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流星
夜明曲2016-11-30 14:572,743

  流星的光芒虽短促,但天上还有什么星能比它更灿烂,更辉煌,

  当流星出现的时候,就算是永恒不变的星座,也夺不去它的光。

  没有朋友的日子总是非常难熬,燕南飞走后不久原本光秃秃的黄土地越发的荒凉了,可幸好这条小路却渐渐热闹了起来。

  不知从哪儿来了一伙马贼,他们专门抢劫过路的行人商旅。

  可从咸阳去长安的路只有这么一条,而且这条路上只有一个可以歇脚的酒馆,就是我的这个酒馆。

  马贼的扛把子是个满脸胡须的壮汉,我曾见过他一刀就砍掉了五个脑袋,很是凶狠。但他似乎也谨慎过了头,所以我的小酒馆仍旧安安稳稳在山头上站立着。

  很多路人都来我的酒馆避难,这却让我发了愁,生意是好了许多,可麻烦事也不少。

  常常小酒馆里塞满了客人,酒馆外却站满了骑着高头大马、一脸煞气的马贼们。

  大多时候客人会等,等振远镖局的镖客们。

  振远镖局是四大镖局之一,总局就设在长安,统一管理陕甘地区的镖局业务。自从四十年前百里长青和三大镖局会盟之后,从辽东一直向南到苏杭,只要是看到四大镖局的镖旗,就没有人敢轻易动这趟镖。

  所以他们在等镖客们的到来,而镖客们也很友善,只要客人们稍微有所表示,他们总是乐于带他们一起离开。

  但我还是细心的发现,幸运的走到我酒馆里的人,还是有一部分等不住镖师,他们愿意多出金银找高手护送他们去长安,这样的人总是很有钱,非常的有钱!

  俗话说富贵险中求,有了劫路的马贼,专业的刀客和剑客不久之后也来到我的小酒馆寻找生意,赚点钱养家糊口。

  于是很快我就有了另外一个生意,这生意赚的钱绝对不比卖酒的生意赚的少,而且只需要动动嘴皮子,不用出力,很是轻松,那就是兼职掮客,说白了就是搭线让刀客和剑客护送来往有需求的客人,我从中抽点小钱而已。

  每次客人找上门来,我只负责牵线。所以客人和刀客剑客们见面之后都互相试探,直到他们达成协议为止,生意就算成了。然后客人只需要给我付一丁点儿的佣金就行。可是我并不卖保险,所以至于他们最后能不能活着到达长安那我就不关我什么事儿了。

  孟星魂无疑是我见过的这类人中最厉害的一个。

  他的短剑非常的快,快到不可思议。如果燕南飞还在的话,说不定他也要自愧不如。因为我没见过燕南飞出剑,却见过孟星魂出剑。

  孟星魂告诉我,我是唯一一个看见了他的短剑还活着的人,其他看见了他短剑的人都已经死了。我不由得唏嘘,并不是为我的好运气而叹息,而是在想他的短剑是否能比得上燕南飞口中傅红雪的刀。

  我很好奇为什么像他那样厉害的剑客为什么还看的上这里的些许碎银子,要是去了其他地方,想必肯定赚的更多。

  “我答应过一个人,一定要活着回去,所以我不能太冒险!”他说到那个人时,脸上洋溢着无比的幸福,虽然他未笑,可他心底想来早就乐开了花!

  “所以我来这儿前就想,或许这里钱少,但至少比较安全!”他看了一眼我,放下了手里的酒说道。

  “现在你怎么想?”

  “我真是个笨蛋,杀人的活怎么有可能不危险,这里远远比我想象的要凶险万分!”

  “为什么,那群马贼中除了三个还算是高手,其他人只是比普通的农夫强壮一些,面目狰狞一些罢了!”

