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5杀 陪酒
司言2016-11-07 21:016,430

  沈弈的手终于缓缓落下去,转身走的利索,仿佛是夹带着一身寒气,出门的时候把门震得巨响。

  房间内愤愤的玩手机的苏影,忽然听到房间门被敲声立马从床上跳起来,通过猫眼望去,沈弈那冷峻的面容映入眼帘,苏影一喜。

  她看着旁边的镜子,随便弄了弄头发,显得凌乱一些才打开门。

  入眼,是一张可怜兮兮的面孔,苏影嗫声叫道:“弈哥哥!”

  沈弈并不开口。

  他的双腿修长有力,大步一迈已经走进去,坐在沙发上。

  苏影关好门,慢慢的移过去,眼内又升腾起了雾气。

  沈弈盯着苏影,神色冷峻又萧寒,薄唇微启说出来的话却叫人捉摸不透:”苏影。你记不记得我跟你哥哥是多少年的好友!”

  苏影有些不明白沈弈怎么忽然提起哥哥,但是她微微一顿开口:“21年了!”

  “21年?”沈弈眼底漫过一丝沉痛,转而面对苏影有些不耐:“这些年我帮你处理大大小小的事情早就不止21年了吧!”

  苏影心里一惊,仿佛明白沈弈的意图。她一把跪在了沈弈的脚边,攥着他的裤脚低低哀求:“弈哥哥……!”

  “我的忍耐是有底线的。”沈弈忽然俯身盯着苏影疾声厉色:“这是我最后一次警告你,在打扰时念,我就封杀你!”

  封杀?!

  沈弈的目光慑人又凌厉看的苏影不由自主的颤抖。

  这些年,就算他怎么冷若冰霜。可是她从来没有害怕而退却过,因为哥哥的关系,他一直容忍。

  但是,这一次!就因为那个女人,苏影咬牙切齿看上沈弈的目光却又深深的惧怕起来,她的眼泪夺眶而出:“弈哥哥……我错了,你不要封杀我,我真的知道错了!”

  沈弈冷眸淡淡的瞥过苏影,看着她低声下气的模样。不得不说,因为龙飞胎的关系,两人的容貌长的极为相似,微微皱眉或者开怀大笑总是带着一丝苏毅的影子,苏毅死后的日子,沈弈曾一度自责沉湎在悲痛中。

  偶尔一次,见过苏影的男人装,还曾以为是苏毅回来了!

  他照顾苏影,不过是还苏毅的情罢了!

  地面上的人哀求之声又灌入沈弈的耳边:“哥哥已经不在了,我把你当成唯一的亲人,弈哥哥,你不能这么对我!连你也不理我,那我真的……真的就孤苦伶仃一个人了!”

  沈弈的面容皱的厉害,他考量着苏影口中的话语,脑海里却显出了苏毅的模样。

  那场事故来的淬不及防,他更本就没有逃脱的可能性,但是,苏毅却毫不犹豫的挡在他的面前……

  想到此,沈弈微微低下头,揉了揉眉心,苏毅因为他而死,临死前曾抓着他的衣领交代“沈弈,能为好兄弟死,我不后悔,但是,我的妹妹苏影她一个人活在这个世上,你可不许别人欺负她,你要照顾好她!”

  一字一句涌入心头,苏毅的死彷如昨日,那被抓的皱褶一片的衣领,那被染出一片血迹的衣领,那充斥鼻息的血腥味儿。沈弈缓缓睁开眼,双眸一片漆黑。

  是啊,他答应过苏毅的。

  苏影已经哭得双眼红肿,沈弈想或许苏毅活着的话,她不至于如此境地吧!

  心里一动。

  “苏影!”沈弈的声音在寂静的空气中显得有些突兀,粗粝。

  苏影抬起头,目光中充满了寄意。“我希望你认清一件事!”沈弈的语气有些飘渺:“你哥哥走了,这是无法改变的,你以后的路也要靠你自己。”

  苏影屏住了呼吸,接下来的话并不想听,但是沈弈的话却像一张网密密麻麻的笼了下来。

  “这是我最后一次照顾你,迁就你,只是一次就看你怎么利用了!除此……”沈弈微微一顿:“出现什么问题,我绝对不会留情,你就算利用你哥哥和我的感情也没有用!”

  话落,苏影的目光有些震惊,她一直觉得自己能很好的利用这份关系的。没想到,沈弈却从头到尾都看的明明白白。

  他高大健硕的身躯此刻站在她的面前,她有些害怕,但是却又不甘心让他就这么离开。苏影语气隐带着哭腔:“弈哥哥,你不要对我这么残忍,我求你!”沈弈的目光已经恢复一贯的冷漠,他微微侧头,挑起了苏影的下巴:“你想让我留下来?”

