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
余墨君2016-11-19 08:426,337

  ――――――――――――――dadadada――――――

  易周跑得真是快,蒋越路上没抓住她。

  回去了,老甘坐在门槛犯瘾,跟蒋越指了指易周那屋门:“刚进去。”

  蒋越敲门:“易周。”

  里面没回音,这门本来就是坏的,他也不客气,一推就开了。

  易周蹲在地上,外套盖着脑袋,蜷成一团。

  蒋越觉得有些好笑。

  “滚。”易周说。

  蒋越真的出去了,过了一会又回来了,手里拿着个手提医药箱。

  他抓着易周胳膊:“转过来。”

  她不抬头:“滚。”

  “别犯混。”他刚说完易周一胳膊肘捣过来了。

  他一抓一措,胳膊被反别在背后,易周转头瞪着他,眼睛微微发红。

  他扯过她右手,刀伤很深,切了的肉能看到清晰渗血的脉络。

  她跟他使劲,手攥着不让他碰,被他轻易掰开了,镊子夹着消毒棉球呲啦扣进伤口的嫩肉。

  她抖了一下,骂出了口:“蒋越我草你大爷!”

  她越犯拧蒋越下手越快,又一下剔干净了里面的沙子,双氧水对着伤口灌了下去。

  易周紧紧咬着牙,不动弹了。

  蒋越顺利地涂了碘伏用纱布把手缠起来,他还细心地把五个指头都帮她分开。

  纱布刚绑好,易周抬起那只手对着蒋越就是一巴掌。

  这一巴掌来得太突然,蒋越没反应过来,打在左脸火辣辣地疼,看来易周使劲不小。

  她还在记着仇。

  蒋越愣了一瞬,易周一下子挣开了,冷光从糟乱头发遮着的眼睛里射出来:“你给我滚。”

  蒋越眼睛一下暗了,一步逼近了易周:“先把伤口处理干净。”

  易周后退了一步,她弄不过他,能打他一巴掌已是侥幸,蒋越越逼越进,易周后背触到了冰凉的墙面。

  退无可退,她抬腿踢他,被他一个错身躲过,一条腿反倒顺势侵人了她两腿之间,抵在墙上。

  私处隔着一层布料感受到他大腿的热度。

  蒋越低头瞅着她,眼底似笑非笑的戏谑。

  “你混蛋。”易周火大了,说出话来嗓子都是哑的。

  像春夜餮足的猫儿媚惑又无力的叫喊。

  蒋越眯起眼睛:“我有你混蛋么?”

  他一手压着她胳膊,另一只手一扯,易周的外套拉链崩开,里面套裙的领口脱了几只扣子,雪白又丰满的乳房暴露在空气里,黑色的内衣扣着,深深盈出一个沟来。

  他淡淡扫了一眼:“不过如此。”

  易周挣扎着要扇他一巴掌,被他钳制地死死的。

  他轻笑一声,沾了碘伏去擦她脖子上的伤。

  她脖颈很纤细,形状姣好得像一只天鹅,蒋越觉得他稍微用点力就能把它折断。

  易周垂眸看着他的手,那么近,关节那么清晰,隔着一小截棉签的距离,擦拭在她皮肤上。

  痒痒的。

  不知什么时候蒋越腿上用劲松了点,稍微撤开了,她伸小腿勾回来,私处轻轻在他腿上磨砂着。

  他手上的动作停下了,危险地看着她,易周冷笑:“你他妈继续啊。”

  她在挑衅。

  蒋越一下把碘伏戳在她伤口里面。

  她疼得嘶抽了一口气。

  蒋越继续抹完了,扔下她,蹲下身把医药箱阖死,刚要起来,肩头一沉。

  两条笔直的小腿挡在他视线里,小腿上盖着的白色裙摆坠了一圈蓝色流苏,随着风一荡一荡的。

  沾血的外套嗒掉在地上。

  “你他妈进来了,就别想走。”

  蒋越缓缓抬起头,眼睛又黑又沉亮,盯着你看的时候,似乎能把你洞穿。

  易周想被他的獠牙刺透,想被他拆吃入腹。

  忽然她两只手被扣住,整个人被拽起来,紧紧抵在墙面。

  她有一瞬天旋地转的恍惚,扑面而来的雄性气息迷得她头晕目眩。

  她贪婪地伸出舌头去舔舐。

  蒋越的身子若一座山,欺欺把她罩在里面,一动不动。

  易周一只手臂勾在他脖子上,软得像一把棉花的身子在他身上摩擦。

  从他衣服下摆往上撩,手指钻入衣服里面,在他身上游走,流线型的后背,凹陷的背沟,窄劲的腰肢,腹部紧绷的肌肉……

  她的舌头滑过他脸颊颧骨,下颚,一口咬在他喉头圆润的凸起,打着旋舔舐啃咬。

  粘腻的亲吻声。

  蒋越突然一只手钳着她下颚逼迫她仰头看着他。

  她合不上的嘴唇润了一层黏丝的唾液,启开的口能看见里面微颤的粉红色小舌头。

  她眼里蒙着的情欲下还多了一层说不清的东西。

  他粗糙的指肚碾压着她的嘴唇:“你到底想从我这得到什么东西?”

