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杀 脆弱的时念
司言2016-11-02 10:363,808

  沈弈什么都知道,从时念将房子挂到中介那里准备卖的时候他就知道,只是他当时正在谈一份重要合约,并不知道她给他打过电话。

  等到他结束后给时念打电话关机,便立刻找人去查时念那边的情况,后来才知道是章柔得了胃癌。

  中介的人当天就把房照给沈弈送回来了,他着人给他补偿,那人百般推辞,沈弈无心与他周旋,立刻回了家。

  可是一直到晚上时念才回来,他本就生气,看到她还一副不知错的样子,就更加怒火丛生。

  时念仰着头看沈弈,目光里带着失望,“你明明知道她生病了,为什么还要挂我电话?”

  沈弈不说话,时念咬着牙,“你就是想要我求你是不是?你就这么狠心,你想看着我母亲死吗?”

  时念的情绪已经失控了,她哽咽着,想起昨天的惊心动魄,似乎是想要全部发泄在沈弈的身上。

  沈弈伸出手捏住时念的肩膀,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个女人这么脆弱的一面,即便是当初那样的视频流露出去也不见如此。

  沈弈的心有一瞬间微微一揪,他立刻别开视线,沉声道:“我已经安排好人照顾她,晚上家里有家宴,你下班我去接你。”

  “我自己能照顾,不需要你。”时念不领情,“晚上我就不过去了,你和奶奶说一声,她会理解我的。”

  那个家里面,除了沈奶奶能够容得下她,怕是没有人看她顺眼了,不去也罢。

  沈弈薄削的嘴角抿成一条直线,他从来不知道他向来听话的小妻子会这么倔强。

  沈弈目光明灭,不容拒绝,“晚上家里有客人来,你必须回去。”

  话音一落,他便拿起了电话,“送夫人去医院。”

  时念转身就要走,“不用你,我自己回去。”

  “你最好乖一点,卡你已经拿走了,我现在就是你的债主,如果你再惹我,我什么都做得出来。”沈弈说完就回座位批阅文件了。

  时念全身颤抖着站在他前面,目光清冷的注视着这个男人。

  他又变成他们家的债主了,当年也是,现在也是,为什么命运总也逃不开?

  几分钟后,门被敲响,接着,一位男秘书走了进来,“夫人,现在可以走了吗?”

  时念最后看了沈弈一眼,转头就走,刚走到门口,身后便传来低沉的声音——

  “下班我去接你,换一件漂亮点的衣服,我不希望再说第二遍。”

  时念的脚步只是顿了顿,随后一言不发的走了出去。

  她回了医院,果然已经有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在照顾母亲了,她见到时念走过来,“夫人,我是沈先生让我怕过来帮忙的。”

  时念知道她拒绝不了,沈弈一旦决定的事情便如圣旨一般。

  “谢谢,麻烦你了。”

  章柔状态不错,晚餐吃了很多,时念总算放下心来,母亲问治疗的钱哪里来的,时念便说是沈弈给的。

  章柔握着时念的手,“妈就说的没错,沈弈那小子看着面冷,可是心热。”

  时念笑笑,她还能说什么?

  母亲还在絮絮叨叨的,“看来我也放心了,我和你爸爸从你几个月大就离婚了,你小时候就不幸福,若是我现在死了,将你托付给他倒也放心得下了。”

  时念眼睛一酸,刚要反驳,病房的门便被人推开,接着一道清冽的声音传了过来——

  “妈,你一定会好起来的。”

  时念一愣,转过头就看到了一身黑色西装的沈弈,他脸上表情柔和,大步走到章柔的床前,优雅的弯下腰:“我最近有些忙,没来得及第一时间来看你,感觉怎么样?”

  “现在没什么感觉,你忙,不用经常来。”章柔对这个女婿很满意,她生活在下层社会,对上层社会一点都不了解,更不知道沈弈换女人如衣服。

  “您安心休养。”沈弈说完站起来冷漠的看了时念一眼,又对章柔道:“晚上家里来了客人,我要带念念回去一趟,我让……”

  “去吧去吧,我这里什么事都没有,不是还有你请的护工?”

  时念眼睛都红了,母亲在沈弈面前小心翼翼,生怕他不满意,可是在她生病垂危的时候,沈弈又是怎么做的呢?

  念念……

  时念冷笑,他何曾如此叫过她?一切都是在演戏!

  “快去换衣服,我在这里等你。”

  不知道什么时候,沈弈走到了时念的身后,他的大手覆在她的肩膀上,微微用力。

  时念冷淡的看了他一眼,随后一个袋子放到了她的眼前,“给你买的衣服,换上吧!”

  时念有心想要拒绝,可是章柔期待的视线就在眼前,时念只好接过来,转身回了办公室。

  半个小时后,两个人坐在了回沈宅的车上,皆是静默无语,路上沈弈接了一个电话后,脸色更沉。

  直到宅子门口,时念才开口问:“客人是谁?”

  沈弈正闭眼养神,闻言,比女人还长的睫毛几不可察的一动,却始终没有回答。

  等时念进了大厅才终于明白,为什么沈弈没有告诉她客人是谁!