  苏影异常欣喜的点点头,沈弈的目光却落下去。没有丝毫温度,他张口,语气仿佛碎了冰:“你现在是要用掉你这最后一次机会?”

  苏影的身子一抖,明明是温暖如夏的房间却有了置身冰窖的感觉。

  她嘴巴微张,却说不出话,只能无力的摇摇头。

  沈弈唇角勾起了一丝笑意,面色依旧很冷,他淡淡的说:“那就好!”

  话音刚落,长腿一迈,沈弈已经走出了房间,只留下苏影一人,她依稀可以嗅出沈弈身上淡淡的气息,但是走廊里的脚步声好像在提醒她,沈弈与她已经走得原来越远。

  她不甘心。她不甘心的摇摇头,都是时念这个女人。如果不是她,事情不会是这幅局面。

  沈弈也不会这么狠心,连与哥哥的交情都不顾。想到时念这个名字,她都愤恨到指尖陷进掌心都不自知。

  时念坐在屋内听到沈弈去而复返的脚步声,她立马从沙发间弹跳了起来。跑到床边钻进被窝里假寐。

  沈弈走进来,脚步很轻。他到时念的床头,盯着她。时念的眉眼是很温柔的。笑起来是让人觉得沐浴春风般舒服,此刻她睡着,发丝有些凌乱的落在脸上,脖颈间。

  沈弈看着有些忍不住,抬手拂去了她脸上的碎发,再看看那细长又洁白的脖颈,指尖又落了下去。

  他只是想要把那些碎发也一并拿开而已,谁知,指腹与时念的脖颈摩擦间,她情不自禁抖了一下。

  沈弈的目光一下子变得有些深邃,极快的收回了自己的手:有些不悦:“你在装睡?”时念的长睫颤了颤,缓缓打开,眼底一片清明。

  沈弈向前凑了凑,一股浓郁的香水味儿灌进了时念的鼻息,这个香水儿她熟悉的,苏影的。

  沈弈这是安抚完那边又来自己这里,按照沈弈的处事风格,或许又是一场干柴烈火的激情也说不定,时念下意识就皱起了眉头。却看得沈弈的脸阴沉几分,时念的小手却一把拉住了他的衣角,语气有些坚定:“我想回国!”

  “不准!”沈弈的语气没有丝毫犹豫,斩钉截铁。

  “为什么?我在这里也没有什么事情可做。”时念不解:“沈弈,你并不爱我,为什么要互相折磨呢?要么就是离婚,要么就是我继续乖乖做你的沈太太,无论哪一件,我们都是讲好条件的,我们要互不干涉!”

  沈弈的双眸一下子变得锐利,像是一把刀扫过时念的全身:“你觉得我们在一起就是互相折磨?”

  “难道不是?”时念也狂躁起来,她直起身子严肃的说道:“我们的契约上不是这样写的!”

  沈弈微微一顿,眸底是深不可测的寒意:“你还真的把自己当成买的了!”

  “好!”沈弈言简意赅:“立刻收拾东西下来,我给你五分钟的时间!”说完,沈弈一刻不作停留走出屋。

  时念下一秒也是快速的拿起衣服跑出去,这次沈弈怎么这么好说话,真的能让自己回去么?

  然而,沈弈并没有带她去机场,低调却奢华的汽车停在大型的私人俱乐部,时念微微愣怔。

  沈弈已下车,绕到她的车门边,侧眼斜睨着她,薄唇微启动:“怎么?不敢了?”

  时念看到沈弈眼底深处的不屑,包含着一丝轻蔑。她下车:“我进去的条件是什么?”

  “你所谓的自由?!”

  “好!”时念咬咬唇,瞬时做了决定。

  她随着沈弈的的背影一直跟到俱乐部最里面的包间,走廊间很安静,许是隔音效果太好了,丝毫听不见什么吵闹。

  时念看着迎面走来一对金发碧眼的男女,带着干柴烈火的兴起,跌跌撞撞又搂搂抱抱的走过去。

  心里微微一惊。只能暗自祈祷,但愿事情不是自己想象那般!

  包厢门推开的一瞬,扑面而来的奢靡之风终究还是让时念失望了,她竟不知沈弈也会混迹这样的场所。

  看到沈弈驾轻就熟的在美女间落座,她有些讪讪的伫立在原地,有些尴尬。但是沈弈并不看她。

  有个外籍男人注意到她。

  侧头问沈弈:“这位小姐是?”

  沈弈的情绪在昏暗里灯光下看的并不是很利索,他的周身仿佛是自带一股拒人千里之外的寒气——“陪酒的。”

  看到客户投来不理解的目光,沈弈又用英语解释了一遍,他遥遥开口:“陪酒的!”

