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7杀 撕逼谁怕谁
司言2016-11-08 16:494,761

  时念打通电话的时候,正好邻近下班,母亲的状态听起来还不错,但是声音有些闷闷的,说是刚睡醒。

  时念没有起疑心,嘱咐了几句后,便说尽快去看她。

  母亲不让,时念拗不过,几分钟之后,嘉德博士接通了电话。

  嘉德博士威名在外,时念早就知道他是一个执拗的博士,没想到接通电话后,还没等打招呼,博士便直接下达死命令——

  不允许任何人探视。

  理由是章柔正在隔离病房,外来人会带入细菌,那么他之前的所有努力就都白费了。

  时念有些难过,但心里却是踏实的,毕竟母亲有救了。

  只要能维持住母亲的生病,就算一段时间不见又能怎么样?

  时念挂断了电话之后,便去收拾了自己的衣服,左右医院也是没有人需要照顾了,她提着行李准备回家。

  ……

  华灯初上。

  时念和沈弈渐渐靠近海域中心的巨大轮船边,她穿了一件水红色的晚礼服,与沈弈的黑色西服相得益彰。加之,时念的脸部线条也不是非常肉感的,穿上水红色反而显得她颇显气势,有一种冷艳的感觉。

  等上船的时候,沈弈先上去,回头看到侍应生要牵起时念的手扶她上传,眼眸一深,复走过来自己伸出了手。

  游轮上举行的是一个商界名流的80寿宴,生意做得在圈内很有名声。此番被邀请的也全是有钱有势的。

  时念现在还不明白,沈弈这次怎么就改了性子忽然要带她来?以至于她刚下班,沈弈就派人来接她了。

  一般这样的交际该是苏影这一类的明星陪伴他左右才对。

  她正这么想着,忽感到有些冷意。心底升起一股寒气,仿佛有人在盯着她一般,她左右望了望,便看到苏影挽着一个中年男人的手臂站在两人的前方。

  看见沈弈的一瞬间,几乎是下意识的就抽回了挽着男人的手臂!

  她的脸上保持着得体优雅的笑容,精致的妆面显得更加动人。要命的是她身上也穿了一件和时念同款的水红色裙子。

  这下就尴尬了,新欢旧爱撞衫了!

  苏影的目光有些毒辣,射过来仿佛要将时念大卸八块,她却又看见时念脸上那种淡漠的神情。这亦是苏影最讨厌时念的一点!

  沈弈牵着时念上船便要抽回来,但是时念却又顺势挽上了他的手臂,他朝着沈弈看过去,看他怎么反应。

  但是,意外的是,他此次看见苏影的态度却是冰凉如水!

  苏影略微提起裙摆,便扭着身段向两人走了过来。沈弈也不打招呼,只是结果侍应生手里的香槟,呷了一口望向远边。

  苏影有些尴尬,但转眼挤出一抹笑容唤了一声:“弈哥哥!你也来了?”

  像沈弈这样身份的人来这里应该不奇怪吧!像她出现在这种场合才有些突兀,放眼望去真的是一个明星戏子都没有,苏影也真是好手段。

  沈弈淡淡的应了一声:“嗯!”

  时念飞快的运转大脑,难道两人吵架了?

  苏影抬眸又看了看时念,转而盯着她身上的裙子,特意看了看时念的前胸,得意的笑了笑。

  笑容过于诡异,让时念情不自禁护住了胸口。

  嘲笑我小,我还嫌你大的累赘呢!

  苏影看了看时念的脸得意的说了句:“弈哥哥,早知道你也过来,我肯定……”

  沈弈的目光淡淡的就落在了苏影的身上,有些居高临下,微微皱了一下眉。苏影就脸色大变!

  话没有继续接下去,不远处走来几行人,看见沈弈连忙迎了上来:“沈先生能来,真是莫大荣幸!”

  沈弈得体的一笑,回敬了一杯:“家父声名远外,沈弈自然也是敬仰不已。”

  说话间,时念便看看各处风景。不料那男人问起了时念:“这位是?”

  时念连忙把脸转过来,看向男子微微一笑,就听到沈弈介绍:“这是我太太!”

  时念差点没把刚喝的酒喷出来,沈弈这是怎么了?他居然承认他们两的关系!

  然而,比时念更惊讶的还有一旁的苏影,她张大了嘴,一双美眸里都是震惊的神色,但是触及到时念后,忽然变得十分毒辣,如果眼神可以吃人的话,时念此时已经连骨头渣都不剩了。

  豪门贵族,里面不乏低调隐婚的人,那一行人听沈弈这么一说也没有很惊讶,只是打量了一下时念,又过来跟她握手示意,说道:“祝你们夫妇百年好合!”