  家里的人都在,奶奶坐在沙发上,沈父沈母坐在另一边,旁边还坐了一个美丽的女人。

  那张脸极其的精致,完全找不到任何不完美的地方。衣着大方,举止得体,时念觉得,就算是沈弈再给她买昂贵的衣服,她也是比不了的。

  “念念来了啊?”奶奶热情的对时念说话,沈父对她点点头,沈母却根本像没有看见她一样。

  时念已经习惯了,她嫁给沈弈本就是攀了高枝,又是父亲时正国用了手段,沈母自然很厌烦她。

  坐在一边的女人闻声站起来,转过头看向沈弈,漂亮的眼睛里划过一丝惊喜:“弈哥哥,好久没见了。”

  沈弈从进来就一直握着时念的手,很用力,像是要将她捏碎了一般,面上却是不动声色的简单应了一声,便带着时念坐了过去。

  时念当然认得这个女人。

  苏影,当红女明星,影视歌全面发展,粉丝以千万计,不知道有多少男人为之倾倒。

  不过除此之外,她还是沈弈的初恋女友,两个人是青梅竹马,共同在澳洲长大,但十八岁的苏影想要在娱乐圈发展,沈弈不同意,两人因此分手。

  可以说是苏影成就了现在的沈弈,如果没有她,沈弈也不会这么快就接手家族企业。

  晚餐时苏影一直很活跃,她见闻广,几句话就把气氛调动了起来。

  时念就坐在沈弈的旁边,她性子闷,不爱说话,所以席间一句话都没有多说,沈母越发的看不上眼。

  “弈哥哥,我以前记得你最爱吃芸豆了。”苏影说着给沈弈夹了几粒放进碗里。

  时念抿了抿唇,随后自己的碗里也多了几粒。

  沈弈的声音缓缓传过来,“我现在不喜欢吃了,倒是念念比较喜欢。”

  屋子里的气氛有些怪异,还是沈母笑了笑,“沈弈你不是也喜欢吗?影儿给你的夹的,你给别人干什么吗?她要是喜欢不会自己夹?”

  “人的喜好是会变的,以前喜欢的,现在不一定还喜欢。”沈弈语气淡淡的,却意有所指。

  时念抬了抬眼睛,却看到苏影的脸色一白。

  奶奶啪的一声放下了筷子,怒视着沈母,“沈弈给自己媳妇夹菜有什么不对?”

  苏影见状立刻抽泣起来,她一边握着奶奶的手,一边拉着沈母,“都是我的错,你们不要生气,是我不该来。”

  沈奶奶叹了一口气,看了苏影一眼,“你是我看着长大的孩子,我是当亲孙女对待,不过现在小弈终究是结婚了,哎……”

  沈奶奶叹了一口气,无意再多说什么,便看了沈弈的父亲沈成志一眼,“送我上去休息。”

  沈成志目光扫向沈弈,眼睛里的警告意味十足,言外之意,不要再惹麻烦了。

  时念站在原地有些局促不安,餐桌上诡异的安静,半晌后苏影站起来,对沈母付淑慧抽泣着道:“付阿姨,真是对不起,我不知道会变成这样,早知道我就不来了。”

  付淑慧拍了拍她的肩膀,微微一笑:“没事,你先回去休息,改天再来玩。”

  苏影点点头,转过头泪光盈盈的看了沈弈一眼,后者的目光看向窗外,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沈弈,去送送影儿!”

  沈弈不动,付淑慧又说了一句,沈弈才懒洋洋的看了时念一眼,声音冰冷:“你帮我去送送。”

  时念不想再惹是非,见状站起来对苏影微微一笑,柔声道:“苏小姐,我送送你。”

  两人刚出众人视线,原本温柔得体的苏影就变成了另一个人,她眯着眼睛,浓重的脂粉味袭来,“你叫时念?”

  时念看了她一眼,点点头。

  “不要以为沈弈娶你就是爱你,他爱的人是我。”苏影仰着头,目光里满满的志在必得。

  时念勾起嘴角,无声的笑——

  她一直都没有以为沈弈是爱她的,这一点,她心里有数。

  苏影被时念冷静的目光所慑,她握紧了拳头,低头在时念的耳边放下狠话,“早晚有一天,我会把这些都抢回来,包括沈弈。”

  “欢迎!”

  时念说完转身就回了大厅,她也不愿意和一个表里不一的人多说一句话。

  时念刚回来,沈母就上楼了,明亮的大厅里只剩下沈弈一个人,他靠在沙发上,微微闭着眼睛,不知所想。

  时念走过去,安静的看着他。

  沈弈给他买衣服,牵着她的手,给她夹根本就不爱吃的芸豆,其实都是为了气苏影吧!

  他恨她的离开,恨她没有和他一起走下来,如果当初他们不分手,早就结婚生子了。

  然而现实没有如果,可是即便他再恨苏影。

  没有爱,哪里来的恨呢?

  似乎是知道时念在看他,沈弈睁开眼睛的时候,眼底早已一片清明,他的眸光直直射向时念的眼底,却发现那里一片水光。

  沈弈的心漏掉了一拍,他立刻站起来,语气有些焦急,“她对你说什么了?”

  时念闻言一笑,原来沈弈这么紧张,刚才派她是去刺探敌情了吗?还是用她去刺激苏影?

  可是她有什么资格?

  除了沈太太的这么位置,她什么都没有。

  “她说她爱你!”时念说完走到沙发上拿起了自己的手包,“可以走了吗?我要回医院。”

  沈弈的视线焦在时念的背影上,原来是错觉,他还以为那个女人说了什么惹哭了时念。

  可是他忘记了,站在他不远处的这个女人,心里强大的完全不像是一个二十二岁的女人。

继续阅读:004杀 满足不了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赤骨成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