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
余墨君2016-11-19 08:424,267

  ――――――――<p>  蒋越按着那小刺头给的说法,在车后面挂了珠佛珠,绕过山溪涧谷,停在通往佛塔的三岔路口大路边上。<p>  小刺头说那边不定期来人,蒋越很有耐心,可这是个运气活。<p>  下午两点太阳最狠的时候过去了,空气里还余着点最后的浮躁,也悉数被佛塔顶端沉稳肃穆的钟声驱散。<p>  钟声一圈一圈在空气里荡开,贩子七零八落地收摊,不一会儿主路上就走得干干净净。<p>  原先匿藏在人群里的军人也随着陆续撤走,蒋越耳朵里的微信通信机传来顺子的声音:越子,今天到这,撤回。<p>  蒋越重新发动汽车,沿着路笔直地下山。<p>  这时三岔路口正通的主路开过来一台小面包车,开得挺慢,蒋越以同样平稳的车速开过去。<p>  两车平行相并,蒋越头顶的帽子压得很低,遮着眼睛,他微微转头,冲那边的人一点。<p>  面包车上带墨镜的男人快速地伸出左手正准备把一团东西扔给他,可一瞬间男人察觉到不对劲,右手迅速抄起一只小型土炸弹朝蒋越扔过去!<p>  蒋越眼神一凛,手出如电,一招抓措截住了男人左手攥着的东西,胳膊肘一捣,那只土炸弹滚在蒋越车头前面,轰一声!<p>  土炸弹做的小,威力可不小,哐一下把车前头的铁皮炸掀了。<p>  岔路口路宽不宽窄不窄,两车一排根本掉不了头,蒋越狠打方向盘、车尾狠狠撞在墨镜男人的小面包上。<p>  谁知到小墨镜根本没想跑路,拽了三只小炸炮砸进蒋越的车。<p>  蒋越破门抱头,猛向前一滚,身后那车被炸得嗡一下,呲出噼里啪啦的玻璃碎片。<p>  小墨镜倒车急转朝蒋越碾过去!那东西绝对不能被条子抢了!哪怕毁了它!<p>  蒋越打了个滚,站住了,迎着冲面而来的汽车,面沉如水,车头擦过一瞬,他猛地暴起,跳上车盖,铁一样的拳头砸破了挡风玻璃,手爪擒住了里面人的脖子。<p>  小墨镜被砸了一头一脸的玻璃碴子,脖子掐地喘不过气,痛苦地嚎叫起来。<p>  这时突然车下的土层激起薄薄一层沫子,紧着一排狙击枪子扫射四下!<p>  对方不止一个人!<p>  蒋越扔了那小墨镜一头扎进树林深处,弯腰跑动带起的风吹干了他身上一层冷汗。<p>  要不是刚才有车撞倒的几棵小树挡着,这会他怕已经被枪子点了脑袋!<p>  他吃不准方向,弯腰摸着下山的线速跑,装了消音器的枪打出的声小,鸟都惊悸不了。<p>  可是他的耳朵能听出来,能捕捉到,枪子撕裂空气穿云破雾的尖利声。<p>  他刚才跳车时候手枪掉在车里,他要不就等着顺子他们听着动静过来,要不就折回去,最好能找着他的枪。<p>  敌暗我明,根本不用考虑。<p>  蒋越破林而出。<p>  一个人突然明晃晃地撞进他眼睛里,强光下白瓷一样的反光、扎眼。<p>  他脑子直接炸了,怒不可遏地把她连人带车扑倒在地。<p>  易周眼睛睁得大大的,看见蒋越猎豹一样飞跃横出,她目光清楚,能看见他发怒到微微扭曲的英挺五官,看见他麦色皮肤上细细碎碎玻璃片子划出的小口子。<p>  同时死神擦肩而过,一颗枪子擦过易周胳膊,嵌入水泥地面,蒋越抱着她滚了一圈。<p>  “跑!!!”<p>  蒋越怒吼,一把把她推进林子里,两人往山上树林深里跑。<p>  他本来清晰条理的思维回路一下乱了,他如果和易周分开跑,那人说不定会以为东西转移到了易周手上,就不一定追着谁,可易周跟着他,谁也跑不了。<p>  他左手攥着那跟密封的小管都被他手里的汗水浸透了。<p>  这时候断不能犹豫,一犹豫就是生死一线!<p>  蒋越猛看到了前面不远的小斜谷,挺深的,底下是山上引下来的流水,中间修了个供游人乘坐的吊钢索滾车。