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4杀 离婚吧
司言2016-11-07 20:263,259

  回到酒店已经有些乏,时念刚进去就走进里间床上,本来只是想要眯一会儿的。谁知,再醒来已经是次日天亮。

  她掀开被子,忽然觉得身上一凉。

  她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觉变得这么沉,昨晚明明是和衣而躺。沈弈居然扒光了她所有的衣服。

  她走进浴室,脸上的妆也似乎被卸掉了。心底微微泛起了一阵暖意。

  洗漱完出去,不知沈弈是去了哪里,还没有回来。她走到窗户边,朝下张望。

  这里是法国,完全陌生的国度,即便她会说法文又能怎么样?

  这两天大约是要每时每刻都跟沈弈在一起,手下意识摸到了脖颈间的项链。目光却忽然收紧,她嘴角的弧度都未来得及张扬就变成了一丝冷笑。

  从这个角度望过去。楼下碧蓝色的泳池中。一男一女在戏水。男人的身材矫健,古铜色的肌肤从水面升出的一瞬简直是熠熠生辉,女人的身材也是性感惹火。

  两人在水底交缠着仿佛是世间最亲密的爱侣。

  赫然是沈弈和苏影!

  他居然把苏影也带了过来。

  时念的心口有些发堵,手下一紧已经把项链拽了下来。

  沈弈,你真是好雅兴。左拥右抱真的能消化么?

  时念在屋内坐了片刻,沈弈才慢悠悠的上来。依旧是泳裤上面披着一条毛巾,发丝随意的落在鬓间,显得有些狂放和不羁。

  他走进来目光很锐利的就注意到桌角那随意扔下的项链,他朝着时念投去探究的目光,指尖一挑,拿起项链。

  “你怎么了?”他问,两道冷峻浓密的剑眉拧了起来。

  时念放下手中的书,并没有回答他而是站起来:“吃早饭了吗?”

  沈弈瞥了一眼墙上的钟表,将项链重重的放在桌上:“我不吃了,待会要见客户!”

  时念心口一窒,身子已经不做停留直接出门去,一大早奔着去调情,你有时间吃早饭才怪!

  沈弈再出来,时念已经不在,本来想带着时念去见客户的,她大学在法国做了一年的交换生,在法国待过一段时间,对发过的文化上略有研究的。

  但是等了一会儿,她还是不回来,又觉得时念对这些应酬酒会的没什么兴趣,强行带着她,反而会更不开心。

  便带着吕飞匆匆出门!

  时念用完早餐,觉得有些无聊,想给母亲打一个电话。

  结果手机刚掏出,一只涂着殷红指甲,手指修长的手落在了她的手机上,她一惊,反射性的后退几步。

  苏影显然很不满意时念这个举动,抱臂斜睨着她:“退什么退呀你?”

  看到是苏影,时念的目光反而镇定下来,顿了会儿侧身就要从她身边过去。谁知道,苏影和江橙一样,都想踩时念一脚。

  时念心底冷笑,是不是娱乐圈的人都用这种伎俩?

  这次时念有了警惕,加之她穿的是平底鞋,身子也灵巧许多,身子躲了过去。苏影扑空,有些愤恨的看着时念,带着不屑的口气道:“就你这种货色?一个破产商户的女儿也敢跟我叫板,我会让你吃不了兜着。”

  时念看着苏影美艳动人的脸,不明白沈弈怎么就会喜欢这个嫉妒心爆棚的女人。

  她无意纠缠,刚要走过去,又听到苏影在身后得意的叫嚣:”你知道弈哥哥为什么从来都不带你出席任何重要场合和酒会吗?”

  “时念本无意听得,可是双腿不由自主慢了下来。”

  “因为不爱你啊,呵呵……你也没有过人的背景天赋,带出去只会丢弈哥哥的脸面而已!”苏影的一字一句清晰传了过来,她扭腰风情万种的挡在时念面前。

  然而意料之外的,并没有看到时念悲痛凄苦的表情,她不甘心的又加了一句:“这是弈哥哥亲口对我说的。”

  “噢!”时念顿了顿,抬眼语气变得有些凌厉:“苏小姐,说完了那就请你自重,你如果再这么侵犯我,我就不会再继续忍着的!”

  苏影冷哼一声,看着眼前这个女人,似乎什么事情都激发不出她的怒意。她恼羞成怒更加不思悔改反手就是一巴掌,许是平日里在剧组对着剧组小工张扬跋扈惯了。

  这次时念没有躲闪而是直接迎面而上,一把握住了苏影的手,时念的手劲极大,一下推开连带着苏影的身体都往后踉跄几步,差一点就摔倒在地面。

  时念冷漠的瞥了一眼,准备离开,身后却传来一声低沉略带愠怒的男声:“你做什么?”

