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6杀 骗子
司言2016-11-08 08:255,405

  次日,时念醒来的时候已经晌午,她刚醒来在床上伸了个拦腰,沈弈就从门外走出来,身后跟着吕飞替他拿着公文包。

  他看到仅穿着小吊带,一脸惺忪的模样,沈弈目光一暗,反手就把吕飞推出了门。

  外面似乎在下雨,他大约是刚办完事回来,沈弈的西服上多穿了一件大衣,头发被雨水打湿有些凌乱。

  他走过来身上就索绕着一股水汽的朦胧感,有些湿冷也有些清爽。

  时念又钻进被子里暖了一会儿,看见沈弈打开门,从门缝里接过吕飞手里的公文包。

  “头还疼吗?”沈弈淡漠的语气传了过来。

  时念缩了缩身子,摇摇头,但是沈弈并没有看见,许久听不到回应,他朝着时念的方向探了过来。

  看着时念一副懒洋洋的模样,他按了服务铃交代侍应生拿一些饭菜推上来,时念便不好再睡着了。

  她起身去浴室梳洗,出来的时候桌子上就多了一些精美的菜品,以及温热的汤。

  沈弈在一边的沙发上,翘着腿在笔记本上时不时敲几行字,时念也毫不客气,拿起筷子就夹菜吃。

  半响,沈弈才缓缓合上了笔记本。他抬眸朝着时念看去,她刚洗澡的缘故,穿着纯白的浴袍,长发湿漉漉的搭在肩上,有些在腰间滴答这水珠,因为在浴室蒸汽,脸上显得粉扑扑的,很是俏皮可爱的感觉。

  注意到沈弈的目光,时念也抬头。眼神湿漉漉的。沈弈小腹顿时窜过一阵热流,喉咙一干。他径自转移了目光,朝着窗外望去,时念便又满不在乎的继续喝汤。

  喝着喝着又忽然想起什么,她抬头又看见沈弈在盯着自己。“我可以回国了么?”时念小声问。

  沈弈挑了挑眉,眼神便一下淡了很多,他看着时念腰间还滴水的发束,起身拿起一块毛巾走了过来,替时念慢慢的擦拭。

  时念有点受宠若惊,躲了躲,却被沈弈一下板正了身子固定住,他似乎做什么动作都是很轻柔的,刚刚洗澡的时候时念尽量小心了,头皮都发麻。

  但是沈弈擦头发,她就感觉不到疼痛。“你把我的客户弄进医院,这也叫合格?”

  沈弈的声音慢慢传入耳边。时念喝汤的动作就迟缓了许多,又听到沈弈说:“把汤喝完!”

  时念果真听话的捧起汤碗,一直喝的底朝天。喝罢,舔了舔嘴唇,看的沈弈眸色一深,时念转过头,她的头发又长又多,披散下来,显得她的身体格外娇小:“沈弈,我们说好的,你不能反悔!”

  沈弈微微一顿,放下了毛巾说道:“赶快收拾一下,待会儿就回国了!”

  时念的脸上露出欣喜的表情,但是并没有欢声大叫,她立刻跳下沙发,光脚跑进了浴室。

  回国是坐的直升机,机子停在酒店顶楼,尾随的还有酒店的工作人员很恭敬的目送沈弈。

  时念只要想到回国就可以看到母亲不禁喜不自胜,看着沈弈都觉得亲近许多,这些年她出差,去国外支援,也飞过很多地方,但是却鲜少看过高空上的景色。

  此刻,机舱里只有沈弈和她自己,沈弈缄默,她也不说话,便爬在椅子上,看着蓝天白云,昨晚的抑郁一扫而光,她本来也就不是那么娇气的人,受一点苦不至于想不开。

  太阳很暖,光线映照着白云泛出一阵阵的金黄色晕圈,简直好看极了,她心情大好,唇角便勾起了一丝笑意。

  沈弈晃了晃杯中的红酒,目光循着时念向窗外探去,却什么都没有见到。

  “你看什么?”沈弈忍不住问,时念的笑意实在过于美好。

  时念抬手指了指:“你看外面,太好看了!”

