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8杀 叶城第一公子
司言2016-11-04 12:263,226

  这牌打得时念的同事们冷汗涔涔,这分析思路和记忆力简直堪称机器了。也不知道这男人是做什么的,不过看样子……

  似乎是从商?

  等到沈弈觉得赢得不少了。他才站起来看着时念低声说:“够了吗?把你输得都赢过来了吗?”

  时念喝高了,她弯起双眸,全然没有平时的稳重,笑嘻嘻的点了点头。那身子仿佛就是没骨头支撑一般总是朝他身上蹭。

  沈弈看时间也差不多了,对大家点点头:“我带时念先回去了。今晚的账单我请,你们尽兴!”

  一开口,低沉的嗓音又引得无数美女纷纷羡慕又膜拜,居然没看出来时念跟沈弈有关系,可是到底是什么关系呢?

  可是没有听说时念结婚啊!

  沈弈打横抱起时念娇小的身躯,已经沉稳出了包厢门,经过前台的时候,刚刚引路的服务生看见沈弈过来。有些惊喜的整理了一下仪容。又看到沈弈怀里居然抱着一个女人之后。眼神里流露出失望的神色。

  第二日,时念醒来的时候已经晌午。简直是头疼欲裂。

  她缩在被窝里顿了一会儿。再一抬头边看见沈弈穿着一身休闲装从外面走进来,他不用上班吗?

  时念觉得奇怪,打量了他一下。看到他穿着特制的皮鞋才恍然大悟,原来是去打高尔夫了。

  目光又落到墙上的钟表,下一秒,忽然从床上跳起来。自己居然睡到晌午了,还有工作呢!

  沈弈冷冷瞥了她一眼道:“去不了就不要逞强,我派人去给你请假。”

  时念揉了揉太阳穴。摆摆手:“不用,我很好,医院里还有事!”

  沈弈端着咖啡倚在门口看着时念在衣帽间找衣服,时念醒来这幅口气令他很不悦,他看着衣帽间里码放的整整齐齐的衣物,左边是他的,右边是她的,相互对应很是亲密温馨的感觉。

  时念找到衣服当场就要换,忽然感受到背后强大的气场和炙热的目光,她回头脱衣服的动作一僵,不解的看着沈弈。

  沈弈目光与时念的目光接触,气氛变得有些冷峻,他转身轻呷了一口咖啡放在桌上,时念已经拿了衣服出来,显然是没有换,她欲直接拿进浴室,沈弈在背后叫住了她:“把桌上的蜂蜜水喝了!”

  时念目光落下,果然桌上放着一杯尚有余温的蜂蜜水在阳光下晶莹剔透,她一饮而尽,迅速闪进了浴室。

  再出来的时候,沈弈已经不在,佣人走过来:“先生的朋友还在球场呢,先生先过去了!”

  既然有朋友来了,怎么还上楼了?

  时念没再多想,匆匆吃了几口饭,换了衣服就往医院赶,此刻正是人流高峰期,今天的日光又毒辣,时念晒的晕晕沉沉的。

  她有些后悔没有听沈弈的话,在家好好休息的,宿醉后心情也不怎么好,她太高估自己了,沈弈说什么她就总是下意识的去忤逆。

  昨晚的一切酒后朦朦胧胧的记不太清楚,不过沈弈居然没有生气,这简直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终于到了医院,她赶到里面,今天跟她交班的同事们正在查房,看到她精神不振的赶过来,昨天一起参加聚会的尹青说道:“我以为你不来了呢?昨天喝的那么多”

  时念抱歉的一笑:“路上堵车,耽误大家了!”

  另一位同事摆摆手:“没事,你快换衣服去吧,我们先进去检查。”

  时念点点头,换了衣服后,尹青压低了声音笑的神秘兮兮的问她:“昨天那个人是谁呀,和你什么关系啊?”

  时念冷不丁被问起,心里一惊!

  难道她昨天喝多了,胡言乱语说了她和沈弈的关系?

  尹青看到时念缄默。以为是验证了自己的猜测小声道:“也是,这样的男人太极品了,低调一点反而是对自己的一种保护!不过时念啊,你自己多留意,这样的男人虽然众望所归。但是毕竟危险了一些,别让自己沦到一个很难堪的局面。”

  时念微微错愕! 尹青又道:“不过。话说话来,我要是也能和这样的男人谈个恋爱。就算是小三我也愿意的啊!”

  “大家怎么说的?”时念给自己打了一杯水,状似无意的问起。

  “能怎么说。羡慕嫉妒恨呗!”

  原来还是全凭猜测!

  时念微微一笑。拍了拍一倾的肩膀:“你们也真逗,我哪有那个福气。沈弈是我的表姐夫,你们就别乱猜测!”

