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杀 我的女人
司言2016-11-03 10:203,728

  一个风尘仆仆的男人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一个秘书。顶层的VIP病房已经乱成了一锅粥,时念走上去的时候, 时瑶已经哭花了妆容,正站在窗边不住的大喊着。

  她的身后是满脸泪痕的岳雅芩,时瑶的母亲,时念的继母。还有一众小护士在劝阻着。

  看样子,时瑶是想要跳楼。

  时念快步走过去,听到岳雅芩哭喊着,“瑶瑶啊,你不要这样,你要是跳下去,妈妈可怎么办啊!”

  可是时瑶根本听不进去,“你不要拦着我,就当没生过我吧,让我去死,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我做鬼也不会放过那个小贱人。”

  时瑶剧烈的挣扎着,很快,刚缝好的伤口就被撕开了,她双手紧捂着肚子,也忘记了跳楼,痛的不停呼嚎。

  “医生,医生,医生在哪里?快叫医生来啊。”岳雅芩急切的喊道,她话音未落,时念已经叫人将时瑶抬了下来,往病房去。

  “扶到手术室,打麻药,缝合。”时念利落的指挥着,可是时瑶见到时念后,似乎也忘记了疼痛,她的双眼猩红,看着时念目眦尽裂——

  “时念你这个贱人,你凭什么切除我的子宫,你凭什么?我要杀了你!”

  时念不想在这里丢人,她后退了几步,对一边的小护士道:“通知柳医生去主刀。”

  时瑶见根本伤害不到时念,便伸出手胡乱的抓了一个东西,向时念掷去,可是时念刚躲开一个台灯,下一秒,岳雅芩一个巴掌就打了上来。

  时念不可置信的看着岳雅芩。

  “这一巴掌我是替她打的!”岳雅芩恨恨的看着时念,“你害的我女儿没有了子宫,都是你!”

  “岳阿姨,时瑶的子宫已经破裂,如果不动手术,会有生命危险的,当时你不在,情况紧急,我就自己……”时念的话还没说完,岳雅芩厉声打断,“借口,都是借口!时念,她是你同父异母的妹妹,你居然这么对她,你到底有没有良心?”

  “岳阿姨,你怎么这样说?我要她的子宫干什么?我是在救她!”时念声音微微哽咽着,她知道,无论自己说什么,她们都不会相信。

  “你还敢顶嘴?”岳雅芩越发的生气,扬起就要打下另一巴掌。

  时念无助的闭上了双眼,却硬忍着没有哭,可是这一次疼痛并没有落下来。

  她睁开眼睛,发现沈弈不知何时站在了她身后,他的手掌紧抓着岳雅芩尚未落下的手臂。

  “我的女人,还伦不到你来教训。”

  他用力的甩开了岳雅芩的手臂,力道之大让岳雅芩不由得踉跄两步,险些栽倒在地。

  沈弈快步走到时念身边,将她揽入怀中,冷眼扫过在场众人,“如果你们觉得手术有任何问题,或者怀疑时念的医德,完全可以寻求法律途径,我的律师团随时奉陪。”

  他的掌心温柔的抚摸着时念红肿的面颊,狭长的凤眸冷眯起,透出几分冷冽,竟敢打他的女人,那就准备好接受他的惩罚。

  随后,沈弈垂下头,低声对时念道:“没事了,我们现在就回家。”

  时念像是一只木偶,任由他牵着自己向病房外走去。然而同一时间,病房的门从外面被打开,一个微胖秃顶的老男人走了进来。

  时正国原本在外地出差,知道时瑶出事后立刻赶了回来,没想到却是这样一副局面,该到的人都到齐了。

  他细长狭小的视线扫过众人,在看到沈弈的时候一愣,随后立刻走过去,谄媚的笑道:“沈女婿也在这里啊!”

  沈弈厌恶的看了时正国一眼,冷淡的应了一声。

  时正国知道自己自讨没趣,讪讪一笑,最后停在时念的面前,“时念,你说,这到底怎么回事?”

  “父亲!”时念已经很久没有见到时正国了,这一次竟然是在这样的情况下。

  沈弈轻轻的拍了拍时念的肩膀,时念缓了一口气,她刚要开口解释,就看到岳雅芩抱住了时正国。

  “正国,你可要给我们娘俩做主啊……”岳雅芩哭的凄惨无比,她颤抖的伸出手臂指向时念,“正国,时念切除了瑶瑶的子宫,她再也不能做母亲了。”

  时正国揽住岳雅芩的肩膀,目光阴冷的看向时念,声音低沉,“时念,向你岳阿姨道歉。”

  “父亲!”时念声音清冷,绝望极了。

  原来,根本就没有人愿意相信她,是啊,她父亲的眼睛里根本就是没有她这个女人,她还奢望什么呢?

  “我没错,我要是不切除她的子宫,你们现在见到的就是一具死尸!!”话音一落,她便咬着唇跑了出去。

  “时念!”

  沈弈看着时念离开,随后他看了时正国一眼,眯了眯眼,却什么都没有说,就连一个招呼都没有打便朝着时念离开的方向追了出去。

  沈弈追出来的时候,发现外面竟下起了雨。冰冷的雨滴落在沈弈的脸上,不禁令他打起了冷战。

  他想起时念仅穿了一件白大褂跑了出去,便加快了脚步。在医院的拐角处,时念正坐在木制长椅上,任凭细密的雨点打在单薄的背上。

  她埋着头,蜷着双腿,薄削的双肩不住的颤抖着。

  沈弈眯起眼——

  时念在哭!

