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毒
夜明曲2016-11-30 14:324,049

  自从孙蝶来了之后,我的生活发生了很大变化,我基本上就没什么事可做了,给客人送酒,送茶,以及收拾酒馆之类的琐事都由她一人承担了,我只负责逗摇篮里的小孩玩。

  当然客人们每每都对老板娘赞不绝口,说老板是个有福之人,我也打心底乐开了花!

  “老板,你说你长的也不咋的,怎么能讨到这么心疼的老板娘呢?”

  我一边摇着熟睡的孩子,一边笑着看了看正在擦桌子的老板娘:“这位大哥你不知道,我起初也不明白,我就问老板娘她怎么就偏偏看上我了呢!没想到她只说了一句话,我就只能闭嘴了。”

  “大哥!大哥!快说,说了什么话?”

  “她害羞的说道:‘小叶,我有你的骨肉了!’哈哈哈……”我自顾自的大笑了起来,却发现老板娘脸上露出不快,似乎对我的笑话颇为气恼,我也只好干咳几声停了下来。

  和我交谈的两个刀客也觉得甚是无趣,埋下头继续干酒了,不再理会我了,我显的尴尬极了。

  “你说流星剑和天涯刀哪一个更厉害?”其中一人美美的喝了一口酒说道。

  “这可不好说,江湖第一杀手的称号当然非孟星魂莫属,但自小李飞刀隐退之后天下第一刀的称号也非傅红雪莫属,两个天下第一谁更厉害很难下定论啊!”

  我的心猛的一抖,眼睛不自然的落在老板娘身上,果然她背过去的身体稍微一顿,手上的抹布也停了下来。

  “我觉得傅红雪要更厉害一些,据说他仅用一刀就杀了江湖中人人闻风丧胆的公子羽,流星剑虽快,但一定比不上天涯刀。”

  “话虽如此,但孟星魂擅长的是刺杀之术,面对面的拼杀或许孟星魂不敌,但要论起刺杀之术,傅红雪应该很难挡住孟星魂的流星剑。”

  老板娘精致的面孔已经转了过来,她苍白的脸上挂满了担忧,明亮的大眼睛不停地闪烁着,双手紧紧的拧着抹布,不知所措的向孩子看了过来。

  “你带孩子回里屋吧!休息一下,这儿我来照看”,我看得出她的担心,但是为了保险起见,从江南来的客人最好还是回避为好。

  但她轻轻的摇了摇头,黯然坐在了孩子身边,孩子一直都是她最亲的亲人!

  我从架子上取下一坛酒,坐在他们身旁:“傅红雪怎么要和孟星魂拼命了?”

  两人齐刷刷的看着我说道:“谁说他俩要拼命了?”

  “你们不是说……”

  “我们只是说两人中谁比较厉害而已,又没说他们俩要拼命!”

  “对呀!两位大哥说的对,是我听错了!来,敬两位一碗!”

  “他们两个不拼命,但他们却要和老伯拼命!”

  “老伯是谁?”

  “江湖中只有一个老伯,那就是孙玉伯!”

  “我脑子有点懵,为什么?”

  “还能为什么!孙家庄近年来实力异常强大,已足可和神秘组织青龙会、十二飞鹏帮分庭相抗,自然是有人想他死了!”

  “什么人竟然有如此能力,竟能让他们两人为其效力!”

  “江湖中知道他们两人联手对付老伯这件事的人很少,至于知道他们雇主的人肯定就更少了!”

  我插嘴问道:“两位却是知道的!”

  他们没有回答我,只是接着说道:“这事说起来难,但我们回过头设想一下,其实也很简单,江湖中想让老伯死的人的确有很多,但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人只有想法,不敢有切实的行动。正真能把想法付诸于行动的人不外乎就那么寥寥几个而已!”

  “十二飞鹏帮万鹏王和青龙会会主的嫌疑无疑是最大的,只是他们用什么方法让孟星魂和傅红雪为他们效死命这却打破我的脑袋也想不到了!”

