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杀 满足不了你
司言2016-11-03 10:194,444

  晚上没有再叫司机,是沈弈自己开车回去的,时念坐在副驾驶上,像是一个了无生气的木偶一样。

  沈弈偏头看了她一眼,不知道是在解释,还是随口一说——

  “我答应回家之前不知道是她。”

  时念明白,沈弈的意思是答应回家吃饭的时候,并不知道苏影也回来,可是后来知道了,不还是给她买了衣服?

  这可是沈弈第一次买东西给她,结果却是为了那个女人。

  时念咬着唇,说不难受是不可能的,她看着外面的夜色,乌涂涂的,心也像是被绕上了一圈的藤蔓,攥的越发的疼。

  她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她的亲生父亲会狠得下心那样对她?他不是还有另一个女儿吗?为什么偏偏舍的她?

  明明不爱她,沈弈为什么要娶她!!就是因为要保全名誉吗?她难道就不是人吗?

  一个一个,都来欺负她,现在病魔又来欺负她。

  她也好想找一个人来依靠,可是没有,永远都只有她自己。

  车厢里寂静无比,只有沈弈清浅的呼吸声。时念咬着唇,夜里的心总是很脆弱,不知不觉,她早已泪流满面。

  车子转过一个弯,正巧一束灯光打进来,沈弈眯了眯眼,偏头却正好看到了流泪的时念。

  他的心漏掉了一拍,眼睛也抑制不住的跳动着,在他的印象里,时念不论遇到什么样的事情都是积极乐观的。

  沈弈的手握在方向盘上,几乎是青筋暴起,声音却出乎意料的轻柔,“你哭什么?”

  时念闻言一愣,旋即她转过头拿起纸巾擦了一下脸,不说话。

  沈弈皱起眉,又问了一遍:“我问你为什么哭!”

  时念其实是了解沈弈的,如果她不说,这男人大概会一直问下去。可是她要怎么说?

  难道说为自己伤心吗?觉得大家对她不公平吗?

  是不是太怨天尤人了?

  想了想,时念清了嗓子,可是还是沙哑的厉害,“我……不喜欢吃芸豆。”

  话音一落,时念就咬住了嘴唇,这算是什么烂理由?

  就是因为沈弈给她夹了不喜欢吃的芸豆,所以她就哭了?

  沈弈的目光明明灭灭,时念没期望他会相信,可是片刻后,沈弈的声音缓缓传来——

  “我记住了,下次不会了。”

  时念哭的更汹涌了,沈弈对她从来没有这么温柔过,她的眼泪像是开了闸,怎么也停不下来,索性时念也不去擦了,任凭泪流满面。

  也不知道哭了多久,她便靠在椅子上睡着了。

  听着耳边清浅的呼吸声,沈弈眸光一深,原本开向医院方向的车悄无声息的转了过来,往城西别墅的方向开去。

  时念坐了一个梦,是高中时期的一次篮球赛,她站在一边,刚要为班级加油,只见一个看球忽然朝着她飞过来。时念大惊,胳膊上突然一紧,有人将她拉到了一边。

  时念转过头,看到了一个高高瘦瘦的男人,竟然是萧墨琛。

  “墨琛……”

  沈弈停好车,刚打开副驾驶的门想将时念抱出来,就听到了她的呓语。

  沈弈眯了眯眼,声音低沉,“你在叫谁?”

  时念还是没有醒过来,她迷迷糊糊的,又叫了一声墨琛。

  沈弈顿时像是被人甩了一巴掌,他站在原地,目光阴冷。

  墨琛?

  如果他猜的没错的话,时念刚才叫的是萧墨琛?

  那个与他争夺城东地皮的男人,时念竟然认识,就连做梦都在叫着他的名字!!

  沈弈的眼睛里有了嗜血的味道,他蓦地握住了时念纤细的脖颈,声音凌厉而可怕——

  “说,你和萧墨琛是什么关系?”

  时念觉得喘不过气来,她不住的挣扎着,却从梦里醒了过来,睁开眼便对上了沈弈深邃的眸光。

  “你……你干……什么?”时念挣扎,小脸已经越来越红。

  “我问你萧墨琛是谁?”沈弈还是不松手,势必要让时念说出来。

  “先放开我。”时念用尽力气,话一落,沈弈真的松开了她。

  时念扶着门咳嗽了许久脸色才渐渐好起来,沈弈盯着时念,“他是谁?”