  更远处的一些人似乎也看到这边的响动,转身过来便看到大家次第在跟沈弈与时念说这句话!

  时念有些不好意思,反而觉得有些喧宾夺主,过了一会儿连忙挽着沈弈的手臂进去。

  从刚刚那些男人过来开始,苏影便一直就处于被忽视的状态,她不甘又难过,看着两人进去的背影,内心简直绞痛!

  陪着她过来的中年男人过来搂紧了她的腰,被她略微挣扎,没有挣脱出来,男人眯着一双老道的眼睛问道:“不甘心?苏影,你们戏子可真薄情寡义,借着我的势力来到宴会,不就是想看看沈弈么?”

  男人好歹是个集团董事,苏影虽然厌恶却不能得罪,她脸上挤出一抹笑意讨好的说:“周董,你看你这说的,我们怎么会这么想呢!”说完,娇滴滴的捶了周董的胸膛几下。

  但是,心里却又开始浮现沈弈刚刚那句话‘这是我太太!’

  沈太太,这个位子为什么就是那个女人的,那个女人哪里能比的上她半点。

  时念!

  这个女人她记住了!

  苏影在心中愤愤的想。宴会正式开始,主人家开始上台致词,末尾又对到场嘉宾表示感谢,便提名几位在商战赫赫有名的人士。

  提到沈弈的时候,主人家居然说道:“感谢沈弈夫妇的莅临!”

  话筒声音如此响亮,这下传的整个游轮的人都知道了,认识的不认识的都望了过来,更多的目光又焦距在时念脸上,仿佛是在分辨这是哪家的千金。

  沈弈听此却不怒反笑,紧紧抓住了时念的手,向在场所有人点头致意。在场的人虽然都很好奇,但是迫于上流社会的礼仪又不好过去刨根究底。

  时念与沈弈一个个的寒暄微笑,看沈弈在期间应付自如,自己却笑得腮帮子都生疼了。

  她借故上了个洗手间,正要出来的时候,却听到两个女人走了进来居然提到沈弈的名字,她便顿住了她出门的手。

  一个女人说:“我男朋友说他在医院里就见过那个女人,似乎是叫时念来着,是一个医生!而且,她爸爸的公司之前要破产了,现在又奇迹般的正常运营了。”

  “啧啧啧……”另一个女人咂咂嘴:“怪不得了,那种身份的女人那是挤破头钻进上流社会不想出去的,沈弈那种男人都能征服,看来手腕不低啊!”

  “哎……,我就不明白了,沈弈看女人的眼光怎么总是如此,先前的苏影是个戏子,现在的太太又是个破落户。”

  “说到这个苏影,我发现了今天她也来了,还和那个时念穿了同一件衣服,撞衫了!”

  “是么?”

  “我记得那件衣服是限量版的礼服,全球只有一件啊,这就搞笑了。”

  两个女人低低笑了起来,时念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礼服皱眉想到:“难道自己身上的这件是A货,沈弈把正品给了苏影?”

  不等她回神,门外又响起了一个女声,赫然是苏影的。

  她许是听到了两个女人的对话,有些气急败坏:“谁身上的是假货了,我这绝对不是,你们两胡说什么。”

  两个女人一听,碍于面子,好歹看苏影曾经是沈弈的女人,便不说话走出了洗手间。

  时念听到苏影的声音就更加不愿意走出来了,原想等着苏影走了再出来,等了半响,苏影居然不知在做些什么,一直都没有走出去。

  时念站的腿都酸了,只好推门出来。

  苏影似乎在给人打电话,拨不出去所以走过来走过去的,时念记得沈弈说过游轮上信号是被屏蔽的呀!

  她奔本想快速洗手然后出去的。显然苏影却不这么想,她看着时念出来脸色旋即就大变,甚至是带着一丝憎恶,眼神落到那水红色的礼服上,更加的涨红了脸!

  时念默默洗手,眼角的余光却瞥到苏影慢慢走了过来,虽说是在洗手,却神态动作怎么看都是居心不良。

  时念又想,这种场合她不至于还针对她吧!但显然时念还是低估了苏影的嫉妒心,苏影忽然两只掌心并拢接了满满的一捧水就朝着时念的裙子上泼过来,水红色的裙子本来就是泛着一层层波纹,走动起来分外的有垂感。

  现在好了,前襟湿漉漉的一片。

  时念后退了一步,看到苏影得意的眼神,随即娇滴滴的说道:“哎呀,手滑,对不起啊,时小姐!”