  “全部,”她伸出舌头一点点舔过他指缝:“我想要……你的全部。”

  不管是你的身体还是灵魂。

  不管是你的光明还是阴暗。

  她忽然猛得被提起来,甩在睡袋上,不疼,一件衣服扔在她身上,她撑起身子仰头看着他。

  “不可能,”蒋越走到门口,转头说:“你死了这条心,你从我这什么也得不到。”

  蒋越从那道门走出去,门框偏矮,他微微低了头。

  易周抓着衣服的手紧了又松开,再看她,眼里已经是一片平静。

  ――――――――――――dadadadada――――――――――

  冯三到得很快,蒋越出来时候,他蹲在院子逗猫,老甘在旁边跟他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

  冯三见女人怕,见猫狗就喜欢,也挺奇怪的,动物碰着冯三就喜欢往上贴,在警区顺子养了四年的狗见了冯三比他还亲,为这事顺子还醋兮兮好一段日子。

  冯三手底下的猫看着蒋越过来,喵了一声躲开了。

  “越哥。”冯三瞥了他一眼,脸有点红。

  蒋越莫名其妙,老甘贼贼笑了一声:“在里面动作挺大啊,外边都听见噔噔的。”

  “不是那么回事,我和她什么事没有。”蒋越说。

  老甘显然不信,蒋越也不想解释了:“冯三你去把她叫出来……”他一想:“算了我去吧,冯三你去把车开出来。”

  蒋越站在易周门外叩了叩门板:“今天袭击你那两个男的那个事,你跟我一块过去问个话。”

  易周淡淡点了个头,毕竟这事不早研究,以后她就是九尾狐狸命都不够使。

  蒋越看她不疾不徐提了一双高跟鞋,就准备走的架势。

  蒋越扫了她一眼:“换衣服。”

  易周说:“我衣服怎么了,她妈又碍着你了是不是?”

  这个人,前一秒巴着往你身上贴,下一秒就能翻脸跟你呛。

  易周套裙撕了边,酥胸半裸,外套拉链锁不上,泄了一臂春光。

  蒋越说:“换了。”

  话里没有多余的语气。

  易周转身去拿衣服,蒋越抬脚走了,再出来,易周穿了个规矩点的运动半袖包臀裙,但还穿着那双骚包的细高跟。

  蒋越坐了驾驶室,冯三精着等易周坐到后面自己蹿到副驾驶坐着。

  本田奔着东边去了,开了一会,瞅着不远的地方,绿草茂盛的,寻走着持枪扣绿帽的军人。

  他们后面蜿蜒着一米高的铁丝网。

  那一层铁丝网就是中缅边界线。

  车子七拐八拐的,一头扎进草堆里了,正是前后避人的地势,没见怎么开的,边界线甩在后面去了。

  易周想早知道有这么个偷渡的好路子她费钱费劲办什么暂住证。

  云南边陲镇康,外围圈,车开过道,进了个农院。

  外面垛着堆成小山的稻草,新收割的田地一陇一陇的,脚上一踩,干脆的草茬裂了纹,土地浸了雨又是软的,易周很喜欢。

  堂屋响起一把妇人家响亮的嗓门:“老大!别忙了!去看看是不是三儿回来了?”

  “哎!”一个姑娘答应了一声,先出来的却是个高大魁梧的男人,浓眉重眼的,跟蒋越亲密地对碰了个胳膊。

  “越子。”

  “哥。”

  易周在蒋越脸上找着了笑模样,合着就跟她一个人不会笑。

  接着一女孩从堂屋后面转出来了,脑后一根辫子,穿着到脚踝的长裙子,满眼都是笑:“三儿,越哥,你们可到了。”

  “大姐!”冯三孩子似地蹿上去,女孩揉了揉他头,笑:“三儿,叫人笑话,当兵两年了还长不大,不能跟你顺子哥一样稳重点?”

  接着出来一中年妇女,易周发现她脚有点跛,走路一颠一颠的:“三儿!”

  洪亮的声音都带着几分哭腔。

  冯三扑过去抱住了女人,直蹭:“妈,我可想你啦!”

  冯家妈妈眼睛笑眯了,含着泪:“滚犊子,想个屁!有啥好想的!”

