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8杀 薄凉过往
司言2016-11-09 19:537,581

  苏影看着报纸上写的不堪入目的新闻,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经纪人站在一边恨铁不成钢的指责她:“苏影,你走的是清纯路线,你这,自己看看……写的什么?以前一个沈弈还好,现在连有家室的周董你都跟,你让我说你什么好!”

  苏影慌忙解释:“我跟周董没发生什么,真的!”

  经纪人忧心忡忡的摆手:“这对你的形象损失太大了,你看你还全身湿透,简直……”

  苏影看着那播报的难堪画面,娱乐头条,电视直播都是昨晚自己出了洗手间后尾随周董上岸的一举一动。

  按理说,轮船上的记者都是主人家自己的记者,不会随便乱播消息的,但是自己一个不小心居然忽略了路上会不会有人跟随。

  这些狗仔队!

  她美艳的一张脸变得扭曲,将这一切的原因都归结在了时念的身上。

  门外有一些同公司的女星走过,她们聊的八卦却正是关于沈弈的。

  “沈弈的太太,我觉得倒是挺好看的,况且沈弈宠她的那个眼神就跟看苏影时候不一样!”

  “对,对,我也这么觉得,好羡慕啊!”另一个人尾随迎合。

  几行人的话渐渐远去,苏影在里面气的浑身发抖,沈弈这是要彻底公开两人的关系了吗?

  身边的手机振动却打断了她的思绪,号码很熟悉。

  苏影心情不好,接起来语气就算再隐忍,难免有些外泄:“伯母,您好!”

  付淑慧淡淡的“嗯!’的应了一声,又问:“影儿,你心情不好?”

  苏影咬了咬唇,不知该作何解释。

  付淑慧叹了一口气,“我刚刚看到新闻,你别难过了,阿弈心里是有你的,只是一时间被时念那个狐狸精迷了心窍!”

  苏影又一愣,心里却升腾起了喜悦感,苏影的语气里隐带着哭腔:“伯母,你可不知道,那个女人有多厉害了,可是哄的弈哥哥团团转呢?我昨晚的消息也肯定是那个贱女人传播出去的,她一直就恨我!”

  那边的付淑慧听到这些,对时念的厌恶感随之又增加了几分。

  “影儿,你放心,相比时念,我更愿意来做沈家的媳妇儿。”

  苏影点头如小鸡啄米般:“谢谢伯母,从小到大,就您对我最好了。”转而又面露难色:“对了,伯母,昨晚那个消息,对我负面影响实在太大了,我……”

  付淑慧也笑了笑:“这个你放心,我会让人处理的。”说完,苏影再三谄媚,又是说尽好话,哄得付淑慧很是高兴,才挂了电话。

  沈弈看着一晚上已经打了四次电话的付淑慧,他放开时念的手走到一边接电话。

  “妈,怎么了?”

  付淑慧开口:“阿弈,明天晚上你一定要回沈家一趟啊。”

  “什么事?”沈弈语气冷峻。

  “重要的事。”付淑慧说完,又补了一句:“反正很重要,你就算有事也要给我推掉,记住了不许带那个女人回来!”

  沈弈挂断电话,看着不远处的时念,这几日多番参加酒会,她已经对这样的流程应付自如,此刻她正在和一帮名媛贵妇寒暄,一帮人中唯独她没有刻意装扮,没有浓妆艳抹,没有富贵满身,但却是有一种清新脱俗之感。

  母亲为什么不喜欢时念,他心里一直知道的。

  想着,他走过去,就听到一个女人用羡慕的口气说道:“沈太太真的好福气,能找到沈先生这样的成功男人,这要嫉妒死叶城的所有女人了!”

  时念笑了笑,并不答话,回头就看见沈弈,本来笑意满脸,看到沈弈却微微一冷。

  沈弈的笑容也是淡淡,主持人却在对面带着高涨的热情呼喊:“这次被抽中的人是沈氏夫妇,那么请问沈先生,你是要选择和你的太太跳舞呢?还是挑战我身边的这一瓶酒。”

  沈弈和时念一脸不知所谓,原来对面在玩一个互动游戏,名单上是有所有参加酒会的嘉宾。

  时念原本以为沈弈会拒绝,不料,他薄唇微启,缓缓说道:“我想邀请我的太太共舞一曲!”