  客户一下子就了然了,对着不远处的时念,招了招手。

  触及这个动作,时念有些不悦。皱眉身体却往后退。

  她穿的衣服很严实,尤其领子那里,出来的时候带了个姒锦,现在裹的只露出鼻子以上。

  一个客户看着她的装扮有些不满,调笑着说道:“沈先生,你带来的女孩子这是另类诱惑吗?”

  众人看着时念像是在打量一件商品一样,哈哈大笑起来。看着时念皱眉的样子,沈弈从桌上举起了一只高脚杯。

  他晃了晃杯中暗黄色的液体,抬眸:“开始吧!时念。”

  时念的眉头蹙了又蹙,显然是十分反感这样的场面。

  她憋红了一张脸,就在沈弈以为她回退缩的时候开口。音色清澈又坚定:“我陪酒的话,你就会和我离婚么?”

  “嗯?!我什么时候说离婚了?”沈弈淡淡的笑了笑,目光看向时念,“我只是说自由而已,你确定如果你父亲知道你离婚的话不会……”

  沈弈的话意味深长,时念抿了抿嘴角,心里有了考虑之后便走了过去,拿起桌上的一杯酒看着众人用英语开口:“我敬大家一杯酒!”说完一饮而尽。

  酒很辣,灌下去一股热流涌进肚子,呛得她咳了几声。

  大家面面相觑只觉得有些蹊跷。但是沈弈一脸淡漠,一位客户喝的有点高,看见时念的小脸有些升腾起红晕看着格外可爱,便凑了过来,他先是拍了拍时念的肩膀,请她多喝几杯,想到自己此行的目的,就算再不甘,时念还是忍住了,但是渐渐的那位客户就有些不老实。

  客户是德国人,以为时念不懂德语,他对着自己的同伴用德语戏虐的说:“我还没有睡过中国女孩,听说中国女孩身体软的像棉花,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另一位看了时念一眼,也说:“那今晚你就可以试试!”

  时念的脸渐渐有些涨红,她皱眉间,男人的咸猪手却伸了过来去扯她的丝巾。

  时念往后一躲,下意识就朝着沈弈看去,沈弈依旧维持着之前的动作,目光尾随着她,两人目光相处,他略微扬了扬头,似乎在说:“时念,求我啊!”

  时念的目光便淡淡的扫开了,她用德语义正言辞的拒绝:“先生,请你自重!”男人听到时念说德语略微惊讶,转而笑道:“小姐,你穿的太多看的我好热!”

  说着居然又去扯她的丝巾,时念力气不如他,丝巾居然被撕拉之下扯成两半!!!

  时念的脖颈一亮,那细嫩又欣长的脖子露出来,线条优美的仿佛是一位芭蕾舞舞者。

  男人又笑,目光里闪烁异样的光芒就揽住了时念,大庭广众之下朝着她的胸口塞了一卷东西。

  时念心下一惊,往后退去,男人的笑越发猥琐,她自己掏出那卷东西居然是一卷钞票。

  时念的脸色顿时由白变青,她被气昏了头拿起钞票就往男人脸上砸去。

  钞票被卷起来,数量不少,此时借着力道砸过去,男人没有防备脸上就被划出一道血口子。

  他吃痛的后退一步,捂住了脸,上面溢出一丝星星点点的血,全场的人都被这样的变故怔住了。

  男人嘴巴微张朝着沈弈看去,之间他的面色依旧很冷,押了一口酒望着时念。

  他感觉很没面子一下子气上心头,居然扯住了时念的衣领作势就要剥掉她的衣服。

  时念往后退,已经退无可路。

  男人的手已经伸了过来,她躲闪不及,小手触及桌上的酒杯便胡乱砸了过去。

  ‘砰’的一声,别的客户鱼贯涌上来,有些扶住了被砸的男人,有些拉住了时念。

  所幸男人的头并没破,只是砸的有些红肿,微微凸起有些滑稽,男人又顿了顿,看着时念。这一次却是面露凶光,他几乎是不等人群反应就扑过去,抓住了时念的头发,将她拽了过来,扔在了酒桌上。

  桌上的酒杯瓶子发出巨大响声,落了一地。但是谁都不愿意来帮时念一声,他们有的坐着,有的举杯倚着墙角,有的搂着美女调笑。

  看向时念的眼神是新奇的,又有些玩味儿的。谁都想看看事态会怎么发展。男人的脸涨红的有些可怕,时念略微挣扎,头皮上却传来更难耐的刺痛,她还来不及回神,男人嘴里用德语叫嚣着难听的话语,朝着她的脸上就是倒了一瓶又一瓶的酒。

  时念措手不及,鼻息间,口腔内,乃至脖颈,胸内都是酒精的流窜,她的脸有些火辣辣的疼。

  灯光迷离间又看到沈弈的脸,他的眼神冰冷的可怕,也叫人绝望,他似乎不准备管她。

  或许,这就是他待他来的目的。为的就是想狠狠的羞辱她。终于,有个男人还是看不下去了,他击了击掌对着男人说:“罗根,算了,别跟女人计较了!”