  时念想起自己梦到了萧墨琛,只是没想到,竟然说了梦话。

  “高中同学而已。”时念不欲多说什么。

  可沈弈是何等的人精,他冷笑了一声,轻松钳制住了时念的下巴,“不要企图欺骗我,你知道的,我可以去查。”

  时念闻言咬咬唇,半晌后她强硬的别过头,“这些和你都没有关系,我的事情不用不管。”

  “再说一遍!”沈弈的话几乎是从牙齿里挤出来的,全身都散发着怒气。

  时念不服软,她又没有做错什么,和今天晚上在沈宅发生的事情来比,她只是呓语了而已,沈弈有什么资格管那么多。

  沈弈已经猜出来了,他冷冷一笑,“前男友?”

  时念闻言一愣,前男友?

  沈弈原本有几分迟疑,见到时念此时的表情,却毫不迟疑,他一步一步的靠近时念,声音冰冷无情,“你就那么空虚吗?我都满足不了你了?”

  话音一落,沈弈便化身为一头残暴的狼,凶狠的咬上了时念的唇。

  他用力的撕扯着,很快,时念便尝到了腥甜的气息。

  昨晚时念初经人事,没想到今天的沈弈还是不放过她。

  她身下还是一阵一阵的疼,她疯狂的挣扎起来,“走开,不要……”

  可是沈弈就像是一头狮子,他猩红着眼睛,邪魅的笑起来,“怎么?想给你的墨琛留着?”

  话落,他猛地将她掷在门板上,“可是你别忘了,你昨天晚上就是我的人了。”

  下一秒,她的身躯便被钉在了门板上。

  沈弈的身上带着怒气,时念完全感受得到,可是她不明白,他到底在生什么气!

  沈弈看着面前脸色潮红的女人,狠狠的眯起了眼睛。

  在他的身下还想着别的男人,她时念是第一个,真是厉害。

  沈弈像是一头发怒的猛兽,时念看着他,用力的挣扎着,“放开我,你放开……”

  然而她的话音未落,便悉数被沈弈含在了嘴里,他用力的吻着,时念无处可逃。

  可这不是吻,分明就是惩罚,如此的霸道,如此的怒气汹涌。他向来习惯号令所有人,怎么可能让她忤逆与他?

  时念的挣扎使沈弈的征服欲越发的强大,他紧紧的握着她的手腕,像是恨不得将她拆穿入腹一样。

  时念吃痛,剧烈的挣扎着,想要挣脱他的束缚,可覆在身上的男人依旧长驱直入,肆意的品尝着她的甜美……

  翌日清晨,时念从梦中苏醒,然而她刚一翻动,下身便是一痛。她忍着疼起来,蚕丝被顺势滑落,露出了赤裸的身体。

  她的胸口早已经布满了青紫色的吻痕,手臂也青了,大腿上也有好几处。

  她紧紧的闭上了眼睛,祈祷遮瑕粉可以帮助她。

  时念走出卧室的时候,房间里早就没有了半个人影,她冷冷一笑,看来沈弈真把这里当酒店了,是不是也把她当妓女了呢?

  想到这里,时念忽然记起昨晚又没有提前做措施,所以她立刻收拾好自己,去药店买了避孕药吞了下去。

  时念到了医院才想起来,昨天本应该是她值夜班的,结果她却逃了,和同事协商后,决定今天留下来。

  她刚查完病房急诊室便来了一位孕妇,未出生的婴儿脐带脱落,非常危险。

  整个手术持续了四个小时,母子二人才都保了下来,时念松了一口气,在看到女人满足的神情时,也微微一笑。

  柳如沁走过来,手掌轻轻的拍了下她肩头,“笑的这么开心?喜欢你就自己生一个,我看沈先生也不是会讨厌小孩子的人,自己的总归比别人的好。”

  时念摇头苦笑,什么也没有说。

  说话间,清脆的高跟鞋声越来越近,时念抬头看过去,眸光一凝。

  对面走来一个高挑的女人,大波浪发,烈焰红唇,脸上的神情不可一世,只是脸还稚嫩的很,一看就是十八岁的孩子。

  “时瑶?!你怎么来了?”时念站起来,皱了皱眉。

  时瑶走到时念身边,傲慢的冷哼了一声,却连睁眼都不瞧时念一眼,径直走了过去。

  柳如沁厌恶的看了时瑶一眼,“这就是你继母的女儿?”

