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杀 沈弈,你不是男人
司言2016-10-31 20:012,118

  叶城初夏,第一人民医院。

  时念拿着一份报纸,只一眼就看到了那个耀眼的男人,他的手紧紧的揽在名模的肩膀,嘴角勾着笑意,俊朗而迷人。

  沈弈!

  原来他昨天是和她在一起。

  时念仔细的看了一眼这个腰细腿长的名模,不得不说,和那个女人很像。

  其实她已经习惯了,沈弈身边从来不缺女人,尤其是和那个人长得像的,他对她这个妻子也毫不遮掩。

  时念苦涩一笑,拿起病历记录本去查房。

  刚上了两层就看到柳如沁皱着眉匆匆忙忙走过来,见到时念蓦地停下脚步,低声道;“我正找你呢!”

  “怎么了?我要去查病房。”时念诧异的看着柳如沁深深皱起的眉。

  “你看看这个!”柳如沁将手中化验单递了过来。

  她疑惑的接过来,然而在看到化验单上的名字时顿时震惊在了原地。

  患者:章柔

  病症:胃癌

  开什么玩笑?明明她前几天刚回家看过母亲,她那么健康,怎么一转眼就得了胃癌?

  见时念脸色苍白,柳如沁叹了一口气,拍了拍时念的肩膀,“伯母怕你担心,一直瞒着你,但是现在真的瞒不住了,癌细胞扩散了。”

  时念死死的咬着唇,化验单在她的手里都变了形状,良久后,才愣愣的问:“我该怎么办?”

  “我这里有一些积蓄,可以借给你一些。”柳如沁抿了抿唇,“不过这都是杯水车薪,你还是要想办法筹钱准备着。”

  时念不说话,柳如沁理解,毕竟一个晴天霹雳下来,谁都会震惊。

  “我先去给伯母安排病房和检查,你别担心。”

  柳如沁说完握了握时念的手,无声的传递着力量,随后便下了楼。

  很久之后,时念终于缓过了神。

  钱!

  现在最重要的就是钱!

  可是她是一个穷光蛋,什么都没有。

  父亲那里是不用想了,那个铁公鸡一样的人根本不可能给她……

  她拿出手机,找出所有关系比较好的人,一个一个拨过去,可是当他们听说她要借钱的时候,都借口有事以后再联系。

  时念苦笑,也对,她本就没有什么朋友,谁会借给她钱?

  慌乱之中,她扶着墙壁,终于想起了一个男人——

  沈弈!

  几乎是想到他的第一瞬间,时念就拨通了他的手机,可是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电话里传来的无非是机械的女声。

  您拨打的电话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

  时念再打,一样的结果,继续打,还是没有人接。

  她不知道自己打了多少个,直到那边的人不耐烦,直接选择了关机,时念顺着墙壁缓缓的滑落在地上,片刻后,肩膀几不可察的耸动起来。

  理智告诉她,那个结婚三年的男人其实与形同陌路并无区别,可是她又告诉自己,她从来没有求过他什么,就这一次,就求他这一次,她不能失去母亲。

  时念抹了一把眼泪,拿起手机打到了沈弈的办公室,几乎电话一接通,时念就急声道,“我找沈弈。”

  “夫人,对不起,沈总有事,和陈小姐出去了。”

  秘书说完就挂断了电话,时念握着手机还维持着接电话的姿势,顿时心如死灰。

  她自嘲般的勾了勾嘴角,半晌后她慢慢站起来,脑袋里回旋着两个字——

  房子!

  对,沈弈给过她一套房子。

  她找的中介很快,因为急需用钱,三百万的房子她只要了一百万,这么便宜的事儿谁都不会放过,一个小时对方就要求交接手续和房照,并约定钱款会在第二天打进她的卡里。

  时念与他约定下班后交接,随后便去病房看了母亲。好在章柔的状态还不错,说了一会儿话就睡着了。

  终于挨到了下班,时念让值班护士多照顾着点母亲,便拿着所有的证件去办手续了。

  她拿到钱后给母亲买了晚餐,打算回家收拾收拾衣服,以后常住在医院,反正沈弈也不回家,她正好可以搬来照顾母亲。

  时念将医院的手续都办好之后,回到家已经八点多了。房子里空无一人,和往常一样。

  她在黑暗中换了鞋,手指刚覆在灯的开关上,一道沉冽的声音便传了过来——

  “你还知道回来?”

  时念一愣,抬起头便看到了一个伟岸的身影,他坐在沙发上,黑衣黑裤,整个人与黑暗融为一体。

  是沈弈。

  时念打开灯,径直看向不远处的男人。

  他不适应的眯了眯眼,几秒种后,冰冷的目光射向时念的方向,毫无温度。

  时念今天已经很累了,她全身都在颤抖,得知母亲患病的噩耗还没缓过来,她没有精力去对付这个男人。

  她要尽快收拾衣服,离开这里。

  时念刚一抬起脚步,有什么东西砸了过来,带着强劲的风力,啪嗒一声打在了她左侧的墙上。

  堪看刮过她的脸。

  时念低下头,却看见了今天下午刚拿出去的房产证,没等她收回视线,沈弈箭步迈了过来,单手轻松钳制住她的下巴,强硬的抬起她的头,两人顿时四目相对。

  沈弈的眸子里火星四溅,仿佛像是一只野兽,瞬间就可以将时念吞没。

  “你是想告诉所有人,我是怎么亏待你的吗?”沈弈缓缓勾起嘴角,“我穷的都让你去卖房子了?我的东西你也敢!”

  时念死死的咬着唇,就是不屈服。

  她需要钱,除了卖房子,别无他法。

  “说话!”沈弈手上的力气加大,眸子染了血,“你是不是存心让我沈弈难堪!!”

  时念吃痛,她用力的挣扎起来,可是沈弈的力气很大,她根本逃不开。

  时念几乎是咬牙切齿的盯着面前的男人,黝黑的瞳孔死死的盯在他的脸上,声音从嗓子挤出来,破碎而沙哑——

  “沈弈,你不是男人!!”

继续阅读:002杀 当她是妓女吗?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赤骨成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