  “沈弈?”尹青停下了自己手中的动作,诧异的看着时念,“你刚才说的可是沈弈?对弈的弈?”

  时念点点头。

  下一秒,尹青忽然握住了时念的手,力道之大,险些骨折。

  “沈弈?真的是沈弈?我就说像么,不过我没怎么在杂志上看到过他的照片,他很低调的。”

  时念皱起眉,她怎么不知道?

  尹青紧接着道:“原来他是你表姐夫,那可是叶城第一公子啊!你这么有福气……”

  第一公子?

  时念嗤之以鼻,第一禽兽还差不多。“不过他都结婚了吗?”尹青嘴巴扩张成一个o型,半天合不拢:“这外面也没有消息啊!”

  时念喝了一杯水。眼眸慵懒的扫了扫:“人家公众人物啊,私事咱们也不清楚,我那位姐姐也只是个远方亲戚,昨晚完全是巧合啦!”

  “有时间可要带出来给我仔细看看。”

  时念:“……”

  上午的工作不算繁忙,时念抽了半个小时的时间去陪章柔,她明显消瘦了很多,但状态还是乐观的。

  见到女儿她弯起的眼睛和时念一模一样,只是岁月的痕迹终究侵蚀了她的眼角,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

  “妈,你今天感觉怎们样?”时念拿起一个苹果,认真的削了起来。

  “停好的,你放心吧,沈弈请的人也尽心尽力,照顾的非常好。”

  时念的手急不可查的一顿,随后扯了扯嘴角,“是么!”

  “嗯,你帮我谢谢他,他工作忙,告诉他不用总来看我,我挺好的。”章柔满脸幸福的样子时念实在不愿意打破。

  她僵硬的点点头。

  章柔今天兴致颇高,接过来时念削好的苹果,问;“你们结婚这么久了,什么时候打算要孩子?”

  时念没想到章柔会突然说起这件事,她愣在原地,半晌后为章柔调好了空调,“妈,我们两个还年轻,不着急。”

  “怎么不着急,你们……”

  “妈妈,我突然有点急事,你好好休息,我下午再来。”

  时念说完逃也似的走了,她快步走出病房,关上门后靠在了门边,半晌后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孩子?

  他们之间怎么可能会有?

  时念重新打起精神,她拿出病历本,打算继续去查房,刚走过拐角,抬起头就看到一个穿着病服的女人站在对面。

  她的脸色白的不像话,头发凌乱,全然没有之前骄傲的模样。

  时瑶目光阴冷的看着时念,嘴唇上的皮龟裂开,手指握的紧紧的,她本就瘦,经历摘除子宫的痛苦后,更像是一根竹竿。

  时念皱起眉,对于她和她的母亲,印象一直不好,无奈她的爷爷奶奶还跟着她们生活,她不好撕破脸,便沉声道:“你的身体还没恢复好,劝你不要到处乱跑。”

  “贱人。”时瑶咬牙切齿,不仅不听时念的劝告,反而逼近过来,她咬着牙,拳头握的紧紧的,像是恨不得要杀了时念一般。

  “你以为你是我姐姐?你不过是一个贱人而已,你凭什么私自决定摘除我的子宫,贱人!”时瑶话音一落,扬起手就冲了过来。

  时念之前已经挨了岳雅芩一巴掌,她不可能傻到让这对母亲打两次,时念立刻伸出手握住了时瑶的手腕,微微用力。

  时瑶没想到时念会反抗,她目眦尽裂,不可置信的看着时念,心中愤愤难平,“还敢反抗?你以为你还是时家的小公主吗?我才是,我是,你算什么东西!!”

  时瑶越说情绪越激动,她已经进入了疯癫状态,不住对时念拳打脚踢,时念按住她的手,可是时瑶的力气本来就很大,现在又是这种情绪,饶是时念没有生病,也招架不住。

  这里的走廊很偏僻,巡房的护士现在正在休息,时念不想在这里和她纠缠,她是一个自尊心很强的女性,毕竟是家丑,她不愿被别人知道,就连她结婚的消息,也是最要好的几个朋友知道,魏如歆即便和她关系不错,但是她向来大嘴巴,时念也是没有说的。

  时念大声叫了几声,周围都没有人,她厉声呵斥时瑶,后者像是什么都听不见一样,不管不顾的厮打着。

  就在时瑶抓住时念头发的一刹那,时念抬起头就看到了一个高挑的背影。

  是一个男人,身材高瘦,身穿笔挺的西装,手里拎着一个塑料袋子,看起来应该是病人家属。

  时念是真的不想和时瑶在这里纠缠不休了,她捂着自己的头发,看向那个男人,高声喊道:“先生,先生!”

继续阅读:009 萧墨琛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赤骨成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