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杀 弈哥哥,我好怕
司言2016-11-04 12:274,186

  此时已经是早晨五点了,晨光透过厚重的窗帘打进来,微弱,却生机盎然。

  时念摇摇头,不想再去思考沈弈,她缓缓起身走出了书房,打算给自己弄点吃的。

  她打开冰箱门,食物一应俱全。这是时念的习惯,冰箱里的食物永远是新鲜的。

  时念动手给自己做了一碗鸡蛋面,简单而又美味。

  一碗面吃完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了,时念洗了一个澡,出来的时候看到一边的手包,终究是将手机拿了出来,她有必要和沈弈说一声,以后她都要住在医院照顾母亲,不会回来了。

  沈弈驱车离开没一会儿手机便震动起来,他眉头不展,偏头扫了一眼,是一串陌生的号码。

  沈弈没有接,可是电话接二连三打过来。

  他终于不耐烦,紧紧的皱着眉,划开手机,冷声道:“谁?”

  紧接着,电话彼端的声音带着哭腔,小心翼翼的喊道:“弈哥哥,你快来救我,我好害怕。”

  是苏影。

  沈弈眼睛里闪过什么,他一脚踩下刹车,拧着眉,“有事?”

  “最近有一个跟踪狂,他一直跟着我,现在就在我后面,我好害怕弈哥哥,我该怎么办?”苏影的声音都在发抖。

  “打电话叫你助理。”沈弈的声音淡淡的。

  苏影这时候已经泣不成声,“来不及了……弈哥哥,救我。”

  沈弈狠狠的揉了揉眉心,沉声问,“你现在在哪?”

  “我在中东路,在车里……”

  “待在车里别出来。”沈弈说完挂断了电话,车子掉头往中东路开去。

  苏影收起了电话,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笑,她拿出口红好心情的补了补妆,又擦了点腮红后,一辆摩托车停在了她身边,随后有人敲了敲车窗。

  苏影戴上墨镜,降下车窗,随后将副驾驶上的一个牛皮纸袋递出去,“这里是十万块钱。”

  那人伸出手接过来摸了摸厚度,“十万?”

  “当然,只要我让你查的你都查到了,自然不会少。”

  “好!”男人也将手里的袋子递进来,“你要查的都在这里,慢慢看,下次如果还有这样的机会别忘记找我,可以给你打折!”

  苏影冷笑,“好啊!你们这家私家侦探效率还挺快!”

  私家侦探走后,苏影迫不及待的倒出了袋子里的东西,里面有寥寥几张照片,全是沈弈和时念的,上下车的,一起进出别墅的。

  不过他们总是一前一后,看的出来,关系应该不怎么样,可是一想到她的男人已经结婚,苏影瞳孔收缩,双手无意识的收紧,尖锐的指甲陷入掌心的肉里都不觉得疼。

  苏影咬碎了牙,照片的后面还有一点信息——

  姓名:时念

  年龄:22岁

  职业:医生

  其他信息:不详

  苏影目光深了深,随后她的手机响起来,她看了一眼,是沈弈!

  她迅速将照片收起来放好,咬了咬嘴唇,才接了起来。

  “你在哪?”

  苏影声音哽咽,“就在环岛的旁边!车牌号是……”

  沈弈的车就停在不远处,闻言扫了一眼之后淡淡的道:“我看见了。”话落便挂断了电话。

  苏影放下电话,拿起眼药水滴了几滴,片刻后一辆车停在了她旁边,她看了一眼车牌号,随后降下车窗,露出了一张梨花带雨的脸,“弈哥哥,你终于来了。”

  沈弈没下车,而是打开车锁,“上车!”

  “可是我的车……”

  “我找人开回去!”

  苏影升起车窗,将照片塞进了自己的包里后才上了沈弈的车!

  苏影上车后才发现沈弈的脸上比起昨晚更多了一丝薄怒,她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缘故,她有些失措的看着沈弈,“弈哥哥,我真的好怕,好在你赶了过来!”

  沈弈皱着眉,冷声开口:“还是去报案吧!”