<p>  蒋越眼明手快地跳上去拔了开关,易周一步不落地跳进缆车里,蒋越大手一折把开关给拆坏了。<p>  缆车转动,蒋越身子一半悬在缆车外面,目光狠戾,把小油管往她手里一塞:“拿好了不能丢。”<p>  他盯着易周看的眼神简直是要把她撕碎的样,那眼神只在她面上停了一秒,然后他纵身跳了回去。<p>  她趴伏抱着头,一排子弹在她头顶扫过去,她眼睛紧紧盯着蒋越消失的地方,接着一个穿工装裤端着枪的男人现身了一瞬,调头追着蒋越走的方向去了。<p>  那一秒,易周的心口一阵绞痛,每一丝神经绷得要炸掉,她魔怔了,原来她早就那么疯魔地记挂上蒋越这个人了。<p>  她纵身往对面跳,缆车已经滑到了个不近不低的高度,她一下跄在对面,身子砸在一棵树和石头的夹缝里,身上不知哪处骨头嘎嘣响了一下。<p>  她追着往回跑,眼球充血发红。<p>  我操你蒋越想甩了老子门也没有!!!<p>  ――――――――――<p>  蒋越双脚带风,身上每一块键子肌绷得紧紧的,线条锋利,衣物上淬着血,追他的人也是喋血之徒,一步不落地跟着他,枪法精准,身体素质绝对跟蒋越不相上下。<p>  蒋越要尽量拉开他跟易周的距离,那人显然也是擅长打丛林狙击,蒋越摸不清他位置,但是每发一枪的时间间距越来越长。要不是那人子弹剩余不多了。<p>  要不是那人在找寻制高点。<p>  蒋越折回了三岔路口,原先带墨镜的见着蒋越又奔回来,大惊失色,本来那人眼睛被玻璃弄伤了半只,蒋越轻而易举一脚踹倒了他,顺走了掉在车下面的手枪,身子贴在本田车后面。<p>  上膛,开保险。<p>  蒋越手里的是一只小口径的左轮手枪,五发子弹,有效射程远不及那个人手里的狙击步枪。<p>  他摸不准那人的位置就是死路一条。<p>  蒋越把那小墨镜踩在脚底下,把他衣服拽掉背在他后面简单捆了个结,蒋越精神高度紧绷,手攥着枪,一个前滚翻从自己的车移到旁边的小面包车后面!<p>  一颗子弹险之又险地从他头顶的斜上方砸进车顶铁盖。<p>  蒋越瞬间判断了子弹袭来的方向,瞄准,嘭一枪!<p>  三秒寂默,树丛里沙沙声响起,走出来一个人,那人穿迷彩背心工装裤,端着狙击枪,步子又沉又稳,整个人透着一股子狠劲。<p>  蒋越和他隔着一条马路的距离,各自手里黑洞洞的枪口都指着对方脑袋。<p>  两人僵持着,谁的神经先松了一分,就得做对方枪下一缕亡魂。<p>  工装裤的男人有点稳不住,先开口:“那管东西交出来。”<p>  男人的声音因为浮躁有几分嘶哑,他被人逼压到这份上还是第一次,他的耐心和冷静都所剩无几,他也知道没有多少时间叫他耗着。<p>  蒋越说:“你别废话,现在把枪放下,一会儿不让你吃大苦头。”<p>  男人哑着嗓子笑了两声,一指扣在扳机上:“我操你祖宗,大不了咱俩一块上路!”<p>  男人还维持着最后一点理智,蒋越眼神一凛,突然一辆摩托车冲出树林,一跃而起,车胎擦着地面打了个转,驾车的人被惯性拽了出去。<p>  易周从地上爬起来,一身一脸的血:“东西在我这,”她目光阴冷的骇人:“你敢动我男人一根汗毛试试。”<p>  真是疯了!蒋越太阳穴青筋都爆了起来,他真想一把掐死这个女的算了。<p>  那人也豁出去不要命了,恶狠狠说:“你不把东西给我,你就得现场看着你男人跟我一块死。”<p>  易周定定站着不动,那小墨镜挣脱了束缚也爬起来了,男人冲小墨镜一仰头,小墨镜会意走过去:“你不动别怪我自己搜了。”<p>  易周一双薄眼皮半垂,脸上没有一点表情,小墨镜把手伸向她外衣兜,空的,他的手摸到了一把细腰上的软肉。<p>  易周老老实实垂着眼,雪白的皮肤上几道血口子,鼻子挺翘,唇形漂亮,身材前凸后翘,小墨镜忍不住吞了口口水。