  时念点点头,继母和时瑶都不喜欢她,她是知道的。

  柳如沁冷哼了一声,“也不知道神气什么?看背影急煞千军万马,一回首吓退百万雄兵的主。”

  时念第一次听到这句话,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笑什么?”柳如沁发问的同时松了一口气,还好,这个女人还会笑。

  “我没有听过,觉得挺有意思。”

  “你没听过的多了。”柳如沁又看了一眼走入走廊尽头的时瑶,“你妹妹刚十八岁吧?结婚了?”

  “比我小四岁,刚十八,结什么婚!”

  “那来妇产科干什么?还穿着高跟鞋。”

  时念淡淡的拧起眉,她也不清楚。她和时瑶不怎么联系,只是时念偶尔回家看奶奶,才会见到几面。

  据说时瑶在某个房地产上班,待遇还是很丰厚的。只是作息时间不太规律,甚至还会不规律的出差,为了这,继母岳雅芩曾多次说服她,给她换工作,她就是不肯,莫非……

  时念似乎明白了什么。

  这孩子,怕是在外面乱来了。

  到了下午,急诊室突然来了一个孕妇,下体流血不止,已经休克了。

  但是时念万万没有想到,这个人竟然就是上午看到的时瑶。明明她看到她的时候还是那样的心高气傲,怎么现在却昏迷着躺在了手术台上?

  “时医生,病人的血压一直在下降,怎么办啊?”小护士焦急的声音打断了时念的思绪。

  时念快速的检查了一下,随后冷静的道:“是宫外孕,准备手术。”

  她刚换上手术服,柳如沁突然走了进来,她抓住了时念的手,凝重的道,“时念,这个手术你别做,交给别人,如果手术有什么闪失怎么办?”

  时念带上口罩,秀眉轻蹙着,“就是因为她是时瑶我才要做,如果让她母亲知道了,一定会记恨我,何况……她在名义上,也是我的继妹。”

  柳如沁还想阻止时念,客户说下一秒,她已经转身进入了手术室。

  手术进行了一个小时后,发生了一件谁都意想不到的事情,那就是时瑶的子宫功能性出血,必须要立刻进行切除。

  时念的额头渗出了细细密密的汗珠,竟然让她遇到了这种事,如果不切除子宫时瑶随时都有可能死去,可是如果切除……

  时瑶醒来后,她们母子二人都不会放过她!

  可是毕竟是一条生命,身为医生,即便是不认识的人时念也不会见死不救,短暂的思考后她叫来因为联系不上病人家属而急的团团转的小护士,随即脱下手套,快速的在手术同意书上签了名,“我是她的妹妹,继续手术,发生任何事有我担着。”

  ……

  直到外面的天色暗下来,时念才做完了手术,她疲惫的摘下口罩,柳如沁立刻递给了她一杯水,“怎么样?”

  “还算顺利,不过需要观察几天。”

  柳如沁叹了一口气,看着时念回了办公室休息,一个小时之后,柳如沁急促的脚步声响了起来,她推开时念的门,“时瑶醒了,也知道是你切除了她的子宫,现在正闹的凶,她母亲也来了,你赶快回家。”

  时念闻听站了起来,越过柳如沁就要走。

  柳如沁立刻抓住了她的手,“你要去哪里?”

  “我去看看!”

  柳如沁看着满脸不在乎的时念,狠狠的叹了一口气,“你清醒一下吧,你去了就是挨骂!”

  “可是我问心无愧,我要去解释清楚!如果就这样逃了,说不定明天一来医生都没得做。”时念说完就离开了。

  时念有她的想法,她必须解释清楚,因为在他们之间,还有奶奶在。

  奶奶对她那么好,她不可能不联系的,以后多少还是要见面,所以她不想和她们母女之间,有不必要的误会。

  柳如沁狠狠的皱了皱眉,随后她拿起时念桌上的手机,拨了一个电话。

  沈弈正在家里看报纸,看到手机屏幕上的号码一愣,立刻接了起来。

  “沈先生,快来医院,念念出事了。”

继续阅读:005杀 我的女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赤骨成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