  说罢,他打了个响指,那边就看他的开场姿势迅速确定舞曲。

  这是百年难得一见的事,大家素来没有见过沈弈跳舞,便退到边上,为两人留了足够的空间,观看起来。

  光束一下子打在了两人身上,时念有些不适,沈弈的身体已经摆动起来,那张俊脸在灯光的效应下,越发清晰而潇洒。

  他的舞步如同他的人一般不羁而利落,却不拖泥带水,像是一个专业的舞者,他们跳着奔放的火热的探戈。每一个眼神,每一个动作,每一次旋转,和交汇都像是天之契合。那

  时而近,时而远的面容一下一下的震撼着时念的心,她从一本书上看过,想要记住一个人,你需要看着他的眼睛,望着望着也就嵌在了他的心上。

  此刻,他看到沈弈那坚毅又冷峻的眼眸里清晰的倒映出自己的影子,不知道,是否被他记住。

  那天柳如沁没有联系上他,沈弈却直接为她做了决定,她很感激他,心里也没那么恨沈弈了!

  台下的人甚至都忘记了鼓掌,等到舞曲结束,好一会儿才爆发出一阵强烈的掌声。

  那行云流水般的契合,以及震撼人心的眼神,每一步都如此到位,时时刻刻吸引者大家的眼睛,堪比专业了。

  两人跳完下台的时候,周围的女人无不发出赞叹,又惋惜沈弈这么优秀的男人居然已经结婚,她们又非常羡慕的看着时念。

  回去已经半夜,别墅有些远,幸好沈弈在酒会不远处也有一处房子的,两人便去那里住下。

  那里的房子是一所公寓,最顶层。

  上电梯的时候,里面只剩下两个人了,里面静悄悄的气氛忽然就变得很尴尬。

  沈弈手里还拿着小杨刚刚给的钥匙,时念总感觉这样子怪怪的。

  她正这么想就听到沈弈的声音在头顶回旋:“想什么了?”

  时念抬头,脸色一红,微微摇头:“没有!”

  手指却下意识揪住裙子一下一下的提起又放松,提起又放松。

  今日酒会,她穿的是一件过膝长裙,上半身V领。那傲人的丰盈似乎呼之欲出,加之,裙子身侧是开叉的,走动的时候洁白的玉腿若隐如现。简直性感极了。

  此刻。时念这么一提一下的,那双腿又展示在沈弈的面前。他看着电梯镜子里,时念的模样,那粉红的面颊,荡漾着一股邀请一般。

  他想,如果这双腿缠上自己的腰间……

  这看的沈弈喉咙一干,下腹窜进一股热流,下意识便揽过了她的身体,拢在了怀里。

  电梯门刚好开起,沈弈居然一手抱起了时念,一手便拿着钥匙开门。

  时念觉得这样分外亲昵,况且也不方便,就挣扎了一下。沈弈却拍了一下她的屁股,声音低沉道:“老实点!”

  时念的脸便更红了,一下子不知道要看向哪里。

  ‘啪嗒’一声门被打开,几乎是连贯的沈弈就用脚关上门,时念本想伸手开灯的,但是沈弈却更本没有放她下来的意思。

  在黑夜中,窗户里只是微微透出一股月光,屋子里许久没人住,是一股清洁的淡淡凉薄的空气流通着。

  沈弈仿佛是长了眼睛般便抱着她进了卧室,时念知道接下来也发生的事,心里居然有些期待又紧张。

  她平躺在床上,朦胧中辨别出沈弈脱了上衣,空气一下子燥热起来。

  “……沈弈……”开口,她惊呆了,连忙捂住嘴,居然发现这声音嗲嗲的,彷如不是自己的一般,带着旖旎的勾魂。

  沈弈便俯身上来,压在了她的身上。

  “嗯?”

  他在鼻息间淡淡发出一个音,那喷洒出的气息挠的时念脖颈间痒痒的,沈弈每一处吻痕落下都仿佛是带着电流,引得她全身酥麻。她的身体一下子就软了下来,她听到沈弈低低的说:“抱紧我!”

  时念便攀上了沈弈的脖颈,细长白净的手指从沈弈健硕的脊背钻进那浓黑的发间,两人之间仿佛是一种情愫在暗流涌动。

  在黑夜的掩护下,她看到沈弈的眸光里熠熠生辉,带着势不可挡的欲望。忽然,身下一热,一股液体便流动下来。

  时念的意识瞬间就回笼,心里一惊。

  沈弈明显感受到时念身体的僵硬,他睁开了双眸,声音依旧低沉:“怎么了?”