  其中一人笑道:“的确!兄台所说很有道理,只是我们两兄弟酒也喝完了,话也说完了!现在怎么办?”

  另一人看着一脸茫然的我,笑着说道:“酒确实是好酒,江湖中能酿出如此美酒的人已经不多了,该说的话也都说完了。既然这两件事都做完了,那就请老板娘跟我们走一趟呗!”

  我的心渐渐沉到了底:“老板娘只有在这儿才叫老板娘,跟你们走了就不叫老板娘了!”

  两人笑了起来:“话是不错,但我们必须带她走!”他们手掌一翻,一个精巧的圆筒就握在了手上。

  我见过那圆筒,那是唐门仿制的十把孔雀翎中的两把,没想到为了来请走老板娘,居然一次就带了两把。它们的威力虽然与正真的孔雀翎无法相比,但依旧是天下独一无二的暗器。

  就在这时孙蝶却沉着声音说话了:“是他让你们来的?”

  “不错,是他!”

  “他不顾孩子的死活?”

  “除非万不得已!”

  我这下不由得更加惊讶了,下巴差点掉了下来!

  孙蝶哭了,哭的很伤心,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掉了下来,纤细的身体不由自主的上下起伏着,但她咬紧了牙关,并没哭出声音来。

  就在她掉下眼泪的一刹那,两个壮汉没有发出一声喊叫,就直挺挺的闷声倒了下去,孔雀翎“叮”“叮”两声就掉在了地上,然后滚到了桌子底下。他们双手用尽全力的捏着自己的咽喉,可白花花的唾沫却不停地从嘴里冒出来,红色的面颊逐渐变得紫黑,他们瞪大了血红的眼睛惊恐的看着我,显然还没有想明白自己的身体怎么突然会这样?

  两个刚才还生龙活虎的刀客,现在就这样不停的蠕动着身体,就像两条不小心远离了粪坑的臭虫。

  我当然对这突兀的状况也不理解,毒不是我下的!

  孙蝶渐渐地停下了哽咽,她并没有看地上抽搐的两人,而是她擦干了眼睛上的泪花,从衣袖里拿出一个小小的药瓶放在桌子上,静静的说道:“以前有个人告诉我,我拥有完美的一切,唯一的缺憾就是心里没有安全感。所以他对我说:‘我知道怎样才能让你拥有安全感,你只需要带上小小的一瓶毒药,那你就会觉得安全倍增!’他的话我不敢不听,于是我就一直将他给我的毒药带在身上。他对毒药很有研究,因此他说的这话是对的,自从我随身带着毒药的那一刻起,不管我是醒着,还是睡了,内心都觉得特别安稳,再也没有惶恐不安过!”

  她莞尔一笑接着说道:“我知道他的意思,他想完完全全的占有我,从头到脚的占有我,所以他宁愿我死,也不要其他人染指我。但我遇到了星魂,所以这一切就都变了!”

  她的眼睛里闪烁着幸福的光芒,看着小小的毒药瓶子,就像看着甜蜜的糖果一般。

  “我曾经在孙家花园里偷偷见过他们两个,可他们并没有看见我,所以从他们两人来到酒馆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是他让他们来的!”

  地上的两个家伙已经一动不动了,可他们鼓起的大眼睛却让我感到异常的恶心,我很想吐,但我舍不得喝进肚子里的美酒!

  等我处理好一切回到小酒馆时,老板娘却不想继续当老板娘了,她收拾好了行礼,其实也没什么行礼,只是抱紧了小孩,披上了她来时血红色的斗篷。

  灶火在噼里啪啦的响。

  “你担心孟星魂?”

  她咬了咬嘴唇,没有说话。

  我很久没有看到死人了,说句实话我的心到现在还在扑腾扑腾的跳,我不得不喝一杯给自己压压惊!

  “你完全不必担心,我见过他的剑,也听说过傅红雪的刀,你只需要在这儿等他来接你和孩子就好!”

