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9杀 不幸福的婚姻
司言2016-11-14 09:5814,156

  林辰已经在沙发上坐下,看着时念的脸,柔声道:“晚上8点了!”

  “什么?”时念一下弹跳起来,下床就找鞋子:“我得回去了!”

  “什么事那么惊慌,至少,你喝完汤再回去。你有些低血糖,回去可要注意一下!”

  林辰说起这些关切的话仿佛是与时念认识半辈子一般,可是他们只是单纯的大学两年的同学而已,而是还是没有说过话的,可是他缺自然而然丝毫不做作。

  时念抬眸,又点点头:“真的谢谢你了,林辰!可是我真的要回去了。”

  林辰已经拿起车钥匙,穿了一件外套:“我送你回去吧!”

  时念想到自己隐婚的事情,林辰既然是自己的大学同学,那还是算了!

  时念摇摇头,有些歉意的道:“不用了,不用麻烦了,我家不远。一会儿就到了。”说完,便走出了林辰的公寓。

  林辰听此有些失落,看着时念离开的背影,想了想拿了一件外套跑了上去:“有点冷,你穿上吧!”

  时念摇了摇头,还没拒绝,林辰已经给她披上:“时念。那我们明天见!”

  时念抬眸,晚灯下,林辰的笑意很暖。那狭长的凤眼看起来闪烁这一种光芒,他笑起来的样子很舒服,看的人不禁为之一笑。

  “再见!”时念点点头,甚至忘记了为什么他会说明天见。

  林辰望着那曼妙的背影,内心有些雀跃,嘴角不由自主扬起了一个暖暖的笑意。

  时念上大学的时候,他就注意到她,在一群新生中她最是淡漠又冷静的一个,没有好奇的东张西望,始终保持着一抹得体的微笑。

  有时,和同班同学一起出聚餐,她也总是最安静的一个,心里不知道在想什么,静静地望着大家,偶尔看同事们开玩笑的时候才会笑笑。

  林辰好几次都差点上去搭讪,但是时念表现的太淡漠,安静的仿佛上去说话都是打扰。

  他日复一日的看着她,居然变成习惯!当自己发现的时候已经无意间关注了她这么久,并且喜欢上了她,而那时,他选择了出国深造,没想到,一别就是这么多年。

  林辰觉得,或许今晚的相遇就是上天给的缘分。

  前方的背影已经彻底不见,林辰在路灯下笑了笑,走进了公寓。

  沈弈的车子已经在市区里差不多转了三圈,小杨看着总裁脸上越来越浓的怒意,不禁有些替时念担心。

  沈弈又一次拨打时念的电话,这一次总算接起来了,传来的却是家里佣人的声音:“先生,太太把手机落在家里了?”

  “还没有回来?”沈弈的声音有些阴翳。

  “没有!”沈弈揉了揉眉心,司机小杨却忽然回头惊喜的说:“先生,太太在前面呢!”

  沈弈复睁开眼睛,就看到时念孤零零的背影,此时已经接近秋天,她穿的相当单薄,心事重重的往前走,只顾低着头,连沈弈的车子停在前面都没有发觉!

  沈弈下车,几乎是带着一身寒气,他一把拉过了时念的手。

  时念错愕的神情来不及转化为愤怒,沈弈的却警觉的发现了她身上披着一件男人的外套。

  沈弈大手一扬,就把外套从时念身上挑下扔在了地面。

  “沈弈……你。”时念美眸一眯。

  沈弈已经逼上前来,带着萧寒的气息:“你居然穿着别的男人的衣服?”

  加上早上的新闻,这个语气足够让时念觉得反感了!

  凭什么,他左拥右怀,却处处牵制着自己,时念看着沈弈的脸冷笑了一声:“重要么?”

  说着拿起地上的衣服,擦着沈弈的身体走到车子旁边,小杨已经过来开车门,时念走进去,神情冷漠,嘴角挂着一丝讥讽的笑意。

  过了一会儿,沈弈上车,他一进车子仿佛是携带着一身的寒气,气氛骤然降温。

  小杨要关门,沈弈冷冷吩咐了一句:“你在外面等一下!”说完,他大手一扬关上了车门。

  他看向时念的目光有些骇人,又见时念还抱着外套,目光就更冷,仿佛是啐了冰一般,也不说话便大力抽走了时念手里的衣服,扔到窗外。

  时念惊叫一声,沈弈抽衣服的时候太大力,连着指甲被勾住断了一角,扯的她生疼。

  沈弈已经干脆利落的关上了车窗,下一秒压了过来,一把扯开了时念的衣领,他的目光过于幽沉,看的时念有些寒意。

  “你做什么?”时念的小手也攀上来,护在领子间,目光仿佛是一只受伤的小兽一般。

  “那个男人是谁?”沈弈有冷冷问道,大手已经撕裂了时念前襟衣领,那里细滑嫩白,仿若是一块上好的绸缎一般,却丝毫没有激情的痕迹。

  沈弈手上的力道慢慢放松下来。

  时念的眉心皱的厉害,她反讥:“怎么,就许你州官放火,不许我百姓点灯?!”