  女孩在一边跟易周小声说:“我妈就这样,说话不好听,”她笑着说:“我叫冯媛。”

  蒋越也跟易周介绍站他身边的男人:“我们部队老辈,王顺。”

  顺子冲易周一点头,没多说话。

  易周直觉顺子不喜欢她。

  冯媛领着易周去后屋院子做饭,顺子把蒋越带到一边,厢屋里绳子捆了两个人,正是那日想弄死易周那两个。

  两人从窗户看着外面的顺子和蒋越,挣扎了一下,嘴里含着毛巾呜呜叫。

  蒋越:“怎么样?”

  顺子坐在门槛上叹了口气:“那个光头唬唬吓得不行,不过就是个小跟班真的什么都不知道,那个小刺头是个老油子,怎么都套不出话。”

  沉默了一会,顺子说:“刺头身上两刀,光头那个背上一刀,是叫易周的那个女的弄的吧。”

  蒋越嗯了一声。

  “你别看那伤口吓人,处处避开要害了,器官血管一点没伤着,医院都省了。”顺子说:“一个女的下手捅人这么干脆利落也是神了……”

  蒋越:“哥你有话直说。”

  顺子一拳擂在他肩膀上:“清扬虽然外面小矫情了点,对你是真好,也是个踏实过的,比那个易周强。”

  顺子说:“我看易周那女人不是个好驾驭的,你别动心思。”

  蒋越无言:“哥你说哪去了。”

  顺子:“你老是耗着清扬不表态也不是个事,人家等了你六年了。”

  “我知道。”蒋越说这话很认真。

  顺子舒了口气:“我还以为你还在介怀清扬以前的事……”

  呲啦一声响打断了顺子说话。

  易周站在那小门后面,弯腰拾起一只搪瓷缸,重新抱到手里:“吃饭。”

  她说话不咸不淡的,眼睛淡淡从顺子面上扫过去,转身就走。

  她那一瞬的眼神刀子似划在顺子脸上。

  顺子刚才知道她在后面,就是故意说给她听的。

  顺子一把扯住蒋越:“你掂量掂量,别跟这个女的再弄一块去了。”

  蒋越相对无言:“哥,真的没弄到一块。”

  “那女的看你眼神就不对,”顺子手指直戳蒋越脖子:“你当我瞎啊,你这上面是蚊子咬的啊?”

  蒋越这才注意,自己锁骨肩窝,斑斑驳驳深紫色的吻痕。

  蒋越眼神一暗,自己没注意,竟然叫她弄上这点小动作。

  许久不见的宝贝儿子回来了,冯家妈妈这顿饭做的精细,扒拉着看着自己宝贝儿子吃,笑得欢快,冯媛那女孩,见易周不动筷子,给易周碗里夹菜,又顺了几筷子到顺子碗里,低头间的,嘴角偷着翘起来了。

  易周看出冯媛对顺子有那么点意思。

  她吃得少,就算细嚼慢咽,一会也吃完了,站起身。

  冯家妈妈热情道:“丫子,干嘛去?再吃点!”

  她笑:“去趟厕所。”

  她在门口点了根烟,溜了一圈溜到厢房去了,她推开门,地上捆着俩大粽子惊恐地看着她,嘴里咬着毛巾呜呜叫。

  她认得那小刺头,野地里看着那六张脸其中一个,也是那天掐她脖子、支使光头拿刀子捅她的。

  她从口袋摸出一把折叠瑞士小军刀抵在小刺头脸上,笑着说:“你老实别喊啊。”

  小刺头被她笑得浑身发毛,口里的毛巾被她扯出来了,立马低声哀求:“哟,小姑奶奶啊……您都捅了两刀了还没消气啊……”

  她冷笑:“你说说,到底谁看我不顺眼非要弄死我?”

  小刺头:“姑奶奶,您这么美,要不是您撞破我干那档子事儿,我也没那么冲动就想把您办了啊!”

  摆明了装疯卖傻不想说实话。

  易周抽了两口烟,滚烫的烟头呲戳在他手臂上,化纤衣料迅速燃烧,一股刺鼻味儿,小刺头嘴上哇哇叫着:“疼死了疼死了。”

  其实一点不带躲的。

  易周偏头去看那个小光头,小光头身子猛抖了一下:“我真的……真的……啥不知道,他他他说你看着不该看的了,要办了你……”

  一句话就把他卖了,小刺头恨恨剜了光头一眼,这水货,迟早要死在这张嘴上。

  易周笑着跟小刺头说:“我不就在野地多看了你一眼么?那么值钱,不让看啊。”

  小刺头乐呵呵地:“那是那是。”

  “我这人记仇,”易周说:“谁要想弄死我,我肯定要先弄死那个人。”

  冰凉的刀口冷冷刮在他脸上,易周咧嘴笑:“还绝对要折磨得他生不如死。”

  小刺头冲蒋越嗷嗷大喊:“警察叔叔,她危害我人身安全!”