  原来男人叫罗根,他听到男人的劝解,看都不看男人只是恶狠狠的盯着时念仿佛要把她大卸八块,时念听到他说:“计较,操,我现在想杀了她的心都有!”

  周围便没有人再出头了。

  时念摸了一把脸上的酒意,望过去,她过于清冷的面容让罗根看的十分不顺心,她从头至尾居然连一句求饶,一声呻吟都没有,想着他又把抓着时念头发的大手收紧了一些。

  时念倒吸了一口冷气!头皮痛的有些火辣,以及脸上被灌了酒,显得脑袋沉沉的,她张了张口,虽然小声但是语气却很不屑:“你就这点招数吗?来呀,杀了我!”

  罗根心里一惊,随之面色被更深的怒意替代,看着挑衅的时念,气不打一处来,他扬手就要一巴掌劈下来,但是不知怎的,罗根的脸一下子变得狰狞,时念感觉拽着自己头发的手更加收紧,罗根的面容‘唰’的变白,身体更像糠筛一般抖了起来,空出的一只手按在了心口。

  眼看着他的身体直直的就要朝着时念压上来,沈弈的动作更快,他起身一把抱起了时念,罗根的身体便撞在了酒桌上。

  全场再一次沸腾了起来,有些美女甚至惊叫着往门前窜去。一直在另一侧等待的助理们,其中一个见此,变了脸色慌忙跑过来,那助理从包里迅速拿出一个药盒,往罗根的舌下含了一枚药片,众人七手八脚抬起罗根,俱乐部的保安也鱼贯而入,抬起罗根就往外走。

  事出突然大家都惊魂未定,沈弈看着一切发生,大手撑住了时念,时念的身体很冷,而且她似乎在发抖。

  沈弈阴翳的目光落下去,不解,为什么这样的她还是不肯跟自己服软,刚刚好几次他就忍不住插手阻止了!

  此刻,时念虽然站着,但身体的重量全依靠在沈弈一只手上,她内心空空的,也有些害怕,咽了咽口水,喉咙也是火辣辣的疼,不知怎么的她的双腿发软,几次欲倒下。

  人的生命总是稍纵即逝,如此脆弱,刚刚的男人可能是有病史,但怎么说也是自己引发的。

  她害怕自己成为杀人凶手。

  想到这里,她身体又忍不住一抖。

  大家也没有再继续的意思,纷纷走出门,沈弈带着时念出去的时候,一个男人挡住了时念,指着她说道:“沈先生,这个女人留下,她要跟我们走。”

  时念惊慌的往后一推,却听到沈弈那比较慵懒低沉又嚣张的口气

  :“她是我太太,我还没追究你们总裁对我太太不礼貌呢!”

  男人的脸色有些古怪又看了看时念,此刻,她就算再不识相也知道沈弈才是她的保护伞,她朝着沈弈的身体凑了凑。

  沈弈很满意,一把打横抱起了时念就朝外走去,那男人更不敢去拦了。

  时念在沈弈的怀里,眸光迷离间抬头看到沈弈的下颌,很是坚毅冷漠的线条,他目视前方一步步走去,带着她离开俱乐部。

  时念莫名想起一句话,自己最爱看的周星驰电影,紫霞仙子说:“我的意中人是个盖世英雄,总有一天他踏着五彩云归来!”

  怪不得,那么多女人前赴后继的喜欢沈弈,因为他确实有这个能力。

  今晚的局是他带着时念来,时念要生要死全在他的一念之间,此刻两人姿势亲密的走出去,时念搞不清心里什么滋味,她很想问:“我是不是合格了,可以自由了么?”

  但是,她又没有气力在开口。况且,她问出去,沈弈一定会生气的。

  她把头靠近在沈弈的胸口,想听听哪里是否如正常人一样也有心跳,是不是会痛,会害怕!

  她凑过去,也听到了,那里传来一阵又一阵沉稳有力的撞击声。

  “沈弈,你的心到底是用什么做的。”时念喃喃出声,头一偏闭上了眼睛。

  沈弈似乎听到时念在对他说话,但是奈何声音实在太小,他“嗯?”了一声,凑近了一些,却看见时念的眼眸慢慢合上。

  倔强的小脸纵然是睡着,都微微皱起,脸上带着警惕的神情,仿佛就是一头没有安全感的小兽。

  沈弈眸光深邃的不像话,谁都不知道他的内心到底在想写什么。

  沈弈将时念放在车上,时念在迷迷糊糊间感觉什么东西离开自己,便更加用力的抱住了沈弈的腰,轻声呢喃了一句什么。

继续阅读:016杀 骗子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赤骨成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