  沈弈的目光一禀,看向时念已经狼狈不堪的样子,脱下了外套挡在她的面前,却被时念冷冷打落。

  “沈弈,你也太小看我了,打一巴掌再给一颗糖吃?其实你大可不必如此,我们的关系是什么,我心里明白!”

  时念望向窗外,眼神里充满倔强,甚至是那身体的线条都紧绷了许多,仿佛是一只刺猬,把自己的刺全部扩张起来,不让人靠近。

  沈弈差点溢出口的解释便讪讪咽了回去,他的声音稍微放柔和了一些:“时念,我找了你一下午!”

  “哦,是么?谢谢!”时念转头冰冷冷的客套话一下子就阻断了两人之间的交流。

  沈弈的眉心一紧,下一秒就朝着车外喊道:“小杨,上车!”

  ……

  一路无话,车子里仿佛是两股冷空气在不断相撞!终于到了别墅门口,小杨松了一口气,沈弈下车前又看了看时念胸前支离破碎的衣服,再一次把衣服朝着她扔过去。

  他下车,等着时念,半天时念才慢慢悠悠的下车,已经穿上了他的外套,目光萧寒直接上楼。

  他在身后望了望她的背影,唇瓣微紧,也走了进去。

  洗完澡出来,折腾一天时念的小腹又有些疼痛感,出来后看见沈弈坐在沙发间,望着窗外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时念也不搭话,直接过去睡觉。

  等了半响,时念迷迷糊糊间,才听到沈弈窸窸窣窣上床的响动,她又听到沈弈在说——

  “时念,你不舒服吗?”

  “你怎么出了这么多汗?!”

  时念眼皮都抬不起来,除了腹部有些疼痛之外,并未觉得有什么不适,她摇摇头就寻了一个方向睡觉。

  沈弈的大手却探到了她的小腹上,扣在了上面温暖而安心。

  时念的身体又拱了拱,觉得舒服了才睡着。

  第二天,有早班,时念就醒的早。她醒来的时候发现,两人的睡姿有些怪异,沈弈从她背后拥着她,大手放在她的腹部,将她紧紧的扣在怀里。

  时念倒吸一口气,理了理自己纷乱的思绪。又看了看沈弈熟睡的俊颜,那狭长的睫毛卷翘而浓密,睡着的他很是乖张,完全没有平时那么多的戾气,简直太过完美了就像他的为人一样。

  时念在心里轻轻对自己说了一声‘醒醒吧,时念!’说完,轻手轻脚的下床,开始洗漱换衣,她拎着包下楼,佣人已经给她备好早餐,她连忙吃了一点,见时间不多了,便没有坐公交车,让小杨送她去了医院。

  早上车流量不多,她几乎很早就到了,心想,估计也没有什么同事来的这么早。

  然而,她刚一打开车门,对面的人影便朝着她招招手:“时念,早上好!”

  笑意太过浓烈,时念不可能忽略,她压下了心里的疑惑,礼貌性的回了一句:“早上好!”

  可是心里却在思考——

  难道林辰回国之后,来他们公司上班了么?

  思索间,林辰走过来,随后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一粒方糖递过去,碰触到时念的掌心,指尖有些微烫,看时念却是一脸平静,“你低血糖,吃点。”

  “谢谢。”

  时念再也没有说其他,林辰顿了顿,微微一笑便招手走进了医院。

  早晨九点之后,院长特意开了一个会,对林辰的到来表示欢迎,自此,众多的单身女护士们都有了冲刺的目标。

  时念今天做了好几台手术,终于到了晚上下班,刚脱下衣服,就听到走廊里护士们叽叽喳喳的声音。

  原因是林辰忽然提出大家小聚一下,他来请客。

  大帅哥请客,再加上大家都听说林辰和院长有亲戚关系,士气一下子高涨起来,一行人换下护士服就朝着尹青新交的男朋友开的娱乐会所走去,无奈,时念被尹青和柳如沁拉着,美其名曰涨涨专业知识,帮尹青把把关。

  其实她明白,不过就是看帅哥的。

  林辰很体贴,一直注意着时念的一举一动,同事们看在眼里纷纷捉弄两个人。

  林辰听此心里有些高兴,但是看时念却只是淡淡的笑了笑就恢复常态。

  酒过半巡,忽然有同事提议时念和林辰合唱一曲,有人带头,后面的人就也跟着起哄:“咱们科室颜值最高的两个人,必须要唱一下!”

  林辰就大大方方的站起来,走到时念面前伸出手。

  时念看着大家玩得正嗨,自己扭扭捏捏反而扫兴,就也站起来,同事间就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掌声。

  时念笑了笑,这样的氛围是她许久没有感受过的,林辰已经切好歌曲,是一手英文歌曲,刚好时念会唱,就跟着林辰接了下去。

  同事们有些惊讶的看着时念,赞叹道:“没看出来啊,时念,你唱歌水平是要超越娱乐圈那些歌星啊!”

  时念只当是别人调侃,不再说话,唱完后,大家又嬉闹了一会儿,同事们时不时就拿林辰和时念开玩笑。

  林辰又唱了一首歌,随后他走到时念身边,和时念坐在了一起,林辰忽然凑过来在时念的耳边低低的说:“你唱歌真的很好听哦!”