  时念看着裙子上那弄湿的痕迹,眉头皱了皱眉,也没有回应苏影的挑衅,看到洗手台上的洗手液,直接抄起来,拨开罐子就往苏影的脑袋上扣下去。

  洗手液黏黏糊糊的,扣在苏影的头发,迅速倒流,整个头发,脸上,衣服上都是。

  苏影尖叫着就要往后退去,却被时念推到墙角边,看着苏影一脸错愕的神态,她扔下洗手液空瓶,在苏影还没有反应之前迅速退出了洗手间。

  ‘我也不可能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容忍你。’时念语气淡淡,神色间充斥着一股气魄,吓得苏影半天没有回神。

  时念出门后,刚好沈弈就往这边走来,神色有些焦急,看到她的一瞬又恢复常态,他微微皱眉问道:“怎么去了这么长时间?”

  时念摸了摸肚子,皱眉:“好像吃坏东西了,有点不舒服!”

  沈弈也把手探过来,摸她的肚子这个举动有些暖情。

  他说道:“那就回去休息吧!”

  时念愣了愣,她原本只是随意胡诌的借口:“不好吧!这晚宴也才开始没多久,而且游轮在海域中心,我们怎么回去?”

  沈弈笑了笑,便先走了过去,时念连忙尾随,沈弈径自来到游轮底层,那里有几排的小型游艇,似乎是专供海上追浪的。

  沈弈吩咐了一下侍应生,将游艇弄到海里,然后两人复上了甲板,海风阵阵,刚刚被弄湿的地方此刻被风一吹,贴在皮肤上,显得格外的冷。

  她打了个寒颤,就看到沈弈狐疑的目光!

  “怎么回事?”沈弈问道。

  时念看了看自己湿漉漉一片的裙裾,耸耸肩:“不小心洒到水了!”

  沈弈皱了皱眉,帮她把裙子提了一下,等放下去后又贴到身体上,想了想,沈弈便蹲下去,抓在了她的裙裾上。

  时念哪里见过沈弈这个样子?吓得往后退了几步,警惕的看着他,却看到沈弈有些薄怒的神色。

  他低低的说:“过来!”

  时念吞了吞口水,只好又走了过去,沈弈却大手一扬,忽然把她的裙子撕掉了。

  时念睁大了双眼,下意识就捶了沈弈一下:“你做什么?撕我裙子干吗?”

  时念双手拼命护住,沈弈却不待她的反抗,一圈下来,刚好就把湿漉漉的一片撕了下来,裙子现在是勉强及膝了。

  时念才清楚沈弈的意图,她抿了抿嘴,身上却落下了沈弈的外套,充斥着淡淡的男人气息。

  游艇刚好已经开了过来,沈弈对着时念招招手,便下了游艇。

  苏影在洗手间的窗户中偶尔往外一瞥就看到了沈弈牵着时念的小手下游艇的模样。

  看着自己身上越洗越多的泡沫,她气的眼泪都快要掉下来了!

  “贱女人!”她崩溃的在洗手间喊道。

  时念看着沈弈在前面英姿飒爽,海风吹的他的衬衫微微有些鼓涨起来,发丝被吹乱,却丝毫不影响他的美感。

  认真做事的男人是最有魅力的,此刻时念完完全全是赞同这句话了,想沈弈这样的人除了脾气不好之外,其他一切完全就是上天的完美之作。

  能把每一件事都做到专业一般,也就只有沈弈了。

  海水有时会激起来,溅到两人身上,幸好时念穿了他的外套,没有感觉冷意。

  靠岸后,小杨在就等候在岸边,时念上岸的时候,岸边的台阶有些高,沈弈在游艇上扶住她,她抬腿的时候,裙子本就很是顺滑,一下就滑到大腿根部,引得她穿的什么内裤都被看的清清楚楚。

  她害羞的一把抓起裙子,就忽略了上岸的手,中心不稳就跌在了沈弈的怀里。

  沈弈眸色一暗,想要慌忙站直身体,小手慌乱间却碰到沈弈的下身,那里硬邦邦的。

  沈弈闷哼一声,吓得时念往后退了几步看着沈弈,沈弈的眸色更暗沉了,对着上面岸边的小杨呵斥:“转过身去!”说完看向时念,声音沙哑:“这么迫不及待要勾引我?嗯?”

  ‘嗯’字,拖长尾音,显得旖旎而暧昧。

  时念连忙裹紧了他的外套,低低骂了句:“有病!”便转身,快速的上岸,抬腿的时候,那裙子依旧调皮的滑落,沈弈看见里面纯白蕾丝内裤,身体内升起一股燥热。

  时念跟在沈弈身后,许久后,她轻声道,“我母亲的事情……谢谢你。”

  闻言,沈弈脚步一顿,却什么都没有说。

继续阅读:018杀 薄凉过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赤骨成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