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黄土
夜明曲2016-11-30 14:313,209

  整整十年了,我来到这满山黄土的小茶馆整整十年了,从二十三岁的翩衣少年变成了现在这幅模样。

  我现在每天都习惯了坐在山坡顶,望着蜿蜒千里的峡谷,总希望有一天,一匹白马能从千里之外奔腾而来。我已经忘了十年前我要去哪儿,现在我唯一的指望就是我的小白,只希望它还记得我们的归处。

  我叫叶开,树叶的叶,开心的开,我曾经经常这样介绍自己。江湖中认识我的人不多,可要是提起我师父,那大家肯定都很耳熟,他就是人称小李飞刀的李寻欢。

  我等了小白十年,直到现在它都没有回来,我开始有点后悔把小白借给他。

  他是小茶馆原先的主人,他叫高立,他那位温柔善良的妻子叫双双。

  高立是孔雀山庄上代庄主秋凤梧最好的朋友。说是上代,那是因为他和众多武林高手十年前就已经死了。

  孔雀山庄案是江湖中近二十年来发生的最大惨案,直接参与此案的人据说都死了,整整三百五十名一流高手,丧生在孔雀山庄八十里势力范围内,包括青龙会的“正月初一”、“正月十五”“八月十五”三个最得力的分堂,当然还有孔雀山庄老庄主秋凤梧和少庄主秋钰楠以及庄中八十一名高手。

  经此一战,江湖中高手凋零,韬光养晦者亦借此出世,孙家庄和十二飞鹏帮一跃成为能和青龙会一较长短的的强大势力。

  孔雀山庄仍静静的伫立在那片曾经辉煌而荣耀的土地上,江湖中依旧没有人能确定孔雀翎是否真的在孔雀山庄?但再也没有人轻易去触这个霉头,三大绝顶势力也默认了它的存在,不敢轻易打破这份来之不易的平静。然而对于整个江湖而言,现在的孔雀山庄只不过是个辉煌的博物馆而已。

  我不确定高立是不是也死在了那场争斗中,反正整整十年了,他没有回来,他的妻子也没有回来,还有我最心爱的小白也没有回来,只留下山顶的小茶馆和无辜的我伫立在瑟瑟秋风中。

  我突然感觉我就是个傻子,明知道他们能活着回来的机会渺茫,却还是在这儿傻傻的等着他们,白白虚耗了我十年的美好时光,是十年啊!人生能有多少个十年!直等到我现在哪儿也去不了,也不想去!

  从高立和他妻子走后的第二年开始,每年的秋分时节,都有一个人来找我,我在山顶就能远远看见他,他一步步的慢慢走来,从山谷的入口走到山底,再从山底走到我面前。

  我很好奇他为什么不骑一匹马儿来这儿?那要快的多,而且他也不像买不起一匹马的人。这段路少说也得走一个半个时辰,所以我也得看着他走一个半个时辰。当然我没有问,他也从来没有说起!

  他叫燕南飞,是个剑客,手里拿着一把血红的剑,江湖上有好事者称他蔷薇剑燕南飞。他每次来都要打量一下茶馆是否需要修补,如果有必要,他就会自己动手,就仿佛他才是茶馆的主人。

  有谁见过一个绝顶的剑客手里拿起过锤子和钉子?所以我暗自嘲笑他一定是个浪得虚名的剑客,真正的剑客绝对不会把自己一生的同伴随手丢在又脏又黑的茶桌上。

  可是这次,我可能让他失望了,因为在三天前我就自己动手修葺好了茶馆。要知道如果让一个外人来帮你修葺茶馆,而作为主人的你只能在一边观看,而且整整九年都是如此,那么对于主人来说是多么没有面子的事!

  燕南飞怀抱长剑,背对着我,他依旧仔细的打量着小茶馆,他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

  他走入茶馆,很自然的走向煮茶的大锅,但这次他错了。那儿没有锅,也没有茶,只有一排排摆放的整齐的酒坛。

  我坐在山顶,剥着手里的花生,看着山底的小路,没有回头。

  我想我必须让他知道谁才是小茶馆,哦不,现在是小酒馆的主人。

  燕南飞肯定显的很失落,因为屋内好半天都没传出一点声响,我这样想着,然后把手里最后一颗花生抛入空中,一口吃掉!

  残阳如血,我十年来每天都在山顶看着绚丽的晚霞一点点的消失在山的那头,我期待着突然有一天能听到一声马啸,然后我的小白就站在我身后,这样的等待我早已经习惯,可今天依旧和十年来的每一个日子一样,带给我的都是失望。

  起身回到屋里,燕南飞居然趴在桌子上睡着了,我当然很生气。

  敲了敲桌子,他就醒了过来。

  他笑着道:“你不卖茶了?”