  时念笑了笑,又听到林辰说:“那么,我们以后是朋友了吗?”

  时念眼神微微一僵。

  林辰开口:“同事们都不知道你结婚的事,大学同学也不知道,我会替你保密的。”

  时念一愣,不可置信的看向他,“你怎么知道?”

  林辰笑笑,那天我不放心你一个人走……最后就……

  原来是看到了沈弈。

  林辰拍了拍她的肩道:“所以,我也要告诉你一个秘密!”

  看着时念愣怔的目光,林辰缓缓开口:“我喜欢一个女孩子,喜欢了三年。她很骄傲,也很冷漠。不过,她笑起来很好看,我也希望她每天都能活的开心,这样我关注着她也会觉得分外安慰!”

  时念挑了挑眉不可置信的望过来:“三年?林辰没想到你这么纯情啊!”

  林辰无言,看着时念低低笑了起来,然而他的眼里却拂过一丝哀伤,但只是稍纵即逝。

  他凑过来问道:“那么现在我们都分享了彼此的秘密,是朋友了吗?”

  时念看着这有些孩子气的男人,他的目光里充满期盼,不含任何杂质。

  她笑了笑点头:“是了!”说完。两个人都笑了笑。

  身后一排的同事看着两人亲亲密密实在看不下去调笑着大声嚷道:“哎,前面两个注意点形象啊,我是扫黄大队的队长!”

  满包厢的人忍俊不禁都笑出了声。

  最后离开的时候,时念和柳如沁一起离开了,路上,柳如沁笑眯眯的看着她,“我怎么觉得林辰比你们家沈弈好多了啊?”

  时念转过头,乌黑的大眼睛看着她。

  “哎呀,我觉得林辰似乎更适合你。”

  “她们开玩笑就算了,你还蹚浑水。”

  “知道啦!”柳如沁笑笑;“你开心就好。”

  第二天下班的时候,时念因为一个患者的原因,正好最后一个下班。

  林辰早就等候在走廊尽头,看到她下来问道:“我送你吧!”

  时念摇摇头,沈弈这几日没有给她打电话,不知今天有没有派人过来接,况且跟林辰走的太近也不太好,想着她摇摇头:“不用了,我坐地铁就好!”

  林辰叹了叹气,就从包里拿出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道:“给你,我昨天买的,一直没有机会送给你!”

  时念有些抗拒往后退了一步:“我不能要,之前的衣服还没赔给你呢!”

  林辰有些固执,他笑了笑:“就当是朋友之礼,只是个小物件,时念,收下吧!”说着,就拉起时念的手放在了她的手心里。

  林辰放完就走了,时念愣了愣,一直等一个小护士跑过来,努努嘴,酸酸的说,“大帅哥追你啊!”

  时念摇摇头:“别瞎想!”

  小护士坏笑着拿起那包装盒撕开了,时念原想还回去的,这下好了,她皱皱眉。

  小护士已经拎出里面的东西惊讶:“雷诺大师的手笔啊,这小手帕几万块钱呢,还说你们两关系不一般!”

  时念也被吓了一跳,拿过手帕翻来覆去看了看,抿紧了唇瓣,不做声。

  小护士带着羡慕嫉妒恨的表情叹了口气:“哎,长得好看就是命好!”说完又推了推时念说:“走吧!下班啦!”

  时念便把手帕匆匆往包里一塞也跟过去。

  地铁上的电视里播放着娱乐新闻,苏影似乎接拍了新戏,这几天电视里都是关于她的绯闻,因为又有沈弈的助阵,这剧简直是未播先火的节奏。

  看着苏影精致的面孔,时念有些不屑的闭上眼睛,身后有个同事却喊了两声时念的名字:“你上次和尹青说沈弈是你姐夫,时念,难道你姐姐是苏影?”

  时念略微一顿,大脑飞速运转了一下尴尬的笑了笑:“我怎么会有个明星姐姐呢,这上流社会的生活情况,我也不是很了解!”

  “哦!”对方了然的又看了看屏幕上的沈弈。

  时念照例在半途下车,然后步行回去,刚到别墅门口,就看见付淑慧从屋内出来,看见她回来下巴简直要翘到天上去了。

  又看了看时念身上普通的衣服,眼神中闪过一丝嫌恶的意味,皱眉的动作叫人实在欢喜不起来。

  她张了张嘴犹豫着要不要叫妈,付淑慧就把踱步到她的面前,鄙夷的说:“时念,女人不能这么不要脸!”

  时念的脸色也随之一冷,笑了笑,就提着包要进门。

  身后有汽笛声,付淑慧注意到时念不屑的目光更气恼她喊道:“你站住!”

  时念回头,就看到刚开过来的车子上苏影下车,打扮的分外精致,笑容得体而谄媚笑着说:“伯母,我过来接你,已经约好美容师了!”

  时念看到这两人关系都这么好,也不觉得奇怪,她淡淡的开口:“有事吗?”

  付淑慧冷笑了一声:“时念,你是不是有个表弟在监狱里啊?”