  半路进来的蒋越定定站在易周后面“哦”了一声,没有要管的意思。

  小刺头鼻涕一把泪一把嚎:“滥用私刑!你还是好警察么!”

  蒋越:“哦。”

  小刺头一脸欲哭无泪。

  易周捏了一下他脸:“乖啊,不疼,你别动。”

  锐利的刀口切着小刺头手肘到大拇指的皮肤整齐地划下去――划开了一层皮,白生生的,里面是粉红的肉,血流出来的极慢,刀子划了快十厘米长,血才满满渗出来。

  “不疼吧,”易周安慰地拍拍他:“你手怎么开始抖了,我都跟你说别动了。”

  小刺头哆哆嗦嗦:“你,你干什么……”

  “剥皮啊。”易周一刀霍到骨节处:“你真该看看我以前剥的兔子皮,干净,一点肉不损,这样你就不用这么害怕了――”

  原本紧绷的皮肤跟皮筋拉了丝一样从骨肉上分开,小刺头控制不住眼皮往上翻:“不是我……不是我!!!有人塞给我一张纸条子叫我弄死你,不是我要弄死你的!”

  小刺头要翻白眼了,蒋越狠狠掐了他人中:“谁?”

  小刺头叫:“我真的不知道!真的!我就一负责小片区的混子!”

  一股腥骚味直冲鼻子,小刺头竟然吓尿了,那光头抱着脑袋不敢抬头看,五大三粗的汉子吓得蜷成一团。

  易周似乎是上瘾了,两只手揪着小刺头手臂那豁口就要往外剥皮,蒋越一把攥住她手腕把她拖起来。

  狠狠把她甩出去,蒋越用劲大,易周没站稳跌到地上。

  “你他妈这些手段跟谁学的!!”蒋越爆吼。

  他红着眼睛,前所未有的盛怒全显在脸上。

  易周揉揉大腿:“怎么,你不觉得挺好用的么,可以发展发展专门用来问话逼供。”

  “你他妈有没有点人性?把不把人当人?”

  “狗屁玩意!”易周眯着眼:“告诉你,我当时就是这么用刀子霍自己的,拿着威胁人也是好招!”

  蒋越狠咬着一口牙,大手攥住她领子,她的眼睛离他很近,他死死盯着,企图从那里面看出一点点“人性”来。

  她被提地双脚几乎不着地,可是她骨头还是死硬:“你别觉得你们领个军衔钢印的就干净得不得了,监狱里面的一套弯弯道道你他妈自己还不知道?”

  “够了!够了!”顺子从后面一胳膊拐在蒋越脖子上:“越子!放开她,正事重要!”

  蒋越一松手,冯媛立马在易周旁边扶了一把,她扶易周的时候都不敢抬头看蒋越的表情,太吓人,她还是第一次看着蒋越发火,竟然还是跟个女人。

  顺子拖住了蒋越,把他摁着坐下,打开门一看厢房里面狼藉那一滩,什么都明白了,叹气:“自从六年前那天,我还是第一次看你又这么发疯样子的火。”

  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蒋越手指插在短硬的头发里,他阴着脸:“哥我没事了,干正事吧。”

  顺子看着他的模样又忍不住重重叹了一口气:“过去的事……让它过去吧。”

  小刺头被易周吓破胆了,顺子和蒋越再去问话他一五一十交代了,当时在野地里那情况就是易周肯定看着乌鸦了,再不行就是乌鸦正好跟她看对眼了,就算易周只看了一眼,依着小刺头的话就是说乌鸦这号人多疑不留后患,非要把易周弄死以防万一。

  小刺头是真不知道乌鸦是谁,这人以前没叫谁看见脸,小刺头跟那帮子人也接应了几次都不知道哪个才是乌鸦,到底乌鸦来不来,他也从来不注意,因为每次都是上边来主动联系。

  在老街古玩市场,有人给他递条子叫他办事。

  下边的人没有联系上面人的途径,上边人随时能找着下边人办事。

  这也就是为什么这只老乌鸦一直没落网的原因。

  事情还是一团乱,但总算有点苗条了。

  顺子把这俩人一捆,准备带回警局,蒋越自始至终脸色没有稍微好转点。

  顺子说:“你到底跟她置什么气?!”

  蒋越轻轻摇头,他到底置什么气,易周说的不错,监狱逼供那一套他知道,强制数天不给睡觉吃饭喝水坐铁板凳,一点不比谁干净。

  可是他就是忍不了,他就是生气,她不把别人的命当回事。

  甚至不把自己的命当回事。

继续阅读:十五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