  苏影心里一惊,径直的脸庞有些不自然的申请,手臂下意识就住在了沈弈做工精良的西服袖子上。

  沈弈脸上阴霾加深,抽开了身,徒弟蹙起了眉头。

  就听苏影可怜兮兮的说:“不能去报警,我做一个艺人出入警局形象多多少少会受损的,不过,幸好有弈哥哥保护我,哥哥在天上知道了也一定就放心了。”

  苏影的眼眶里盈满了泪水,仿佛下一秒就要摇摇欲坠。

  沈弈的脸色在听到苏影说哥哥的时候,已经有些松动,他按了按眉心,声音分辨不出情绪:“我先送你回去。”

  听此,苏影梨花带雨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快速的从包包里抽出至今擦了擦脸颊,然后拿出镜子确认了一下妆面有没有问题,这才端正的坐好。

  沈弈目光直视前方,留给了苏影一个完美的侧脸。

  他的侧脸在路灯投影下更加显得肃冷倨傲,仿佛是古希腊神话里走出来的人物一般。

  苏影看到额入了迷,她咬着唇,想着接下来的计划,有些紧张有些兴奋,她不禁越矩的靠进了沈弈一些。

  然而下一秒,沈弈忽然转过头,目光炯亮且幽深如潭,眼底隐约透着一丝寒意。

  他望着苏影的脸庞,眼神凌厉似乎是要把苏影看透。

  “苏影,我已经结婚了。”沈弈将车停在苏影家的楼下,低沉的开口。

  苏影闻言一愣,随后她咬着唇,倔强的道:“可是弈哥哥,你根本你喜欢她,别以为我不知道。”

  沈弈皱眉,却什么都没说。

  “你从来都不带她出席什么活动,你根本不爱她,你欺骗不了我的。”苏影说完又软了语气,“弈哥哥,我只是想做回你的小妹妹,那时候,你我还有我哥哥,我们三个多好啊……”

  提起苏毅,沈弈的心狠狠一抽,那是他最好的哥们,如今离开他们已经那么久了。

  苏影见沈弈心软,勾了勾唇角,娇声道:“已经到家啦!”随后声音又陡然一低:“不知道那个变态会不会跟到这里,弈哥哥,生词那个人就差点把我……”

  苏影不愧是在演艺圈混出来的人,所有的情绪都信手拈来。

  沈弈有些不耐,但还是下了车,“我送你上去。”

  苏影也连忙跟着下车说道,“刚好,我前几天回老家整理东西,发现了一些哥哥的遗物,我想弈哥哥你肯定想看。”

  说到苏毅,沈弈的态度就会换下来几分,他点头,言简意赅:“好!”

  这是沈弈第一次进苏影的公寓,里面不知的很妖娆,小女人气息十足,随处可见的公仔毛绒抱枕,沈弈情不自禁的想起了时念。

  相比之下,那个女人真是单一简洁的可怕,屋子里从来就不允许有多余的装饰。

  苏影放下包包,说道:“弈哥哥,你等一下,我去给你拿东西。”

  沈弈点头,坐在沙发上,漆黑的眸子落到窗外参天耸立的建筑上,忽然想起苏毅,眼眶有些湿润。

  苏影已经拿了一盒箱子过来,跪在他的面前,深V低领下事业线若隐若无,加上她刻意挺直了腰板,她拿东西的时候换了一套衣服,沈弈的目光耐人寻味的落在苏影笑的妩媚的脸上,随后又淡淡的扫开。

  他捧起盒子,不是是否心理作用,感觉沉甸甸的,打开来,也无非就是一些照片和奖杯。

  苏毅画的一手好画,曾经在国内外拿过很多奖项,如果他没死,或许已经在举办个人画展,名噪一时了。

  奖项下面是一张略泛黄的照片,那张照片是他和苏毅,大概十五六岁的样子,穿着同一种颜色的球服,抱着篮球,苏毅略微仰着头目光分心的落在不远处白裙女孩的身上。

  苏毅记得这个时候是两人在高中,苏毅暗恋这个女孩,自己鼓动了好久他都不敢去追,可目光总是追着女孩如影随形。

  沈弈勾陈,舒心一笑转而笑意又变得有些苦涩,他‘啪’的合下了箱子,阻断了自己翻飞的思绪,抬眼苏影手里拿着两杯红酒,维持着自己最优雅的动作站着,似乎是站了有些时间了。