  他其实很少见时念哭的,结婚三年,可以说从来没有过。

  沈弈迈开脚步朝着她走去!

  空寂的世界,单薄的她,唯有雨声遮住了时念的哽咽。

  一件考究的手工西服覆在了时念的肩上,还没等她反应过来,自己的身体已经腾空而起,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沈弈什么也没说,抱起她直奔医院门口的宾利。

  沈弈将时念放在副驾驶后,却并没有急着启动车子,他目光深深的看着时念,又帮她拢了拢西服,说:“我相信你。”

  时念抬起失神的双眸,看向沈弈的眼睛,她喃喃道:“真的?”

  沈弈深深的点点头。随后,拉动引擎,启动了车子。

  时念噙在眼里的泪水再也忍不住了,溢出了眼眶。像断了线的珠子,滚落下来。她下意识地捂住了嘴,不让哭声溢出来……

  许是压抑了太久,从结婚以来,一件件,一桩桩,婆家的,娘家的。

  没有可避风的港湾,没有可倾诉的亲人。在这一刻,她恍惚之间,似乎有了依托,伪装的坚强,顷刻坍塌,泪,顷泻而出……

  可是沈弈,真的就是她的依靠了吗?

  沈弈转瞬就发现了她的异样,一直以来时念那么坚强,坚不可摧。而此刻,时念就像一个无助的孩子一样,敞开了心灵……

  沈弈急转了一下方向,把车子停在了路边。

  他眸光深深的盯着时念,下一刻,手像是有自己的意识一般,不由自主地伸向她的头,轻轻抚着她的头发。

  时念感受到他手下的温热,几乎瞬间就崩溃了。

  她缓缓的依偎在他的怀里,喃喃哭道:“为什么,为什么都这样对我……”

  沈弈的心似乎被什么扎了一下,他的手紧紧的握在了一起,青筋暴起。

  他下意识地更紧地拥着她,静听着她的哭诉……

  不知过了多久,许是累了时念竟睡在了沈弈的怀里。

  看着怀里无依无靠的小女人,沈弈紧紧的握住了拳头,像是在克制着什么。

  当沈弈拥着时念,吃力的把车开回家的时候,夜已经深了。

  她抱起熟睡的时念走进了卧室,轻轻地把她放在床上,又去衣柜取了一件时念的睡衣。

  他解开白大褂的扣子,脱了下来,露出了时念雪白的胴体,高耸的胸部映入眼帘,他忍不住皱了一下眉,是自己不争气地有了反应。

  他斜了一眼时念,连日来的疲惫让她睡的很沉。

  沈弈走过去,俯下身匆匆忙忙的解开了她的胸衣,帮她换好睡衣后这才起身走进了浴室。

  冲过了冷水澡,沈弈感觉还是不太有把握控制自己的欲望,索性关了床头灯,去了客房。

  客房里,沈弈久久不能入睡,辗转反侧,他竟然为了女人千回百转,曾记得面对苏影时,也没有如此心神不宁,如此烦躁,这还是沈弈吗?

  时念一直沉睡着,也不知过了多久。

  时念翻了一个身,感到有些口渴,伸手拉开床头灯后,后知后觉的想到了什么。

  她低头看着粉红的真丝睡衣,床上仅此一人,难道是他……

  时念不敢想下去,她快速地翻看自己的手臂,大腿。全身查了个遍之后,才放下心来。

  沈弈并没有不择手段,那人呢?去了哪里?

  时念走下床,向客厅走去,客厅空空如也,但沈弈的外衣却留在沙发里。开来人并未离开。

  环顾四周,时念发现客房的门虚掩着,她轻轻地走了过去。

  门没有关,时念推门而入,沈弈正仰躺在床上,睡衣的扣子开着两颗,露出健硕的胸部。

  修长的双腿,一条伸展着,一条蜷缩着,慵懒的睡姿让时念看得呆了。

  这就是C城令女人趋之若鹜的男人——

  沈弈,沈氏帝国的总裁。自己同床共枕的、名义上的丈夫。伞年的时间,时念竟然没有像这样仔细的打量、欣赏过。

  帅气的眉宇,俊美的脸庞,即使睡熟了,霸气也外露无疑。

  时念被眼前的情景吸引着,不自觉地走近床前。

  鬼使神差地倾身向前,抬起右手,想去抚摸他的脸部轮廓。

  而沈弈却毫无预警地伸出左手拽住了时念的右手。

  一带,时念惊叫一声,整个人趴在了他的身上,嘴角好死不死的对上了他的胸肌。

  时念呼着热气,喷在沈弈的胸前,引得他一阵燥热。

  “偷看?”沈弈沉声说道,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在嘴角荡开。

  时念挣扎着,努力抬起头,正对上沈弈的眼,时念的脸红到了脖子根。

  “我,我找不到你,以为你……”时念支支吾,说得语无伦次。

  “哦?找我?”沈弈玩味地看着时念,眼底冰冷。

  时念垂下眼眸,避开他的目光。

  可心依旧跳得厉害,她竟忘了自己还趴在他的身上。

  “没事,我就是看着书房灯还亮着,所以……”

  “没事就去睡觉。”沈弈说完站了起来,声音微冷,完全不像是在车上那个温柔的男人,片刻后,引擎声响起。

  沈弈走了!

  时念一时间愣在了原地,突然觉得遍体生寒。

继续阅读:006杀 弈哥哥,我好怕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赤骨成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