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孔雀
夜明曲2016-11-30 14:545,221

  等待是开在时光灰烬里的桃花。

  我离开江南已经十年了,我依稀记得我离开江南时正值桃花盛开,艳丽无双!

  来到西北之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那么美丽的场景,只是偶尔会在梦里梦见罢了!

  可如今正值北方的寒冬降临。

  孙蝶没有走,她的聪明理智最终还是占了上风!

  但她比以前更加贤惠了,令我感到好奇的是从来没有长者去教她如何哺养一个孩子,但她的所作所为却越来越像一个合格的母亲了!

  每天早上起床后第一件事就是给孩子喂奶,而且当着我的面给孩子喂。

  这天我实在忍不了,于是对她说:“男女有别,以后能不能去里屋给孩子喂奶?”

  她看着用力吃奶到把自己小脸蛋都憋红的孩子说道:“你不觉得看着宝宝吃奶是一件非常神圣的事么?”

  “即使再神圣你也应当回避一下,毕竟我不是孩……你丈夫!”

  她没有回头,只是微笑着看着孩子从她饱满白皙的乳房中吸食着甜美的乳汁。

  “你们男人费尽心思的都想偷窥到女人最圣神的部位,为什么放到你们眼前,让你们看个够,可你们却不仅不会看,甚至还会嫌弃的说我们女人不自重?”

  “这是否意味着你们男人根本就是虚伪的可怜虫!抑或得不到时才认为是最好的!”

  我无语,但我的心在“咯噔咯噔”的跳动!

  寒冬来临后,大雪就封了山,这条小道上几乎就没有了过路的人。根据我在茶馆十年的生活经验,除非来年开春,否则都不会有路人经过。

  等待成了我和孙蝶唯一能做的事,不过她在等孟星魂,而我则继续在等我的小白,但很多时候我都忘了我坐在山顶是为了等小白回来,或许这一举动真的已经成为了习惯!

  我通过一颗颗的吃花生来打发时间,孙蝶很快也学会了打发时间的办法——酿酒。她说孟星魂很喜欢喝酒,所以她以后要亲手酿酒给他喝。

  我自然知道孟星魂喜欢喝酒,但我想要是她没有给孩子喂奶的话,只怕她现在会喝的更多!

  她很聪明,聪明人学东西自然很快,没过几天她酿制的第一批酒就整整齐齐的摆在了酒架上。

  这天,我正尝着她新酿的酒,味道真的很不错,甚至要比我酿的酒更加香醇。

  她突然问我:“你只见过一次律香川,为什么认定他不是个好人?”

  她能问这样的话,我很为她高兴,因为她能主动的谈起这个人,至少说明她的心已经完全放下了那段经历,解开了心结。

  我仔细的回忆着见到律香川的第一眼,他谦卑的微笑令我印象最深,“你知道这个世界上很少有人会无缘无故的对一个陌生人微笑,这样的人要么是方外高人,真正的谦谦君子,要么就是极厉害的伪君子!在江湖中的这类人明显伪君子要比君子多得多!”

  孙蝶看了我一眼再没说话,只是将眼光投向千里之外,我虽然不知道她为什要问我这个问题,但我肯定她又在想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漂泊在江湖中的男人了吧!

  说起江湖,我感觉自己已经淡忘了那个曾经让我热血沸腾的地方,或者江湖并不是某个地方,她应该是个极度神圣而残酷的理想国度吧!少年人自从离开家门的那一步开始,他坚称自己所要去的江湖,其实是去往他心灵的一段旅程而已,江湖则成了万千所谓江湖人理想与抱负的化身。生死利益的冲突,正邪刀剑的碰撞,决斗,暗杀,阴谋等数以万计的厮杀一幕幕的上演,何等惊心动魄,扣人心弦,荡气回肠的宏伟场面啊!一代接一代人的前赴后继,英雄儿女的恩怨情仇是多么让人神往,欲罢不能啊!但这一切的一切很快就化作人间绚丽多彩的烟花,那一刻却如流星般一闪即逝,神伤不已啊!这些以江湖人性命作为赌注的心灵之旅最终却留在了后人清酒香茗之余的笑谈中!

  我是个埋葬了自己过去的人,没有信念,没有理想的落魄浪子,这是否意味着我已经退出了江湖?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这十年来我一直在很自然的忘记曾经拥有过的江湖,忘记所有与江湖有关的事和人!

  想到这里,我虽然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幸运的,可孙蝶却铁定是很不幸的!

  孙蝶手里把玩着两个仿制的孔雀翎,她将两个圆筒用丝线连在一起,挂在了茶馆中,然后用嘴轻轻一吹,两个圆筒便发出风铃般悦耳的碰撞声,余音缭绕,久久不息!