  她还是没看我一眼,但是她动了动嘴,我就只能乖乖地闭上嘴巴,“老伯姓孙,我也姓孙!他是我父亲!”

  我举到嘴边的酒一滴一滴的从碗里掉在桌子上,我张大了的嘴巴愣是没有喝掉这碗酒。

  她的心乱了,我看的出她的恐惧和悲伤,我很想安慰她,可是舌头像是打了结,支支吾吾了变天,终究没说出一个字来。

  谁能想到世上竟然有如此的荒唐事,一边是自己最爱的恋人,另一边是自己最重要的亲人,任谁站在她现在的立场上,都不会表现的比她更好!

  我终究还是没能喝下那半碗酒!

  “你的心乱了!”

  “不能不乱!”

  “可是我很清醒。”

  “你自然不会乱!”

  “原本就不会乱!我虽然只见过律香川一次,但我深知此人阴险狡诈,谨慎多疑,他是个绝世枭雄,我想江湖中罕有他的敌手。”

  “我要走了!无论如何我都必须去!”她没有被我的话带开。

  “你初次来到酒馆时我记得你说你和孟星魂打过一个赌,结果是你赢了,现在你要走了,你是否能和我打一次赌?”

  “我已经什么都没有了,除了孩子。我再也不想赌了!”

  “你必须赌,因为这个赌注就是你怀里的孩子!”

  “……”

  “律香川派他们两个来,其实早就留有后手!律香川此人真可谓算尽心机,即使两人手里拿着孔雀翎,他还是不放心他们能带你回去,所以他才会让他们两人说出孟星魂和孙老伯一决生死的消息。因为你只要听见了这个消息,那么不管这两个人能不能带你回去,你都一定会及时的出现在孙家庄!”

  孙蝶脸上露出了苦笑:“他已经看透了我!”

  我重新添满了眼前的半碗的酒,喃喃说道:“可惜你的心已经乱了,否则聪明如你,怎么会看不透他的这点小伎俩!但……你还是一心打算回去,是吗?”

  孙蝶咬了咬牙:“是的,我必须回去!”

  “我知道你为什从来不提律香川的名字,因为他才是孩子的亲生父亲对不对?”

  孙蝶冷冷的看着我,我没有看她的目光,但我能感觉到她那闪烁着寒光的眼睛似要将我撕成碎片,这是她一生的最大的耻辱,如今却被人在她毫无防备之下曝晒在烈日之中。

  我没有理会她,继续说道:“你回去后,要么赶在大决战前夕,那么律香川会拿你和孩子做筹码去对付你父亲或者孟星魂,当然你也就输了;要么赶在大决战之后,也有两种结果,你父亲胜了,孟星魂自然就输了,你也知道输对一个杀手意味着什么;要么孟星魂胜了,你父亲自然就输了,你也知道这种情况意味着什么!莫忘记了,还有一个躲在暗处如蛇蝎一般的律香川,他可是对你和孩子势在必得!总之,你如果去了,无论哪种结果,你将会失去你现在所拥有的一切,包括你唯一的孩子!若是选择不回去,你即使输的再惨,你至少还有孩子在你身边!”

  孙蝶的的脸上仿佛被千万根钢针扎在心头一样的痛苦,苍白清丽的脸因痛苦而扭曲变了形,双手紧紧的揉捏着衣角,她是个聪明的女人,但有时候聪明和愚蠢并没有半点的差别!

  我不喜欢看别人哭,尤其是女人哭!

  一个人若是哭了,那肯定说明她很无助,我若看到她无助的眼泪,我的心就会不由自主的想去帮她,但我清醒的知道我帮不了她。

  我整整在漫天黄沙的山上等了十年之久,但也没有谁能帮我把小白带回来!

  我只能坐在山顶,迎着刺骨的北风,一颗颗的嚼着花生,扑闪扑闪的看着卷起黄沙的峡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明月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明月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