  他将碗推在一边,提起了酒坛狂饮了一口,但我保证他这一口至少有三分之一的酒洒在衣服上。

  他平息了一口气,然后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慢慢说道:“我想你应该能看出来,我是个杀手。”他在说道杀手两个字时,额头的青筋不自然的跳动了一下,他刹那间显得痛苦万分。

  我就着花生喝了一口酒:“不错,还是个不错的杀手,江湖中能雇佣的起你的人估计也超不过十个!”

  “不错的杀手一般都死的很惨!”他说的很快,我差点就没听清这句话。

  我看着碗里的酒,突然有点恶心,仿佛碗里盛的是猩红的血。孟星魂说的不错,越是厉害的杀手就越有太多的人想你死,越是想你死你就死的越快、死的越惨!

  孟星魂看着我突然笑了,就好像在笑我是一个傻子。

  很快他又嚎啕大哭了起来,哭的像个孩子,像一个找不到回家的路的孩子,他迷失在毒雾弥漫的沼泽里,无助的恸哭着!

  我呆呆的看着他,直到酒馆中来了一个女人他才停止了哭泣。

  女人很漂亮,我觉得这就是句废话,能来找孟星魂的女人怎么可能是个丑八怪?

  孟星魂手里还提着酒坛,但漂亮的女人却已经贴着他坐了下去。

  她拿起手帕轻轻的擦干了他脸上的泪水和鼻涕,很是细心,极尽的温柔,那片手帕上绣着一片树林,还有几个活泼玩闹的孩子。

  孟星魂一动不动的任凭她擦干自己的眼泪,但一双眼睛中柔情不见,剩下的只有杀手独有的锐利。两人都没有说一句话,我突然觉得我有点多余,放下手中的碗就要往外走。

  孟星魂突然冷冷的说道:“你为什么要走?这本是你的酒馆!”

  我哑然无语,只能看着漂亮的女人,她脸颊微红,咬了咬嘴唇说道:“该走的是我,是我太着急了,可是我怕你走了就再也找不见你了。小孟!你明白吗?”

  孟星魂看着她良久才说道:“我是不会走的,我答应过石群!”

  漂亮的女人听到石群两个字时,仿佛胸口被长长的钢针狠狠的扎了一下似得,原本俏丽红润的面容变得苍白惨淡,酥胸更是不停地上下起伏,瞎子都能看得出她很激动!

  可是很快她就定下了心神,带着冷冷的面孔站起身向外走去:“已经过去了两个月零五天!”

  声音传来时,女人已经走了!

  孟星魂仿佛像从美梦中惊醒一般,冷酷的双眼闪着凶狠的光芒。

  我知道他也要走了!

  绝顶的高手即使现在留在这儿,肯定也不会留太长时间,他们有太多的无奈逼迫着他们必须不断地前行,直到踏上黄泉,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很少有人能逃出这种轮回!

  孟星魂带着他在这儿赚的钱走了,临走时他让我送他一坛酒,我说你有钱可以买,他却扭头就走,我笑了笑,只能送他一坛酒,但是他接过酒连谢谢也没说就头也不回的走了!我只能像送燕南飞一样,坐在山顶,吃着花生,目送他下了山,出了谷。

  直到他走后我才忽然回想起来,孟星魂说过他答应过一个人,要他活着回去找她!

  孟星魂是一个说一不二的杀手,但我看的出他对这个约定不是简单的遵从。我也渐渐明了他为什么要来这穷乡僻壤的地方赚这笔微不足道的钱。

  当然是“她”,而且她肯定是个绝世的美人!

  这一切都是为了“她”,那个除了孟星魂之外谁也不知道的她。一个绝顶的杀手能放下身段去赚小钱,那肯定是因为他不想让自己身边的人察觉自己缺钱花,至少不想让今天来找他的那个漂亮女人知道。但很多时候男人赚钱都是为了让女人去花,所以我敢肯定他嘴里说的“一个人”肯定是个女人,而且我想孟星魂一定把她保护的很好,至少来酒馆找他的那个漂亮女人就不知道她的存在。

  我看了看光秃秃的山顶,心想下次一定要拜托过路的客人帮我从长安捎一棵梧桐树过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明月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明月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