是行家,自己上套了还憋不出气来,你买了猫我也没必要送给你个盘子吧!

  易周突然眼睛盯紧了山顶佛塔敞院的一点,转身就走。

  男人一愣,赶紧说:“小姐,我叫杨文!”

  他扔出去一张名片,易周用左手接住了,冲他摆摆手。

  冯三刚才就蹲在不远处守着摩托车看两个人说话,看易周朝他走过来,心情不错的样子,脸上没挂着冰碴子,冯三说:“你聊高兴了。”

  有点埋怨的语调,易周把那小奶猫往冯三怀里一扔:“给你了。”

  冯三摸摸小猫,心里就开心了,他早就想抱抱它了,惦记了好一会。

  冯三一愣神功夫,摩托车直接从他旁边飙过去了,他这次没反应过来翻上去——易周跑了。

  ――――――――

继续阅读:十六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