  时念一听脸色就有些僵硬,那是章柔弟弟家的孩子,是她的表弟,在监狱里已经做了三年的劳改了,当初也是冲动伤人,本性不坏。

  她顿了顿目光微眯:“怎么了?!”

  这件事,沈弈都不知道。

  付淑慧很喜欢时念这样的反应,她得意的抚了抚整理的一丝不苟的发型,缓缓开口:“没什么,这杀人犯的姐姐,我们沈家可不是随便什么阿猫阿狗都可以进的,你等着吧!”

  时念无意纠缠,点了点头:“好的!”

  付淑慧一下就被呛住了,她跺了跺脚,后面的苏影就赶紧挽上了她的手臂柔声说:“伯母,别跟这种人置气了,不值得!”

  看着苏影假惺惺的模样,时念心里冷笑,既然不值得,你一个月内连续在医院匿名投诉我算怎么回事?

  回来的时候科室科长狐疑的问她:“时念,你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这一个月内都被投诉七八回了!”

  时念第一个就想起苏影,她想解释,科长又说:“你的工作能力和态度,我们一直看在眼里,我说这些是希望你以后谨慎一些。”

  时念转身走的利索,提着手包走进别墅。

  苏影的眼神中弥漫了一股恨意,沈弈常住的这栋别墅里,自己进都没有进过,可是这个女人却每天进进出出,还跟沈弈同床共枕,想起这些她就忍不住发疯。

  付淑慧看着那背影,有些恍惚。

  她咬咬牙,一定要让沈弈和她离婚。

  做美容的时候,她对着苏影叹气:“影儿你怎么回事,这都多长时间了,这两个人的感情反而也来越好了。”

  苏影听了更伤心,只能把气往心里咽下去。

  时念进屋,沈弈正在让佣人抱着几盆花上楼,看到她眼神就落到裙子下光洁的小腿上。

  已经快十月天了,有些冷。看到她居然连丝袜都不穿,皱了皱眉。

  她走进去,佣人接过了她手里的东西,她上楼,沈弈也跟着上来。

  “怎么都不打电话?”他的声音幽幽的传过来。

  时念低下头:“忙,没来得及!”

  “什么事情忙到你连打一通电话的时间都没有?”他又问带着咄咄逼人的架势,这两天他出差,这个女人竟然一个电话都不打。

  时念抬头看了看沈弈,佣人刚好把一盆玉兰拿进来,时念皱了皱眉往后退,呵斥道:“别拿进来!”

  佣人迟疑了一下唯唯诺诺道:“但这是……太太!”

  沈弈的目光幽幽落下来,又听时念说:“我对花粉过敏!”

  沈弈便扬了扬轻轻开口:“丢掉!”说完又补了一句:“把家里所有的花都丢掉。”

  时念略微一惊,就看到沈弈神色淡漠,并没有显出异样的关怀。

  她开始走到换衣间换睡衣,衣服脱下来的时候,依稀又感觉身后有一道炙热的目光,回头,果不其然。

  沈弈正淡淡的站在门口。

  时念没好气的说道:“流氓!”

  沈弈听此却不怒反笑,一步步逼了过来:“哦,是么?”说着大手就游移时念的大腿根部,引得时念一阵寒颤。

  又听他语气沙哑:“你例假应该走了!”

  时念眼眸一沉,连忙推开了沈弈,匆匆拿起衣服就闪进浴室:“我累了!”

  沈弈被拒绝,看了看手心溢出一丝汗水,有些不可思议,何以自己见到这个女人就总是冲动的一发不可收拾!

  他摇摇头,转身走进另一间浴室冲了个冷水澡。

  次日,时念要去上班的时候,沈弈已经收拾好等在车里,看到时念出来缓缓降下车窗。

  时念看了看摇摇头:“不顺路,我坐地铁!”

  然而,小杨却在前面说:“太太,先生有事要去医院,正好送你!”

  她挑了挑眉,心想,这家伙身体棒棒的,怎么突然去医院了?

  大约是有事情要谈吧!想着时念慢慢的上车。

  到了医院门口,时念简直是做贼一样心虚,探了探四处没有熟人后,才利落的下车,快速拿着自己的手包,就匆匆往办公室走。

  沈弈看着时念一系列动作,神情有些不悦。他皱起眉头,脸上覆上了一层薄冰。

  沈弈这一次来医院是找院长谈章柔尸体失踪的事情的,他下了电梯,就听到导诊台的两个护士在闲聊。

  他听到时念的名字就反射性的顿住。

  一个声音说道:“我敢保证时念跟林辰的关系不一般!“

  “我也这么觉得,那天晚上唱歌的时候,那深情对唱的,哪像个刚认识的人呀,对吧?”另一个人附和。

  那个女人又说:“而且,林辰还送了她一个价值几万的手帕呢,啧啧啧……价值几万啊!”