  时念身子往下缩了缩,说话间带了重重的鼻音:“我••••••我好像那个来了!”

  “什么?”

  沈弈没听清楚:“谁来了?”

  时念有些急躁,便推开了沈弈,爬到了床沿边,那厢沈弈已经开门。灯光大亮,两人的眼睛都很不适。

  时念再睁开眼睛,就循着沈弈略微惊讶的眼神看到洁白的床单上赫然映着一朵殷红的血迹。

  她下意识就害羞的扑过去压在沈弈身上,双手遮在了沈弈的眼睛上:“不许看!”

  这动作有些小女儿之态,连沈弈的微微愣怔。

  他得一双大手就扣住了时念的小腰,柔声说道:“好好,我不看!”

  语气中居然带着一丝宠溺。说完,果然就闭上了双眼。

  时念的脸色早已变得通红,她飞快的从沈弈手中抽离了身体,携带着一股又恼又羞涩的状态又以雷电之速扫走了床上的床单奔进了浴室。

  沈弈的眼睛才在时念的背影后缓缓睁开,那双眼睛中情欲还为褪去,双眸有些赤红,带着那一望无际的深沉,嘴角勾上了一丝笑意。

  尽管下身还肿胀的厉害,有些疼痛。

  他缓缓走过去,从客厅的橱柜里拿出一瓶红酒,给自己倒了一杯,仰头猛饮一口,借此压住内心的躁动。

  时念不知在里面忙些什么,半天没有出来,许是觉得害羞,这样的时念沈弈从来没有见过,觉得有些惊喜。

  他长腿一迈,走过去,敲了敲浴室的门:“你还好吗?”

  里面半天没有回应,他又喊了一声:“时念!”

  浴室的门锁暗扣微微转动,一个小脑袋就是伸了出来,带着有些尴尬的神情可怜巴巴的说:“沈弈!”

  “嗯?”

  “你能帮我买个东西吗?”

  “什么?”

  “也不麻烦,就是一个小东西!”

  “嗯,什么?”

  “就是……就是……,女人用的纸!”时念磕磕绊绊终于说出。

  沈弈挑了挑眉,后退一步,带着某种抗拒:“我不去!”

  时念也不是没想过这个结果,撇了撇嘴,就要缩头进浴室,却又听到沈弈皱纹快速而一本正经的问道:“那我要怎么说!”

  时念一喜,摆摆手:“就说买个卫生巾就好了,我上楼的时候看见,小区门口是有超市的。”

  沈弈便转身,修长的身影已经走到床边穿起了外套。

  沈弈在货架区差不多都逛遍了,就是没有找见时念说的东西,他皱着眉头的样子,售货员忍不住过来:“先生,有什么需要帮助?”

  他顿了顿,用手抚了抚眉心,一本正经的开口:“就是那个……女。”

  后面的话没说完,售货员已经流露出了然的声音,说道:“先生,我懂了,那个在前台结账区!”

  “哦!”沈弈应了一口,怪不得找不见,他连忙走过去,那售货员从身后的架子上拿出一包包装盒递过来:“先生,要几盒?”

  后面等着结账的人目光一下子就齐刷刷的朝着沈弈看了过来,沈弈看着售货员递过来的盒子,眉心一沉,面色虽然尴尬但复放在柜台上,镇定的说:“不是这个!”

  “那要什么牌子的?”售货员依旧热情高涨。

  沈弈顿了顿开口,声线低沉:“我不要避孕套,我要女人用的那个••••卫—生--巾!”

  “卫生巾?”售货员一愣。

  身后有情侣实在没忍住‘噗噗’笑了出来,售货员看着沈弈脸色阴沉,立马跑进了收货区抱回来一堆抱歉的说:“对不起,先生,您要那个牌子的。”

  沈弈的眸光又是一暗,盯着面前五颜六色的东西,轻轻吐出:“贵的吧!”

  时念等了老半天,差不多都要睡着了,才听到开门声,沈弈已经过来敲门,她把浴室门微微打开一条缝就接过来一个塑料袋。

  打开一看,里面有两个两包,还有一条内裤。

  时念看此,唇角微微上扬!她在浴室换好以后,便拿起洗好的床单拧干,又之前穿的内裤放在水盆里,刚要清洗浴室门赫然被打开。

  沈弈皱着眉头站在她的身后,已经脱下了外套穿着睡袍立着,他得语气很冷:“你打算睡在浴室里了吗?”

  时念下意识就把盆子拖到身后,遮挡了沈弈的视线,嗫声道:“很快了!”