  我看着挂在屋里的孔雀翎,不由得想起一个很久以前的朋友,这个故事已经过去了十年之久,不知怎么的,今天我却突然非常的想念他。

  他叫秋钰楠,孔雀山庄少庄主,我曾经在江湖上最好的朋友之一。

  他有一句口头禅,我到现在还记得很清楚,他经常说:“人就应该像一把草籽,无论撒到哪儿,它就一定能在那儿生根发芽!”。

  “你听说过孔雀山庄惨案吗?”我听着孔雀翎动听的碰撞声看着孙蝶说道,我想我或许应该给她说说这个十年来都不为人知的秘密。

  孙蝶收回了望穿秋水的目光,她美丽无暇的脸上蒙着一层忧郁的美,看似弱不经风,但我知道她的心坚如磐石。

  她轻拍着宝宝小声说道:“我很小的时候父亲曾对我提起过,说那是江湖中近二十年来最大的惨案!死伤无数!”

  她有意无意的看了我一眼,看到我懒散的靠着椅子,她只得继续说下去:“江湖传闻孔雀翎当年早已不在孔雀山庄内,我想是这个消息害了孔雀山庄吧!”

  “不错,这个消息本就是有人故意放出的!”

  “是谁?”

  “我说是少庄主秋钰楠放出去的你会信吗?”

  她大大的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我,很显然她绝对不会相信。我想要是我不知道内情,那么即使打死我,我也是不会相信的!

  “可事实总是要出人意料,这是他亲口对我说的!”

  “为什么?他……他怎么能忍心秋家近四百年的基业毁于一旦?而且他应该清楚孔雀翎对孔雀山庄意味着什么!”

  “他非常清楚,这是他和他父亲秋凤梧一起做的决定!我想很多人估计想破脑袋都想不通这个灭门的消息是他们父子放出去的吧!”

  “我不明白,这样做的代价很高!不仅秋家,还有他的朋友都要面临灭顶之灾!”

  “你明白这代价,秋家也明白,正因为明白,所以不得不去做!”

  “有什么还能比一个家族的荣耀还要重要的?”孙蝶还是不解。

  我放下了手里的酒碗,慢慢走到她身边,伸出手指轻轻抚摸着孩子胖胖的小脸蛋,“当然有!你很早就明白的!”

  孙蝶笑了,笑的很开心,仿佛她又赢了一把赌局似得!

  “我那时很小,才十岁左右。但江湖中传出一件极大的喜事,大到都传进了我这个小孩的耳朵里,江湖第一美人明月心和孔雀山庄少庄主秋钰楠喜结连理!是不是?”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又冷又苦涩的空气说道:“是!确实是很大的喜事!”

  “第二年他们就诞下一个白白胖胖的男孩是不是?算起来是整整十年前发生的事!”

  “是!”

  “那他们是为了这个孩子着想才那么做的是不是?”

  “或许是为了他!或许只是因为被逼无奈吧!不管怎样至少这个目标达到了!”

  “难道以孔雀山庄的实力还不能保护他茁壮成长?”

  “不能!只要孔雀山庄存在,那谁也不能保他周全!”

  “为什么?”

  “因为有人告诉我真的孔雀翎确实不在孔雀山庄!”

  孙蝶不可思议的看着我,她瞪大了双眼,我知道她一定很好奇我怎么敢如此肯定的这么说。

  我把抚摸孩子的手收了回来,目光投向窗外,风雪已经降临,而萧瑟的寒风却还在继续捕杀苟延残喘的生灵。

  “十年前的青龙会就是一头发了疯的老虎,唯一忌惮的就是孔雀翎。但可笑的是孔雀翎早就在秋凤梧父亲与金开甲一战后丢失。正在秋老庄主日夜担心孔雀翎丢失的消息会传遍整个江湖的同时,一个樵夫上山砍柴,在半山腰捡到一个精致的圆筒,他琢磨了半天愣是没弄清楚这是什么东西,于是想拿回家给三岁的孩子玩,可就在他到集市卖柴的时候,恰巧遇到游戏江湖的秋钰楠,秋钰楠自然就看到樵夫腰间别着的圆筒,他不动声色的问圆筒的来历,樵夫也如实回答了一切,秋钰楠于是花了点钱买下圆筒就急忙赶回家了。”

  “难道他带回来的就是真的孔雀翎?”孙蝶很紧张的问我。

  “我不知道,但秋钰楠告诉我那正是丢失多年的孔雀翎!”

  “那岂非物归原主了!真是天意啊!”

  “是不是天意我不知道,但孔雀山庄马上就要出大事了!”

  “为什么?”

  “因为他犯了一个任何人在极度惊喜时都会犯的失误,他没有把那个樵夫带回孔雀山庄!这个失误就能毁了几乎拥有四百年基业的孔雀山庄!”

  “……”

  “秋老庄主听了秋钰楠的话,当时脸就变了,他急忙派人去找那个樵夫,可樵夫一家六口人都消失的无影无踪了!秋钰楠这时才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但这个小小的失误已经无法挽回了!孔雀翎若是一直在孔雀山庄,那么谁也不敢来犯。如今即使是真的孔雀翎在外漂泊了三十多年才回到孔雀山庄,这两种情况所导致的结果就完全不同了!”

  “怎么不同?孔雀翎依旧在孔雀山庄啊!”孙蝶还是不解。

  “当然不同,青龙会本就想千方百计的除掉孔雀山庄,可是现在整整三十余年了,孔雀山庄依旧像一根刺一样扎在他们的手腕上,让他们放不开手脚。他们当然不能肯定秋钰楠买走的孔雀翎是真是假,但有些事却变了。”

  “什么?”