  “哎,只能怪自己喽,长的没有人家好看!”另一个女人惋惜的说。

  沈弈的脸却已经萧寒到极点,眉头已经拧成麻花,双拳微微握紧,转身就下了楼。

  这时候,时念刚好出来查病房。

  沈弈看着那抹娇小的身影越看越恼怒,浑身仿佛就是刚从冰窖里出来一般,散发出阴冷的气息。

  怪不得,那天航班一个电话都没有打过来,原来是找了个小白脸乐不思蜀了。

  沈弈冷冷一笑,复又进了电梯,直达院长办公室。

  半个小时候,时念突然接到了院长的电话,要求她去泡茶。

  泡茶?

  这是她一个医生该做的事情吗?

  一想就是沈弈搞得鬼。

  她深吸了一口气,推开了院长办公室的门,果然,沈弈双腿交叠,正坐在里面,院长就坐在他的对面。

  见状,院长对时念笑笑,“时医生,这是沈先生,我的助理请假了,你帮忙招待一下。”

  时念笑笑,随后走到他的面前,带着公式化的笑意,略微欠了欠身问道:“沈先生,你要喝什么?咖啡?可乐,还是茶?!”

  沈弈不答话,只是冷冷的看着她,眼神里流转的慑人气息叫她不禁打了个寒颤。

  她顿觉不妙。但是看着院长还在,她又开口:“沈先生,请问您要喝什么?”

  “你说呢?”沈弈终于开口,却淡淡的说道。

  时念尴尬的笑了笑,便接了一杯咖啡递过去,那只沈弈反手就是一推,声线无比冷漠,带着斥责道:“我说过要和咖啡了吗?”

  时念脸色也一僵,涨红了脸看着沈弈,她的手背被咖啡有些烫到,甚至白大褂上也溅到了一些。

  但是,自己在院长面前就要忍着,她挤出一抹笑意道歉:“对不起,沈先生,是我自作主张了。那么您要喝什么呢?”

  “你说呢?”沈弈依然是这句话,那眼底汹涌翻滚着怒火,看着时念淡漠疏离的笑意就越来越气。

  时念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沈先生!”

  “你会不知道?”沈弈皱眉,带着反问的气势,他向来善于咄咄逼人。

  就在时念想说话的时候,门突然从外面被推开,林辰穿着白大褂走了进来,他是来找院长的,没想到就看到了这一幕。

  他皱了皱眉,终于没有忍住,走了过来,一把就把时念护在了身后道:“先生,时念不是服务生,你需要我帮忙吗?”

  时念心里一惊,已经为时晚矣!

  沈弈的目光幽沉而慑人,已经缓缓打量过去,落在林辰的脸上,他双腿交叉,靠着椅背有一股压迫人的气势,薄唇微启缓缓开口:“你算什么东西!”

  林辰脸色一顿,时念在轻轻拉他的衣角,他还是忍了下来:“我是时念的主任!”

  沈弈的目光却顿在林辰胸前的牌子上,上面的两个字赫然是他刚刚听到的林辰,他微微眯起双眼,冷笑了一声:“主任也管倒茶?医院里几百号人把性命放置在你们的手里,主任却不安守岗位随意乱走?”

  沈弈的话说的有理有据,且带着咄咄逼人的气势,一句句抛了过来,林辰脸色有些赤红,哑口无言。

  时念不知沈弈是吃错什么药,跑到这里来为难她。

  她一下子从林辰身后站出来,对林辰说:“谢谢你,我可以自己处理!”

  这落在沈弈的眼里又是另一番眉来眼去,他皱紧了眉头,看着时念声音低沉:“时念,我希望听到你的解释!”

  说完,他的目光又落在林辰身上,有些不屑道:“不错!”

  淡淡的一句,却又仿佛蕴含了无数的寓意。

  时念低头就知道沈弈在误会她和林辰的关系,她张了张口,涨红了脸就和院长告辞了,随后走到洗手间开始清理裙子上的污渍。

  她把烫红一片的手侵泡在冰水里才觉得舒服很多,林辰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她的身后。

  “是他!沈弈。”

  时念看着镜子里林辰有些微怒的的脸色,笑了笑,又听林辰说:“他就是你丈夫!”

  她有些歉意的点点头:“你不该趟这个浑水!”

  林辰有些不理解,语气颇高:“你根本就不爱他!”

  时念身子一顿,神情变得有些木然,她自己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她略微沉思了一下,想到,是啊,自己爱沈弈吗?应该爱,应该也不爱!她复低下头,音色已经冷漠许多:“讨论这些事已经没有意义了,以后我的事你不要管了!”

  沈弈只手遮天,谁又能管的了他呢?不过是自取其辱罢了!

  林辰的目光一禀,看着时念低头清理裙子,神情淡漠又受伤,她太过于倔强了,总是用冷漠来掩饰内心的不安。

  他叹了口气,递过去一支软膏:“擦手的,用这个,会好得快一些!”说完,就转身往门口走去,到了门口却又一顿,他回头,眼神很坚决:“时念,你不让我管,那我就不插手,但是婚姻是一辈子的,我希望你能为自己慎重考虑!”

  说完,才大步走出了门。

  时念微愣,看着镜子里自己那张有些苍白的脸,她皱了皱眉,拿出化妆包扫了些许腮红,这让显得起色好多了。

  这三年,沈弈的态度向来就是忽冷忽热,翻脸无情,她也想过离婚何不干干脆脆,但是她就是没有想过后不后悔这个问题。

  她想她是没有后悔过的吧!