  沈弈的目光看到一边洗干净的床单,眸色微冷,又看见时念光着脚蹲在地面冰冷的瓷砖上,神色就更加萧寒了。

  这个女人是怎么回事,那售货员可是说女生经期不能碰水,不能受寒,她倒好!

  沈弈弯腰,就忽然把时念提了起来,就像是抱一个小孩一般,抱了起来走出去。

  时念有些慌乱,手掌还是湿漉漉的,她叫道:“沈弈,你放我下来!”

  但是,沈弈却置之不理。

  将她按在了床上,语气严厉的说:“躺着!”说完,从桌上拿起了一杯水就递过去,时念狐疑的一看,居然是红糖水,她都不知沈弈居然还懂这些,水看来是到了已经有些时间了,早已经不烫,时念便一口气喝完,又躺下去,被子盖到半脸,只剩下眼睛滴溜溜的转。

  沈弈调了调床头得灯,设置成昏暗的状态,便也上了床,时念的身体在他的面前太过娇小,几乎是一拢就蜷缩在怀里。

  这么一折腾,离天亮也不早了,幸好时念明天没有飞行任务,她迷迷糊糊间是真的有些累了,便沉沉睡去。

  沈弈看了时念的小脸半天,他的脚忽然碰触到时念的脚心,简直是冰凉至极,许是时念自己也知道脚冰冷,便没有刻意朝着沈弈伸过来。

  沈弈眉眼一蹙,便捞了她的双脚过来,夹在了自己的双腿间。

  第二天,时念醒来的时候,沈弈已经去上班了,她看了看已经11点了,腰酸背痛的,感觉身子沉沉的,她有痛经的毛病,幸好昨晚居然没有反应。

  她去浴室准备洗漱一下的,却发现挂在衣架上已经洗好晾干的粉红内裤,正随着空调的摆力摇来摇去,看到她不由面色赤红。

  这个内裤,难道是沈弈洗的?

  绝对不可能!

  时念摇了摇头,就听到门口有声响,她出去一看,原来是一个阿姨,看到时念后笑了笑说道:“太太,我是这个房子的佣人,沈先生让我来给你做饭!昨晚家里有事就回去了,真是对不起!”

  时念摇摇头道:“没事!”想了想又问道:“阿姨。你是刚过来的吗?”

  佣人点头:“是啊,沈先生让我差不多午饭时间来,说来得早了打扰您休息!”

  时念略微长大了嘴,那么沈弈是真的给她洗了内裤。

  简直难以想象!

  他不是有洁癖吗?时念仍然觉得不可置信。

  她换好衣服,佣人已经做好了饭,做的都是她爱吃的,还做了一个益气补血的汤。

  时念喝了两口笑了笑。就听到做饭的佣人说:“沈先生对太太可真好!”

  时念又笑,如果不经历这几天的事。她听到这句话会嗤之以鼻,但是,每一件事的发生后,心里有落寞感,也会有巨大的惊喜。

  她开始觉得沈弈这个人也不是那么难以捉摸,像他这样的人,或许是习惯用冷漠来掩饰自己的一切情绪。

  吃完饭。司机小杨过来接她回别墅,看见沈弈不在,她好奇的问:“沈弈呢?”

  小杨说道:“先生回沈家了!”说完以为时念又没听清楚又说:“沈家老宅!老夫人住的那里。”

  “哦!”提到付淑慧,时念的情绪也不高,她点了点头就安静的坐着。

  回到别墅。在花园里修剪了一些花,又跟着老师学了一些插花,总是兴致缺缺的,等到晚上10点沈弈还是没有回来。

  她扛不住便在沙发上睡着了!

  沈弈回到沈家,在房门口却意外的看见了苏影的车子,张扬的玛莎拉蒂,他皱了皱眉,进屋就看见付淑慧在招呼佣人开一瓶红酒。

  看见沈弈回来,有些惊喜的朝着厨房喊了一声:“苏影,阿弈回来了!”厨房内,苏影系着围裙,妆容精致,许是进行打扮过,她脸上带着优雅的笑意走了出来,看到沈弈的一霎那甚是讨好的笑了笑。

  沈弈的脸庞一下就冷了下来,开口声音冰凉如水:“你来做什么?”

  苏影看着沈弈翻脸比翻书还快,瞬间想起在德国的那句警告,脸上显出一丝不知所措,求助的看向付淑慧。

  付淑慧见此,笑了笑,那五十多岁的面容居然难得见一丝皱纹,伸出那珠光贵气的手,拉住了沈弈略微责怪道:“你看你,拉着一张脸,吓到影儿了!”