  沈弈再看,还是看不出所以然,无非就是平常能看到的而已,他搞不懂时念,昨晚那么痛的折磨可以一声不吭,但是就这么平淡的景色,却轻易触动她的情绪。

  沈弈想了想,看着时念的润泽细嫩的小腿淡淡道:“是啊,在这里做爱肯定很好!”

  话落,时念被吓了一跳,看着沈弈纳意味不明的深邃眸子,当真的觉得,像他这样的人是什么都可以做出来的。

  早上,他沾染情欲的目光,她不是不知道,只是刻意忽略而已。

  时念淡淡扫过目光,顺手拿起桌上一杯水,轻轻喝了一口。沈弈原本只是随口一说,但是看到时念较真的模样,眼神落在那喝水的动作,她细长的脖颈微微扬起,殷红的唇瓣微张,简直就是一副绝妙的图画。

  沈弈想起,时念在自己身下承欢时候呻吟的模样!他喉咙一动,看了看窗外,忽然心里一动,起身,拉起了时念的手臂。“沈弈……,你做什么?”时念有些慌乱,她的确不保守但也没有奔放到这种地步。

  然而,沈弈却轻轻用手抵在她的唇瓣上,那微微粗粝的手指压下来,嘴唇滚烫。

  “嘘!”

  沈弈笑了笑又拍了一下时念的脸颊,拉着她就往驾驶舱走去。

  时念不明白沈弈的意图,却看见他对驾驶员做了一个手势,用阿拉伯语交流几句,时念不懂阿拉伯语,只好呆呆的站着。

  驾驶员微笑着看了一下时念,起身便走向了后舱,时念正莫名其妙,就看到沈弈拿起了接收器。

  时念一愣:“你干什么?”

  她深深的皱眉:“这可不是闹着玩的,沈弈。!”但是沈弈唇角的笑意却更深,他拉着时念坐在副机长的位置,拍了拍她的肩:“我有飞行驾照,相信我!”说完,调试仪器,测速,看航线,动作简直是一气呵成,利索又流利。

  时念紧张的心情忽然就一下子舒缓,眼前的景色比刚刚在后舱看见的更为壮观,更为动人。

  软绵的云朵仿佛悠悠的飘散被一阵阵热浪冲散又凝聚,太阳仿佛近在咫尺,余光洒落在云彩上,映衬出一股奇异的光芒,前锋有山,偶然还有低空中的鸟儿飞过,地面上的一切变得飘渺而又真切。

  沈弈只穿着一件衬衫,带上航天用的仪器,却又能诠释出不一样的性感,他的唇瓣微微上扬在这样的装扮下显得有些不羁,目光深邃又炯亮,带着一种新奇的光芒让时念看到了世界的另一面。

  时念不由看的有些痴迷,沈弈现在身上散发的光芒,吸引住了她,包括此刻的一系列行云流水般自信洋溢的动作。

  她看到沈弈在笑,这样的笑意是结婚以来她从未见过的。或者,从昨晚,在他抱着自己走出包厢,灯光迷离下她看到的他精致坚毅的下颌开始,她想起紫霞仙子的那句对爱情的憧憬开始……

  或许,她这是在一点一滴的关注着沈弈。

  “时念!”她听到沈弈在低低的唤她,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沈弈的眸子里洋溢着一股暖意,他指了指前方。

  那里是一片海域,上面有一座小岛,从上空俯览下去,小岛的形状恰似一个桃心,上面绿意盎然,半边是翠绿色,半边是大红色,然而就是这两个互不相容的眼色,辉映在一起,反而显得格外的惊心动魄。

  简直是无法用语言描述!

  就仿佛春风拂面般,沈弈的每一句仿佛都是希望!

  他说:“我在半边全部种了玫瑰花,再过一段时间修葺好了,10月27号就可以入住,当做我送沈太太的生日礼物!”