  从父亲将她送上沈弈的床上开始,从母亲生病的那一刻,自己就像一只随风飘荡的浮萍,哪怕沈弈这个港湾是充满危险性,她都没有后悔过。

  时间能重来的话,她依然会选择沈弈!

  她想,她下班就好好跟沈弈解释清楚!

  想着,她把林辰递来的那支软膏放在了洗手台面上,走了出去。

  下班,查完最后一个病房,时念换好衣服走出来,林辰在门口等她,“我送你。”

  时念摇摇头:“我已经有约了!”

  林辰有些忧虑的看着她,目光耐人寻味。

  她装作没看见,目送着他们离开,转身就看到沈弈的车停在不远处,车窗开着,露出他的脸来。

  他看到时念孤零零的站着看他,目光一寒。

  时念上了车,看到沈弈手里正拿着一杯红酒,她想说话,却发现前面的司机不是小杨,而是换了一个人,便低下头,凑近了沈弈,抓了抓他的衣角。

  在时念看来,这是自己最大限度的服软。

  于沈弈的理解却是被他识破红杏出墙后心虚的表现。

  他眸光一暗,就推开了时念,手指冰冷又无情,将时念推到了另一边,那办公室烫伤的手,撞在车门把手上,疼的她倒吸一口冷气。

  转而,眼神里有些愤怒的就看向沈弈。

  沈弈终于喝完最后一口酒,仰头的时候,喉结微动,很是性感。

  他转头目光探向时念:“所以呢?那天晚上的外套是那个小子的,还跟他一起神情对唱,他送你过万的手帕?”

  时念眉头一皱,想开口解释,沈弈鼻息间嗤出一声冷笑:“我倒是没看出来原来你这么魅力无限,来勾引我,试试!”

  沈弈说着,两手摊开在座椅上,仰头目光里透出轻贱的望着她,况且前面还有一个司机,他居然说这么难听的话。

  时念原本,诚心诚意想要道歉,可是此刻看到他这么倨傲的态度,又一想自己和林辰身正不怕影子斜,她张口冷冷道:“沈弈,你不要太侮辱人!”

  沈弈听此微微眯眼,眸光里透出一股危险的气息,他大手已经迅速拽在时念的衣领间,‘刺啦’一下就撕开了她的衬衫,语气冰冷仿佛碎了毒,仿佛死神的宣判:“更侮辱的在后面呢!”

  时念心里一滞:“你要做什么?”她的惊呼声未绝,沈弈又‘撕拉’一声扯开了她的衬衫,那上面的扣子被重力的撕扯下,一颗颗掉落在车内毯子上。

  时念又羞又惊又气,看着沈弈如同丧失理智一般,她看着眼前倨傲的男人,每每只要矛盾,他总是这样来惩罚她。这时念觉得是一种深深的侮辱!

  时念手掌下意识已经扬了过去,在空气中发出一阵脆响,甩在了沈弈那张萧寒的俊颜上。

  许是两人都没有想过会有此举动,时念略皱眉看了看手掌,触及到的是沈弈略微红润的面颊,和那双愣怔的双眸。道歉的话未来得及说,沈弈眼眸里的色彩突然转变,一下子变得怒气扩张,一字一句仿佛是来自地狱的修罗:“你敢打我?”

  “我……”时念语气微嗫。

  一阵更强的力道就压制住了时念的两只手臂,将她高举在头顶,沈弈另一只手已经快速而凶狠的剥光了时念身上的衣服。

  时念的眼中带着屈辱不断挣扎,可是越是扭动身体,沈弈的欲望就越发的强烈。

  时念一双眼睛看了看前方的司机,终于是略带祈求的对着沈弈小声道:“我求你,沈弈,求你,至少……别在这里!”

  谁知,沈弈丝毫不为所动,他赤红了双眸,空出来的手一把捏住了时念的小脸,语气喷洒在时念红润的脸上:“呵呵,你也会求我?时念,真是少见啊,为了一个小白脸居然跟我求情。”

  看着沈弈的模样,时念已经发觉说什么都于事无补,她紧闭了双眸,将头转向一边。

  她不想看见这屈辱的一幕,她内心有一种东西在慢慢崩塌。

  沈弈看着她的模样,浓密的睫毛轻微颤动着,心中一动,口气甚是糟乱,对着前面的司机道:“车停在前面车库,你就可以走了!”

  司机目不斜视,恭敬的道:“是,沈先生!”

  时念的身体微微发抖,沈弈的恶魔般的声音却又传了过来:“说,你们做过什么?”

  时念眼睛里几乎是迸发出怒意:“没有,沈弈,你不能侮辱我!”

  末了,看着自己已经一丝不挂,如此屈辱的被压下他的身下,她歇斯底里补了一句:“你这是强暴,你这是犯法的!”

  沈弈听此,微微冷笑一声:“我就是法,看谁能治得了我!”

  这话提醒了时念,让她不得不面对自己的幼稚。

  下一秒,沈弈的头颅已经埋了下来,狠狠的惩罚着她!