  “人心!”

  我端起碗看着酒面晃动的影子继续说道:“有些动物,你千万不能给它希望,不管是关在铁匣子里胆小的老鼠,还是带上手链的凶猛老虎,抑或是带着项圈的瘦弱猴子。要是有一天你开玩笑告诉他们,铁匣子生锈了,手链松了,项圈磨了一道小细缝,即使这些情况实实在在的都没有发生,铁匣子还是完好如初,手链依旧牢固,项圈光滑结实,可是就因为你的这一句玩笑话,老鼠则会使劲的咬匣子,直到咬出一个洞为止;老虎就会用力地挣扎,直到挣脱手链;猴子也会用力地摩擦,直到磨断项圈!因为即使困难重重,但他们想摆脱束缚的希望之火已经被点燃!”

  孙蝶明白了我的意思,她渐渐地沉下了脸。

  很多事情结局我们早就知道了,但在我们发现了一些有利的条件后,我们还是很想听到不一样的结局,但很可惜!结局早已经被注定了!不是吗?

  我看着她白皙的手指轻轻刮过孩子的小鼻子,孩子动了动嘴巴,仍旧在沉睡中。我继续说道:“我曾听秋钰楠说过,自从孔雀翎现世以来死在孔雀翎下的高手有近四百人之多,所以我们根本想象不到孔雀山庄的敌人究竟会有多少,他们的亲朋好友究竟有多少,总之无论如何还要再加上最阴毒、狠辣、强大的青龙会!”

  “若仅是这个原因,那么孔雀山庄依旧不至于完败,但孔雀山庄潜伏在青龙会的密探就在这时发回密报,青龙会通过三十年的秘密探访,最终发现了近乎完美的孔雀翎无法弥补的缺陷,那就是它的暗器填充时间,最短也要三息时间,这是任何一个极其复杂的机关都无法彻底解决的问题,即使孔雀翎接近完美,可它依旧无法彻底根除这个弊端。这意味着要是同一时间聚集数百一流的高手,不给孔雀翎连续释放的机会,那就完全有可能拿下孔雀山庄。这才是最要命的弱点!天时与人和都站在了青龙会主导的复仇联盟一边,而孔雀山庄这时只剩下了地利!”

  “秋钰楠深知大错已经铸就,青龙会肯定会借机生事,那么孔雀山庄将面临建庄以来前所未有的挑战,均衡的天平由于自己失而复得的小小疏忽而瞬间倾向了自己的敌人。”

  孙蝶咬了咬嘴唇接口说道:“所以秋家就借此事顺水推舟,以孔雀山庄的荣耀换得了孩子的新生?”

  我突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十年前秋钰楠说过的话还依稀回荡在耳边,但物是人非,整整十年过去了,这个大胆而睿智的决定一直深深的藏在我心底,直到如今遇到了与秋钰楠一样同病相怜的孙蝶!

  “我记得那年正值春风时节,杨花依依,柳絮飘飘。这天秋钰楠突然来找我,他向我说明了一切的原委,然后求我偷偷将他的孩子寄送到远方表哥的家里,临走时他看着飘然若雪的杨花柳絮说:‘孔雀山庄已经不再是秋家的荣耀,它是一顶臃肿而虚伪的帽子。出生在孔雀山庄里的每一个人从一开始就是个悲剧,他们从来没有为自己活过,都在为孔雀翎而活!为一个毫无生机的死物让秋家多少代人失去了正常人平凡普通的色彩,它虚伪、可笑又可怜的光环让秋家一代代的人沦为它的奴隶!每个生命本该有他独特的色彩,不是吗?’说完话,他就走了,走的非常快,他面带笑容,我觉得他甚至都希望那一天能早点到来!”

  孙蝶一语不发,但我看的出她泪已盈眶。

  “所以人间还有什么还能比新生命的诞生更加宝贵,更加令人敬畏呢?所谓的家族荣耀,荣华富贵只不过是沉重的枷锁,它锁住了很多人的自由,然后让自己最亲的亲人祖祖辈辈都臣服在金钱与名利的脚下!人们以为自己终于得到了,其实他们忽略了自己失去的更多!”

  这一天整个下午,孙蝶将自己的孩子拥在怀里,轻声低唱着我从未听过的小曲儿,我则躺在暖和的火堆旁一颗一颗的吃着花生,整天再也没有说一句话。

  但我记得那小曲时而像竹笋破土的“咯吱咯吱”的声音,一会又变作春雨的沙沙声,千变万化,那晚我感觉自己心里非常的舒坦,因为听着孙蝶的小曲,我很快就像她怀里的宝宝一样睡着了!

  后来孙蝶问我秋钰楠带回来的孔雀翎究竟是不是真的。

  其实我也弄不懂秋钰楠当年对我是否有说谎,但不管孔雀山庄惨案是秋家一手策划,还是被逼无奈,这一切都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那个小家伙要是还在世的话,现在算起来也应该满十岁了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明月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明月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