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杀 你算什么?
司言2019-09-17 11:423,210

  听到这句话,沈弈没有生气,反而轻笑了一声,他收回了钳制时念下巴的手,幽深的目光仍旧落在她的脸上。

  时念背靠着冰凉的墙壁,被圈在沈弈的范围内,一动不动。

  片刻后,男人缓缓俯下身,灼热的气息顿时喷洒了时念一脸,声音微微上挑,带着危险的气息——

  “你说我不是男人?”

  时念这一天所有的疲惫都被沈弈勾了出来,她抬起头,咬着唇,“你就不是男人!”话落,复又伸出手指着面前已经濒临愤怒的男人,“你得不到自己想要的女人,你就出去花天酒地,你就迁怒别人,你算什么……唔……”

  时念的话还没说完,身体便被沈弈死死的钉在了墙壁上,沈弈勾着嘴角,眸子里是嗜血的颜色,“我没找你你吃醋了?嗯?”

  “放开我!你放开……”

  她的话还没说完,沈弈冰冷的唇便压了下来,唇齿之间酒香依旧浓郁。

  “我让你看看,我到底是不是男人。”

  沈弈放下这句话,整个人像是被触动逆鳞的巨龙,他发狂似的吻着时念。

  时念挣扎不休,可是她越是挣扎,男人征服她的欲望就越发的高涨。

  时念眼睛里慢慢蓄积了泪水,她咬着牙,嘴下一用力,狠狠的咬住了沈弈的舌头,与此同时,她感觉到他的身体一僵,一股腥甜气息在唇舌之间漾开。

  下一秒,沈弈突然抽离,然后迅速的握住了时念的手腕,力道大的惊人,他像是发狂的猛兽,漆黑的瞳孔深不见底,怒气翻涌。

  “时念,你真是让我刮目相看。”

  话音一落,沈弈猛地抱起了时念,转头将她用力的扔在了沙发上。

  时念反应不及,刚要起身,沈弈便化身为一张密不透风的网,迅速的抽掉皮带沉沉的压了下来。

  “你干什么,走开!!”时念害怕了,她企图逃走,可是男人的手已经摸上了她的衣裙,用力一扯,她便全然暴露在了空气中。

  时念无助的瑟缩了一下,转过头便看到沈弈的视线流连在她的胸口,嘴角挂着邪笑,饶是这样,声音也依旧不疾不徐。

  “今晚之后,希望你记住,我到底是不是男人。”

  时念直到这一刻才明白,这句话其实是说不得的,沈弈这么骄傲的一个人,怎么会允许别人质疑他?

  可是一切都已经晚了。

  不知道多久,时念竟然昏了过去,失去意识的前一秒,她想:终于可以解脱了。

  沈弈难以尽兴,扫了身下的女人一眼后翻身而下,他简单的整理了自己,坐在沙发上点了一根烟。

  烟光明灭,映出了一张俊美的脸。

  沈弈微微闭了闭眼,满心的不甘。

  他又点燃了一颗烟,回过头目光落在女人苍白的脸上。

  时念似乎闻到了烟味,轻轻的咳嗽了一声,翻了一个身又睡着了。

  沈弈皱了皱眉,手上的烟只抽了一口便让他灭了,他的眸光深似海,停留在时念的身上很久。

  凌晨三点的时候,他留下一张卡,拎起衣服离开了。

  时念醒过来的时候,天光已经大亮了,她揉了揉额头发现自己还睡在沙发上。

  然而她刚一翻动,身下便是一疼。

  她忍着疼起身,打算收拾收拾去医院,刚站起来就看到茶几上放着一张黑卡。

  沈弈这是什么意思?

  时念在这个家的东西本来就少,一个皮箱都装不下。母亲的病是一个持久战,她收拾好所有东西打算去医院常住。

  临走前,时念还是拿起了沈弈给的那张卡,她卖了他给的房子在她看来已经罪无可恕,再要他的卡,她真的会觉得自己就是名副其实的不知所谓了。

  到了医院,柳如沁已经为章柔安排好了检查,说让她放心,目前没有什么大事。

  章柔也握着时念的手安慰她,让她不要太担心。

  时念只是笑笑,这么大的病,她怎能放心?

  中午抽空,她拿着沈弈的那张卡去了他的公司,然而时念刚一到门口就被保安拦下了。

  她表明自己的身份,保安却像看一个神经病一样看着她。

  时念无奈,刚要打电话,前台的一个女人便走了出来,见到她一愣,脸上微微一笑:“夫人,您怎么来了?”