  两人的体温很高,火热的交缠在一起,时念早就没有一丝挣扎的力气,她的目光迷离,随便让沈弈摆弄着身体,让沈弈在她的身体上勤奋耕耘,直到全身都是触目惊心暧昧的痕迹。

  如果,脸上可以的话,他恨不得脸上都密密麻麻的吻上去。

  时念躺在沈弈的怀里,紧紧闭上了双眸。

  她就这么躺着,思绪仿佛是一朵棉花一般,飘飘荡荡的一会儿上,一会儿下,一会儿又空空如也。

  她睡着了!

  她实在是累极了!

  她的小脸泛出一阵阵的潮红,发丝柔柔的缠在沈弈身上,柔软的触感,让沈弈觉得两人的关系唯有坦诚相见才亲密许多。

  他刚刚的盛怒在时念闭上眼睛的一瞬,慢慢消退,他的手附上了时念的脸。

  转身,穿了衣服,让时念以一个舒服的姿态睡在后座,然后走到驾驶座上,开车到了回了家。

  时念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半夜,身体一身清爽,似乎是别人做过处理,她张开两腿想要下床,私处却传来一阵刺痛,引得她不由自主跌倒了床上。

  她摸了摸,似乎肿了!

  ‘啪’一声,沈弈开了灯,他似乎没睡,一直在黑暗中注视着她一般,让她不由自主的害怕。

  沈弈的目光一沉又落在时念张开的两腿间,缓缓道:“又饥渴难耐了?”

  饥渴难耐你妹!

  时念简直想要大爆粗口,但是她却极快的合拢了双腿,扯过一边的睡袍,穿在身上,慢慢站起来。

  沈弈知道她的意图,靠近了些,一把捞起她的身体就往洗手间走去。

  时念也不管他在身边盯着自己,你有脸看,自己又有什么不敢尿的,便坐上了马桶。

  她这么一番死皮赖脸,沈弈反而脸色一赤,抿紧了双唇,就退出了洗手间。

  洗完手,刚打开门,他还等在门口,又抱起她放到床上,接着从床头柜上拿起拿起一个小药膏就坐上了床,掰开她的双腿。

  时念心里微微一惊,她都这样了,沈弈还不放过她,简直流氓!

  时念挪动身体往后退,沈弈看出时念在想什么,不容她反抗一把拉过时念的小腿就拽了回来,这动作又撕扯的时念呲牙咧嘴。

  沈弈将她按在床上,冷冷的言简意赅的说:“老实点!”

  说着打开了药膏盒子,时念才明白了沈弈的意思,一下子涨红了脸,沈弈温热的指腹已经轻轻的摸下去,动作很轻柔,时念挠挠头,便看向另一边的墙壁。

  直到沈弈弄完了,她的脸已经涨红到可以滴出血了。

  次日,起床的时候,时念的身体还是不适,走路依旧有些一瘸一拐。沈弈给她请了假,让她不用上班,却将她行李收拾好,要飞法国。

  走到机场,时念叹了一口气,真是能折腾,脖子上都是草莓,幸好她捂得严实。

  沈弈看着时念裹着一头丝巾,带着墨镜,还躲躲闪闪的,眉头一皱就直接打横把她抱了起来,走到检验口又进了特殊通道。

  上了飞机,时念简直想一头撞死,因为林辰竟然也在。

  他正好要进舱,他认出了时念,但却没有说话。

  他不知道她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依着沈弈的个性……

  林辰微微捏紧了双拳,心底划过一丝疼痛。

  眼看着心爱的女人如此境地却无能为力,甚至连表白的勇气都没有!

  沈弈在机舱通道里走过时,几名空姐不时引发出一阵赞叹和羡慕,纷纷伸长了脖子想要一睹其面貌,却被沈弈用身体可以挡住。

  两人做的是双人头舱,除了送餐服务,几乎没人打扰。

  时念才略微安心了一些,她懊恼的拿下丝巾,看着自己纵然穿着高领毛衣都遮不住脖子上密密麻麻的吻痕。

  她皱紧了双眉,沈弈看着她的模样冷笑一声:“不愿意?”

  时念望着过去,眼内一片冷清,反讥道:“谁还能反抗您呢!”

  沈弈的眼眸一深,嘴角却是一片寒意:“你明白就好!”

  下机后,沈弈又抱着她从特殊通道走出机场,到机场门口的时候,有一个狗仔明目张胆的拍了一张照片,沈弈身边的助理连忙要赶过去,他皱了皱眉却阻止了助理,然后飞快的上了车。

  在法国他们只是停留了一晚上,谈好了生意就回来了。

  沈宅,时念看着桌上的报纸,娱乐版的头条是前天在机场的自己和沈弈,她反复检查了一遍,三百六十五度都看不出是她后才淡淡的将报纸放在了桌上。

  沈弈作为一个金融商人能三天两头上一次娱乐头条也是稀罕事!

  时念冷笑一声,开始拿起叉子吃早餐!吃完后,佣人过来说道:“太太,沈先生今天让你学习钢琴!”