  时念简直不敢相信,她使劲眨了眨眼睛,唇上就压上了一个温热的触感,沈弈的俊脸在面前无限放大,他搂住她的腰,让两人无限贴合。

  舌尖有些粗粝,灵巧的伸了进来。混合着淡淡薄荷香,沈弈带动起了一切的气氛,在这半空中时念仿佛闻到了阳光的味道。“别……”

  时念小手推了推沈弈的胸膛,她的个面颊有些赤红,微微迷离:“你好好开!”

  沈弈嘴角荡起了一抹坏笑,他拉过时念的手,给她指了指一边按钮,语气认真又低缓的说:“你看这里,规定航线后平行飞行的时候,别说接吻,做爱都没问题!”

  时念本还真以为他在说正经的话题,听到后面不禁又有些脸红,瞪了他一眼,便不再开口。

  沈弈看着那被亲吻后微微有些红肿的唇瓣,勾了勾唇。

  直升机一直开到沈家别墅的院子里,下机的时候时念的脑袋还回旋着那些壮观的景象而每走一步路都是绵绵的。佣人们跑了过来,接机拿行李。

  后舱原本的驾驶员也下机,看到时念眯着眼站在阳光的余晖下,他朝着她来了个拥抱,甚至用蹩脚的中文说:“太太,你绝对会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沈弈刚好下机,面色依旧倨傲,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眼神皆可如画。

  她看着沈弈下机,身影在心目中莫名的伟岸了许多。她自嘲的对自己摇摇头,感性的女人。

  时念便没有再等,她走进屋内。大厅内也不知是谁放映的电视。屏幕上刚好是娱乐节目。

  她喝水抬眼的瞬间。上面的娱乐记者就播报了苏影的绯闻,插图是苏影与沈弈在法国酒店戏水的照片。

  沈弈的脸很清晰浮出水面,发丝湿漉漉的落下来,苏影在不远处仰躺在水面。

  姣好的身材在明亮的光线中泛着蜜桃一样的光泽,果然是好养眼的。

  苏影是绯闻女王,这狗仔难道连法国都跟过来了吗?佣人看到时念专注的目光。连忙四下找遥控器想要关掉电视,刚好沈弈这时就进屋了。

  看到时念的目光循过去,眉头皱紧了,大声的呵斥了佣人一句:“关掉!”

  吓得佣人慌乱起来,更加找不到遥控器便直接切断了电源!偌大的屋子一下子回归宁静。

  时念回眸,看到沈弈伫立觉得他的面色与之前有些差别。但还是问了一句:“我今晚去医院住。”

  “嗯?”沈弈挑眉,淡淡发出一个音。

  时念又重复了一边:“我想去陪陪我母亲,现在可不可以。现在的话,我要去买一些东西!”

  “不行。”

  “我们不是为了这个回来的么?”时念不死心。

  “可是我没有说让你去看,现在已经很晚了,有人照顾,你母亲不会有事,况且今天很累了,先休息,明天你上班就可以去看了。”沈弈说完就走了。

  骗子!!

  时念握着拳头,心里暗暗的想,母亲生了重病,她却一离开就是三天。

  楼上那震耳欲聋的关门声却阻挡了她愤怒的声音,心里一个认知纠正她,飞机上的一幕就像今天看到的景象一般,美丽的,虚幻的,遥不可及的。

  就如她与沈弈之间的距离!从头到尾都是戏弄,她还傻乎乎的跟着她去俱乐部受辱!

  想到此,她都忍不住上去当着沈弈的面狠狠的指责他。

  但是,她不能。她眼底的余怒也未消退,她的性格本就不是逆来顺受的。

  转身,已经在玄关处快速的换鞋。佣人看着她好奇:“太太,你要去哪里?”

  时念检查了一下包包闷声闷气的开口:“晚饭不回来吃了,不用理会我!”

  说完,出门,时念去市区买了一些水果,正从水果店出来,身后有按喇叭的声音,她回头一股强光就朝着她亮起,她下意识心里一抖,双手捏紧了手里的东西。

  漆黑内敛的悍马,是沈弈的车!