  “我找沈弈。”

  时念说完,保安这回真的信了。

  前台小姐笑了笑,脸上却有些迟疑,“可是陈小姐刚上去……”

  “没关系。”时念的心莫名的抽动了一下,她笑笑,迈开脚步上了电梯,直奔沈弈的办公室。

  陈小姐?

  时念靠在电梯壁上冷笑,沈弈还真是厉害,上班也要美人作伴。

  电梯停了一会儿,陆续有人上来,见到她都打量了一眼,随后细细碎碎的八卦起来。

  “后面那个就是总裁夫人!”

  “我知道,听说时用非常手段才嫁进豪门的。”

  “不过也挺可怜的,不怎么得宠,总裁也总是有新欢。”

  “人家在乎的是钱……”

  ……

  时念嘴角勾着一抹浅浅的笑,原来外界都是这么认为的,不过也是,毕竟当年那样的视频流出去。

  沈弈的办公室在最顶楼,时念只来过一次,凭借记忆还是轻而易举的找到了。

  她站在门口,刚要伸手推门,就听到里面传来了一道娇媚的女声。

  “沈少,人家看上的这部电影肯定有潜力,就是竞争激烈着呢!”

  沈弈双手交握,目光淡淡的看着面前的名模,目光幽暗:“所以?”

  “弈哥只要你给我投资,我保证演好这个角……”

  女人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推门的声音吓了一跳,她猛地回过头,看到了一个身穿墨绿色长裙的女子走了进来。

  她目光一愣,竟被女子的美貌所惊艳。

  时念走进来,无视女人的存在,径直走到沈弈面前,将昨天晚上他留下的黑卡拿出来放在了他的办公桌上,抿了抿唇:“我已经卖掉了房子,筹够了钱,这张卡你可以去投资她的电影。”

  她说完扫了沈弈一眼,转身就要离开。

  沈弈的目光在黑卡上顿了顿,随后又眯起来看向面前的女人,抬起手敲了敲书桌,时念面前的门自动合上。

  “回来!”沈弈声音淡淡的,却威慑力十足。

  时念停下脚步,转过头茫然的看着他:“还有什么事?”

  一张卡飞过来,准确无误的落在了时念的脚边。

  “给出去的东西,我沈弈不会再要回来。”

  时念转过身,目光落在脚边的黑卡上。

  一天前,她是多么渴望得到这张卡,她是多么希望沈弈可以帮帮她。

  可是他呢?

  不接电话,关机,昨天晚上竟然还那样对她……

  时念死死的咬着唇,蹲下身将卡拾起,身边的女人顿时娇笑起来,“这位姐姐,沈少最不缺的就是钱,给你你就拿着。”

  时念偏过头,正巧看到女人贪婪的看着她手中的卡,她递上去,“给你!”

  女人一愣,似乎没想到会捡到这么大的便宜,她下意识的看向脸色不佳的沈弈,“这……”

  “出去!”沈弈眯起眼睛,目光却始终盯在时念的身上。

  女人没想到一向好说话的沈弈会突然发脾气,她一愣,随后快步走了出去。

  叶城所有的人都知道,沈少笑的时候就是晴天,沈少皱一皱眉,你若是不从,想要什么好下场,那就是下辈子的事情了。

  女人离开后,偌大的办公室里就只剩下沈弈和时念两个人。

  沈弈走过来,高大的身躯压在时念的头顶上,随后他伸出修长的手指,拿过她手中的卡。

  “你倒是大方!”

  时念垂下眼睛,“帮你哄女人,有什么不好?”

  沈弈眯了眯眼,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浑身散发着危险的气息:“我的女人我自己会哄,还用不到你。”

  他的女人……

  时念笑了笑,是啊,他富可敌国,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厌烦了再换就是,哪用得着她?

  “我医院还有事,先走了。”时念说完将卡重新放在沈弈的办公桌上,转身抬脚就要离开,却不想手腕被男人紧紧的握住,仿佛一掐就可以碎。

  “你以为房子还卖得出去?”沈弈怒气冲天,他看着面前不知好歹的女人。

  “什么意思?”时念猛的看向沈弈,目光里满是不可置信。

  “你说呢?”沈弈眯着眼,冷笑。

  时念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她很想找一个地缝里钻进去,此时此刻,她和那些被包养的女人有什么两样?

  房子是沈弈的,卡是沈弈的,而现在,她要依附这个男人而活。

  见时念不说话,沈弈伸出修长的手指,无名指和中指之间夹着一张黑卡,放在了时念面前。

  良久之后,时念颤抖着双手,脸上毫无血色,“等我母亲病好之后,我会想办法还给你的。”

  “胃癌,会好吗?”

  “你知道?”

继续阅读:003杀 脆弱的时念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赤骨成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