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杀 口干舌燥
司言2016-11-06 14:533,369

  时念本来不想回家去住的,可是想起早晨来的时候,佣人说过家里来了客人,她再三斟酌,还是回去了。

  毕竟沈弈是一个很要脸面的人,要是被人说他的妻子夜不归宿,还不知道他会怎么样对她。

  时念回到家的时候正巧碰到了沈弈,那厮穿了一件沉稳的藏青色西服。里面搭配着纯白衬衫显得整个人精神又干练。头发尽数上梳让他又多了一份迫人的气势。

  他的眼神对于时念来说什么时候都是非常具有压迫性和危险性的,此刻就这么走过来也让她很是不安。

  “下班了?”沈弈询问,却又不等时念回答说道:“刚好,我要去洛老先生家里做客,如果你精力可以的话跟我一起吧,洛老妇人很喜欢你的。”

  时念瞄了沈弈一眼,点了点头。

  昨天晚上睡过了,今天太早估计睡不着了,况且她也觉得与洛老妇人很有缘分。

  她点了点头。

  沈弈又看了看她手里的包,伸过来一只手,意思似乎是要帮她提,时念简直受宠若惊。

  看时念的反应,沈弈也就没有勉强。率先进屋。等时念下楼,他已经换好衣服等在楼下。看见时念化了点淡妆换了休闲风格的衣服,显得整个人也没有往日的倔强。反而多了几分随性。

  司机开车一直到一栋欧式风格建筑的别墅才停下来,门口早就有佣人出来等候,看见沈弈的车子连忙过来开门。 刚好洛老太太走出了门。看见时念眼里一喜,拉住了她的手,又摸了摸她的脸,说道:“工作是不是太累了,你都瘦了!”

  时念挽着洛老太太的手臂轻笑,见到沈弈从车后座拿出一盆花端到洛老太太的面前说道:“听说您喜欢养花,家里这盆一直没有真正爱花之人来养护,向来觉得遗憾,今天正好就那给您,您喜欢吗?”

  时念望过去,沈弈手里的花,有些红得发紫,又紫的发黑,初看不显眼,越看越觉得分外妖治。又想想家里也没有这样的花,他可真是说谎都不用打草稿的。

  时念明显看到洛老太太的面色有些变化,看来是十分欣喜,这沈弈也真是拍马屁的各中高手。

  “这花是Black Rosevil?”洛老太太轻轻的抚了抚花瓣,又生怕压得太重,带起了胸前挂着的金属眼镜细细打量了一下说道:“这盆花以前在你奶奶的故居见过一次,如今看来是更加动人了!谢谢!” 说完让佣人搬了进去。

  时念又扫了沈弈,看见他一脸淡笑,在洛老太太面前可谓是绅士风度十足。前面的草地上有一些小孩和佣人在嬉闹,几只宠物犬也跟着跑,显得这个房子热闹很多。

  沈弈又不知道是从哪里弄来一个橡皮球,对着宠物犬丢过去,宠物犬看来是训练有素的一口吊着球,孩子们马上跑过来拍着橡皮球玩。 洛老太太对沈弈赞不绝口,几个人便进了屋去。

  时念对沈弈有些刮目相看,一路上她就没有想到要准备礼物,他真的是吃透了上流社会的礼仪以及心思缜密到连小孩子都考虑到了。

  洛老先生正在里面跟着煮茶师讨论茶艺,看见他们进来就到了一杯要他们尝尝。

  洛家和沈家是世交,洛老先生现在虽然退出生意圈了,但是对于商战上仍旧是有一定威慑力的。

  时念实在品不出茶艺,就小抿了一口看着沈弈,见他一手举着小小的茶杯,一手从茶杯下面端着,轻轻闻了一下才品了一口。

  这样的举动让时念觉得自己喝茶简直是太粗暴了!

  如果做人是一门艺术,她觉得沈弈已经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了!

  洛老太太提议要到草地上去开个家庭烧烤会,显然是见到沈弈和时念过来,很是兴奋。

  时念也是好久都没有感受过这样的气氛,举双手赞同。刚好别墅院子里就是百米有余的小型高尔夫球场,洛老先生随性,就让烧烤也在上面举行,刚好可以一边打高尔夫一边烧烤。

  看着大家忙碌,沈弈对着时念凑过来低声问道:“你应该会打高尔夫吧?”

  时念有些歉意,看着沈弈探究的俊颜摇了摇头:“不怎么会!”

  沈弈有些诧异:“高尔夫是上流社会入门礼仪,你作为······。”

  后面的话沈弈没有说,他顿了顿又交代:“洛老先生喜欢打高尔夫,待会儿肯定会邀请你和我,开场后你直管去烧烤哪里帮忙!”

  时念想开口说自己对烧烤其实也不怎么熟练,但是看着沈弈的脸,还是咽了下去。

  长这么大,跟在沈弈后面她觉得自己简直是一事无成。

  果然等佣人都准备完毕,洛老先生就邀请沈弈和时念去打高尔夫,沈弈看了一眼远处的时念说道:“就让她在烧烤哪里帮忙吧!”

