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杀 难得的耐心
司言2016-11-04 12:093,578

  想到此,她被嫉妒冲昏了头脑。

  “喂!你好!”

  听到有女人的声音,时念把电话上的号码再默念了一下,没错啊!女人的声音娇媚跋扈,听着有些熟悉,里面又再一次传来:“你好,有事吗?”

  “噢!”时念应了一声,想起来了可不就是早上才照过面的苏影么?难道,两人这是在一起了吗?

  “沈弈在吗?”电话那头的回答让她皱起了眉头。

  “哦,弈哥哥啊,弈哥哥在洗澡呢?你有什么重要的事需要我拿进去吗?”苏影的声音娇滴滴的让时念听着很不舒服,过于做作的让时念有一种想狂揍的冲动。

  时念冷笑了一声,洗澡?

  是刚刚进行了一场干柴烈火的欢爱吗?沈弈也未免太有性趣了,东西两头来回跑也是够累的。

  时念的声音冷冷清清的传过去:“告诉沈弈一声,我要去同学聚会了!”

  “嗯,我现在就进去转达!”

  苏影说完迅速挂断电话,又删除了来电记录,把手机放回原处,走进另一间屋子里,想趁着沈弈没出来换一套衣服,收拾一下狼狈的模样。

  她在卧室里刚套上一个裙子,好像听到一阵开门声,苏影跑出去,桌上的手机没了,盒子没了,浴室也是空空荡荡的,整个房间里依稀充斥着沈弈身上淡淡的古龙香水味道。

  时念本是想去医院照顾母亲,可以大学好友魏如歆忽然打来电话,说今天晚上会有一场久违的同学聚会,让她务必参加。

  母亲重病,她哪里有什么心情聚会,可是魏如歆偏偏不同意,还说在美国著名医学研究院的林辰这次也回来了,同为医生,让她去跟着沾沾光。

  听到这里,饶是时念再不想去也要去了,林辰读大学的时候专业课就第一,最后被保送去了美国,听说一直在研究肿瘤方面,或许……

  她可以请教一二,对母亲的病情有利无害。

  时念打定主意,问了魏如歆时间地点,临走前未免沈弈乱发脾气才打电话知会一声,谁知道竟然扰了别人。

  她穿了一套黄色的群里,头发扎成了高高的马尾,她最近因为母亲的病憔悴了不少,可是她很要强,不太愿意被人看出来,便化了一个淡妆。

  她提着黑色的背包,看着镜子里精致的女人,仿佛看到了大学时期那个明媚的少女。

  可是现在……

  时念无奈的扯了扯嘴角,一切想起来那么近,可是又是那么的遥不可及。

  路上因为堵车,时念到的时候大家都已经到场,看到她姗姗来迟,有些人眼睛一亮,魏如歆立刻冲上来抱住她。

  魏如歆身材高挑,比时念高出一个头,她揽着时念,“我们班级的女神来了,快快快,大学时期不敢表白的现在快上啊,还在等什么?”

  闻言,时念不好的意思红了脸,悄悄拉了拉魏如歆的衣服。

  魏如歆耸耸肩,“害羞什么嘛,你这么拉风,我想还没有呢!”

  对面站着一群男人,时念粗略的扫了一眼,大家的变化都挺大的,险些没认出来。

  有一个身材健壮的男人见状端着两杯酒杯走了过来,他穿着一身酒红色西装,头发油光锃亮的,看得出来,为了这次聚会,他精心打扮过了。

  他走到时念身边停下,将左手中的酒递了过来,声音低沉,脸上笑意明显,“时念女神,来晚了,可是要罚酒三杯的啊!”

  时念一愣,魏如歆脚步往前一迈就要说话,时念将她拉回来,主动接了过来——

  大家的兴致都这么高,她不能例外。

  可是想到沈弈如果知道自己参加聚会还喝酒,肯定会生气。

  但是,他今天应该不会回家吧!

  既然都和苏影在一起了,那晚上也应该会留宿在那里!

  时念笑了笑走到人群,手中的酒水一灌入口,随后又接连拿起来两杯,毫不含糊。大家这才满意起来。

  酒正烈,时念一口喝下去仿佛是从喉咙到胃部吞了一块火球一样灼烧了下去。

  聚会到半途已经是寒暄的,可是林辰还是没有来,时念有些心不在焉。

  叙旧的,拼酒的同学们已经各自建立起了阵营而坐,时念走到正在疯狂点歌的魏如歆旁边,拉着她的手,凑到她的耳边,问:“不是说林辰回来么?人呢?”

  魏如歆喝多了,脚步虚虚浮浮,闻言皱起细长的眉毛,“什么?我听不清。”

  时念叹了一口气,她又大声的重复了一遍,“林辰,我说林辰。”

  “哦!”魏如歆这回睁大了眼睛,她惊讶的看着时念,语无伦次的:“你怎么知道?他那个你?原来你…嗝……你也有意思啊!”说完意味深长的看着时念笑。

  什么啊……

  时念叹了一口气,魏如歆已经接过话筒继续唱歌去了。

  罢了,也许是林辰今天临时有事也未必。

  包厢里五彩斑斓,夜色正浓,她看着大家都渐渐被酒精调动的情绪高昂,想到了沈弈今晚应该是在苏影的床上,她就心里莫名的不舒服。

  又有老同学过来劝酒,时念心里不爽,也便一一喝了。

  她有些难受,但是也不想去吐,反而拿起桌上的一大杯也不管是什么的酒,猛喝了两口。

  对面的一帮人凑数斗地主,一轮一轮下来到后面找不到人,看到时念一个人在喝闷酒,一个同学跑了过来,看了看桌子上空了的几个瓶子,倒吸了一口凉气,拉起她说道:“我去,没想到女神你这么能喝啊,别一个人呆着了,过去凑个数斗地主!”