  我看着他的笑脸淡淡的说道:“不卖了,这几年喝茶的人已经不多了,但喝酒人的又多了起来!”

  “是吗?我记得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请我喝的是茶!”

  “哦,是么?时间过去那么久了,谁还记得那么清啊!你看,这些酒很不错,你要不要试试?”我指了指整齐的酒坛道。

  “都是你酿的?要是你酿的我就喝!”

  “没想到你这么看得起我,你也知道我师父是酒中仙,只要是有过那种经历的人,那么每个人都会成为一个顶级的酿酒师。呃!虽然后来他不再喝酒了。”

  “江湖传闻小李探花确实是酿酒、品酒的高手,但这和你有什么关系?”

  “呵呵,要是你有个做酒仙的师傅,那么你至少也应该是半个酒鬼!”

  我从架子上取下一坛酒,拍开泥封,一股清香就溢满了小酒馆。

  燕南飞放下手里的血色蔷薇剑,自斟自饮道:“确实不错,没想到酒鬼的酿酒技术也如此的高超!”

  我很开心,从来没有人夸过我的酿酒技术,因为我以前从来没有酿过酒,我每次都是偷师傅的酒喝。

  我很开心的为自己满上一杯,很快就皱起了眉头:“比起一般的酒确实很不错,但和师傅一比,就如云泥之别!”

  燕南飞不解的问道:“难道世间还有比这还好喝的酒?”

  我看着酒碗中倒影着的影子说道:“我曾偷偷尝过师傅酿的一种酒,名叫多情酒。它有点苦,也有点涩,怎么说呢,反正它就是与众不同,以前我觉得不太好喝,也就没有好好学习酿这种酒的方法。我直到最近几年才品味出它的美味,可是已经迟了!”

  燕南飞看着我笑了,笑的弯下了腰。作为一个剑客,我为他这样的举动显得很不齿。

  “你别鄙视我,我只是想不通这世上还有这样一种酒,它能够在多年以后才让人品出它的味道……”突然他停下了大笑,也直起身子,眉头一挑问道:“你说它叫什么酒?”

  我冷冷的看着他,往嘴里继续倒了一碗酒:“多情酒!”

  看得出他也很想喝那种佳酿!

  燕南飞此刻不仅笑不出来,而且还乖乖地闭上了嘴巴,他默默的看着我一碗一碗的向嘴里倒着酒。

  “过路的剑客说你的剑很快!”

  提起剑,燕南飞很是自豪,他双眼放出异样的光芒,修长白皙的手指从剑身古朴的纹饰上轻抚而过,就像抚摸爱人的酮体一般温柔。

  “是很快!但还是比不上一把刀!”他的语气中充满了自豪,没有半点的颓废之色。

  我看着他问道:“谁的刀?”

  “傅红雪的刀!”

  “傅红雪……你们比试过?”

  “没有,但是我见过他用刀杀人!”

  “能杀人的刀就是快刀?”

  “别人的或许不是,但他的刀一定是!人倒下的时候,只能看到一道明亮的白光,并不会看到这柄刀!”

  我无语,要是我碰上这样的人,早就夹着尾巴躲得远远的了!能杀人的刀固然可怕,可是当这把刀在你眼前挥过,而你却没有看见它,那这样的刀已经不能用可怕来形容了!

  我苦笑着说道:“那死的那个人一定很冤枉,至少他应该看到那把刀!”

  燕南飞收起了蔷薇剑,哼声道:“一点也不冤枉,傅红雪在拔刀之前已经接了他三招,而且是在他眼前拔的刀!能死在这把刀下,应该说他很幸运!”

  “就算你说的对,既然他在你眼前拔刀,你就没有接他一刀的冲动?”

  燕南飞冲我一笑:“要是你,你会出手吗?况且你知道死的人是谁吗?”、

  我放下手中的碗,摇着脑袋,摆着双手,傻子才会真正接下那柄刀呢,我不禁问道:“是谁?”

  “公子羽!这是半个月前发生的事!”

  我听说过公子羽此人,据说他武功出凡入圣,曾经是青龙会的十二煞之首,武功几乎与青龙会会主平分秋色,但同时也是个疯子。孔雀山庄案就是他一手策划的,此案过后,青龙会虽然从实际上灭掉了孔雀山庄,但它的实力也无疑大打折扣,逐渐被孙家庄和十二飞鹏帮追了上来,公子羽因不满青龙会会主的蛰伏计划而另立山门,自称公子羽。在这五年来实力扩张竟然隐隐有超过三大帮派的势头,只是没想到如今却死在了傅红雪手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明月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明月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