  “弈哥哥,你最喜欢的红酒。”苏影递过来,沈弈的确觉得喉咙有些不舒适,也不管那是酒,轻呷了一口,苏影微微一笑又转换了一个动作,像她这种出身娱乐圈的女人总是习惯性的把自己最美的瞬间展现出来。

  沈弈无意就坐,拿起想起就要站起来,这时,苏影又换了一个姿势,双脚够到地面上毛茸茸的摊子,一个趔趄向前就朝着沈弈扑了过来。

  沈弈反应迅速,一个闪身,苏影没有如愿撞进他的怀里,而是从他的身侧跌在了沙发里,摔的有些狼狈。

  不知是无意还是故意的,红酒星星点点的洒在了沈弈洁白的衬衫上,以及苏影波涛汹涌的胸前,猩红的液体随着雪白的皮肤在脖颈间流动,显得分外旖旎。

  沈弈皱眉,苏影已经怕了过来,仰着头眨巴着那双粘着假睫毛的夸张大眼睛,娇声说:“弈哥哥,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帮你擦一下吧。”

  沈弈有些嫌恶的退后一步,阻止了苏影的碰触,他有些洁癖,受不得任何人的接触,也受不得衣服上沾有污渍。

  “那,弈哥哥,你怎么传出去啊,要不你洗个澡吧!”苏影又开口。

  沈弈的眸色变深,英俊的脸色很是萧寒,一手仍旧拿着箱子,另一只手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是他的司机小杨。

  “小杨,嗯?你帮我去买一件衬衫,对,店里又我贯穿的系列和尺码!”

  苏影看着沈弈自始至终对自己一语不发,心里有些忐忑。但是野心有在叫嚣着,今天是机会,无论用什么手段,只要能抓住这个男人就好。

  苏影的一双玉手朝着自己的胸滩区,装作寄出酒渍的模样,将胸前风光毫无掩饰的裸露出来,她再里面是真空,什么都没有穿。

  苏影的企图昭然若揭,沈弈看见,双眸忽然眯起,麽春民进,放下了手里的盒子,一步步的朝着苏影逼近。

  苏影又紧张又信息,随后就是将身体伸展在沙发上,双腿微微张开,仿佛是在邀请。

  沈弈身体微微前倾,将苏笼罩在了巨大的阴影里,他的手指轻轻一挑,抬高了苏影又尖又细的习吧,她任由沈弈的举动,张开了红唇,微微喘息。

  下一秒,下巴上传来一股刺痛,引得苏影迷离的理智立刻回笼,沈弈的目光冰冷又萧寒,仿佛是一汪散发着冷意寒潭,激流勇进,深不可测。

  他微微用力,双指间的下巴被捏的青紫,变形。

  苏影往后缩了缩,皱着脸不敢喊疼。

  沈弈那啐了冰一般冷漠的话语在头顶回旋,“我说过的,以前喜欢的,未必现在就喜欢,你一定要触碰我的底线么?嗯?”

  最后那一个嗯字拖长了尾音,震的苏影莫名一个寒颤。

  门口有敲门声,沈弈推开苏影,如同腿开一件物品一般,大步一跨打开了门。

  门外是司机小杨,提着一个包装袋,递给沈弈。

  沈弈接过来,关门脱外套的动作一气呵成,随后又松了松领结,单手熟练的解开了衬衫纽扣。

  饶是刚刚经历了一个变故,下巴还有与同,苏影的目光仍旧贪婪的望着沈弈那小麦色健壮又性感的胸口。

  沈弈打开包装袋,目光触及到苏影冷笑了一声,随后走进了于是,隔断了拿到目光。

  苏影看着沈弈鄙夷的眼神,瘫坐在沙发上,只是觉得伤心沈弈的不屑一顾,却没有一丝羞耻的心理。

  沈弈刚刚打完电话,随意放在桌上的手机微微震动,苏影听此立刻跳下了沙发,走过去。

  号码并没有输入名字,它固执的响个不听,苏影偷偷朝着浴室望了望,直觉告诉她,打电话的肯定是个女人。

继续阅读:007杀 难得的耐心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赤骨成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