  苏影的身体就顺势倒在地面,扶着腰做出一副疼痛难耐的神色,也不知道是用的什么办法,她的脸上都覆上了一层细汗,大眼睛中的泪水摇摇欲坠,看见沈弈高大的身影可怜又凄苦的喊了一声:“弈哥哥!”

  沈弈大步一张已经窜到了时念的面前。看着她的眼神有些不耐,弯腰就捞起了苏影,关切的问:“哪里疼?”

  苏影状似受惊的把刚刚时念握过的手朝身后藏去,这么明显的动作,沈弈自然也是看的见。

  他伸手将苏影的手拉了过来,洁白的手腕上赫然一道红印。也不知道时念是用了多大的力气。

  苏影又娇弱的开口:“弈哥哥。别说了,你带我回房吧。我我这摔了一跤,浑身都疼!”

  这分明是控诉!

  时念的目光凉如水只是淡淡的看着沈弈怎么处理。却有些失望的看见沈弈的眸色一暗,对着她沉声呵斥:“时念,道歉!”

  时念心里有些刺痛!僵在原地木然的看着沈弈。但是沈弈却丝毫不给她机会解释,再一次重申:“给苏影道歉!”

  这个男人向来如此——

  霸道,独断,甚至前一秒是风这一秒便下雨。

  时念突然笑了一声,清丽的容貌上挂着一丝讽刺:“要不。苏小姐也过来推我一下?”

  沈弈双眸眯起,露出危险的气息:“时念。不要让我强调很多遍!”

  时念的小脸一点一点便阴了下来,看着苏影在沈弈的怀里有些挑衅的笑意,上前一步,鞠了一个躬,看着沈弈的眼睛一字一句说道:“苏小姐。对不起!”

  下一句紧接着说道:“满意了吗?沈弈!”

  沈弈的眸子犹如黑翟石一般在这个略显沉闷的走廊中散发出一丝怒火,他看着时念挺的直直的倔强的脊背,心口一阵复杂。

  但是,苏影柔弱的身躯却软软的搭在我的手臂,可怜巴巴的望着他:“弈哥哥,你带我进屋吧!”

  沈弈的眸色落在苏影那状似不经意间摩擦在他双臂的丰满胸口,脸色顿时变得萧寒。

  吕飞站在不远处,一语不发。

  “吕飞!”沈弈唤道:“送苏小姐回房!”

  说完,他推开了苏影的依偎,转身朝着时念消失的地方走去,苏影的俏丽的面容看着这一变故,忽然变得有些狰狞。

  “苏小姐!”吕飞说着便抬手想要扶住苏影,谁知,苏影一把打下了他的手臂,嫌恶的看着吕飞,语气尖锐:“别碰我!”说完,神色间刚刚楚楚可怜的女人已经完全被一副张扬跋扈的姿态替换。

  ……

  “站住!”沈弈在背后唤道,语气带着不容置疑的命令。

  时念胸前因为愤怒而起起伏伏:“还有什么吩咐!”

  她转身小脸显得苍白,唇瓣紧紧的抿在一起,仿佛是在忍耐极其痛苦的事。

  沈弈略微有些惊讶,认识时念以来,她一直都是一副淡淡然的模样,他从来就没有见过她的脸上出现多余的表情。

  但是,今天!给苏影道歉就让她这么委屈吗?

  “你在发脾气?”沈弈淡淡的问,身形笼在她的面前一下罩住了所有的光芒,将时念笼在阴影中。

  这个男人究竟想干什么!

  时念垂下头看着自己的脚尖,闭上眼睛抑制了所有情绪的爆发,从父亲将她送上沈弈的床,从母亲得了癌症,从她和沈弈作为契约夫妻的那一刻。她的情绪早就由不得自己了,她再也不是那个无忧无虑的时念。

  这样的认知无数次的在午夜梦回钻进她的梦中提醒着她,就犹如刚刚那一幕。她再睁开眼,眼底登时一片清明,简洁明了的开口:“没有。”

  沈弈看着只是片刻的工作,时念居然就把自己的情绪隐藏的这么好,他有些生气,便更加纠缠不休:“那么,为什么是这个表情!”

  时念只是微微讶异,旋即,小脸上浮出一抹笑意,只是笑意并不达眼底:“这样的行吗?”

  “你为什么要去见苏影?”沈弈显然相当不满时念的这幅态度,一下就钳住她的下巴,逼到墙角禁锢起来。

  时念看着沈弈的态度微微冷笑,张口缓缓吐出:“是她自己来找我,提醒我,你不带我去酒会,去应酬是因为你更本不爱我,也瞧不起我!沈弈……你何必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日日活在猜忌中呢,不如离婚吧!也好成全你们两个!”

  离婚?!

  沈弈的双眸再一次眯起,那里面闪烁的光芒有些慑人,他的指尖有些有力,弄得时念有些痛,可是她偏偏咬紧了牙关,不让一丝一毫的声音泄出去。

继续阅读:015杀 陪酒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赤骨成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