  看到她僵在原地,车内又发出一阵不耐的汽笛声,时念僵硬的走过去,水果袋子撞击在小腿上。

  车窗缓缓降下来,沈弈在里面,连正面都不屑与给她冷冷的发号施令:“上车!”

  时念没动,她低低请求了一句:“沈弈,都到了这里了,你送我去医院一趟。”

  沈弈的头慢慢朝着她望过来,明明是时念站着,可沈弈的气势丝毫不减,那眼内的寒气更浓:“时念,我不喜欢重复说话!”

  时念唇瓣紧抿,眉头早已拧成一个麻花,吕飞适时的过来开门。时念的拳心紧了又紧,终于抱着一大堆东西坐上了车,那些东西沉重而占面积,一下子放在两人中间,有些甚至压在了沈弈的西服上。

  时念目不斜视。车子发动起来,慢慢前行,一路沈弈也没有责难她或许也是不屑于。

  时念不明白为什么这么一件小事,对他来说根本什么影响都没有,怎么他就是不肯呢?

  算了,也不在这一天晚上,明天上班再去,也是一样的。

  沈弈洗完澡出来,已经半夜,他看着时念闭着眼睛皱眉倔强的小脸,她总是睡的这么不踏实,半夜忽然会呓语,会惊慌。

  想起下午刚下机接到的电话,沈弈的眉心一沉,电话那头说章柔病重,自己拔了氧气泵,并且尸体平白无故的消失了。

  沈弈揉了揉眉心,按照时念的性格,若是知道她的母亲去世,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医院知道这件事的人他都让她们闭口了,毕竟是为了时念好,她的朋友同事都不会说出去的。

  只能先瞒着了,看看能不能找到章柔的尸体。

  早晨上班的时候,沈弈瞥了一眼身边大袋小袋的东西,伸手朝里略微一探。

  他叹了口气!司机小杨连忙解释:“因为是太太买的,我也不知道怎么处理!”

  沈弈合上那些袋子,淡淡的说:“放家里吧!”

  时念醒来的时候,沈弈早就没了影子,房间里充斥着淡淡的香烟味儿。

  时念记得沈弈并不嗜烟,只是偶尔有了烦心事!

  她起来打开窗户,疏通了一下空气,昨晚的事情历历在目,她心中有些沉闷。

  下楼吃完早餐就迫不及待的去上班了,刚到办公室,柳如沁就走了进来。

  她看着时念,微微一笑,“怎么?玩的开心么?”

  “嗯?”时念不明所以。

  “你不是去法国了么?”

  “你怎么知道?”

  柳如沁手指紧紧的握在一起,随后坐在了时念的对面,“我给你打电话了,可是你没接,事态紧急,所以我打给了沈弈。”

  时念一愣,“什么事?”

  “有一件好事,一件坏事,你想听那哪一个?”柳如沁直视着时念的眼睛。

  时念心里发紧,“是不是我母亲她……”

  柳如沁叹了一口气,“是,阿姨的癌细胞扩散了。”

  “什么?”时念惊慌失措,立刻想要往病房冲。

  “你先等一下。”柳如沁抓住时念的手,“还有一个好消息呢?”

  “回来再……”

  “阿姨现在不在国内。”柳如沁抿了抿唇,“你还记不记得我嘉德教授?”

  时念拧眉。

  “他来国内做交流,把你母亲带走了。”

  “真的么?”时念眼睛一亮,“这样我就不担心了,嘉德教授治好过一个癌症患者,我母亲也一定会好的。”

  柳如沁眼睛里湿润起来,她别过头,拍拍时念的肩膀,“我知道你一定愿意,但是我给你打电话,你关机,所以我问了沈弈,他让我把你母亲交给嘉德的。”

  时念恍然大悟,“怪不的……”随后又道:“我想给我母亲打个电话,你有联系方式么?”

  “有。”柳如沁拿出手机,将手机号码发送给了时念,随后便走了出去。

继续阅读:017杀 撕逼谁怕谁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赤骨成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