  时念站起来脚步都有些徐晃,强撑着挣开那双漂亮的眼睛,被同事拉过去按在了凳子上。

  时初脑袋晕乎乎的,但就是莫名的想笑,可能是喝多了,控制不住情绪。

  沈弈回到别墅,刚下车,院子里灯火通明,佣人站在门口等他,看见他回来恭敬的问候,“先生回来了。”

  沈弈点点头,将搭在臂弯的外套递过去,走进了屋子。

  楼下没人。

  他欲上楼,又转身问了佣人,“太太呢?”

  “太太晚间说不用准备晚饭,她要去参加聚会。”

  “聚会?”沈弈下意识抬起手腕看了看表,又掏出手机,上面别说来电,连个信息都没有,“什么聚会?”

  “好像是大学聚会。”佣人想起时念临走时接的电话,又道:“在皇爵会所。”

  沈弈皱起眉,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他没有上楼,复拿起佣人准备折好的外套走进了夜幕。

  司机小杨看到沈弈又折回,连忙跑了过来,却看见沈弈挥了挥手,“你的休息时间到了,不用跟着。”

  说完,自己开着车驶出了别墅院子。

  这个该死的女人,都快11点了,居然还没有回来!

  叶城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各类娱乐场所喧嚣非凡,沈弈站在写着‘皇爵’两个字的休闲会所门口,拨了一下时念的号码。

  半晌后,机器女音响起。

  无人接听?

  沈弈深吸一口气,强行压制住怒气,双眉紧锁走了进去。

  前台的服务生根本不知道沈弈说的是哪一波人,因为每天来这里聚餐的人实在太多。

  她看着沈弈不俗的穿着,雕刻一般的面孔,脸上堆满了笑容说道:“今天多人聚餐的总共有六个包间,我可以帮你去找找。”

  沈弈礼貌的点点头,那双寒眸却依旧阴翳。

  前台服务生领着他挨个寻过去,终于在一个包间里看到时念穿着明黄色的连衣裙,双夹绯红的在牌桌上笑的欢畅。

  沈弈开门的刹那,里面的同学仿佛是心灵感应一般,那么多眼睛同时屏住了呼吸齐刷刷朝着门口望去。

  沈弈却丝毫都不介意,没有一点局促,他依然笔直耸立,没有打领带,衬衫扣微微张开,显得没有那么一本正经,额角微微散落几根发丝,显得格外的不羁。

  他的双目紧紧锁住时念,一个箭步走过去,拎起了时念软踏踏的身躯。

  时念看着他双眼越发的迷离起来,因为她不知道自己是喝多了产生的幻觉,还是这个男人真的来了。

  眼睛里似乎是升腾着雾气一般,湿漉漉的,格外的摄人心魄。

  沈弈觉得那里不对劲,时念已经将身体悬挂在他的身上,小嘴微微嘟起,声音糯软:“我的钱都输光了!”

  只是,这么简简单单一句话,说的沈弈喉咙一干。

  原本一路压抑着怒火过来的他,眸色一暗,将时念揽过一侧,轻轻拍了怕她的头,低低说:“那我帮你赢回来好不好?”声音就像是带着蛊惑一般。

  时念的笑的分外开心,许是酒喝得上脸,姣好的皮肤上晕上一层绯红,眼神亮晶晶的直视沈弈的眼睛。

  沈弈在时念的瞳孔里看到自己的倒影。

  他揽过她,坐下来沉声对着桌上的人道:“我能替时念玩吗?”

  时念的同学平时也多多少少认识一些商圈贵人,可是沈弈的气质,比那些人更出众。

  但是他们却没有一个人认识他,更被说和时念是什么关系了。

  女人们因为能更加紧距离的接触到他而雀跃不已。“当然……当然可以的。”

  对面的一位同学回神,连忙应道:“这是我们的荣幸啊!”

  沈弈打开衣袖间的袖口,拿牌,动作间都是浑然天成的高贵和优雅,他仿佛每一局都是胜券在握,就算是一张烂牌,到了他的手里被他调整了打法就仿佛活了一般。

  他有时打到一半,也会回头让时念看看牌,然后教她怎么打,有时候时念使坏打了烂牌他也不计较,而是压低声音解释:“这红桃10不能打,因为红桃Q还没打出去,红桃Q我估计在你这位男性同学手里,所以我们先要……”

  难得沈弈会一口气会对她说这么多话,而且是有耐心。

  时念迷蒙着双眼,双手紧紧抓住他的西装一角靠着他,发间的清香若有若无的总是窜进沈弈的鼻息间,撩拨的沈弈心里痒痒的。

继续阅读:008杀 叶城第一公子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赤骨成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