  时念叹了叹气,便跟着佣人走进琴房。

  琴练到一半,被声音震得有些头疼,就到别墅外的场地走了走,手机振动。

  时念拿出来一看,却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她正当是骚扰信息要都删掉的时候,又一个信息也跳了出来,上面写着:“我是林辰!”

  时念心里微微一顿,还是打开来。

  林辰问道:“你还好吗?他没对你做什么吧!”

  时念摸了摸自己的高领毛衣笑了笑,手指一动回复:“我没事,谢谢你关心!”

  等了半响,就在时念以为林辰不回的时候,手机又弹跳出一句:“那就好!”

  淡淡的,非常简单!

  时念没有再回复,进去的时候钢琴老师有些不悦,却又不好发作,拐弯抹角的说:“沈太太,你这钢琴要多练习的呀,否则,沈先生回很失望的。”

  “哦!”时念应了一声,脚步却不停留直接上楼去,不能去上班的日子简直是要无聊透顶。

  宽大的办公桌前,沈弈旋转这手中精细的钢笔,思绪中有些沉思,他顿了顿,面前浮现出林辰那张充满正义感的脸。

  沈弈冷笑了一声,垂下眼帘,再抬头,指尖迅速的拨通了一个号码。里面的男声连带苍老却又对着沈弈恭恭敬敬:“沈先生,您好!”

  沈弈眼眸一沉,语气淡淡:“林先生,最近我这里发生了一件事情,真是令我百思不得解!”

  男声听此微微一顿,却慢慢询问:“什么意思呢?沈先生?”

  沈弈笑了笑:“我的太太也在你们医院工作,但是,我发现有个医生却对她意图不轨,这让我很是不悦!”

  沈弈的口气缓缓的传了过去,却又仿佛带着蚀骨的力量,慢慢侵透对面男人的四肢百骸:“沈先生,说的是?”

  “哼!”沈弈的声音霎时变得而冷冽,像是啐了毒的利剑击过去:“就是你儿子,林辰,林先生,你管教不力祸害到我的家庭,我很失望,我在考虑要不要收了你的地皮或者直接撤销对你们的投资!”

  里面的男人呼吸僵硬的依然说不出话,他颤声道:“沈先生,您息怒,我会尽快给你一个满意的解释,收走地皮或者撤资,哪一个对医院来说都承受不住的,沈先生,犬子无知,请给我一次机会!”

  沈弈最后一次,语气淡淡:“我给你三个小时的时间!”

  说完,动作利落极快的挂断了电话。

  他走到巨大的落地窗前,看着地下形形色色的人,修长的身形宛如精美的雕塑一般,挺拔又伟岸。

  他想不通,时念究竟喜欢什么?

  回家的时候路过一家品牌店,看到橱窗里展示的样式大方又带着秀气的裙子,沈弈的眼神微微一顿,自己上次撕了她的衣服。

  想着他问开车的小杨:“太太的衣服订做好了吗?”

  小杨点点头:“估计明天就可以去取了!”沈弈点点头,想了想停车走进了品牌店买下了裙子,他觉得时念穿这个裙子肯定很美。

  店员很热情,来往这种店的都是上流人士,她微笑着建议:“先生,您看一下我们这款围巾,马上秋末了,送心爱的人最合适不过了,而且,我们这是限量的,只有一对情侣款!”

  沈弈不喜带围巾的,但是店员的那句心爱的人莫名就打动了他,能跟时念带着一模一样的围巾出现在公众场合?这可能吗?他唇角一勾,语气却温润许多:“那就打包吧!”

  回到别墅,时念正在里面睡觉,他很喜欢她这副懒洋洋的模样,这时候的她最没有棱角,就像个柔顺的小猫一般。

  他凑过去,眼角挂了一丝笑意,下意识就想要吹一下她脸上的凌乱的发丝,他还想压着她亲吻那娇嫩的仿佛玫瑰待放一样的唇瓣,想看着那双唇在自己的蹂藜下变的红肿的模样!

  但是,床头的手机振动了一下,屏幕一亮。

  上面显出了一行字。‘时念,犹记得那晚在沙发上,我跟你分享过一个秘密,说我喜欢了一个女孩三年,我没有告诉你她的名字,其实她就叫时念,对,是你,我爱你,虽然你已经结了婚,但是依然深深的爱着你,我知道你不幸福的婚姻,你是待放的玫瑰,不该枯萎于此,时念,跟我走吧!我就要离开这个城市了,离开这个国家,但是临走唯一的愿望就是和你一起,我在机场等你。爱你的---林辰。’

  男人的手隐隐有些抖动,他的笑意还僵在脸上,眼神却已经变得寒冷又陌生,他盯着在睡梦中的女人。

  仿佛眼神要穿过她的身体,看看她的心事用什么做的。

  那晚在沙发上?不幸福的婚姻?

  是她去哭诉了吗?

  说自己的暴虐行为,她不幸福么?

  不幸福还为什么要跟他结婚?

  这个女人!

  男人的周身泛起一阵寒气,仿佛来自冰窖,他说的眼神有些赤红,那超薄的手机,在他的手心里,被捏的直接碎裂,钢化玻璃碎片扎进他的手心他都不自知。

继续阅读:020杀 他的爱是囚禁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赤骨成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