  苏影连忙又挤出一抹笑意。

  沈弈却丝毫不为所动,他的眸子愈发萧寒,沉声也不知是再问谁:“到底是谁让我回来?”

  苏影低了低头,有些委屈的慌忙解释:“我遇上一些麻烦,哥哥生前伯母也很疼爱他,所以连带着也很疼爱我,是伯母帮我解决的,为了表示感谢,所以我才……”

  果然,提到苏毅,沈弈的神情总会有意无意松动一些,他有些不耐:“那你怎么不找我?”

  付淑慧见此露出一丝笑意,便慢慢退了出去,屋子里只留下苏影和沈弈。

  苏影语气隐带着哭腔:“你说我只有一次机会,我怕……”

  沈弈看了看表,便拿起沙发上的外套:“那好,我要回去了!”说完,苏影却一把冲了过来,挡在她的面前:“可是,我需要你的帮助,弈哥哥……”

  饶是苏影的声音再怎么温柔都丝毫没有引发沈弈的怜惜,苏影心里也深切的明白,她突然放肆的抓上了沈弈的手臂祈求道:“我明天有新戏开机新闻发布会,上次那个绯闻已经让我的形象很受损了,这个戏对我很重要,弈哥哥,我求你了,明天陪我一起出席好吗?”

  “不行!”沈弈几乎是想都不想:“苏影,你别再妄想用我做绯闻话题!”

  时念慢慢走在大街上,但是可悲的是,她竟然不知道要去哪里?

  这些年变故太多,交情好的朋友都渐渐疏远,她是真的一无所有了!她有点想念母亲,可是却不在身边。

  家庭横遭变故,她也早已不是那个无忧无虑的时念。

  在加上那个冷漠的父亲不惜一切代价将她送上了沈弈的床,她的心在那一刻,就死掉了。

  过往,是这么凉薄的开始,她怎么就能陷进去呢?

  这一切不过都是华丽的幻觉,沈弈心之所起的举动,居然就让自己没有了辨识能力!

  早上看到新闻的酸楚让她的无比痛苦,她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居然这么关注沈弈了,这三年来,她从21岁到现在,怎么可能对沈弈毫无感觉呢?时念摇摇头,想要避开这些纷乱的片段,然而,眼前一黑,忽然天旋地转起来,她跌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中!

  时念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看着屋子里陌生的装修,她皱皱眉,目光落在那墙角巨大的海报上,上面的男人长的温文尔雅,一双褐色的眸子就像是一束光芒仿佛随时随地就可以温暖别人,带着自信谦逊的笑意,看起来很是舒服,他的身材修长穿着医生的制服,照片仿佛是在手术台前拍的。

  时念想了半天还是没想起来这个人是谁?

  门忽然被人打开了,一个男人走进来,发型随意的扬在眼角,穿着一身休闲的短裤加背心脖子里挂着一条毛巾,显然是刚跑步回来,裸露出来的肩膀肌肉均称,那背心下的腹肌微微凸现出来,小腿肚子也是结实而修长,他抬手擦了擦额间的汗水。

  看见时念醒来,有些高兴对着她扬起了一个笑容:“时念,你醒了!”

  时念摸不着头脑看了看海报又看了看面前的男人,两人的脸庞无限重合,时念慢慢的挪下床:“你是?”

  “我是林辰啊,你不记得我了?!”林辰开口,声音舒雅而好听,仿佛是一汪泉水流动。

  他笑意灿灿又开口:“你在街上晕倒了,我刚好经过认出了你,就把你带回来了!”

  “哦!你变化好大,我都没有认出来你。”时念惊呼,随后又道:“麻烦你了,谢谢啊!”

  林辰一笑,回头就朝着外面叫道:“吴妈,那个参汤熬好了没有?”

  被唤作吴妈的佣人立刻端着一碗汤走了过来,笑意充盈了满脸:“这是很滋补的参汤,小姐,你慢点喝别烫口了!”

  时念只觉得这家的气氛很好,很温馨,便点点头表示感谢,左右摸了一下发现自己出来的时候居然没有带手机,便问林辰:“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上次聚会的时候你还……”

  “那时候是有一点急事。”

  “哦……”时念觉得有些尴尬,又问:“现在几点了?”

继续阅读:019杀 不幸福的婚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赤骨成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