<p>  小墨镜的手绕着易周的软腰掏另一个口袋,胳膊故意在她后背蹭了一下,又是空,小墨镜说:“怎么没有,放哪了?!”<p>  “在这,”易周慢条斯理地脱掉外套,一只袖子剥落,露出雪白的手臂,小墨镜看直了眼。<p>  蒋越压着翻涌的气血,端着不动,那穿工装裤的男人眼睛余光瞥到山下开上来的车,气得发抖:“你个傻逼!那小贱货故意拖时间!”<p>  易周一手做刀,迅速朝着小墨镜后颈劈,工装裤男人爆吼一声,朝易周扑过去,蒋越瞬间扣动扳机,子弹穿透了男人肩胛骨,血噗地溅出来。<p>  人真的到了亡命的份上,也疯狂了,男人竟然闷倒了易周,勒住了她脖子,枪眼直戳她下巴,神情犹如狂鬼:“你他妈把枪放下!”<p>  眼瞅下面车越来越近,男人暴跳如雷:“放下!”<p>  他被逼急了绝对会毫不客气地扣下扳机。<p>  蒋越把手枪一扔,小墨镜立刻捡着抵住蒋越脑袋。<p>  男人恶狠狠:“上车!!”<p>  两人戳着蒋越和易周脑袋,气急败坏地爬上车。<p>  男人把易周扼得死紧,易周根本动不了,戳在她下颚上的枪管子冰凉,那是死的温度,她眼睛往窗外看,一声不发。<p>  小墨镜开车,蒋越坐在副驾驶,眼神盯着后视镜看他们一举一动,锐利得像鹰。<p>  面包狂飙出去,三岔路口其中一条是小路,别人都以为车开不进去,其实有路可走,是他们掐着的一条生路。<p>  车子拐入深林的一刹那男人和蒋越同时有了动作,都掐捏了对方绝对不会善罢甘休!<p>  蒋越出手一把抓住枪管,男人横起一拳擂在蒋越胸膛!易周一口咬住男人手腕,男人手腕剧痛,他下意识地手指一动,扳机咔叩了进去――蒋越嗓子眼发出一声闷吼,一把拉住了易周的胳膊。<p>  呲一下,子弹从易周脖子边上划过去,砸进车顶,子弹迸溅的碎片高温生生烫在易周脖子最薄的皮肤上,她一下咬着下嘴唇,不哼一声。<p>  车里一系列晃动,小墨镜控制不好方向盘,车子一甩,两边本来就没关紧的车门呼啦开了。<p>  蒋越拉易周时身子倾了出去,男人瞄着空子一枪杆子把蒋越狠推了出去!<p>  蒋越身子撞在树上,巨大的冲力把粗大的树干竟然生生拗断,他双手紧紧扒着门,不撒手。<p>  “你他妈撒手!你找死!!”<p>  车子在树林里越开越快,横七竖八的树干捶打在蒋越身上,蒋越下半身整个被拖在碎石地上走,小墨镜不停踹在他脑袋上,可是就是弄不掉这个人!<p>  枪匣子最后的子弹打光了,男人费了全身劲去压制手底下的易周,发狂地一枪杆子兜头捆在蒋越脑袋上!<p>  血瞬间从他额头流了下来,一根细血柱淌进他眼睛里,瞳孔迅速布满一层血雾,他不放手,十指都是血,身上没一块好皮,他不放手。<p>  “妈的都疯了!疯了!”男人一通狠砸乱砸。<p>  真的都疯了。<p>  易周拼了一口血气从男人手底下扑出半个身子,指甲扣在蒋越扒着门的手指上。<p>  “你他妈给我滚!滚!!!”<p>  汽车嘎转了个近一百八十度的弯,汽车侧轮抓不住地面飙浮起来,易周扣开他的手指,蒋越的指甲连着血肉被猛地霍下来,他扒不住门,扑倒在地上,摔在下面。<p>  “啊!!!!”<p>  车后蒋越一声爆吼,压抑到极致的感情全部喷涌而出,切心透骨的痛、暴躁肆虐的不甘、早已深种的情根、随着这一声吼,撼动山林。<p>  易周不肯在他眼前流的泪一下子涌出来。<p>  她没有看,不敢看,不愿看。<p>  后面的蒋越,用双手双脚并用的奇怪姿势,满身浴血,睁着一双野兽般血红的眼,拼命地追赶。<p>  却终是、渐行渐远。<p>  ――――――――――――――――dadadadada――――――――――

继续阅读:十七 地狱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