  谁知,洛老先生摆了摆手道:“那些让佣人去做就好。”

  洛老太太显然也是早有准备换了运动服下来了。 说完对着远处的时念喊道:“时念,我们一起!”

  时念愣了一下,脸色有些通红,看了看沈弈就跑了过来,她的身姿让沈弈眸色一暗,他想起小学生跑步的样子,觉得有些滑稽,下意识就勾起了唇瓣。

  看着佣人递过来球杆,时念也只能硬着头皮上,本来有些担忧的沈弈看着时念难得有些垂头丧气的模样,心情忽然就大好了!

  轮到时念出杆的时候,她尽量模仿沈弈的姿势出杆挥球,她微微弯下腰去,正要将球杆挥出去,手臂忽然被一双大手拍了拍,沈弈已经从背后环住了她,两手握住了她紧握球杆的手。

  她没料到沈弈有此举动,猛地回头刚好撞上沈弈前倾的脸。 唇瓣有意无意的扫在了沈弈的面颊,时念当夏浑身就有些燥热,快速的调转了方向,一心一意看着球杆。却听到沈弈在她耳边轻轻地说道:“放松,不要紧张!”说话间炙热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耳边,让她一抖。

  “……我……”时念觉得这个姿势有些亲密,不适合她和沈弈,微微挣扎了一下,就听沈弈又说:“别说话,打球的时候说话很不礼貌!”

  时念又瞥了沈弈一眼,那你还说!

  沈弈却低低一呵:“出球!”

  时念的手就被沈弈的力量带动着向前一挥,白色的小球滚得飞快,居然就钻进了球洞里。

  时念目光一喜,就听到洛老太太一边擦手一边走了过来,笑眯眯的看着时念说道:“难得你们夫妻这么恩爱,我们看着也是觉得羡慕。”

  时念忍不住看了看沈弈的脸,却见他一副淡漠的神情,毫无情绪波动。

  远处已经有烧烤的香气扑鼻,时念便搂着洛老太太走过去,身后沈弈也等着洛老先生收拾好自己的球杆,他走过来道:“开发区的那块地听说你也有竞投?”

  沈弈点点头,又道:“先生不必因为您和我父亲的关系而对我……”

  话未说完,洛老先生摆摆手:“你的能力我清楚,萧山集团的二公子也在争那块地,不过我更愿意把投给你,这绝不是因为你父亲的关系,而是投给你,我相信不会埋没了那块地的价值。”

  沈弈笑了笑,脸上自始至终是自信沉稳的:“谢谢先生肯定,我会努力的。”

  时念转了一下手里的烧烤架,上面的肉串散发出有人的香气,勾的她有些馋,但是架子有些烫手,使得她不断地换手操作。

  以前也是经常有这样的聚会的,和母亲的朋友们在庭院里烧烤大牌,那时候的生活很是惬意。

  只是可惜!

  她想着有些伤感,沈弈已经俯身下来,看着她不断换手皱了皱眉,接过她手里的架子,对她说:“笨手笨脚的,去那边坐好!”

  时念起身,看着沈弈脱下了外套挽起了袖子,精壮的手臂在太阳下泛出诱人的光泽。

  她只好回到餐桌上坐着,顿时觉得自己果然是一事无成的,挫败感十足。

  又看沈弈他正驾轻就熟的烤肉,操作架子,动作干净利落,烤好了走到时念面前,往她的餐盘里夹了些许,然后把架子交给佣人,打开了桌上的一瓶红酒,给时念到了一杯,醒了醒酒递给时念。

  时念接酒杯的时候,指尖与沈弈的指尖触碰,觉得沈弈的指尖分外炙热,她望了望沈弈,他的眼神看起来有些温暖,而且隐隐有些笑意。

  是她看错了吗?

  回去的路上,她有些瞌睡,许是下班后直接过来的缘故,她把怀里跟洛老太太告别时候回赠的插花放在一边,闭上了眼,只是想要眯一会儿,不想却沉沉的睡去。

  沈弈看着时念的侧脸,有些碎发落在她的面颊上,许是觉得有些瘙痒,她不停地皱着眉头用手去抓到耳边。

  沈弈看了看对着她吹了口气,发丝又落到时念的脸上,时念又伸手去抓,他再吹,看到时念在睡梦里皱眉无意识的乱抓觉得分外有趣。

  他再凑过身吹的时候,时念突然毫无预兆的睁开了眼睛,眼睛里有些错愕,搞不清楚他在做什么。

  她难得第一次在沈弈那漆黑的眼眸里扑捉到尴尬,身体往后推了推,却又无可退路,身后是硬邦邦的车窗。

  “你干什么?”时念看着他。

  “你猜呢?”沈弈已经恢复常态,挑了挑眉。

  能猜得出来,还用得着问你?

  时念没有接话,在这狭小的空间里这样近距离的接触让她觉得有些口干舌燥。

继续阅读:011杀 第二套制服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赤骨成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