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9 萧墨琛
司言2016-11-05 15:042,359

  时念看到那个男人锃亮的皮鞋停在了地毯上,随后他慢慢转过身来,露出了一张极其英俊的侧脸。

  他的双眉紧紧的蹙在一起,似乎非常的不耐烦。

  时念一瞬间愣在原地,她以为她是在做梦,可是时瑶的拉扯不断的在告诉她,这不是梦,这是真实的,的的确确存在的。

  就在时念一愣神之计,时瑶抓住了时机,一把将时念的头发抓了起来。

  时念猛地吃痛,痛呼了一声。

  就在她以为乌黑的头发会被时瑶扯下去的时候,一双有力的手覆了上来,头顶上的被抓起来的头发立刻回到了原位。

  脱离了时瑶的控制,时念直起身,只见男人单手握着时瑶纤细的手腕,满脸嫌弃,像是沾到了什么肮脏的污秽一样。

  时念抿了抿嘴角,终究没有说什么。她垂着头,像是被人看见一般。

  时瑶大力的挣脱了男人,抬起头刚想破口大骂,在看到男人的俊脸时就呆住了,你了半天都没有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男人收回手,抬起腕表看了一眼时间,习惯性的皱眉。随后他放下手,抬起头,“这里是医院,我不知道你……”

  话音一顿,男人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的两个女人。

  一个仰着头瞪着一双妩媚的眼睛看着他,另一个女人则是微微垂着头,像是一个做错了事情的孩子一般。

  低着头的女人身高大约到了他的肩膀,一米六五左右,头发乌黑,穿着意见大大挂,锁骨纤细,睫毛弯弯。

  男人如同雷击,他眯了眯眼睛,不可置信的道:“时念?”

  时念的肩膀不自觉的耸动了一下,随后又若无其事的平静下来。

  男人已经看到了她的轮廓,这么多年他都不曾忘记过,如今心心念念的人就在眼前,他如何不失态?

  “念念,真的是你!”男人见时念不说话,伸出手便将时念拉了过来,紧紧的抱在了怀里。

  时念用力的挣扎了着,可是男人的力气是在太大,她逃脱不掉。

  时瑶在一边冷眼看着两个人,心里怒气横生——

  为什么?

  为什么世界上所有她看上的男人都会选择时念,都会选择这个贱人?

  她紧紧的握着拳头,突然计上心头,她看着面前这对狗男女冷冷一笑,我转身就快步走回了自己的病房。

  “放开我,萧墨琛,你先放开我。”时念无力的说道。

  萧墨琛闭了闭眼睛,随后放开了怀中的女人。

  时念低着头,萧墨琛站在她的对面,半晌后,才轻声道:“念念,你……”

  “好久不见。”时念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抬起头,目光明亮的看着萧墨琛。

  萧墨琛被面前女人明亮的眼睛所吸引,从他认识她的时候就是,她一直是他的深渊,他想要接近,可是又怕失去。

  “是啊,多少年不见了。”萧墨琛似乎无意于多谈,而是紧张的看着时念,手指在身边用力的握紧,终究没敢温柔的摸一摸时念的头发。

  “你在这里当医生?”

  萧墨琛轻声问。

  时念点点头,气氛一时间有些尴尬,她又问:“你怎么来医院了?”

  “我也是最近几天才回国的,家里一个表亲得了癌症,我在国外的朋友研制除了一种强力抗癌的药物,我带回来试试。”

  “什么?”时念蓦地瞪大眼睛,“抗癌药物?”

  萧墨琛点点头,“还不算成功,不过我的表亲愿意试试,所以我才回来的。”

  “这样啊……”时念心里有些失落,不过也是,如果世界上真的发现了能够抗癌的药物,早就会报道了。

  她太希望母亲好起来了,所以才会这般的激动,她对萧墨琛笑了笑,露出弯弯的眼睛,“我先下去了,还有病人。”

  萧墨琛似乎没想到时念会这么快就走。

  相见出乎意料,离开也是这般的快。

  “你……晚上可以一起吃晚饭么?我很久没有回来了,不太清楚这里的餐馆,哪一家比较好吃。”

  萧墨琛说完似乎为自己蹩脚的借口脸红了一瞬间。

  这是什么烂借口?她知道他从来都不会挑剔什么的,如今却用这个理由,实在蹩脚。

  时念也是愣在了原地,一时间大脑宕机,片刻后,才道,“我晚上可能还有事情,所以……”

  “你就这么不想见到我么?”萧墨琛声音低沉,仿佛小提琴一般,可是时念还是听出了其中的伤痛。

  时念咬着牙,仍旧摇头,“对不起,我很忙。”话音一落,转身就迈着大步离开了。

  萧墨琛挽留的手还停留在半空中,却终究是握紧了拳头,砸在了身后的墙壁上。

  他紧紧的皱着眉头,目光阴沉,半晌后他转过身,走进了病房,消失在走廊里面。

  时瑶站在拐角处,手里握着手机,冷冷一笑,刚要离开,岳雅芩的声音变穿了过来,“瑶瑶,你在干什么?你的身体还没好,怎么?”

  “嘘!”时瑶转过头,满脸笑容。

  岳雅芩已经多日没有见过时瑶笑了,自从她的子宫被摘除后,她就整天皱着眉,不展笑颜,为此,岳雅芩请了不少的心理医生过来,皆是没有进展。

  “怎么了?瑶瑶?”岳雅芩细长的眼睛绽放出光彩,声音也不由自主的低了下来。

  “妈,你去爸爸那里帮我把沈弈的号码要过来,再帮我买一部手机。”时瑶说完就往自己的病房走去。

  岳雅芩不明所以,“时瑶,听妈妈的话,等病好了你就出国留学去,沈弈不是我们能惹得起的,他那个人……”

  闻言,时瑶猛地停下了脚步,目光直直的看着岳雅芩,“那么当初为什么不把我嫁给他?他那么厉害,为什么不是我?偏偏是时念?”

  岳雅芩愣在了原地,她看着时瑶一步一步的走远,几秒钟后追了上去,“瑶瑶,你喜欢他?”

  时瑶停下脚步,扯起嘴角,“他那样的人?谁会不喜欢?哪个女人会不喜欢?”

  岳雅芩眼睛里闪过一抹金光,“妈妈听说那个人喜怒无常,所以才和你爸爸商量将时念嫁了过去,没想到你……”

  “你根本就没有问过我。”是要大吼。

  “当初你不是喜欢一个叫什么林什么的人,妈妈以为……”

  “你以为,你以为,什么都是你以为。”

  岳雅芩见宝贝女儿生气了,立刻安慰道,“好了好了,只要是你喜欢的,妈妈一定都帮你得到。”

  闻言,时瑶的眼睛里冒着光,“真的?”

  岳雅芩点点头,“你好好休息,我自然有办法。”

继续阅读:010杀 口干舌燥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赤骨成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